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章:渴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章:渴望字體大小: A+
     

    銀針如蝴蝶穿插很快彌補在老人身上。

    馬尾辮卻產生一種錯覺,每一根銀針上,似乎有一種淡淡的青色光華,一閃而逝,隨著刺入老人的皮膚被老人吸收。

    姜離吸了一口氣,隨著他下針的陣法的脈路,血管之處出現了一個小拇指般大小的鴿子蛋大小的氣球在不斷生長,很快就鼓起來,隨著針法的指引向著頭部脈絡。

    「這是什麼,針灸竟然可以形成這種效果。」馬尾辮女孩從未見過這種像魔術一樣的治病場景,驚呆了。

    車廂內在場所有人呼吸都滯住了,眼前這一幕展現了如同電影之中才能看到的特效。

    「好香。」

    突然,馬尾辮少女鼻子顫了顫,聞到一道異香。

    香味很淡,但異常好聞,馬尾辮少女無法具體描述這種香味,只覺得這是人生所聞到最奇妙,最絢麗的響起,她瞬間卻感覺整個身心隨著這一道異香吸入完全蘇醒,然後沸騰,燃燒起來。

    這是一種無法言語的興奮感,像最深處的野性被喚醒,如野火般蔓延,馬尾辮少女感覺自己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了三天三夜的人,見到一汪清澈的水泉一樣無法阻止的她引用的渴望。

    馬尾辮少女的鼻子聳動,使勁尋找著這道香氣的源頭,隨著她加大呼吸。

    一道強烈的喘息聲在本來已經滯住,大家都糾緊的心臟,形成鮮明對比。

    馬尾辮少女臉色立刻變得緋紅,被自己強烈喘息聲給驚嚇住了。好在,大家的精神都集中在姜麗神奇的針數下,沒有注意她的異動。

    「只有我聞到了嗎?」看車廂內的人似乎沒有聞到那道異香,馬尾辮少女表情變得疑惑,放輕呼吸尋找著香氣的源頭。

    又一道若有若無的香氣隨著呼吸吸入鼻息中,馬尾辮少女好不容易恢復的臉色,再度變成潮紅,她隨著香氣的源頭,目光正好停留在正在失針姜離下頜,緩緩留下的一滴晶瑩汗珠。

    在馬尾辮少女的視線的集中下,汗珠緩緩滑下皮膚,彷彿最鮮美的果實,讓她產生了一種好像撲上去,然後......

    「咳咳。」隨著姜離施陣到老人的頭部,那團真氣流已經隨著針法的引導沖入老人血栓積累處,然後沖碎了血栓,並且隨著血液的流動帶走了血栓塊,老人的身體平靜了下來,發出一聲虛弱的輕咳。

    被這聲輕咳聲驚醒的馬尾辮少女被自己的心理羞澀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姜離收針,吐了一口氣:「差不多了,沒事了,老大爺腦內的血栓被我用針術給衝散,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到車站之後送往的醫院,在醫院帶上一個月就沒事了。老人年紀大了,身子骨弱,以後還是少走長途吧。」

    這話是說給光頭胖子的。

    「愣著幹什麼,還不謝謝小姜大夫,遇到小姜算你運氣好,在中海你要多大的運氣才能請到濟世堂這麼年輕的大夫給你爹看病?還是這種要命的關鍵,小姜大夫對你的誣陷既往不咎,你要好好賠禮道歉。」中年乘務拍了發獃的光頭胖子一巴掌,表情對這人很是不滿。

    「謝謝小姜大夫,謝謝小姜大夫,都是我不對,瞧我這破嘴。」光頭胖子說完給了自己一巴掌:「我就是一粗人,沒讀過書,下車之後,小姜大夫我請你吃飯!」

    「沒事,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姜離有點疲憊的笑了笑,卻想到師父老頭的一句話。

    願蒼生命盡而死,而非半路夭折。

    就是醫道之心。

    老人恢復了一些后,中年乘務員將老人和光頭胖子帶到後面車廂,好好照顧著老人,並且撥打了急救中心的電話,這時候急救車已經到了車站等著了。

    馬尾辮少女卻沒有離開,坐在姜離的鋪位,明亮的大眼睛一直盯著姜離。

    「你看著我幹嘛?」姜離有些心虛,剛才集中精力治病救人,根本不知道馬尾辮少女是否發現自己身上的秘密,但看這情形,難道發現了?

