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七章:你占我便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七章:你占我便宜字體大小: A+
     

    姜離一醒來,就看到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的職業裝女子,本能的向後縮了縮,又把眼睛閉上,佯裝自己沒醒。

    「別裝了。」職業裝女子穿著紅裙子,頭髮也洗過,帶著一個太陽帽,本來她就容貌姣好,這個時候更多點嫵媚:「你很怕我?」

    「沒。」姜離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心想怎麼每個女的都問這個問題,他打量著周圍環境,一個裝修精緻古樸的屋子,他正躺在一張床上,問了一句:「這是哪?」

    「我家,還能是哪?」女子瞟了一眼姜離,淡淡道。

    姜離就不說話了,打量四周,卻想著怎麼離開。

    「不說說怎麼回事嗎?你是誰?怎麼會這麼厲害的藝術,而且,而且你用針灸的時候,我看到的青色霧氣是什麼?為什麼我會變成那樣......那種感覺好像是......」職業裝女子欲言又止,「**」兩個字沒有說出來。

    「我叫姜離,跟爺爺學過一些醫術。」姜離連忙解釋道:「至於青色霧氣,怎麼說呢,應該算是一場意外......。」

    姜離話還沒落,女子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你敢占我便宜?」女子怒目。

    「啥?」姜離又縮了一下身體。

    「我小師叔才就叫姜離!說,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我小師叔的名字,來濟世堂有什麼目的?」女子用手抓著姜離的脖子,不知道是哪裡學來的防狼術,把姜離的臉揉的亂七八糟的。

    過了一會。

    「你真是姜離?」女子看著剛才從姜離那找出來的身份證,再看了一眼地址,有些驚訝:「咦,這地址不是我家地址嘛。」

    「你真是我小師叔?」女子有些尷尬看著姜離亂七八糟的雞窩頭:「沒聽爺爺說,你這麼年輕啊。」

    「小師叔?這我不太知道,不過我的確叫姜離。」姜離從床上爬了起來,覺得女人太可怕了,跟瘋子一樣。

    「你爺爺是姜月河師祖?是我爺爺的師父?」女子得到姜離的肯定之後,非常震驚的年紀:「你竟然年紀這麼小。」

    然後,女子給姜離解釋了起來,姜離聽完之後才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女子算是姜離師兄收的最後一名弟子,按照輩分的話,姜離的確算是她的小師叔。

    女子顯然沒有想到按照自己爺爺的年紀,姜離小師叔至少也有四五十歲,結果比她年紀還小。

    「我父親是爺爺的晚來子,所以......」姜離恍然大悟,解釋道

    「我帶你去見爺爺吧,爺爺這些年身體不好,每天吃了葯,都要十幾個小時,這個時候差不多醒了。對了,我叫王婧。」王婧帶著姜離在大宅院里穿行。

    「太婆沒事了吧?」路上,姜離問了一句,他昏過去之後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確認了是投毒,警方已經介入了,據說好像是夫妻倆家裡經濟緊張負擔不起老人的醫藥費,再加上最近兒子要結婚,連彩禮錢都沒有,就準備將事情推到濟世堂,想詐騙一筆錢。」王婧嘆了一口氣。

    姜離不再說話,他不太懂這種事,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

    一路上無話。很快,兩人就到了王老太爺住的院子,王婧走上去輕輕叩門道:「爺爺,醒了沒,我帶了一個你一直在念叨的人來見你,你肯定想不到是誰!」

    「婧兒啊,爺爺已經醒了,你帶誰來了?」屋子裡傳來一道明朗的聲音。

    然後,門就打開了,走出了一個鶴髮老人,老人看上去精氣神十足,只是體格有些消瘦。

    「師弟?」老人一出門目光就落在了姜離身上,旋即露出喜色道。

    「師兄。」姜離微笑,躬身行了個禮。

    老人走過來,給了姜離一個擁抱:「好小子,長這麼高,師兄都快認不得你了,上次見你才十五六歲吧?這幾年你跟師父都去哪了?我回山裡找過你們兩次,都沒見著人。」

    「師父帶我去採藥去了,去的地方比較偏僻,好多年都沒回山裡。」姜離解釋道。

    「快進屋,進屋,我說師父也是,不給你弄個手機,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搞的我都聯繫不到你們倆。」老人將姜離和王婧迎進了屋,待姜離坐在椅子上,關切道:「對了,這次怎麼下山來了?師父不是禁止你來市區的?」

