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十九章 天水海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十九章 天水海棠字體大小: A+
     

    姜離瞳孔猛地一縮,隨後急劇放大,臉色上寫滿了驚詫。

    ***老人的一番話,讓姜離無比的吃驚,這通靈草雖然詭異,為什麼師兄會好端端的就中毒了呢?

    「師兄。」姜離喊了幾句。

    ***老人的眼皮越來越沉重,體力漸漸的支撐不住,一歪頭暈了過去。

    姜離吃了一驚,連忙給老人把脈,發現老人的脈搏雖然雜亂無章,毫無規律可以,可脈動還是有的。

    這讓姜離鬆了一口氣,只要還活著就好說,他是一名醫生,還是一名立志要做天下最好的醫生的醫生。

    只要生命還在,希望就還在。

    「婧姐,你把師兄先扶下去。」姜離喊了一聲。

    王婧連忙從屋子處走了出來,姜離對她使了個眼色,她頓時雖然有些迷惑不解,但是她相信姜離。

    姜離又折回了屋子之中,此時劉天華夫婦正膩在一起,打情罵俏,看到姜離走了進來,連忙擺正了神色。

    「姜離大夫,謝謝你。」劉天華的笑容看起來很真摯。

    可此刻在姜離眼中,卻盡數都是虛偽的掩飾,沒有半分的真實。

    姜離現在心中對這個劉天華沒有了一絲好感,甚至滿是厭惡。

    利用他善心來謀害他師兄的人,罪無可恕。

    姜離慢慢的走向了兩人,與那劉天華握手,說道:「不必客氣,治病本來就是我們醫生的天職,你不需要有什麼心裡壓力。」

    劉天華仍舊是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樣,他甚至還不知道,現在的他已經破綻百出。

    說著話,姜離又與那女人握了握手,隨後在女人的脖頸處一拍,回頭的時候,連續在那劉天華的腰間拍了數下。

    「我為你內人又以穴道療法鞏固了一番病情,回家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調養,多吃些有營養的東西。」姜離眼神冷漠,說話壓抑不住的冰冷。

    「謝謝,謝謝。」劉天華點頭哈腰。

    「行了,沒什麼事你們就先離開吧,我師兄耗費了太多的精力,我需要為他治療,而且他需要靜養,以後要是有事,可以直接去濟世堂找我,不要再來這裡了。」姜離說道。

    「是,是,是。」劉天華連忙點頭。

    既然姜離都出頭說話了,他跟自己老婆也不好再說什麼,不管怎麼說,這次來的目地已經是達到了。

    姜離看著劉天華夫婦二人離去的背影,深深的嘆了口氣,這一切只能是咎由自取了。

    他轉身走進了老人所在的房間之中,此時的王婧正坐在老人的身旁,一臉的擔憂之色。

    「婧姐,去倒杯水過來,要鹽水。」姜離說道。

    「嗯。」王婧點點頭,此刻看到姜離過來,心裡不由得瞬間平靜下來,似乎只要自己這個小几歲在自己身邊,她就會無比安心。

    「有小師叔在,爺爺應該會沒事的。」王婧心中這樣想。

    姜離雙指按向老人的臉龐,手指叉開,一指按在老人的印堂,一指按在老人的下巴,一股淡青色的元氣順著他的手指,向著老人的頭顱游去。

    那青光在老人的頭顱處一頓,迅速朝著老人的心臟處掠去,片刻后,青光停留在了老人的心臟處,緩緩的沉沒了下去。

    「先護住心脈。」

    姜離眼眸一亮,這毒下的無比蹊蹺,而且剛才他探查的時候,竟然一點都查不出來***到底是中了什麼毒。

    這讓姜離有些心情不爽,難道這李家中,還有下毒的高手存在?竟然連他第一手都是沒有診斷出來。

    「用銀針試試。」姜離心想著,手中早已出現了一根銀針。

    所謂的銀針試毒,只是用銀針刺破老人的皮膚,讓銀針上沾染上老人的血液,然後再從血液中,分離出毒藥。

    這是姜離的爺爺,也就是他的師傅,教給他的獨門手法,必須要用鹽水,還有他們師門特製的藥膏,才能分離出來。

    不一會,王婧端來了鹽水,姜離將沾血的銀針,放在了鹽水之中。

    又重自己的箱子中,拿出了一個小瓷瓶。

    小瓷瓶不過巴掌大小,可內中卻存放著青色的膏體,姜離只是輕輕取出一些,放入鹽水之中,只見那鹽水似乎出現了一些小氣泡,沸騰了一陣之後,漸漸的平靜下來。

    「你這是搞中醫,還是化學啊?」王婧覺得好奇,不禁問道。

    「當然是中醫。」姜離無奈的笑了笑。

    其實現在很多西方的手段,都是從中醫處衍變而來的,只不過時間太久,又因為一段歷史的變遷,讓很多人都忘記了某些東西,最為原始的發源地。

    像是今天的這些手段,在古老的神農經書上都有記載,只不過製作的過程非常繁複,而且還需要人有一定的元氣支持,如現代化這樣城市,幾乎已經無法支持人們修鍊,所以時間一場,這種手法才漸漸的消失。

