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十九章 我的婚姻只是場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十九章 我的婚姻只是場交易字體大小: A+
     

    秦曦倔強的話語,讓飯廳中安靜了下來。

    不得不說,今天晚上的秦曦很美,美到讓人心醉,可越是美麗的女人,姜離就越是排斥,他是活生生的人蔘果,對於女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女人如果對她而言是毒藥的話,那秦曦這種女人,對於他就是劇毒。

    可是這樣的女人,又實在讓人無法忽視。

    秦耀笑了笑,隨後說道:「你這丫頭,這麼大年齡你還害羞。」

    這話本來是圓場的,可是秦曦好像並沒有領情,仍舊是那副口氣,她抿了抿紅唇說道:「我沒有開玩笑,如果你能治好我母親,讓我幹什麼都行。」

    秦耀愣了愣,不過旋即心裡嘆了口氣,秦曦不管怎麼說,還是像她的母親,就連這脾氣,也是一模一樣的,看上去稚嫩胡鬧,其實非常剛烈。

    秦耀說的那些話,是不想讓姜離覺得兩人婚姻是一場交易,實際上,他不知道姜離根本就不想娶秦曦,不管怎麼說,秦曦都是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他對自己女兒的容貌是很自信的,相信沒有人可以逃得過秦曦的誘惑。

    可惜,姜離偏偏是個異類。

    「我為什麼要答應你?」姜離皺了皺眉。

    秦曦攥了攥粉拳,她就怕姜離說出這樣的話,可這個愣頭青還是這樣說了。

    「哼,這事情由不得你。」秦曦的大小姐脾氣上來了。

    姜離眉頭皺的更深了,可是他還給秦耀留了一份面子,並沒有發作。

    「曦兒,你給我坐下。」秦耀的聲音陡然間提高,他一家之主的威嚴在此刻展現出來,秦曦也不敢造次,乖乖的坐了下來。

    玉姨連忙出來圓場:「耀,年輕人的事,就讓年輕人自己去,有緣自會白頭諧頭,我們老一輩的只怕現在操心也操心不來嘍。」

    玉姨這話說的非常聰明,將秦曦那種口氣的話性質轉變,從一開始的斬釘截鐵,略微交易性質的口氣,到現在立刻就變成了孩子們的賭氣話。

    秦耀讚許的看了玉姨一眼,不管怎麼說,跟了自己這麼久了,自己打太極的招式,總算是學到幾招。

    秦曦的尷尬掃少了大半,姜離的臉色也是好了些,這一場危機,卻是讓玉姨聰明的給化解了。

    「好了好了,耀,年輕人嘛,再說了,我們家曦兒這麼漂亮,還怕嫁不出去呀,你呀少操點心吧,回頭讓年輕人自己聊去,你說是吧?」玉姨笑了起來。

    「曦兒,坐下來好好吃飯。」秦耀點點頭道。

    這一頓飯,由於玉姨的和事佬扮演,以及她的熱情,姜離吃的也是有些撐,一頓飯下來,沒少被夾菜。

    這一頓飯吃的倒是非常的舒服,讓姜離有些爽。

    飯後,秦耀轉身回了書房,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讓秦曦跟姜離去聊聊。

    秦曦知道,自己的母親還非得靠姜離,所以也就忍著去了陽台。

    此時的姜離正端著一杯香茗,仰頭看著天邊的北斗七星,他捏了捏手指,算了算***昏迷沉睡的日子。

    兩味主葯,他現在只找到一味,千年血人蔘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難找了,南天火蓮這種東西,更是在南疆極其炎熱的地帶才能尋到。

    這些藥材都極為珍貴,一樣比一樣值錢,要單單靠現在濟世堂的實力,無異與大海撈針。

    姜離剛剛出山,在這俗世之中又沒有什麼人脈,指望王婧那邊的話,是捉襟見肘的,自從***退隱之後,能真正幫忙的已經沒有多少了。

    不過現在不同了,秦家有求於自己,姜離正在想,是否能把握這次機會,讓秦家幫忙尋找,反正又不會白要他的。

    就在姜離想的出神之際,他的後背被人輕輕拍了一下,隨後便是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姜離。」秦曦輕輕叫到。

    「哦,有事?」姜離冷漠的問道。

    秦曦被噎住,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跟姜離只能算有過一面之緣,並不能算有什麼交情,所以,她根本找不到什麼話題。

    「沒事,看會星星,恰巧看你在,打個招呼。」秦曦端著一杯咖啡走了過去。

    兩人靠在天台上,沉默良久,卻都沒有開口。

    皎潔的月空,銀盤高掛,星繁月明。

    今天沒有陰雲,說實話談情說愛蠻不錯的。

    可是遇到不解風情的姜離,就算是秦曦這麼活潑的性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姜離其實一直很反感秦曦那種自以為是的性格,就覺得全世界的男人都應該為其而傾倒。

