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十六章 希望啟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十六章 希望啟航字體大小: A+
     

    只見王婧緩緩的點了點頭,臉色有著一縷苦澀,想到那段青春,總是有著許多酸甜苦辣。

    「說說看唄,我還挺感興趣的。」姜離饒有興緻的看著她

    王婧嘆了一口氣,便開始敘說起來。

    這李欣與她是大學的舍友,還是好閨蜜,經常形影不離的,是那種吃飯上廁所都要一起的人。

    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到大三,一直到一位帥氣與智慧並存,風趣與感性同在的男人出現。那種男人幾乎是完美的,不僅人帥,家境又好,是當時不少女生心目之中的白馬王子。

    就連李欣與王婧這樣優秀的女孩也不例外,只不過這個男人,最後跟王婧走在了一起,放棄了李欣。

    心中極度不平衡的李欣,心理漸漸扭曲,與王婧決裂,兩人的閨蜜關係,徹底告終。

    期間,王婧也想過與李欣解釋,可是發瘋似的李欣,那個時候除了找帥哥每天晚上去放縱,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根本就不給王婧機會。

    時間一長,王婧自然也就放棄了,後來他也與那個男生因為某些原因而分手了,這個時候李誠又要追他,王婧對這個人厭惡到了極點,自然是從來就沒給過他好臉看。

    可是這個時候李欣又出現了,王婧勸他不要跟李誠在一起,李欣卻以為王婧又要跟他搶男人,李欣不聽勸告,與李誠在一起,最後被李誠甩掉,讓李欣最後的一點心裡世界,徹底崩塌,徹底淪陷在各種夜總會酒吧場所里。

    這些年來床邊的人,李欣已經不知道換過多少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又與李誠走在了一起。

    「姜離,你要是有機會就幫幫她吧,當初的事,不管怎麼說都是我虧欠她的。」王婧說道。

    「知道了婧姐,她的病只是比較麻煩,並沒有那麼嚴重,剛才我看她欺負你,所以氣不過,嚇唬他的。」姜離笑了笑。

    王婧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如花般的笑容,似乎感染了一切,讓這裡都變得青春起來。

    「你這才進城幾天啊,就學這樣的壞,以後肯定是個小壞蛋。」王婧揶揄。

    「哪有啊,我只是看不慣她欺負你。」姜離也憨笑起來。

    「走吧,姐姐帶你去前面的市場看看,那才是藥材市場真正的內部地帶,一般人就是想進都進不去。」王婧說道。

    姜離點點頭,說實話他也想煉製一些丹藥,等到時候去濟世堂坐診的時候用,而且他也答應了王總要幫他調養身體,若是有幾枚固本培元丹服用,他的病就會好的更快。

    只要這王總的病好了,不僅會對姜離感恩戴德,更要緊的是鞏固了王婧的領導地位。

    這樣等於算是變相幫助了王婧。

    來到藥材市場的內部,姜離驚奇的發現,這裡的藥材,每一樣都珍貴,雖然年份沒有那麼誇張嚇人,但這藥材本身的價值就很嚇人。

    「這何首烏一定是生在在九千米深谷懸崖,每天經受冷風吹襲,霧氣浸潤,才會有這麼好的品質。」姜離忍不住稱讚。

    那買何首烏的老闆,抬頭看了姜離一眼,不由得豎起大拇指說道:「高啊,小哥一看就是行家,喜歡就開個價吧,我給你打個折。」

    王婧一聽,頓時也來了興趣,這麼好的何首烏,濟世堂都沒有,這種東西可都是要碰機緣的,可遇不可求。

    「老闆,這東西多少錢。」王婧問道。

    商攤老闆抬頭看了一眼姜離,姜離明白這老闆什麼意思,連忙說道:「我跟她是一起的,我的就是她的。」

    「好嘞,這東西五萬塊錢您拿走,別的地方您不僅拿不到這個價,也見不到這種貨。」老闆說道。

    「這價錢公道,你把銀行賬戶給我,我這就給你匯款。」王婧說道。

    「不用,我這有POS機。」商攤老闆笑著道。

    「這樣更方便。」王婧點頭,拿出卡在那機器上一刷,這株何首烏就歸濟世堂了。

    兩人繼續閑逛,這裡的藥材大多數不錯,姜離甚至有一種衝動,把這藥材全部搬濟世堂!

