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十七章 惡主凶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十七章 惡主凶奴字體大小: A+
     

    那些女服務員見連他們老闆都換上了一副討好的嘴臉,立刻就不敢造次了,乖乖的跟在中年老闆的身後。

    中年老闆的思想很簡單,這店鋪裡面的進貨源他比誰都清楚,儘管他這裡是高級品牌服裝店,可是來這裡的人,又有幾個懂品牌的,有錢人里,有一半都是爆發,真正那些有底蘊,有文化的人,自己就有御用的設計師,很少有人回來這裡買。

    所以這中年老闆賣的也就是旁人這個心裡,可是一旦要是讓人知道,他在這裡賣假貨,還是賣的一些,傷害人體的假貨,只怕這中年老闆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能來這裡買衣服的,又豈能是普通人,這些有錢人,一個個惜命的好,要是知道這中年老闆,在這賣催癌的衣服,只怕第二天,這中年老闆就得橫屍街頭。

    「來來來,有話我們辦公室說,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中年老闆,說著就要把姜離往二樓的辦公室請。

    姜離卻擺了擺手,制止了老闆的行為,然後他轉頭說道:「我奉勸你一句,還是將這些衣服趕緊下架。」

    老闆連忙打斷了姜離的話,頓時化身才成了姜離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哭著喊著拽著姜離就朝著樓上走去。

    姜離一愣,這變臉速度也太快了,這前後還不到五分鐘,變化怎麼就這麼大呢。

    一旁的王婧跟他也是心裡一樣的感受,都說這生意人精幹聰明,今天一看,真是一山還有一山高的,能做好生意的人,哪個不得有奧斯卡影帝的演技。

    都知道這老闆怎麼回事,可要說這眼淚說來就來,這真的需要技術!

    至少姜離自問做不到,王婧也做不到。

    姜離被這中年老闆強行拉到樓上,強行按在了桌椅上。

    中年老闆連忙為姜離倒上了一杯茶水,為緊隨其後的王婧,也拉開凳子斟上茶水,看上去倒是極為紳士。

    「小兄弟啊,不瞞你說,我這麼做也是有苦衷的啊,這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事你就放我一馬吧。」中年老闆說道。

    姜離皺了皺眉,不屑的說道:「你賣有毒衣物,還是有難言之隱?照你這麼說,全天下明知故犯的人,豈不是都有理由為自己開脫了?」

    中年老闆一聲訕笑,有些尷尬,他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有些牽強,不過畢竟是老江湖了,很快他就換了一副說辭。

    「小兄弟,這做生意不容易,東西好還得讓人貨比三家,買好了還得跟人家好聲好氣,你說我容易嗎?」說著話,這老闆竟然抹起了眼淚。

    姜離思襯了片刻,說道:「這樣吧,你把店鋪里的衣服都下架,我來負責你店鋪的衣服銷路,怎麼樣?」

    中年老闆無法置信的看了姜離一眼,說道:「小兄弟你又在說笑,你一個外行,怎麼能懂這些呢。」

    王婧也覺得姜離在說玩笑話,他一個醫生,又怎麼能幫這位中年老闆賣掉衣服呢。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答應。」姜離擺手。

    中年老闆頓時苦了臉色,這姜離不是胡鬧嗎。

    王婧拉了拉姜離的衣角,不滿的道:「小師叔,我知道你人心好,可是這賣衣服的事,是不是太唐突了一點,你懂這些嗎?」

    「這倒不是,我覺得濟世堂,單單靠我,影響力太過單一,我之前看你們的那些什麼雜誌,上面有炒作,我就想到了一些辦法,來增強濟世堂的影響力。」姜離說道。

    王婧一愣,難不成自己的小師叔還要準備開個公關公司?

    「想要改變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姜離露出一個簡單幹凈的笑容。

    似乎改變世界這幾個字,在他的口中,說出來的是那麼輕鬆自在,可就是這樣,卻讓王婧心底升起一股相信姜離的感覺。

    「小兄弟,你這不是難為我了嗎?」中年老闆臉色無比苦澀。

    「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考慮,但期間這店鋪必須暫時停業,否則的話,這裡的事情,我會一字一句的口述出去。」姜離說道。

