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家團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家團聚字體大小: A+
     

    門口的王紫涵正俏生生的站著,身穿依稀紫色衣裙的她,此刻看起來格外高貴,更憑空添加了一份仙氣,讓人看起來,格外的清新,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王成一渾身髒兮兮、油膩膩的,模樣看起來真的邋遢,可這個時候,王紫涵卻上前,輕輕的拉起了王成一的手。

    「哥,最近爸老哥跟我念叨你,你回來了就好。」王紫涵很友好的笑了笑。

    她像是變了一個人,變得謙和溫柔,像是一個鄰家大姐姐一般的溫暖,就連姜離的心,在這一刻,也被融化了。

    王成一渾身一震,自己這個年輕很多的妹妹,父親口中念叨著那個失散多年妹妹,自己竟然也見到了。

    「你,你是紫涵?」王成一問道。

    「對,我是紫涵。」王紫涵笑著點點頭。

    ***擦了擦老淚,對著姜離說:「師弟,這份大恩我無以為報,你受師兄一拜。」

    姜離趕忙上前一步,拉住了***說道:「師兄,你這不是讓我折壽嗎?一家人,不用說兩家話。」

    此時,姜離的心情也是極好,看到***的心事徹底了卻,也是無比的開心。

    「師弟,待會一定要跟我多喝幾倍,我去拿一壇窖藏的好酒,紫涵你去準備一下,等會我們開飯。」***大笑起來。

    「知道了。」王紫涵點點頭,轉身也走進了屋子中。

    ***帶著王成一走進了屋子中,這麼多年了,王成一的屋子一直留著,而且,一直都有打掃,即便現在也是乾淨的一塵不染。

    「爸,我。」王成一想要說什麼。

    「好了好了,人回來就好了,這些事情以後再說,人哪能不犯錯?」***擺擺手,顯然已經原諒了王成一。

    就算是王成一有什麼錯,他流浪在外這麼多年,吃了這麼多的苦,該還的也都已經還個差不多的,現在再去追究他怎麼樣,也實在是不合適了。

    姜離看得出這王成一,也是誠心認錯,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了。

    王成一的嘴角有著一縷苦澀,尤其是當他進入到自己的屋子裡時,更是泣不成聲。

    他走了這麼多年,流浪了這麼多年,屋子的擺設,竟然還跟從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這讓他心中五味陳雜,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滋味。

    「爸,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一個人糊塗,毀了您一輩子的信譽跟心血,我不是人,我不是東西。」王成一連續扇了自己幾個大巴掌。

    ***連忙攔住了王成一,用那已經有些粗糙的老手,輕輕的摩挲著王成一的臉龐,說道:「孩子,你受苦了,也瘦了。」

    王成一哭的更厲害了,一個大男人卻哭成這個樣子,可卻一點都不違和。

    自己當初犯下了這麼大的錯,自己的父親卻依舊心繫的是自己,即便他父親一生的心血毀了,即便自己差點搞臭自己父親的名聲。

    他卻一點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這個兒子。

    他在乎的只是自己過的好不好,自己到底在外吃了多少苦,***的寬容讓他淚崩,讓他無法抑制的狂哭了出來。

    王成一淚奔,這個中年四十歲的兒子,對於他的唯一的愛,此刻只有寬容。

    ***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將他自己唯一的寬容,可以全部給自己這個迷途知返的兒子。

    姜離看著這一幕,只是搖頭笑笑,走出了屋子。

    或許,這才是人間的真愛吧,是大愛,是父愛,是寬容,是原諒,是寬恕。

    姜離總算是在這個人間看到了一點希望,這個人世間,總不至於冷漠到讓人幾近崩潰絕望,至少,還有這麼一點希望,暖人心脾。

    曾經,姜離以為這一個道德淪喪的世界,人們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的去傷害別人,可以為了自己的自私,毫無顧忌的傷害自己最親近的人。

    現在看來,人間正道,不過包容而已。

    天道循環,往複更改,唯有真情不變是已。

    到了快晚上的時候,王婧也趕了回來,這個時候,王家老宅一片熱鬧,都是因為王成一回來了。

    此時的王成一已經洗了澡,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更是親自為他剃了頭髮,表示著重新開始的象徵。

    一切都是這麼的其樂融融。

    王婧看到王成一回來,一下子就撲在王成一懷裡哭起來。

    此刻的王成一除了給自己女兒一個溫暖的懷抱,其他的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他知道,自己走的這幾年,正是濟世堂最艱難的幾年。