    不過他將這個想法說出的來時候,卻被王婧笑著說他傻,這麼多藥材全部買下來,濟世堂非得破產不可。

    又走了一段路,前面的一個商鋪前圍滿了人,似乎有什麼熱鬧的事情發生,姜離好奇,就拉著王婧走了過去。

    「這東西價值五百萬萬,少一分不賣。」

    只見一個商鋪老闆約莫有五十多歲了,灰白的頭髮,乾枯的雙手,臉上的皺紋堆積,唯一明亮的便是那雙眼睛。

    「我說你這東西賣的有些太貴了吧,柳老闆,五百萬就這麼幾根破草,你真當是神仙草啊。」旁邊有人不滿的說道。

    「又沒讓你買,不買走一邊去,別起鬨打擾我做生意。」柳老闆眼皮也不抬,看起來孤傲的很。

    「你這傢伙,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還這樣,老夫不管了。」與其爭吵的老人憤然離去。

    柳老闆閉目養神,遇到一些來打聽價格的,連回答都不回答。

    這裡人圍的倒是不少,都是來看熱鬧的,先前這裡已經發生過幾次爭吵了,原因都是客人嫌貴,但是又看上了這藥材,可這柳天就是不肯賣。

    所以兩方一有爭執,頓時就吵鬧起來,不過柳天今天並沒有什麼性質吵架,任憑那客人吵鬧一會,也就隨他去了。

    「是天火茯苓草!」姜離眼眸一瞪,旋即露出一股狂喜。

    王婧一聽,也是滿臉的喜色,沒想到還真的在這遇見了這天火茯苓草!

    「爺爺的病有希望了。」

    王婧連忙上前詢問價格:「老闆,這株天火茯苓草多少錢?」

    柳天見來了個懂行的,那一直閉著的眼睛,這才緩緩睜開,輕輕的豎起了五根手指。

    「可以銀行匯款嗎?今天出來的時候太匆忙,我沒有帶支票,五十萬是嗎?」王婧連忙掏出電話,準備匯款。

    「錯,是五百萬!」柳天搖搖頭。

    原先王婧興奮的臉色,瞬間就凝固住。

    五百萬?

    什麼藥材就要這麼貴,就算是天火茯苓草,也不可能賣出這樣的高價,又不是上百年的藥材。

    這天火茯苓草,只是生長的地域有些奇特,比較罕見,本身的價值並不高,根本值不了這麼多,賣個五十萬,已經是天價了。

    可這柳天,竟然一張口,就敢要五百萬的價格,這簡直比黑店還黑啊。

    見王婧愣住的表情,柳天再次閉上了眼睛,揮了揮手:「錢不夠,哪來就回哪去,這東西我就賣五百萬,少一分也不行。」

    由於濟世堂這些年經營不善,再加上本來濟世堂收費就低,所以王家即便生意興隆,人氣旺得不得了,可是一直算不上什麼巨富人家。

    這要是換做其他地方,只怕中海市的首富,都已經花落王家了。

    可惜的是,***老人一直秉承著姜離爺爺告誡給他的師訓,所以多年來,一直收費很低,收費低利潤自然就低。

    想想偌大的濟世堂,王婧現在可是明面上的代掌門,竟然都拿不出五百萬,可見這濟世堂這些年有多麼拮据了。

    姜離似乎是看出了王婧的窘迫,他知道這天火茯苓草,他們是志在必得,只是這柳天太過固執,五百萬這天火茯苓草,確實是太貴了。

    「老闆我們拿這個是要救人性命,就不能便宜一些嗎?」姜離也出言問道。

    「你們救人性命,我也是救人性命的,我女兒這會還在醫院躺著,若是我便宜給了你們,那我女兒就得不治身亡。」柳天搖了搖頭。

    他也看出姜離與王婧是誠心想買,所以便是多說了一句話。

    「你女兒生病了嗎?」姜離呢喃了一句,像是在思考。

    柳天瞥了一眼,然後無視了。這人性格,實在是太過的孤傲。

    「若是我能救你女兒的病呢?」姜離緩緩開口說道。

    柳天瞥了姜離一眼,一臉的難以置信,他問道:「你說你能救我女兒的命?一個乳臭未乾的年清熱?除非是濟世堂的***老爺子來了,否則誰出手都沒用。」

    「在下不才,與王老爺子師出同門,***老人正是在下的師兄。」姜離說道。

    漫長一片嘩然,***這三個字的分量,在中海市有多重,姜離沒有切身的體會過。

    可是現場所有人這副驚詫的表情,姜離也可以猜想出一二了。

    「師兄這麼厲害?」

    那柳天也驚詫的張了張嘴,他這次開始重新審視起姜離來了,他看了一眼姜離一眼,問道:「難道你就是電視說的,要重新進入濟世堂天字型大小診所的姜大夫?」

    「正是在下。」姜離點點頭。

    全場又是一片驚呼聲,濟世堂這三個字,分量就夠重了,***的師弟?醫道大國手的師弟?

    這一群人,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幾個字,實在是太過於沉重了。

    他們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電視上所說的姜大夫,竟然是一個這樣年輕的青年人,臉上看起來稚氣未脫,還十分的稚嫩。

    「我臉上有花嗎?為什麼你都們都看著我?」姜離不明所以的問道。

    眾人驚愕無比,本來想著這位姜大夫,怎麼著都該是個年入百半的老頭子,可是,現實與想象,總歸是有差距的。

    「你真的是***的師弟?」柳天忽然站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