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葬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葬禮字體大小: A+
     

    他們彼此心照不宣,每個人都與姜離有深仇大恨,恨不得除姜離而後快,阿盧卡有與姜離抗衡的實力,而李志高有不遜於姜離的智謀。

    一場磅礴的危機,正在籠罩過來。

    然而此刻,姜離並不知道這一切,他現在剛處理完南疆的一位大祭師。

    透過李心他知道,上次在秦耀家鬧事的那些南疆人,全部被秘密-處決了,他知道這事情的重要性,南疆雖然是小國,但這一國,向來神秘,為了避免兩國正面衝突,秦耀還是決定秘密-處置。

    既然對方也是秘密潛入中海市,那麼這樣的處理,雙方彼此心裡也就都是默認了。

    這種關係雖然微妙,卻又很合理。

    齊老先生的葬禮,定在了他頭七的第二天,期間,江厲為了盡孝道,一直就守在齊老先生的靈前。

    姜離花錢用了整個中海市最好的白事公司為齊老先生操辦葬禮,齊軒誥畢竟是中海市的中醫大國手,這種規格的葬禮,怎麼也算對得起他了。

    而且,江厲非常的孝順,一直守候在齊軒誥的零錢,除了一些日常的生活之外,其他的時間,幾乎寸步不離。

    就連墓地,姜離都為齊軒誥選好了,不管怎麼說,這是一人值得人尊敬的老人,他有一身國術,寧願被人打死,都沒有還手對付這些普通老百姓。

    這種做法看上去,雖然愚蠢了一些,可卻值得人敬佩。

    因為齊老先生犧牲了自己,至少,他光磊落,至少,他問心無愧,至少,他坦坦蕩蕩。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乃是李志高,是李氏集團。

    自從李志高鋃鐺入獄,到出來這幾天以來,仁心堂一直很「乖巧」,中海市也一直很安靜,可是中海市政界仍舊沒有放棄對仁心堂的調查,而且,近期來市裡更是把這一塊工作做為重中之重。

    就連花花大少李誠的行程,每天都被人盯住,姜離讓李誠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殺之後快。

    不過,他也知道姜離蹦躂不了多久,他的父親已經跟南疆聯盟,準備了一系列的手段對付姜離。

    有了南疆的幫助,區區一個濟世堂,也就姜離一個人能看上眼,其他的都是些酒囊飯袋,根本不是南疆阿盧卡的對手。

    說白了,姜離看似強大,實際上勢單力薄,濟世堂看起來傳承百年,是一處龐然大物,可相比起南疆這個自古就出能人異士的地方,實在是不值一提。

    可以說,現在如果濟世堂沒有姜離,只怕早就讓南疆一鍋端了。

    如果中海市沒有姜離,現在可能南疆的一些目的早就達到了。

    轉眼間,齊老爺子的頭七就到了,這也是齊老爺子正式出殯的一天。

    葬禮選擇在一個巨大的會堂處,本來想進行一些華夏式的葬禮,可在中海市這樣的大城市,很難找到這種地方了。

    在現代,很多的葬禮就在教堂舉辦,所以說要找個祠堂什麼的地方,還真的是找不到。

    再加上,齊老先生的老家並不是中海市,而是在一百公里以外的寧江市,葬禮結束之後,江厲也準備將自己師傅送回自己老家。

    葬禮這一天,禮堂來了很多人,齊軒誥在中海市還是非常有人脈的,而且,這人脈還是非常的廣博的,畢竟在***不出世的這一段時間裡,中海市的中醫界,有一段相當的真空期。

    可以說,這一段時間內,一直都是齊軒誥在主導。

    這期間,也有不少的富豪權貴受過齊軒誥的恩惠,儘管在齊軒誥落魄的時候,沒有人站出來幫助他,可在他死後,卻還是有些場面的。

    江厲面無表情的跪在齊軒誥的遺像前,他知道眼前這些人沒有一個是真心想來告慰齊軒誥亡靈的,甚至當中有很多人,是在看熱鬧嘲諷的。

    江厲面色冰冷,掃了面前的幾人一眼,姜離還在四面張羅,眼下只怕也唯有他,才是真心實意的。

    齊軒誥去世的這幾天,姜離來回沒有少跑,還有秦曦,這兩個人江厲卻是深深的記在了心裡,將他們兩個人當成了恩人。

    姜離這樣做,算是高風亮節,仁至義盡了,可是卻依舊沒有迎來多少的掌聲,外界甚至有人一直在盛傳,齊軒誥是被姜離下黑手打死的,為的就是讓濟世堂免除後顧之憂。

    不用想也知道,這些話都是仁心堂李志高流傳出來,蠱惑人心的,為的就是讓江厲跟姜離反目成仇,可是江厲不傻,這些日子以來,姜離忙前忙后,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師傅操辦身後事,有些地方,連他這個徒弟都是遠不如。