    可卻靠自己女兒幼小的肩膀跟女流之軀實實在在的扛起了大旗,想到這些,王成一心中覺得愈發虧欠自己的女兒了。

    「吃飯吃飯,有什麼話,咱們邊吃別說。」***親自下廚,此時的他正系著圍裙,和藹的笑著。

    王家一家人,帶上阿姨還有柳湘琴跟姜離,這頓飯吃的也是暖洋洋的,跟過年一樣。

    王成一不停的為姜離跟***斟酒,三個老爺們也是推杯換盞,喝的熱火朝天。

    酒過三巡,幾人的話也就多了起來。

    ***也問起了姜離是如何遇見王成一的,為了給王成一留點面子,姜離也就把一些事情能隱瞞的隱瞞,能糊弄的糊弄。

    對此,王成一隻能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對了師兄,你知道渾天草這種東西,附近哪有種的嗎?」姜離問道。

    「渾天草?這藥材不是已經絕跡了三百多年了?怎麼現在還有?」***也是驚詫的問道。

    「大衍之數,天道之下總會留存一線生機,也許因緣際會保存了下來也說不得一定,我發現最近仁心堂一直把渾天草跟罌粟花等東西混在一起製作中醫涼衣。」姜離說道。

    王婧一聽,眼前一亮,看來姜離這是有新發現了。

    「渾天草?罌粟花?這兩種藥材搭配在一起,跟吸毒何異?」***也是皺了皺眉。

    之前他還覺得仁心堂雖然要走現代化的建設道路,也無非就是貪財,想要把仁心堂跟世界接軌,即便這有些偏離中醫的初衷,可這是無可厚非的。

    畢竟世界是在進步的,你老是被關在這種環境中,不能要求別人也這麼去做。

    ***知道自己老了,他輩子是不會開辦工廠什麼的,只是想安安穩穩的保住濟世堂的招牌,在最後的幾年時光里,不讓濟世堂發生什麼事。

    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所以,仁心堂即便開辦工廠這些事情,畢竟是人家的選擇,就算他們陷害王成一,他也只能怪自己教導無方。

    可若是這仁心堂違背懸壺濟世的底線,違背了中醫的道德觀念,那自己真的也是無法容忍了。

    「這群混蛋,竟然敢這麼做?」***的眉頭跳了跳。

    「爸,我也見過,他們那藥廠里,還製造這東西,危害社會公眾。」王成一說道。

    砰!

    ***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一臉的怒不可遏。

    「李志高,簡直是喪心病狂。」***一臉的怒氣。

    於此同時,他也看向了姜離,問道:「師弟你計劃怎麼做?」

    「我去的時候,運氣很不好,被李誠給發現了,李誠雖然紈絝了一點,但是人並不傻,說不定已經猜出我的身份,現在再去那藥材,只怕什麼都查不到,我現在的想法就是,找到他們渾天草的來源,然後我們自己製造中醫涼衣,開辦自己的工廠。」姜離說道。

    ***聽到開辦工廠這幾個字,神情有些不自然,畢竟眼前有一個開辦工廠活生生的例子,就在他的面前。

    「師兄,這有時候開辦工廠,並不是什麼壞事,工業這種東西,生產力確實要比人力可怕的多,儘管做出來的效果差了一些,但總比仁心堂那群人做出東西來危害社會來的好。」姜離曉之以理。

    他知道自己的師兄,對於開辦工廠,心中還有些芥蒂,他想親自為自己師兄揭開這些芥蒂。

    ***也明白姜離說的這些道理,只不過再次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一下子卡在那裡,有些不想面對。

    聽到姜離這麼說,他心中自然也是信服姜離的話。

    「而且,仁心堂近來發展的不錯,李志高都成了中海市首富,我們想要摧毀仁心堂,就必須要在經濟上遏制他們,否則的話,就算我們除掉了李氏父子,很快就會再出現另外跟李氏父子一樣的人。」姜離再次說道。

    現場頓時沉默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看著***,就連王成一此刻也有一絲渴望。

    當年的他栽了,可現在他依舊是想證明自己,沒有一個男人,不希望證明自己能力的,他王成一也是如此。

    可是他知道自己現在沒有資格開口,一切希望都落在姜離身上了。

    「好,師兄你說的是,就這麼定了,開辦工廠,研製我們自己的涼衣。」***說道。

    幾人見老爺子終於放話了,不禁臉上都是露出了開懷的笑容,這事情算是先告一段落了。

    「不過,我們開場首先要找到渾天草的所在,才能繼續研製這中醫涼衣。」姜離說道。

    「渾天草的生長條件是什麼,你說一下,我給你鎖定下區域。」王婧問道。

    姜離思考了片刻,然後說道:「氣溫適中,不能太潮濕,也不能太乾燥,要溫度適中。」

    「這種地方啊,這條件說好找也不好找,可說難找,也不難找。」王婧說道。

    「算了,回頭我找李誠問問,這位大少爺估計現在醫院裡面躺著呢。」姜離笑了起來。

    「你是不是又把人家胳膊給打斷了。」王婧揶揄。

    「聰明,這次你猜對了。」姜離點點頭說道。

    所有人都無語了,姜離出手從來就比較黑,不過畢竟是國術高手,隨便一點力道,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