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六十七章 軍政雙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六十七章 軍政雙方字體大小: A+
     

    姜離冷眼掃視了圈,這大廳四面八方都是派出所的各種房間,從裡面湧出來的警察又帶這槍,恰好就將姜離給包圍住了。

    此時的姜離已經退無可退,後面的大門,都已經被人給封住了,無數把火器已經對準了他,只要他稍微一動,立刻就會被射程馬蜂窩。

    「該死。」姜離一咬牙。

    王德彪見姜離不動,以為是姜離害怕了,他臉色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後朝著姜離走去。

    他將收槍背過來,反手就朝著姜離的頭上夯去!

    可是他不知道,真正的獵食者是會等待機會,然後給予敵人致命一擊的。

    而發動這致命一擊的時候,往往就是獵物鬆懈的時候。

    唰!

    姜離動手,他雙手接住了王德彪砸下的搶吧,隨後一個過肩摔,直接將那王德彪給摔到了地上,同時大喊:「都不許動,否則你們的頭就要死了。」

    此時的姜離,手指正放在王德彪頭頂死穴上,他手指只是輕輕一動,這王德彪都痛不欲生。

    「住手都住手!」

    王德彪大喊,他不知道姜離對他做了什麼,只覺得頭頂彷彿要裂開了一樣,鑽心的疼痛很快蕩漾在他的每一寸肌膚。

    誰也沒有想到,原先還是佔盡上風局勢,片刻間就會發生這樣的轉變。

    姜離出手太過果斷了,這樣的反應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人普通警察能夠對付的。

    「給我手銬的鑰匙。」姜離說道。

    周圍的警員不敢自作主張,全部把目光投向被姜離制服的王德彪。

    姜離的手指上施壓,頓時張德彪身上的痛苦又增加了幾分。

    「啊,疼死我我了,給他,快給他。」王德彪鬼哭狼嚎。

    咻!

    鑰匙化作一道銀色的光芒緩緩的落在了姜離的腳邊,可就在個時候,忽然,空氣中傳來一陣細微的波動。

    警員當中有人開槍了。

    姜離的六感何其敏銳,這麼多年的對敵經驗,加上此刻他高度緊張的神經,讓他下意識的超厚一仰。

    砰!

    子彈射在牆壁上,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與此同時,姜離也拿到了鑰匙,打開了手銬,身體更加靈活起來。

    他一隻手探成爪型,按在那公安局上頭頂,冷漠的眼神掃過在場諸多的警員身上。

    「很好,非常的好,你們竟然敢開槍。」姜離的手指關節處咔嚓作響。

    王德彪的臉色近乎扭曲,連叫都叫不出來了,他臉色蒼白如紙一般,看上去非常可怕。

    「啊,放了我,不是我讓他們開槍的,求求你。」王德彪的聲音斷斷續續,喉嚨處已經發不出什麼音節了。

    「不要傷害所長,我們不會在隨便開槍了。」

    「把我的手機還我,還有,給我一間安全的屋子,我不想被人打擾,否則的話,你們知道的。」姜離頓時一鬆手。

    那王德彪蒼白的臉色,瞬間有了一絲血色,他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近乎貪婪,剛才那種窒息到死的壓力太難受了,他不想再承受了。

    「誰讓你們開槍的,混蛋!你們想讓老子死嗎!」王德彪大罵起來。

    所有的警員都低下了頭,其實他們選擇的機會很不錯,開槍的警員,槍法也是一流,可惜的是,他們要殺的是姜離。

    一個國術高手,姜離這樣的國術高手,六感跟危機意識強到了,可以偶爾躲開這樣的子彈!

