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殺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殺敵字體大小: A+
     

    餐廳中頓時大亂,好在這些蠱蟲的攻擊目標,僅僅是姜離,要不然這一個茶餐廳的人都得遭殃。

    不得不說,這祭師的反應速度很快,在姜離行走到一般的時候,把姜離攔了下來。

    無數的蠱蟲形成一面巨大的蟲盾,一個一個摞在一起,這種奇怪的御蟲方式,也是讓姜離大開眼界。

    可惜,這些蟲子又如何擋得住姜離的去路,只見姜離手指一動,直接指向這些奇怪的蟲子。

    他手指上抹了動物的屍油,這些蟲子似乎很怕這些東西,對這些東西有種天生的畏懼,尤其是是黑狗的屍油。

    在***說王紫涵消失的時候,姜離就料想到今天的事情肯定是跟南疆有關係了,所以在出門的時候,他就帶了一瓶子的屍油。

    這些蟲子一嗅到姜離手指上的味道,立刻就後退。

    「所有人都到外面去。」姜離大喊了一句。

    他站在這群蟲子前,猶如天神下凡一樣,為眾人生生擋住了這群蟲子。

    這群民眾看到姜離懂得一點異術,竟然克制住了這群奇形怪狀的蟲子,在場的人都也都不是傻子,看到有機會,連忙就跑。

    這間茶餐廳不大,二層樓,一層也就十來張桌子的樣子,除卻前面的這一片空地之外,所有的民眾都到了姜離的身後。

    「姜離,你別把我逼得太緊,否則我要這二樓的人,全部為我陪葬。」祭師威脅道。

    姜離一臉你隨意的表情,似乎完全不在乎這裡的人命。

    這位祭師有些慌亂了,實際上他心裡很慌,他手中的蠱蟲是有限的,沒有阿盧卡手中那種蟲王後代的他,幾乎不可能對姜離造成什麼傷害。

    再者說了,這姜離不知道使用了什麼妖術,竟然讓自己的蟲子畏縮不前,這在之前,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沒有了蟲子防禦,他對於姜離來說,等若就是一塊肥肉。

    姜離也不著急,他慢慢的走向服務台,拿了一盒火柴,輕輕划著了火柴,笑看向這位祭師。

    「你覺得是你的蟲子厲害,還是這火厲害。」姜離拿著火焰,在那蟲子身前晃了晃。

    那些蟲子畏懼他手指上的味道,不敢靠近,姜離手中的火焰越來越強盛,那些蠱蟲更加畏懼火焰,不住的後退。

    「既然你不說,就跟你的蠱蟲,一起下地獄去吧。」姜離說完,將一根火柴仍在了「蟲盾」身上。

    姜離又將一些屍油灑在這些蠱蟲身上,那火焰一觸碰到屍油,頓時高漲。

    那祭師心疼的看著自己的蠱蟲,這可是他成為祭師的保障,如果沒有了這些蟲子,那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別啊,我的蟲子,我的蟲子啊。」祭師心疼的拿茶水滅火,可無奈屍油有些多,這點茶水,根本就是飲鳩止渴。

    姜離穿過火焰,一把將那祭師拉了出來,按在了桌子上。

    「我的耐心有限。」姜離問道。

    那祭師被姜離掐的臉色漲紅,由鮮紅變成了豬肝色,再然後,那臉色就變成青色。

    姜離一次性用來三次力,甚至讓這名祭師感覺到了死亡的窒息,但是姜離又留了一份力,給他留了一分空間。

    「你想知道什麼?」這女祭師呼吸已經無比的艱難。

    姜離也是無語了,自己來不就是為了他們大祭師嗎?這個蠢貨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意思,還問自己要幹什麼,他真是無語了。

    「你們大祭師藏身地。」姜離說道。

    「大祭師在盛景園小區,三單元,201。」祭師艱難的說道,她感覺自己要窒息了,幾乎說不上話來了。

    下一刻,姜離直接扭斷了這名祭師的脖子,他親眼看著這頓蠱蟲燃燒殆盡之後,離開了這間茶餐廳。

    他給***打了電話,告訴了南疆大祭師的藏身地,王成一還是不必驚動他了,他去了也沒用。

    濟世堂,也就姜離跟***的身手還湊合,其他人面對南疆作戰,來了也是累贅。

    盛景園,三單元,201室。

    為了避開這周圍的南疆眼線,姜離將自己的卡宴停在了遠處,他自己孤身前進。

    不過就在他到達的時候,***也來了,老人是打車來的,姜離向著老人招了招手,老人就明白姜離的意思了。

    這周圍都是眼線,老人也多了個心眼,小心翼翼的與姜離保持距離。

    一老一小,在而且他倆的裝扮,一個穿白褂子,一個穿中山裝,太引人注目了。

    現在很多人都不穿這一身衣服了。

    也就他們這種學中醫的,還繼承著一些華夏的傳統。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盛景園,做的還算隱蔽,周圍有幾個遊盪的人,似乎並沒有注意到他們。

    說實話,這個辦法,只是能是下下策,可是這群南疆人實在是蠢的夠可以,先不說他們的一些陋習,就單單是這個,他們哦度無法發現姜離。

    這智商,真的是無敵了。

    本來姜離還想勾引出幾個眼線,幹掉之後,再問點這大祭師的弱點,可這周圍的眼線,像是完全沒認出姜離來一樣。

    不知道是姜離演技太好,還是這群人太蠢。

    姜離順利的走進了小區中,順利的令他有種無奈的感覺。

    很快,他跟***回合來到了三單元樓,直接上了樓,然後敲響了樓上的房門。

    咚咚咚!

