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無罪釋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無罪釋放?字體大小: A+
     

    姜離的大喊聲,直接是讓周圍所有的人,停下了手中的棍棒,當中有幾個人,一看不對勁,立馬就跑。

    姜離掃了一眼地上的師徒二人,也顧不上去追那兩個人,只能先救人。

    「大家住手,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姜離連忙喊道。

    頓時,地上響起一陣扔傢伙的聲音,有鏟子有棍棒,聲音個不一樣,一時間,聲音此起彼伏。

    「人不是我殺的,人不是我殺的。」

    不知道是誰這麼喊了一句,所有人登時一鬨而散,他們就算是心中再有怒火,有怒氣,一旦涉及到殺人的事情,他們也是沒有膽子再停留了。

    姜離連忙沖了過去,把齊軒誥扶了起來,手指在其眉心上一點,一道青色的元氣,緩緩的渡入齊軒誥的額頭。

    「師傅,沒事了,姜大夫來了,師傅沒事了。」江厲愣愣的說著話,見到姜離,像是看到了最後的一縷希望似的。

    在姜離手指觸碰到齊軒誥額頭的瞬間,他就發現,這齊軒誥的天靈蓋,全碎了!

    這就等於人的生機全滅,沒有可能再復甦了,除非姜離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不過姜離還是憑藉離丹決的神妙,將齊軒誥的一縷生機給保留住了。

    齊軒誥迴光返照,得到了一息的機會。

    「小厲啊,師傅還能再看你一眼,真好。」齊軒誥勉強擠出一縷微笑。

    江厲一把抓住齊軒誥的手,說道:「師傅你不會有事的,姜大夫在這,你不是說姜大夫的醫術,功參造化,舉世無雙嗎?他一定可以救活你的。」

    「沒用的,師傅的天靈蓋全碎了,師傅還能有機會說話,已經是小姜大夫了不起了,姜大夫,我齊軒誥這輩子沒佩服過人,除了我師傅,就只有你了。」齊軒誥說著,又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江厲拉著齊軒誥的手更緊了,生怕他隨時會走。

    齊軒誥說話的時候,嘴裡在不斷的流淌著鮮血,看起來情況很不好。

    「沒用的,傻孩子,師傅的身體,師傅自己知道,人終有一死,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你活著,就等於是師傅活著,知道嗎?」齊軒誥說道。

    江厲還要說什麼,卻被姜離制止住,他知道齊軒誥的時間不多了,畢竟讓他儘快把話說完。

    「我的時間不多了,姜大夫,我知道我的這個要求,可能有些過分,但是還請你諒解,求你收下小厲為徒,我死也瞑目了。」齊軒誥一把抓住了姜離的手。

    姜離皺了皺眉,他沒有想到,齊軒誥臨終前,竟然會給他託孤。

    「我知道這很為難你,你們這一脈,有你們這一脈的規矩,你不用傳授他醫術,但是小厲還小,他才十八歲,我希望你教他做人的道理,不要讓他作惡,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個。」齊軒誥說道。

    說道收徒弟,倒是沒有什麼不可,只不過姜離這一脈醫術太過隱蔽,下山前,姜老爺子也再三叮囑,不可輕易授人,如果真的要收徒弟,姜離還是想回山上請示一下姜老爺子的。

    江厲為人還算可以,儘管性格上有些倨傲,但年輕人有些傲氣總是正常的,況且他的的確確是個天才。

    姜離腦子裡一下子飛過很多的想法,很快他有了答案。

    「好的,我答應你齊老先生。」姜離點點頭。

    齊軒誥含笑而去,那吊著的一口氣,終於是落了下去,人活一口氣,這一口氣沒了,這人也就徹底的去了。

    「師傅!」

    一陣撕心裂肺的大叫聲,傳盪在整片衚衕中,經久不散,帶著衝天的怨氣,連外面的警察都是給驚動了過來。

    「為什麼,我師傅一輩子沒有做過壞事,他懸壺濟世,治病救人,還會把自己所得拿出來救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下場,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善就該不得好死?惡就該長命百歲?這是什麼道理,這是什麼世道!」江厲不甘的大吼。

    他咆哮,彷徨,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他恨,恨自己沒有能力去保護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他討厭自己無能。

    為什麼,這種事偏偏就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姜離心中也是陣陣苦澀,他不怎麼說勸說江厲放下仇恨,他知道此時的江厲心中一定有千言萬語,可他現在除了能恨這世道的不公之外,什麼都不能做。

    咔嚓咔嚓!

