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十八章 要脫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十八章 要脫嗎字體大小: A+
     

    腐屍花,顧名思義,這東西可以腐蝕人的肉體,讓人的肉體漸漸的萎靡。

    姜離曾經在山上採藥的時候,碰見過這種植物,這種植物周圍,一般是寸草不生,光禿禿的一片,若是人用了,就會像現在這樣。

    在這裡突然嗅到了這種味道,頓時讓姜離一陣反感。

    如果真的是有人用腐屍花來害人,那就太招姜離的反感了。

    姜離走進了囡囡的房間,只見囡囡的房間,是以女孩子喜歡的粉色為主格調,風格大部分都是一些卡通人物。

    巨大的圓床上,垂著薄薄的蚊帳。

    裝修簡單舒服,是最適合小女孩的風格。

    姜離皺著眉頭,在屋子裡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他又翻了翻囡囡的床榻,發現也沒有人在下方藏這種東西。

    他輕輕嗅了嗅囡囡的被子,發現那裡有一股濃郁的腐屍花的味道。

    「是腐屍花粉。」

    這讓姜離厭惡不已,這很明顯是有人在暗害囡囡,因為腐屍花粉沒有道理會好好的就灑在囡囡的被子上。

    見到姜離走出出來,那柳天連忙問道:「姜大夫,有什麼發現嗎?」

    「果然有蹊蹺,你女的的床榻上,都是腐屍花粉的味道,很顯然能讓你女兒這麼瘦,都是這腐屍花粉的功勞,呵呵。」姜離冷笑一聲。

    對於這種情況,不屑到了極點。

    「什麼?」柳天的眼眶登時就紅了,他雙拳緊緊的握著,青筋都暴了出來。

    柳天本來就格外寵愛自己這個女兒,視其如命,可現在他女兒的怪病並不是自己生的,而是有人在暗中加害。

    這讓柳天如何能不怒?

    「姜大夫,那這還有救嗎?」柳天問道。

    「給囡囡換一間房間,這間房間空置上一年,不要住人,另外,囡囡把你的手腕伸過來。」姜離微微一笑。

    「好。」囡囡高喊,然後伸出了過分纖細的手腕。

    姜離看著,不由得一陣心疼,這小丫頭實在是太可憐了。

    他輕輕將手指搭在小丫頭的手腕上,為柳湘琴把起脈來。

    「竟然是肌肉萎縮症,你女兒小時候是不是誤食過什麼毒蘑菇之類的東西。」姜離又問。

    「好像是的,有一次帶著她上山玩,她不小心食用了不知道山上的什麼草,回來後身體就一直不好了。」柳天說道。

    「化骨草,一定是種了這東西的毒,那腐屍花不過是催化你女兒的中毒病情,我剛才看過情況,若是在晚上三天,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了。」姜離長出了一口氣。

    柳天聽到姜離的話,瞬間就出了一身的冷汗,真的一切都是命啊!今天剛好自己無聊之際,就想去藥材市場逛逛,恰好有一株藥品在身邊擺著,他剛好就想出去賣。

    這一切的巧合組合在一起,竟然無意中遇到了姜離,救了自己女兒的命。

    「神醫啊!」柳天說著就要給姜離下跪,這麼多年一直查不出病症來,姜離來了,隨便這麼一摸一看就查到了病症。

    瞬間,姜離的高度就上升了一大截,在柳天的心中,姜離已經是一個可以堪比***的神醫了。

    「柳老闆你這是做什麼。」姜離連忙扶住了柳老闆。

    「囡囡就是我的一切,今天你救了囡囡,就是救了我的命,這一拜你受得起。」柳天痛哭流涕。

    「你先起來,咱們有話好好說,有些東西,不一定是西醫的儀器檢測出來的,我們華夏國,地大物博,光怪陸離,便是我師傅也不敢說洞悉萬物,我只是恰巧而已。」姜離將柳天給攙扶了起來。

    這一次,實在是驚險極了,若是再晚來三天,毒素遍布全身,只怕真的就難治了。

    好在,這小姑娘活動的少,這毒素散播的慢。

    「這化骨草是早已在身體內沉積了,可這腐屍花卻是新添加上去的,這是想要囡囡的命,柳老闆你平日里,跟誰可有什麼仇怨。」姜離詢問起來。

    「仇怨?」柳天似乎陷入了迷惘之中,要說仇家,他還真是不少,但是都不至於這麼苦大仇深,要害自己的女兒。

    有時候,無非就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糾葛,最多不相往來,要是說殺人的話,只怕還真沒這個可能。

    柳天如實將情況告知給了姜離,姜離知道這事情一時間也查不出個頭緒來,只能告訴這柳天道:「這樣吧,以後這床單被罩,囡囡都用一次性的,用完就扔,你最好在你家門口安上攝像頭,如果害囡囡的人敢再來,一定讓他無所遁形。」

