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九十七章 營救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九十七章 營救行動字體大小: A+
     

    看到這一次裝備精良的劉天成隊伍,姜離心中也是放下心來。

    現在就等晚上夜幕降臨了,話說月黑風高殺人夜,乃是最好辦事的時機。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電話響了起來,仔細一看竟然是劉煒發來的簡訊,簡訊的內容簡單,就是告訴姜離,劉天賜從軍火庫抽調人來防禦自己的別墅了。

    這讓心姜離心中的把握,更增加了幾分,認為已經吃定了這個傢伙。

    夜晚很快降臨了,劉天成帶著他的手下出發了,此時,姜離正跟在他們後面,準備繞后軍火庫後方去悄悄把秦曦救出來。

    姜離一切都在跟劉天成聯繫,姜離甚至在說,等自己就位了,你那邊的人再進攻。

    很顯然,姜離的速度要比劉天成他們的速度快多了,在他們還沒到別墅的時候,他就已經成功繞后了。

    而劉天成他們則是在距離別墅有還一公里的地方就下了車,直接朝著軍火庫奔襲。

    如果開汽車路過的話,很有可能會驚動別墅里的人。

    此時,劉天成的人馬,也悄然的摸進了軍火庫附近,十分鐘后,也已經就位。

    雙方通過電話之後,劉天成開始與軍火庫的人交上了火,外面傳來一陣激烈的槍響聲,不過姜離卻並沒有動,一直在等待。

    軍火庫之中不斷有人跳出來,在軍火庫眼前的戰壕中,跳著射擊。

    劉天成的人也摸過去,在步步的緊逼。

    最關鍵的一環,還是在姜離這了,姜離成,則今天晚上的整個情況,完美收官,姜離若是失敗,一切前功盡棄。

    外面的作戰聲,如同雷動一般,響徹長空。

    姜離的耳朵都快要被炸聾了,姜離現在甚至覺得自己應該挑選一套裝逼的。

    姜離感覺這軍火庫的人,走了他差不多的時候,姜離就悄悄的摸了進去,軍火庫一直都是劉天賜的最高機密,除了他的貼身衛隊,也就是眼前放手軍火庫的這群人,普通人,根本連靠近越是不可能的。

    就連當了他信服這麼多年的劉煒,也是根本無法靠近。

    所以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姜離也只能猜測。

    軍火庫,一共有兩層,地面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軍火,應有盡有。

    可惜姜離對於火器這些東西,並不是很感興趣,所以,也就沒有去管他們。

    一樓的房間很多,但是看那情況,大部分都是這些駐紮在軍火庫中的人生活地,而二樓上,即便外面炮火連天,卻仍舊是有人在把守著。

    這已經很明顯了,秦曦就在裡面。

    姜離腳步一踏,輕輕一拽二樓的欄杆,縱身一番,直接跳上了二樓。

    那幾名軍火庫的守衛看到姜離,連忙把槍口對準了姜離。

    咻咻咻!

    一道道銀光劃過,將的直接甩出銀針,封住了兩人的穴道,讓其暈厥了過去。

    姜離趁著沒人,一腳將那兩人身後的大門給才踹開。

    此時,門內的秦曦,正躺在床上,無聊的不知道該幹些什麼,這突如其來的一腳,也是將她嚇了一跳,不過很快熟悉度額聲音就傳了進來。

    「秦曦,你在嗎?」

    為了保險起見,姜離還是叫了幾聲確認,以免中了招。

    那熟悉的聲音,分明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那個傢伙沒有事!

    秦曦欣喜若狂,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連忙回應到:「我在,我在。」

    姜離長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如釋負重笑容,忙了好幾天,這次總算是沒有白忙活,可算是把自小妮子給救出來了。

    秦曦來到門口,看到那張令自己魂牽夢縈的臉旁,看到姜離臉龐上帶著的一縷關懷與關切,這些天來的委屈,再也壓抑不住,撲在姜離的懷裡大哭起來。

    姜離拍動著秦曦的玉肩,輕聲安慰著她。

    「別哭了,我這不是來了嗎?別哭了。」姜離一直重複著這句話,因為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哄女孩子。

    不過這句話,似乎對秦曦格外的管用,在聽到姜離的安慰之後,秦曦竟然只能的停止了抽泣,輕輕的拉住了姜離的手。

    「你別丟下我了。」秦曦撒嬌似的說道。

    「不會的,我們先走,這裡不是說話之地,劉叔還在外面跟人交火,這裡的動靜只怕已經引起了別墅那邊的注意,若是不趕緊走,只怕會出事。」姜離笑著說道。

    秦曦連忙點了點頭,說道:「好。」

    姜離帶著秦曦從二樓一躍而下,軍火庫內部幾乎是空的,除了剛才幾個守衛的人,其餘的已經被姜離給成功幹掉。

    換句話說,這個軍火庫現在就是空的。

    姜離帶著秦曦,迅速的撤離,不到片刻就消失在了軍火庫,他繞了一個圈子,跟劉天成終於匯合了。

    看到自己的寶貝外甥女終於是平安無事,劉天成很顯然也是無比的激動。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快走。」姜離揮了揮手,打斷了兩人。