    「我是來退婚的。」姜離摸了摸頭,說道。

    「退婚。」老人恍然大悟,顯然他也知道姜離的婚事,問道:「是你跟秦家那小丫頭的婚事吧?師父也是,當年救人就救人吧,怎麼非要跟小秦的孫女定那麼一樁婚事,怎麼,你去過秦家了?見著那閨女了?」

    「去過了。」姜離點頭道。

    「那就好,退婚好,退婚好。」老人很開心,又看了自己孫女一眼:「成了沒?」

    「應該是成了吧。」姜離想到自己在秦家和秦曦對話的過程,又不太敢確定是不是成功。

    「那就好,那就好。」老人笑了兩聲,結果笑聲扯到了肺氣,「咳咳」的咳嗽了起來。

    王婧連忙起身,給老人捶背,有些嗔怪:「爺爺,都說了,你要少笑,這還是你自己定的規矩。」

    「不礙事,不礙事,師弟來了,我這不是開心嘛。」老人擺擺手,示意不用。

    姜離伸出手,搭在老人的脈搏上。

    「身體很硬朗,沒什麼大礙,就是肺有點損傷,師兄,這是怎麼了,前些年不是好好的。」姜離診出了結論之後,問了一句。

    「都是些積年的老病了,年輕的時候從軍,飲食不定,傷了根。後來雖然調理過來,前段時間遇到點事,又複發。哎,年紀大了,不得不服老,不過我已經下了方子調養五氣,就是每天多睡點。」老人吸了一口氣,情緒平靜了下來,道。

    「都怪我爹。」王婧插了了一句嘴。

    「別提那個不孝子了,被豬油蒙了心的東西。」老人眉頭皺了一下,又舒展開來,對著姜離和顏悅色:「要不師弟給師兄診診,看看師兄自己下的方子成不成。」

    老人又報出一長串藥方,姜離聽在耳里,不急不烈,是調養臟氣上佳的方子。

    王婧有些驚訝,自己爺爺可是中海供認的醫道大國手,竟然會請教姜離。

    「佩服,佩服,師兄在醫道上功夫果然深,師父也說師兄在中醫這一道上功夫深,天下少有。」姜離很實在的佩服。

    這方子看上去只是一些藥性不強,以養為主平淡無奇的方子,但再考慮到師兄已經八十的高齡,身體的承受力,還有這屋子的風水布局,這就是點金之筆了。

    師兄以中醫之道,輔佐雜學,終成一代中醫大師。

    「師父是這麼說的,太好了。」老人受到自己最尊敬的人承認,顯然很開心:「治病或許能行,但要說到起死回生,逆天改命,除了師弟和師父之外,再無旁人了。」

    聽到老人的話,王婧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姜離,爺爺是個對自己言行約束極高的人,對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十分看重,會說出這種評價,就確定事實如此。

    「師兄過謙了,能治病就是好醫生。」姜離搖了搖頭:「我走前給師兄開一爐精元丹吧。」

    「好,好,好,師弟的繼承了丹道絕學,這一爐丹千金難求啊。」老人很是興奮。

    姜門有三絕,包含了上古醫道的全部精華。

    針絕,丹絕,還有術絕。

    針絕,逆生死。

    丹絕,叩長生。

    「中醫還搞道士那一套,煉丹?」一旁聽著的王婧突然好奇的問了一句。

    「靖兒,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小師叔傳承的煉丹術,跟秦代方士徐福是一脈,這也是你師祖的獨門絕學之一。」老人解釋道。

    「徐福?」王婧顯然有些了解:「給秦始皇煉不死葯,帶著童男童女東渡日本那位?」

    「那是個奇人啊。」老人嘆道。

    「能治病就好。」姜離微笑。

    「師弟,準備在中海呆多久?」老人問。

    「婚已經退了,我準備過兩天給師兄煉一爐丹準備回山裡去陪爺爺,師兄,您也知道我不太適合呆在人多的地方,爺爺最近又要去採藥,我也要跟著一起去。」姜離從包里拿出一個信封,遞給老人:「對了,師兄,這是爺爺帶給你的信。」

    老人很恭敬的用雙手接過信封,看完之後面色有些古怪。

    「師弟,恐怕你走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