    中年老闆瞥了姜離一眼,看其臉龐上,沒有一點說玩笑的意思,只是砸吧砸吧嘴,應承道:「好,我停業一個星期。」

    不過,他只是嘴上這樣講,等姜離走了,這生意該開業還是要正常開業,他現在只是想著將姜離這尊瘟神送走。

    兩人商談了片刻之後,姜離下樓,準備離開這家店鋪了,這裡面的衣服,質量跟價值不成對比,兩人也就不計劃在這些店鋪買東西了。

    姜離拿起相機,在這裡拍了一些照片,保存在了手機里,若是這老闆到時候敢掉包,這手機里的照片,就是最有利的證據。

    中年老闆哭笑不得,可是又無可奈何,他這會手裡有把柄捏在姜離手裡,也不敢將事情鬧大,否則不僅白道上有人要找他,就連黑道上有一天買了個衣服的人,都要找他的麻煩。

    到時候,他就是牆倒眾人推,所以說,這事情怎麼都不能往大了能,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這是我的名片。」姜離扔了一張名片給中年老闆。

    中年老闆畢恭畢敬的將那名片遞到手裡,小心翼翼的揣進了懷中,看起來真的像悔改了。

    「婧姐,我們走吧。」姜離轉身與王婧走出了店鋪。

    待得姜離走後,那中年老闆將那名片拿出來,撕成了無數的碎紙屑,連看都沒看一眼,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這哪來的愣頭青,媽的,敢在我地頭上鬧事,派人給我跟蹤他。」中年老闆大吼,歇斯底里。

    幾名保安對視一眼,立刻就跟順著姜離的路線,轉身走了出去。

    「你覺得那老闆會下架衣服?」王婧問道。

    「不會。」姜離無比肯定的說。

    「那你還跟他廢話。」王婧無奈的道。

    「有一天,他會來求我的。」姜離很簡單的道。

    王婧將信將疑的看了姜離一眼,陰陽怪氣的道:「哎呦,我們家的小師叔長大了。」

    姜離被王婧說的一陣尷尬:「還好吧。」

    王婧咯咯嬌笑起來,輕輕挽住姜離的胳膊,說:「走了,我們換一家。」

    兩人閑逛了一個上午,也算是有些收穫,姜離買到了一身合適的西服,那句話說的是正確的,人靠衣裝,姜離穿上這一身黑色的品牌西服后,人顯得格外精神。

    原本就清秀的小臉,少了一份稚嫩,多了一份成熟與沉穩,看上去更有男人味了。

    就連賣衣服的服務員都忍不住多看了姜離一眼,一路上回來的時候,王婧好一頓誇。

    「晚上去了,說不定秦曦那小姑娘一下子就喜歡上你了。」王婧調笑起來。

    忽然間,姜離感覺到自己的身後,一直有人在跟著,他對王婧使了個眼色。

    王婧雖然沒有姜離這麼好耳力,聽不清後面發生了什麼,但還是無比的配合姜離。

    姜離帶著王婧在下一個拐角處,忽然間消失了。

    那兩名保安一看,連忙追趕了過去,可就這名一眨眼的功夫,他們已經跟丟了姜離。

    「完蛋了,回去怎麼跟老闆交代。」

    「是啊,老闆這麼摳門,估計這月的工資沒了。」

    兩名保安,一臉的愁苦,在中海市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保安本來就收入低,一個月的工資沒了意味著,他們要吃一個月的泡麵饅頭。

    姜離在暗處聽了,走了出來,轉頭對那保安說道:「你回去就交代給你們老闆,就說我是濟世堂的人,要找麻煩,儘管讓他上門。」

    那兩名保安,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倒退,等他看清楚了是姜離,準備轉頭就跑。

    姜離微微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臉龐,笑著說道:「我有那麼可怕嗎?」

    「是他們做賊心虛而已。」王婧笑了起來,隨後又問道:「你的仁心又發作了啊?聽到人家一個月沒工資,就立刻跑出來了。」

    「他們威脅不到我。」姜離笑了笑。

    「呸,自戀。」王婧一臉的嫌棄。

    姜離笑了笑,也不多解釋。

    不過,今天這事一過,姜離心中的想法也發生了一些改變。

    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

    如果能將這些事情凝聚在一起,那麼他所想要散播的醫道,將會大成。

    這是一個渺小而又現實的渠道。

    「對了,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工廠嗎?」姜離忽然問道。

    王婧一愣,她意味深長的看了姜離一眼,心中有些擔心。

    難道姜離也要走他父親的老路子嗎?

    「你誤會我了,濟世堂就算他輝煌的時候,也只可以救一時的人,可我要做的,不僅僅是這些,我有更大的抱負。」姜離眼眸之中閃過一種,獨一無二的光芒。

    王婧看著姜離眼中的光芒,讀不懂但是卻理解。

    像姜離這樣的人,生來就是不平凡的吧。

    夜幕降臨了,此時奢華**的秦家別墅外,卻有一輛廉價的計程車,緩緩的停在了大門口。

    計程車這種東西,是很少出現在秦家別墅門口的,偌大的秦家無論是在中海市的政界還是商界,都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