    姜離他們這一脈的六絕摸骨手法,將江厲斷掉的幾根肋骨續上,緩緩的說道:「站起來,別像個懦夫一樣。」

    江厲渾身一震,猩紅的雙眼盯住了姜離。

    「站起來,你現在是我姜離的徒弟,不能跪著。」姜離冷聲道。

    「我這輩子只有齊軒誥一個師傅,你姜離不配當我師傅!」江厲大吼。

    姜離一把將江厲從地上拉了起來,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

    「你如果不想你師傅白死,就給我站起來,你給我看著,你跪下是什麼後果,被人打死,活活打死,這個世界是只有黑暗,但不是沒有曙光,曙光在我們看得見,摸不到的地方,可我么已經要去觸碰,這是我們的希望!」姜離緊緊的拉著江厲的衣領。

    江厲臉頰的淚水無聲的滑落,他自己的師傅慘死在自己懷裡,他親眼看著自己師傅死去。

    「我師傅死了,我卻無能為力,你知道是什麼感覺嗎?」江厲聲音沙啞,低沉到了極點。

    「可是一樣要站著,你如果不想讓你師傅白死,你就給我站著,這裡有警察,有其他人在看著,你是齊軒誥的徒弟,就不能丟他的臉,你是江厲,不是爛泥,不想要蟲子一樣躺在地上。」姜離大罵。

    江厲被姜離一番痛罵,心裡也像是醒悟過來一樣,只能靠在姜離的肩膀上,痛哭起來。

    姜離給了江厲一個懷抱,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現在還怎麼安慰這個像是受傷孩子一樣的少年。

    齊軒誥的屍體還有餘溫,前一秒還跟他談笑風生的師傅,下一刻就變成了屍體,這換做誰,也不是一下子可以接受的。

    人生的生離死別,最為痛苦,姜離身為醫生,見慣了這些,心裡對這些,自然也就非常清楚。

    「怎麼回事?」一名警察叼著煙走了過來。

    「有事嗎?」姜離看了他們一眼。

    這話問的就比較有趣了,原先是警察過來詢問情況,可姜離過來一句話,硬是把對方給嗆了過去。

    那兩名警察一看是姜離,立刻就不敢作聲,還陪上了一副笑臉。

    「齊軒誥不小心跌倒,重傷至死,跟你們沒關係,走吧。」姜離並不想讓警察再插手這件事了。

    沒有任何證據,那幾個人也跑了,根本找不到任何跟李志高牽扯的關係。

    那兩名警察看了一眼渾身是血的李志高,也就只能離開了,畢竟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民不舉官不究。

    只要沒人報案,他們也懶得管這些麻煩。

    兩名警察悄無聲息的走了,江厲似乎瞬間已經洞悉了這個世界的法則,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師傅的屍體。

    姜離已經打電話叫了車子來,今天的事情,只能暫時先告一段落,但是齊軒誥絕對不會白死,姜離與李志高,可以說是不死不休。

    李志高為一己私慾,害死這麼多人命,就連為他賣了一輩子命的齊軒誥都不放過,太過瘋狂。

    不一會,秦曦開車來了,正是姜離的卡宴,來到這裡,看到現場的一幕,不由得用玉手,捂住了芳唇。

    「姜離,這是。」秦曦問道。

    「是齊老先生,讓你請的靈車,請來了嗎?」姜離問道。

    「就在路上了,應該馬上就到,我擔心你所以先來了一步。」秦曦看了看姜離,發現姜離身上除了一些血跡以外,沒有任何的傷勢,這才放下心來。

    只不過,姜離一旁的江厲,傷勢看上去有些嚴重,不知道是失血嚴重,還是驚嚇所致,臉色有些蒼白。

    「這位是?」秦曦問道。

    「這是我的徒弟,江厲。」姜離看了江厲一眼,隨後又說道:「江厲,你過來我看看你的傷勢。」

    江厲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我想多陪一會師傅。」

    姜離看得出,這江厲也是個重感情的人,對此只能長嘆一聲,這都是李志高做下的血債,必須要用他的血來償還。

    江厲是個重感情的人,他抱著齊軒誥的屍體,久久不肯撒手,臉色無比的平靜。

    不知道是哀莫大於心死,還是心中苦澀太多,已經麻木,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

    秦曦看得出,姜離的心裡也很不好受,只能輕輕的抓住了姜離的手,在一旁陪伴著他。

    姜離感受到秦曦掌心的溫度,心中有種淡淡的溫暖,很舒服,像是親人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李心的電話來了,姜離知道這一定是李心要告訴他李志高的消息了,他心中忽然有些緊張加忐忑。

    「證據不足,李志高無罪釋放。」

    這一道消息,無異于晴天霹靂,在姜離的心間徹底的炸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