    只是他沒有想到,今天王婧竟然把這種東西,當作了西醫的手段,姜離也是無奈,現在的東西,有太多的與原先是背道而馳了。

    想到這裡,姜離只是搖了搖頭,他說過,會將屬於中醫,屬於華夏的一切都糾正過來,他自然便會堅持下去。

    只見那沾血的銀針,在一進入到鹽水之中,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那銀針上的血液,變成了綠色,然後化作一些細微的顆粒,緩緩的懸浮到了鹽水的上層。

    姜離用鑷子輕輕夾出一粒,放在眼前觀察。

    「竟然是天水海棠,怪不得我第一次沒有看出來。」姜離皺了皺眉。

    「天水海棠?這是什麼?」王婧皺眉問道。

    「哦,忘了告訴你,師兄可能是中毒了,中的就是這天水海棠。」姜離說道。

    王婧吃了一驚,原先一直以為爺爺就是體力耗費過多,而對於姜離的治療方法雖然感覺奇怪,卻也一直非常相信他,所以從來沒有過問。

    可現在,姜離告訴她,自己的爺爺竟然中毒了,看姜離的表情,這種毒似乎還非常的棘手!

    「我爺爺他。」王婧不敢相信,隨機她很快反應過來:「是那兩個人!」

    姜離點了點頭,神情有著嚴肅,這天水海棠,他記得老爺子提過兩次,對此葯提及只有兩個字,兇險!

    一旦沾染此葯,便是神仙下凡,也再難救治。

    姜離想到老爺子提起此葯時刻的警告語氣,眉頭不由得皺的更深了,他現在有些後悔,這名輕易就放那些人走了。

    「我只能先用元氣穩住師兄的心脈,讓他的情況不至於惡化,至於真的要徹底解這毒藥,還需要一些時間。」姜離說道。

    王婧心裡是不知道這天水海棠到底是什麼概念,可是能讓姜離覺得棘手的事情,那這事情就一定不簡單。

    連這次汞中毒中的那麼深的老太太,都能換血治療,這次姜離都沒有絕對的把握,可見其棘手程度了。

    「姜離,你有幾分把握?」王婧還是忍不住問。

    「三成,只有三成,這種毒藥我從來沒有遇見過,這一次還是我首次見到,這天水海棠生長在極北之地,料峭雪崖之上,一般人是採摘不到的,你可知道師兄都有什麼仇家。」姜離問道。

    「爺爺一向以誠待人,以善交人,從來沒有什麼仇家。」王婧說道。

    這就讓姜離有些納悶了,如果不是生死一般的深仇大恨,為什麼要下這種毒手,姜離實在是想不通。

    或許,自己的師兄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不曾向人提起,不過不管怎麼樣,只要他在這裡,他姜離的師兄,就必須活!一定得活!

    「天水海棠而已,爺爺可以,我也可以。」姜離攥緊了拳頭。

    「去準備,我要給師兄換血試試。」姜離說道。

    「好。」王婧點點頭,連忙除去準備銅盆。

    這換血期間,她也必須的暫時離開這裡,否則姜離的異香,她是承受不了的。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姜離準備先給***換血試試,就管不能徹底根治,至少也可以緩解他體內的毒性。

    天水海棠這種毒藥無比霸道,按照姜離的推測,換血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不過,想要接這天水海棠,還需要特定的藥物調配。

    他需要開爐煉丹!他的元氣只能維持一時,若是不等自己煉丹結束***就撒手人寰,那自己將追悔莫及。

    唰唰唰!

    金針入腦,瞬間封住了***老人的腦部血管,他將老人上身的衣物褪下,雙手按在老人背部的穴道,雙手以一種有規律的方式,不停的按動著。

    同時,姜離催動離丹決,用元氣為老人梳理身體,排除毒血。

    滴答!

    毒血一滴滴的從老人的皮膚上滲透出來,***的臉色漸漸蒼白,姜離連忙停下手中的按摩,為老人輸送血液。

    「這毒血是青色的,果然是天水海棠。」姜離皺眉。

    就在這個時候,屋子外突然傳來一陣紛亂,嘈雜聲不絕於耳,吵鬧的姜離一陣心煩意亂,讓姜離煩不勝煩。

    「外面什麼事,怎麼這麼吵?」姜離喊了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