    房門響徹,可卻沒有什麼動靜。

    姜離又敲了三聲,裡面依舊沒有什麼回應。

    「真煩。」姜離一皺眉,說道:「師兄你退後。」

    ***離開了姜離老遠,姜離退後幾步,一個助跑朝著前面跑去,然後縱身一躍,直接跳在踏在那防盜門上。

    轟隆一聲,那防盜門應聲而倒,姜離這一腳的力量,可見一斑。

    這個時候,那位大祭師正衣衫不整的,似乎在進行著某種人類最原始的活動。

    褲子還沒來得及脫,就被這一聲巨響,嚇得險些萎了。

    「喲,南疆的大祭師好興緻啊。」姜離看了一眼那在床上,正在掙扎的王紫涵,微微一笑。

    王紫涵屈辱的淚水緩緩流淌了下來,她最不願意的就是讓***看到這一幕,可最後還是讓自己的父親看到了。

    「畜生!」***目眥欲裂。

    男人一輩子有三樣東西最重要,腳下的土地、身邊女人還有自己的兄弟。

    這南疆人不僅在自己的土地上為非作歹,還動自身邊的女人,這已經是犯了兩項禁忌,只要是個有血性的男人都會憤怒,更何況是***。

    「你們這群豬,華夏豬,統統都不得好死,竟然敢打攪本祭師。」那大祭師似乎非常憤怒,因為姜離打攪了他的好事。

    「給我納命來。」***大吼一聲。

    一步跨越到其身前,劈出一記重拳,朝著那大祭師的面門打去。

    他這一拳,也是包含了十分的怒氣,可這可是南疆的大祭師,手段詭異,詭計多端,豈會對你沒有一點防備。

    「師兄小心。」姜離一把拉住***,猛力向手一拽,同時手指上捏了三根銀針,紛紛朝著那大祭師射了出去。

    那大祭師的袖口之中跑出來一條五彩斑斕的大蛇,結果卻正正中了姜離的三根銀針,那大蛇原本扭動的身體,頓時就安靜了下去。

    這是姜離專門製作的麻痹針,別說區區一條大蛇,就算來一頭大象也能麻翻過去,這可是強力麻藥,人只要沾上一點,就得睡上三天三夜。

    見到自己辛苦養的大蛇忽然間沒了動靜,那大祭師也是一臉的怒不可遏,恨不得把姜離碎屍萬段。

    忽然間,王紫涵所躺著的床榻上,到處爬了了黑色的蠍子,那些蠍子的鉤刺,都是紅色的。

    「不好,是赤煉蠍,這些蠍子有劇毒,人沾之即死。」***臉色大變。

    「老頭,你認識我的寶貝啊。你看看這麼多,每隻在你的寶貝女兒身上扎一下,到時候你這貌美如花的女兒,就會全身潰爛,一點好皮都不會剩下,你說爽不爽?哈哈哈」大祭師猖狂的大笑起來。

    「閉上眼睛。」

    忽然間,姜離大喝一聲,只見他的手上,灑出一黃一紅兩種事物,凡事那些東西的落腳處,蠍子全部繞道而行。

    姜離運用了特殊的手法,在王紫涵的身邊,撒了一個圓圈,這些蠍子硬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硫磺?雞血?」***看著姜離灑出的東西,眼睛不由得一亮。

    蠍子的天敵便是雞,最怕的一種藥物是硫磺,姜離現在將這兩種東西灑在他們周邊,真是要了他們的命了。

    那位大祭師顯然沒有想到姜離竟然備有這兩種東西,他的那些寶貝赤煉蠍,此刻卻是再也不靈驗了。

    「師兄,我拖住他,你去救紫涵。」姜離說道。

    「好。」***點點頭。

    這大祭師的手段不凡,眼前只怕也唯有姜離可以制住他。

    「呀呀呀呀!你這毛頭小子,找死不成?」大祭師勃然大怒。

    他輕視了姜離的年齡,以為姜離的手段跟年齡是一樣多的,如果你輕視姜離的年齡,接下來一定會吃大虧。

    因為小看過他的年齡的,要麼被他擊敗,要麼就是被姜離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我今年十八歲。」姜離揶揄。

    他這話是在說,我今年十八歲都能破了你的毒蠍陣,你算個什麼東西,還不快滾回你的南疆去,在這丟人現眼。

    大祭師眼中的怒火更盛了,恨不得把姜離一口吞下,身為大祭師的他,在南疆地位尊貴,甚至可以算是一族的首領。

    他們是南疆一族的主宰,是族長,他們身上有著這一族最為可怕的蠱蟲物,實力非常強大。

    姜離對南疆的理解不可謂不深,在山上的時候,姜老爺子就知道,姜離下山後總有一天要跟南疆的人對上,所以早早就傳授了姜離不少關於南疆的地域知識。

    所以,姜離對這些祭師,也算半個專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