    「好好好,都聽姜大夫的,那姜大夫,囡囡要吃些什麼葯嗎?」柳天問道。

    「回頭我開一副溫補的單子,好好進步一下就好,囡囡渾身的營養都被這化骨草給流逝掉了,所以他才會這麼瘦,平日里多注意給她吃營養的東西了,你現在找個地方,我要用針灸把囡囡體內的毒素逼出來。」姜離說道。

    「那就先到我的房間去吧。」柳天說道。

    「也好。」姜離點點頭。

    柳湘琴看了姜離一眼,問道:「針灸是不是,就是要拿針在身上扎呀。」

    「差不多。」姜離笑笑。

    「會不會很痛啊?」柳湘琴疑惑的問道。

    「放心吧,大哥哥不會讓你感覺到疼的。」姜離笑摸了摸囡囡的腦袋。

    「你修鍊的那些東西,不會對囡囡照成影響嗎?」王婧偷偷在姜離的耳邊提醒了一句。

    姜離這才反應過來,頓時一愣。

    是啊,囡囡雖然小,可也是個女孩子,要是自己身上散發的異香讓這小姑娘嗅到,還不得把自己吃了。

    不過看看,這小姑娘柔軟的樣子,姜離就放心下來,怎麼說他也是個國術高手,怎麼可能讓這樣一個小姑娘制服。

    「放心吧,有些東西不可避免,總不能見死不救。」姜離無奈的笑了笑。

    「好吧,那你小心點。」王婧古怪的看了姜離一眼。

    說實話,上次跟姜離在一起,產生的那種「**」感,她至今記憶猶新,她知道那種感覺,是所有女性都無法拒絕的。

    可若是在囡囡這個如天使精靈一般的女孩子身上,她就覺得有些惡趣味。

    姜離帶著囡囡走進了屋子內,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好了,柳老闆我們放心等候就行了,師叔施針的時候,是不允許有外人在旁邊的。」王婧給姜離打了個掩護。

    說實話,姜離施針的時候,是不能讓女人在旁邊,男人的話倒是無所謂,只不過王婧生怕一會柳天看到自己女兒古怪神情的樣子會發飆,將姜離當成壞人給打出去。

    她可是清晰的記得自己當初是一副什麼樣子,想到此處,她的臉色就不由得一陣緋紅。

    「囡囡乖,將上半身的衣服脫下來,不要害怕,哥哥不會讓你感覺到疼的。」姜離說著,從腰間取出了隨身攜帶的銀針。

    不過,他總感覺這話說的有些怪怪的,就好像自己是一個怪叔叔一樣。

    「好的。」柳湘琴的思想很單純,根本不會認為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褪下衣物是什麼概念,她很配合的將自己上半身的衣服褪去。

    很快,她外面的上衣褪去,那白皙的肌膚,像是遺落在人間的天使,襯托的其出清純無比。

    「大哥哥,這個也要嗎?」柳湘琴不管怎麼說也是女孩子,到了這個年齡,有些男女之事,多少還是懂的。

    姜離點了點頭,他的眼睛很乾凈,沒有一點要褻瀆意思,只是純粹的為了治病救人。

    柳湘琴點了點頭,漫漫的將身後的扣子解開。

    姜離也吃了一驚,這小姑娘其他地方都很瘦,唯獨這堪稱極品。

    「好,好了嗎?」柳湘琴有些害羞。

    「你趴到你爸爸的床上去,很快就好。」姜離苦澀的一笑。

    他也是個青春年少的小夥子,要說沒有一點本能反應,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是個公公,姜離此時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來到城裡學壞了,這麼單純可愛的小姑娘,他怎麼會有那樣的念頭。

    「不能心猿意馬,必須靜下心來。」

    姜離不停的告誡自己,柳湘琴趴在床上,露出白皙的玉背,輕輕問道:「可以開始了嗎?大哥哥。」

    「馬上開始。」姜離連忙回了一句。

    說著話,他催動離丹決,手中的一根銀針緩緩落下,刺入了小丫頭的穴位之中。

    一股暖融融的熱流傳入了柳湘琴的身體內,原本冰涼的身體,在這一刻,難得有了些溫度,小小的身軀中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小丫頭舒服的**了一聲,讓姜離險些心智之失守,不過他還是堅定的落下了第二針。

    姜離輕輕揉著銀針,元氣從銀針上緩緩渡入柳湘琴的身體內,緩緩的自其胸腔散發開來,同時他身上的異香,也在這一刻緩緩的蕩漾開來,充滿了整片屋子。

    「咦,好香的味道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