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徹底得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徹底得罪字體大小: A+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劉馨雨的病情,她的病情才是姜離最需要琢磨的,至於什麼米切爾家族,米國第一黑手黨,完全就沒有被姜離放進考慮中。

    劉馨雨的治療已經進行了兩次了,姜離只需要再進行一次,就可以讓劉馨雨的身體發生一次質變,讓她的身體情況好轉。

    這個時候,米切爾黑手黨家族,某一支脈中,一片悲愴的氣氛,因為自己這一脈的繼承人失蹤了,而且在早晨的時候,已經傳來了萊恩身死的消息。

    家族大廳內,正坐上一位老者,正襟危坐,同樣是金髮碧眼,只不過那老臉上,卻有一股難掩的哀傷。

    儘管昨天晚上他還呵斥過萊恩,可這畢竟是他最喜愛的孫子,是誰都不能替代的,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是不能承受之痛。

    老人眼角有淚,他緩緩了站了起來,攥緊了自己蒼老的雙手。

    「萊恩,是怎麼死的?」老人緩緩的開口。

    「好像是被一個叫姜離的年輕人是殺死的。」

    老人閉上了雙眸,他眼神之中滿是悲痛,許久,那雙布滿滄桑的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已然滿是殺意。

    「家族那邊沒有一點反應嗎?」老人問道。

    「家族那邊還在跟劉家交涉。」

    老人攥緊的雙拳咔嚓作響,他的孫子被人殺了,他們可都是嫡系一脈的,為什麼差距就這麼大。

    「我麥克斯的孫子,不會這麼無緣無故的犧牲,我要親自去跟家主討個公道!」麥克斯站了起來,蒼老的身影看上去卻格外筆直。

    這一刻,家族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這位老人身上。

    「討個公道。」

    老人嘴裡念叨著這句話,心中卻是怒火萬丈。

    一處古老的議事廳內,這裡完全是按照古西式的建築風格來修建的,褐色的牆壁上,留下的滿滿的都是歲月的話痕迹。

    此時的會議廳內,正在進行著激烈的爭論,甚至可以說是爭吵,原因只有一個,一方要殺掉姜離,另一方卻要誓死保住姜離。

    劉家的代表是一名年輕人,他戴著金絲眼鏡,眉清目秀的,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芒,一言一句,都句句在理,既不得罪米切爾家族,又能保留劉家的強硬,實在是個聰明人。

    不過,當中卻也有一名金髮碧眼的中年人沒有說話,英俊的臉也有些難看,一直在沉默,他就是米切爾家族的當代家族,安格古。

    「這件事情,暫且擱淺,諸位先休息片刻。」安格古開口了。

    雙方爭辯的聲音頓時安靜下來,畢竟這是安格古,他的話沒有人敢拂逆,這畢竟是米國的地盤,即便他們代表劉家,也隨時有被殺掉的危險。

    那名青年很識趣的閉上了嘴巴,靜靜的品嘗著濃香的咖啡。

    現場的氣氛很壓抑,不少人都同意跟姜離尋仇,但是他們礙於劉家的面子,不敢真箇把姜離怎麼樣。

    雙方各執一詞,身為家主的安格古也在思考這當中的利弊,爭取將權力最大化。

    畢竟,身為米切爾家族的當代家族,第一要考慮的是家族利益,不管怎麼樣,都要把家族的利益最大化。

    那位青年開出的條件很優厚,而且,這是劉天成親口承諾的,會給米切爾家族一些補償。

    在他看來,米切爾家族一個嫡系子弟的價值,遠遠比不上劉天成開給他的那些條件,不得不說,劉天成開出的條件是非常誘人的,對於他有種致命的誘惑。

    所以,他安格古才這麼搖擺,區區一個萊恩,他就算是活兩百年也賺不來這些家族利益。

    很快,安格古心中也有了答案,無論如何,這澳洲的一筆生意,必須拿下。

    就在這個時候,萊恩的爺爺闖進了會議室,安格古都站了起來,這是一位值得人尊敬老人,因為他的輩分高的嚇人。

    「三叔,您怎麼來了。」安格古臉上還是很恭敬。

    「我只想知道,我的孫子死了,到底如何處置我們家族的敵人。」老人的話語若有所值。

    安格古皺了皺眉,按理說,這嫡系非家主一脈,是不可以參加議事廳的。

    「我自然會給大家一個公正的答覆,但是在此之前,三叔您還是回去吧。」安格古說道。

    「你這是在拿家主的身份壓我了?」老人似乎沒有善了的意思。

    「你這是在干涉家主執法嗎?」安格古語氣不善的說。

    雙方劍拔弩張,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這下子,眾人也不爭吵了,所有人都在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因為他們都知道,今天必然會有一場好戲上場。