    劉天成也果斷的下達了撤退的指令,眾人猶如潮水一般,快速的退去,不得不說,劉天成的這幫子手下素質還是有的。

    這一場戰役,幾乎是全身而退,劉天成這邊也僅僅付出了兩個陣亡,十數名受傷的尤其是臨走前,姜離還引爆了一枚**。

    那軍火庫,現在肯定已經成了火海了吧。

    想到這,姜離還是有些激動。

    眾人乘坐著卡車回到了劉家的別墅之中,與此同時,軍火庫中,劉天賜帶著人趕來,看到自己已經化為火海的軍火庫,劉天賜兩眼一黑,登時暈了過去。

    場面一片混亂,軍火庫還可能會發生持續爆炸的,所有人也不敢靠的太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軍火庫消亡殆盡。

    期間,劉天賜醒了一次,不過在看到火勢更加強大的軍火庫,登時又暈了過去。

    這次不用問,肯定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秦曦肯定是被人救走了,而且救人的那群人,還放火燒了自己的軍火庫,這一次的損失,直接讓劉天賜達到百億。

    足足百億啊!就是用人名幣修房子都修成了。

    現在竟然被姜離給燒光了,劉天賜心中那個恨啊,恨不該今天晚上把守衛都調回來守衛自己,現在這軍火庫沒有了,等於直接斬斷了他的一條胳膊。

    這可是他這些年的積累,連帶的弄了不少劉天成的,這才有今日的輝煌,可現在全部都付之一炬了。

    他的勢力,全部要靠這軍火庫來配備,可現在看來,只怕他只能重新搜購了。

    「劉天成,我與你勢不兩立!」

    回到別墅之中,劉天成要笑出聲來了,不僅將自己的寶貝外甥女救了出來,更是一把火將那劉天賜的軍火庫燒了個精光。

    秦曦回到家也開心的很,最主要的目的,無疑是見到了姜離,跟他這個舅舅,並沒有什麼關係。

    「行,你們小兩口先甜蜜著,我去睡了,折騰了一晚上,我都困死了。」劉天成神了個懶腰,就準備要去睡覺了。

    「我先去洗個澡,也準備睡覺了,你呢?」姜離笑著看向秦曦。

    秦曦也點點頭:「我也睡。」

    「那好,我先洗啊,今天別跟我搶浴室,就樓上樓下兩間,我很快的。」姜離說完,也不給秦曦留機會,直接衝進了浴室之中。

    樓下的那間肯定是被劉天成給佔用了,而樓上的這間,自然就成了姜離的了,最關鍵的是,姜離的房間就在旁邊。

    兩人一來二去,又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秦曦回到房間的時候,發現姜離已經睡著了,而且杯子都沒蓋好,無奈之下,他只能幫姜離把杯子蓋好,輕輕的躺進了姜離的背彎中,緩緩的閉上了美眸。

    一夜無夢,這是秦曦來到澳洲之後,睡過的最好的一個夜晚。

    早晨的時候,姜離難得的睡了一個懶覺,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來的第一個意識就是發現,自己某些男性部位的徵兆,似乎特別威武,為了避免這種尷尬,姜離只能鬆開秦曦,轉過身去睡。

    可是秦曦卻一直不肯鬆手,死死的抓著姜離。

    過了一會,秦曦也醒了過來,微微睜開了美眸,看到那一張熟悉的臉龐,不由得露出了一個幸福的微笑。

    「我胳膊都快麻了,你先鬆開我。」姜離一臉窘迫的說道。

    他的某些部位,現在真的特比威武。

    秦曦一看姜離這個表情,就知道這傢伙一定是起生理反應了,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故意調戲道:「呀,秦大神醫是不是要非禮小女子啊。」

    姜離連忙轉過身去,臉上竟然出現一抹紅暈,逗的秦曦咯咯嬌笑起來。

    秦曦就是喜歡看姜離害羞的樣子,秦曦繼續拉著姜離的手臂,又閉上了眼睛,並且警告道:「不準吵哦,我要睡個回籠覺,我有起床氣。」

    姜離這一下是徹底的無奈了,不過好在的是,兩人相處了一晚上,姜離的醫道真氣恢復了不少,而且離丹決也略有進步了。

    就在這個時候,兩人的房門被敲響了,門外響起了劉天成的聲音。

    「姜離,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找你。」劉天成說道。

    「快,先鬆開我,劉叔找我有事。」姜離說道。

    「我不嘛。」秦曦慵懶的樣子,格外的撫媚。

    「快,一會回來讓你抱,隨便抱還不行?」姜離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

    在順利的逃離了秦曦的魔掌之後,姜離剛打開房門,就被劉天成給拉了出去。

    「要召開家族會議了,說是老爺子不行了,在此之前,必須要選出下一任的繼承人。」劉天成說道。

    這無疑是一個爆炸性消息,如果真的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挑選繼承人,無疑是有些不合適的。

    這很明顯就是老二劉天賜感覺到了來自姜離的威脅,所以想要提前逼宮,要跟劉天成撕破臉皮決戰了。

    「今天晚上八點,老二的私人會所,到時候,很多家族的長輩都會去,我們到時候必須得參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