    由此可見,這該有多麼恐怖。

    姜離拖著王德彪走回了審訊室,不一會他的的手機就被送了進來,他一腳把王德彪踹進了牆角里,雙眸冰冷的看著王德彪。

    「別殺我,我放你走,別殺我。」王德彪完全慫了,褲子處都傳來一片潮濕,一股尿味充斥在審訊室中。

    姜離皺了皺眉,單單是這股尿騷他就知道,這王德彪就算自己不殺他,也活不了太長時間了。

    這股味道太重了,很明顯是要轉成尿毒症的驅使,而且,他還猜測王德彪從前的生活很不檢點,得過好幾次性病,所以才會將身體的底子都給敗光。

    他也懶得去再看這王德彪,轉身撥通了秦曦的電話。

    「喂,秦曦嗎?」姜離問道。

    此時的秦曦正躺在自己的房間里收拾東西,準備往那棟大別墅搬了,見到是姜離來的電話,還以為姜離也要馬上過來呢。

    「怎麼了?你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跟本小姐在一起了呢。」秦曦揶揄。

    「我出事了,這裡有一幫警察要殺我,他們想屈打成招。」姜離簡略的說了一下這裡的情況。

    秦曦原本皺著的黛眉,漸漸的變成了憤怒,她先掛掉了姜離的電話,然後撥通了秦耀的電話,可是秦耀的電話一直是無人接聽,焦急之下便直接撥通了市局辦公室的電話。

    「喂,你好,你找誰。」

    「是李欣姐姐嗎?我找我爸.。」

    李欣就是秦耀的秘書,長時間以來,一直是他管理秦耀的一切事物。

    聽到是秦曦的來電,李欣回應道:「你爸他現在正在開會。」

    「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出來?」秦曦焦急不已。

    「估計要到晚上,今天晚上的回憶很重要。」李欣耐心的跟這位大小姐說。

    「那行,你告訴他,他要是再不接電話,他閨女就得守寡了,讓他看是閨女重要還是開會重要。」秦曦氣呼呼的掛斷了電話。

    與此同時,***老人那邊,也是找了幾位重量級人物的電話,不一會,就要軍區拍照的車子停了在了王家宅子的門口。

    「你好,我是冷風少將派來的,我叫樊軍。」

    ***老人面前的是一個皮膚幽黑,身材精壯的漢子,身高一米八,十分的魁梧。

    「冷風少將他還好嗎?」***老人笑著問道。

    「托您的福,將軍身體一直很不錯,將軍還讓我代他向你問好,還問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去軍區一趟,他想跟你對弈幾局。」樊軍笑了笑。

    上次冷風少將中了嚴重的槍傷,圍在旦夕的時候,是***救了他,所以身為冷風少將的警衛員,他一直心中都很尊敬***。

    「好好好,等辦完了這次的事情,我跟你走。」***也是點點頭。

    「您的師弟,現在在哪?我這有軍區的特權文件,只要是我們軍區要的人,他們不敢阻攔。」樊軍說道。

    「我師弟現在應該在中醫協會接受調查,麻煩你跟我走一趟了。」***說道。

    「老人家您客氣了,你救了冷將軍,就是我們全軍的恩人,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樊軍擺擺手。

    「哈哈哈,好那我也不矯情了,我們走吧。」***笑著說完,就跟樊軍走出了門口。

    另外這一邊,很快秦曦就得到了秦耀的回話。

    「怎麼回事?不知道我在開會嗎,你這丫頭。」秦耀以為秦曦是在胡鬧,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爸,姜離他出事了,聽說是沒有中醫資格證,所以被中醫協會的人給帶走了,最近國家嚴查這個查的很緊,我害怕姜離直接被定型,入了檔案,到時候再改就麻煩了,我這不是趕緊給你打電話嘛。」秦曦說道。

    電話那一頭的秦耀頓了頓,姜離什麼本事,他再清楚不過了,這年輕人,看上去非常的和善,而且說話做事都十分的謙虛。

    可這小夥子心裡孤傲的很,那所謂的什麼中醫資格證,只怕他根本就不屑於去考。

    想到這,秦耀也是搖頭笑了笑,說道:「我讓李欣跟你走一趟,拿著我的文件去要人就行,好了,你乖乖在家裡等,一會你李欣姐會去接你的。」

    「恐怕不行啊,現在姜離被一群警察拿著槍在對峙,而且好像姜離還跟警察發生了衝突,現在被的堵在審訊室里了。」

    電話那一頭的秦耀皺了皺眉,跟警察發生衝突?

    姜離好像不是這麼魯莽的人吧,秦耀轉念一想,這當中肯定是另有隱情。

    「行,我讓宗華同志也跟你去。」秦耀說道。

    「好的。」秦曦這才滿意的掛斷了電話,心裡還是有些不放心。

    他知道自己父親身邊有兩位得力幹將,「雙李」,一個李欣,一個李宗華,一文一武,可謂相得益彰。

    有李宗華在,秦曦也就放下心來。

    王德彪此時還不知道他捅了多大的簍子,究竟惹下了一些什麼不該惹的人。

    此時,中海市軍政兩方的大佬,都在派出代表,來找姜離的下落。

    姜離此刻反倒是不著急了,慢慢的坐了下來。

    「王德彪,你們警察現在都這樣做事嗎?不好好合作,就逼民為匪?」姜離問道。

    「不,不是。」王德彪隨後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連忙改口說道:「是,是的。」

    姜離知道這王德彪一定知道些什麼,自己只不過無證行醫,他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很明顯這是暗中有人在操縱。

    這王德彪一定收了賄賂,才會對自己這樣,否則的話,他好端端的,沒必要難為自己。

    「說吧,到底是誰指使你的。」姜離問道。

    「沒有啊!」王德彪驚恐的回答道。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嗯?」姜離說完話,就起身朝著那王德彪走去。

    王德彪驚恐的看著姜離,連忙朝著牆角縮去,不一會,他胯下又傳來一陣異味,竟然又被嚇得尿了褲子。

    與此同時,姜離偷偷的按開了錄音鍵;「真的不說?」

    他緩緩的豎起了手指,準備朝著王德彪的頭上按去。

    王德彪的心裡防線,瞬間失守,他哭喊著說道:「我說,我說還不行嗎?是盛古堂的白萬千,白總,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也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姜離的眼眸微微一凝,這盛古堂真的是好快的速度啊,沒有想到,這會竟然就出手了!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盛古堂的行事風格,還真是凌厲了。」姜離冷笑起來,將這一把賬緩緩記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