    姜離是打心裡佩服齊軒誥這位老中醫,他能出淤泥而不染,這麼多年來,已經是非常的難得了。

    而且,最後臨死關頭,那有那樣的表現,確實讓人敬佩。

    江厲燒著黃紙元寶,一名又一名所謂的客人走進了靈堂,江厲麻木的向他們點頭示意,很多人搖頭又嘆息,臉上掛著假情假意的笑容,然人看了作嘔。

    這就是世界,是一個現實冰冷的世界,人們每天都在戴著面具過生活,即便是在這種日子裡,也是一樣。

    「李志高到!」

    這個時候,一道嘹亮的聲音穿來,在靈堂前傳開。

    不少人都回頭,看著那不遠處身穿黑衣,模樣十分和煦的一名中年人。

    這人正是李志高,他向來笑裡藏刀,看上去一副好好先生,實際上內心兇惡的很,這種人最是可怕。

    李志高依舊是那副眾星捧月的樣子,他身邊站了很多了,李誠也在其列,只不過,他們臉上都帶著虛偽到極致的悲痛,一臉貓哭耗子假慈悲的模樣。

    「江世侄,你師傅去了對我仁心堂也是一大損失,不過逝者已去,一切都要節哀啊。」李志高虛偽的安慰道。

    江厲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李志高,通紅的嚇人,像是充血了一樣。

    在靈堂內招呼來往人的姜離看到這一幕,登時知道要壞事。

    「李志高,你還我師傅命來!」江厲一招餓虎撲食,下盤無比的穩固,他下蹲蓄力,真的如同一頭餓急了的老虎,雙眸之中滿是血色。

    李志高似乎早有防備,他身旁的保鏢絕對不是泛泛之輩,各個都是精英。

    一個江厲尚且能夠對付,可人多了,他也招架不住。

    這一次,李志高明顯有了心理準備,這次的保鏢人選,比起上一次來,要更加的精良,而且特別擅長團隊作戰。

    江厲的單兵作戰能力,確實要強於他們,畢竟跟隨齊軒誥修鍊了十幾年的國術,多少是有些底子與根骨的。

    可是這些人,似乎團結起來,戰鬥力更加的強大,讓江厲有力使不出來。

    李誠在一旁冷笑不已,江厲平常跟他就不對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而且態度非常的囂張,現在他看到江厲吃癟,怎能不高興。

    李志高更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他等著江厲自己露出醜態。

    他來這本來就不是為了吊念齊軒誥的,說白了就是來耀武揚威,就是來砸場子的。

    仁心堂的人,可並不像他們的名字說的那麼好,仁義善心。

    「江厲,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囂張到什麼地步!」李誠雙眸發亮,心中恨極了江厲。

    最終,江厲不敵幾名大漢的車輪戰,幾名大漢的拳頭飛來,迎面朝著江厲的面門砸去。

    周圍寂靜無聲,方才一個個跟齊軒誥關係好的不行的人,此時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幫助江厲,眼睜睜的看著江厲挨打。

    因為站在他們面前的是李志高,中海市最富有的男人,他們不僅僅是醫藥界的龍頭老大,其資金更是滲透中海市的數個層面。

    基金、股票,房地產!都可以看到李志高的身影。

    甚至來這裡當中有些人,還不敢跟李志高較真,因為他們甚至要仰人鼻息而活。

    就在這個時候,諸多大漢耳邊傳來一股呼嘯的勁風,他們的手臂跟身軀,只覺得像是被寒冰凍住了一般,瞬間變的僵硬起來。

    「師傅。」江厲看了飛來的人一眼,心中錯把姜離做成了齊軒誥。

    姜離飛出銀針封住這些人的穴道,緊接著,他一記鞭腿甩過,猛龍過江,將這些保鏢全部抽飛。

    李志高的瞳孔一縮,眼中滿是怒意,但也很快一閃而過。

    他這一次已經親自精心挑選了,可還是不敵姜離,這姜離的身後究竟有多麼的強。

    姜離掃了眼前的人一眼,然後目光停留在李志高身上:「李志高,死者為大的道理你不懂?你家裡家教壞到這種程度?如果你父母沒有教你,我可以代替。」

    姜離這話,完全沒有把李志高放在眼中,實際上,按照輩分來說,這李志高卻是應該叫姜離一聲師叔。

    可這個時候,李誠卻跳了出來,指著姜離大罵:「姜離,你算個什麼東西?敢這種口氣跟我父親說話?你真當你是天王老子,沒人敢管了嗎?」

    這個時候,所有目光再次聚集在了姜離身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