    姜離緊了緊身體,向後縮了縮,悄悄與馬尾辮少女打開一點距離,準備隨時不對就跑。

    「你有點奇怪,叫姜離對不對?濟世堂,這麼年輕的中醫大夫真少見。」馬尾辮少女嘟嘟囔囔,然後眼睛緊緊盯著姜離的小動作說道:「你剛才施展的是針灸?針灸也有這麼神奇?像魔術一樣,我從小跟著父母學醫藥科學,我還以為中醫全是心理作用,沒想到真的還有點用。」

    「這是一種古時的針灸術,現在懂的人不太懂,第一次見可能覺得有點奇異。中醫這個怎麼說呢?能傳承這麼多年,自然有它生存的道理,要是治不了病,救不了人,也不會傳承這麼多年,不過跟西醫理念不同,西醫是治病,中醫講究的是治根,治理,博大精深,所以造成良莠不齊吧?」姜離想了想,他雖然傳承著外人所不知的上古醫道,但師父老頭子對西醫並無偏見,所以他的想法也隨了老頭,只要能治病,就是好醫生。

    「雖然我不太懂中醫,不過理是這個理。」馬尾辮少女說完,頓了頓,又響起剛才聞到那一股異香時的奇異感受,臉有些泛紅:「你剛施針的時候,有沒有聞到一股子異香?很香很特別,怎麼說呢,我說不太好,總之我第一次聞到那種特別的香味?」

    「異香?」姜離的笑容有點僵硬:「我什麼香味也沒有聞道。」

    馬尾辮少女沒有注意到,姜離又悄悄將身子挪了一點。

    「奇怪。」馬尾辮少女枉然了一下,然後看到姜離躲閃的眼神:「你很怕我嗎?」

    「沒有,沒有。」姜離連忙否認。

    「奇怪的傢伙。」馬尾辮撇了撇嘴,站起來,準備上自己的鋪位,右腳剛一用力,一陣刺入骨髓的刺痛,失重一下子直挺挺的摔了下去,眼看就要臉觸地板的方式摔下去。

    隨後感覺身體被一道有力的臂彎被抓住,然後整個身體就撲倒在了姜離的懷抱里,自下而上的姿態正好眼睛對著姜離的眼睛。

    馬尾辮少女還沒回過神來,已經被扶正坐在姜離的床上,然後姜離已經將她右腿短襪給褪了下去,將軟軟的小腳放在雙膝上,本來白潤的腳踝已經腫了,看樣子剛才扭的十分嚴重。

    「你的腳崴了。」姜離很認真的看著腳踝,一手往她腳踝伸過去,還沒等馬尾辮少女說話的時候抬起頭,眼睛飄到車窗外快速飛過的風景驚訝的說道:「咦,那是什麼?」

    馬尾辮少女自然轉頭,然後馬尾辮少女就覺得腳在一股子柔和力量的扭動下,發出輕微的咔嚓聲,但一點都不痛,轉過頭的時候,腳踝被扭正。

    「我有葯,幫你揉揉很快就好了。」姜離從隨身帶著的古樸包里取出一個玉瓶,倒了一點晶瑩的藍色膏狀物體揉在馬尾辮少女的腳踝上,用柔和的手法揉了起來。

    「這是什麼葯,味道很奇特。」馬尾辮少女聞到一點淡淡的不知名香草的香味,聞起來很舒服。

    「我自己調的。」

    姜離沒有抬頭,手法仍然柔和,很有分寸的揉動著,不觸碰腳踝之外的一點肌膚,但從馬尾辮少女的角度看上去,就能感覺到姜離似乎有些緊張。

    「第一次摸到女孩?」馬尾辮笑了笑,她感覺姜離的手很觸感很特別,不粗糙,像暖玉,十指纖細,手長得很好,如果彈鋼琴一定很好聽。隨著姜離的的手法,一股子清涼的氣息滲透到腳踝上的皮膚里,很快,腫脹的地方就消退下去了。

    「呃,差不多。」姜離有些尷尬,心想我躲都躲不及,怎麼敢去摸人家,這不自己去送死嗎?

    噗嗤。

    馬尾辮少女被逗樂了。

    「差不多先生,我叫蘇小微。」蘇小微第一次主動將自己的名字告訴異性。

    「哦。」姜離卻毫不領情。

    「成了,謝謝了。」馬尾辮少女有點不爽,把腳收回來,穿上襪子,走了走,發覺好的差不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