    要是秦曦直接主動找他,請求他出手救治她的母親,依照姜離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見死不救的。

    只不過,秦曦直接以自己的婚事來做籌碼,跟姜離交易,這是最讓姜離反感的。

    「我母親的事。」秦曦說道。

    「我答應了你的事,自然會做到,至於婚事,不提也罷。」姜離說話沒有一絲停頓,從其語氣里,似乎聽不到有半分的後悔。

    秦曦抿了抿紅唇,心中早就詛咒了姜離千百遍,她一向自信,走在街上回頭率絕對是百分之百,可就是這樣的美女,在姜離的面前,卻沒有一點的誘惑力,這讓秦曦略微有點挫敗感。

    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軟硬不吃的人,卻又有他的必須性。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樓下忽然傳來一陣巨響,連帶著陽台似乎都要晃動起來。

    被這巨響一嚇,秦曦身子一晃,手中的咖啡杯掉落下去,身子徑直朝著姜離撲去。

    秦曦正中姜離懷中,感受到那姜離堅實胸膛上傳來的溫度,秦曦俏臉微微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少女心猿意馬了片刻,很快樓下傳來的聲音,將這片刻的溫存徹底打破。

    咻咻咻!

    數根銀針徑直天台下射了上來,樓梯口此刻也有人沖了上來,他們身穿古怪的衣物,可是姜離一眼就看出了他們是誰。

    「南疆的人?」姜離皺了皺眉,同時他也動了,他抱著秦曦,側向移動了一下,很輕鬆的躲開了這些銀針,那銀針叮叮叮,全部頂入了牆壁上。

    秦曦驚呼一聲,指著突如其來的幾個人喝問道:「你們這些人是誰!竟然敢擅闖秦家!」

    「你就是秦耀的女兒?也好,只要抓到你,不怕秦耀不就範。」為首的南疆人,臉上畫著古怪的符號。

    這一批人看上去比之前姜離解決掉的那批,看上去還要厲害。

    很明顯,這些人的等級,只怕比之前那些人還要高。而且,看現在說話的這個南疆人裝扮,應該是一位祭師!

    「南疆祭師?很好。」姜離的笑容很冷漠。

    那祭師掃了姜離一眼,只是覺得這人眼生的很,情報上似乎根本就沒有這個人,便是當下覺得姜離只是上門來送死的。

    「本來計劃中沒有你,可是你在這裡的話,只能殺了你。」南疆祭師冷笑起來。

    說話,他甩手飛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姜離將秦曦拉到背後,抬手便是一團藥粉,淡淡的香氣,緩緩的散發出來,那黑色的光芒衝進姜離灑出的藥粉,登時就落了下來。

    仔細一看,那黑色的光芒,竟然是一隻拳頭大小的蟲子。

    「這是我特地為你們南疆蠱蟲調製的天香粉,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的蟲子厲害,還是我華夏的醫術厲害。」姜離冷笑起來。

    南疆來的祭師,臉色有些難看,這蟲子也是他花費了太多心血去培養,可現在看來,多半是被姜離的什麼天香粉給徹底解決掉了,這損失讓他有些無法忍受。

    「給我殺了他!」南疆祭師的口氣徹底冰冷了下來。

    「屢犯我華夏,其罪當誅!」

    姜離的口氣越來越冷,連身邊的秦曦都感覺到了那股寒冷,渾身上下一股不寒而慄。

    唰!

    姜離的身影動了,他使出望月步,一步跨在了南疆祭師的身前。

    南疆祭師嚇了一跳,想要後退,卻被姜離一把提了起來。

    身後的一群南疆人頓時著急了,紛紛上前,想要保護住這位南疆的祭師。

    可是姜離的速度太快了,幾乎讓他們看不到。

    一旁的秦曦愣住了,看似清秀削瘦的姜離,竟然有這麼強的功力,上次秦聖陽跟她說這些話,她還覺得秦聖陽在跟他說胡話。

    那種電視里存在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中。

    可是現在看來,點穴這種東西,往往可能真的存在。

    那位南疆祭師,被姜離一把舉了起來,一腳給踢了下去。

    幾位南疆人瘋狂了,他們開始圍攻姜離,可是儘管他們人數眾多,可是姜離卻依舊是遊刃有餘,在其臉上,幾乎看不到有絲毫的緊張。

    「好厲害。」秦曦竟然第一次感覺姜離特別有男人味!

    此時,樓下傳來一聲秦聖陽的大喊聲:「姐,快往密室跑。」

    一旁的秦曦一聽,連忙對著姜離喊道:「姜離,快跟我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