    雙方兩脈的家主,在次撕逼,肯定會賺足眼球。

    老人這次也無比的硬氣,死活不肯讓步,死死的盯著安格古,安格古眼神冷冽,不管怎麼說他都是這一代的家主。

    這位金髮碧眼的老人儘管有過輝煌的過去,但他畢竟遲暮了,這個位置他最後還是沒有爭到,能給他現在這樣一個位置,他應該知足了。

    可他現在卻為了一個普通的嫡系子弟跟叫住叫板,說輕了叫老糊塗,說重了叫未老不尊。

    這一下,代表劉家來的青年也有些難辦,這米切爾家族之中,竟然有這樣強硬的阻力,這對於姜離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你們都幾十歲的人了,都消消氣,有話好說。」一旁的米切爾家族成員有人勸解起來。

    安格古覺得自己也有失風度,他拉了拉衣襟,緩緩坐了下來,但是臉上的怒容卻未曾消退,他坐在那裡一言不凡,但眼眸卻始終瞪著那老者。

    那老者也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始終不肯罷休,那模樣有些嚇人。

    看到雙方都不肯退步,米切爾家族內部的分歧也在不斷的激化。

    激烈的議論聲再次響起,讓一旁的安格古皺起了眉頭。

    他好不容易才把這動亂給平息了下去,可卻被這老頭子給輕易挑撥了起來,這頓時讓他心中十分不爽。

    雙方一時間僵持不下,但是卻又不願意作罷,一時間只能僵持不下。

    老人看了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雙方都不肯鬆口,這到時候反而便宜了姜離。

    萊恩的爺爺思考了片刻,然後說道:「既然你也給不出個辦法,不如聽聽我的怎麼樣?」

    「說。」安格古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萊恩的爺爺像是條老謀深算的老狐狸,幽幽的看了一眼安格古,說道:「死的畢竟是我孫子,這事情總該給我一個交代,我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我這孫子平日是什麼人我也清楚,這當中的事情就揭過不提,但是,只要那個叫姜離的華夏人,可以擋住我們的兩次暗殺,這事就一筆購銷,如何?」

    滿場一片嘩然聲,所有人都知道,老人這是做了最大的讓步,而且老人說的這個方法,不算過分,畢竟死的是他們這一脈的人,太過偏袒家族利益,也會寒人心。

    「三叔說的話中肯,我贊同。」安格古也點點頭。

    畢竟是嫡系死了人,作為家族的他也實在臉上無光,這個辦法也實在是再好不過了,只要這個姜離可以承受主米切爾家族的兩次暗殺,這事情就算過去了。

    代價劉家的青年一頭冷汗,這事情眼看都要談成了,可談著談著,這個可惡的米國老頭子殺了出來,將局勢攪得一團亂。

    現在他真的不知道該跟怎樣交代了,安格古一字千金,既然說出去的話,那就不會再收回來了。

    「您稍等,我需要跟柳先生交涉一下。」青年站了起來,連忙向外走去。

    此時的劉天成正在自己的私人健身室里跑步,運動了一番的他,出了一身的汗,但精壯富有線條流感的肌肉,越發顯得具有男人的陽剛氣。

    「喂,什麼事。」

    劉天成在接到這青年的彙報之後,先是微微皺了皺眉,但是很快眉頭就舒展開來,因為他知道,這區區兩次的暗殺,對於姜離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答應他們,但是我們給出的條件要減去百分之六十。」劉天成掛斷了電話。

    兩次暗殺?

    姜離這樣的人會怕你米切爾家族的兩次暗殺?這根本就是一顆人形核彈,一旦爆炸,那造成的威力不可想象。

    「這事,還是呀通知姜離一下,讓他有點心裡準備。」劉天成想了想,便給姜離撥通了電話。

    此時的姜離正在坐診行醫,最近跟秦曦天天在一起,他的醫道真氣增長的很快,離丹決再次突破,達到了新的境界,對於第三次的治療,可謂更加有信心了。

    「劉叔的電話?」姜離拿手機一看,他接起來電話,有原先的平靜,漸漸的嘴角上揚了一縷微笑。

    「兩次暗殺?米切爾家族?好,非常好,既然你們敢來,我就讓你知道,華夏為什麼是禁地。」姜離不屑一顧的笑笑。

    電話那一頭的劉天成聽到姜離這麼有自信,也是略微點頭,他就知道姜離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讓他失望的。

    「那你小心些,這邊我會答應他們,正好你也好好教訓一下米切爾家族,讓他們知道我華夏人才輩出。」劉天成也是一副戲謔的口氣。

    「正合我意。」姜離點點頭。

    他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得罪了米切爾家族,如果不是劉天成在那邊交涉保主了自己,說不定以後他都要遭受無窮無盡的暗殺。

    不過,暗殺姜離倒是不怕,只是怕他們米切爾家族無人敢來!

    姜離掛斷了電話,怡然自得的行醫坐診,如同一個沒事人一樣。

    這份氣度胸襟,已經超越了無數人,米切爾這樣的龐然大物,存在了上百年的大家族,在米國稱王稱霸,在姜離的眼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要知道米切爾家族可是足以跟劉家相提並論的,這大半個米國的黑道掌控權,可都在他們的手裡。

    「中午了,該吃點什麼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