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南宮邪(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南宮邪(大結局)字體大小: A+
     

    無言說:傷及心肺,沒事,命大。

    無影說:主上,肋骨插到心肺,按理說,您……。

    蠻清說:紅蜈蚣咬傷,半柱香沒有服用解藥,一定會身亡,殿主您……。

    肋骨插到心肺直接的結果就是死,他如何從那湍急的河流中走回來呢,他不說,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明明是身體的說明他應該是死了的人,爲何,現在出現在他們面前,這是一個迷。

    被李明清的力道推入崖地,當時的他已經是強驢之末了,劍不見,因爲拿血珊瑚被紅蜈蚣不小心咬傷,掉入河裡的時候,只能感受到的是,水拍打在腦部,引起的疼痛,無法平衡身體,只能順着水而下。

    以後都見不到她了?南宮邪被水推着順河流而下,他心底問道,胸部有些火辣的痛,被清涼的水一衝,感到舒適,隨即而來的是一陣的抽痛。

    再一次被水拍打引起頭痛的時候,他費力的張開眼睛,帶着細沙的河水讓張開的眼睛感到不適,費力往上游,哪出有亮光,還有孩子在呼喊他……

    這聲音他是熟悉的,某孩子小時候經常這樣耍賴又依賴的喊他,忍着腹部的痛,往光源的地方而去,不知是不是眼睛進了細沙的緣故,讓他視線模糊,只是覺得前方有三個穿着綠色錦服,帶着官帽,他們面部帶着面具,面具上面有着綠色光柚,長大嘴巴,真如地獄中的小鬼,渾身發着紫光的小鬼對他擺手,神情十分着急。

    他冷冷一笑,眼不斜視的就往前方而去,看着離光源的地方越來越近,他面上的冷笑逐漸變淡,一抹溫暖的笑意出現在嘴角,有些虛幻,又是那麼堅定。

    南宮邪從三個渾身散發着紫光的孩子中間遊過,卻不想被其中兩個小鬼抓住衣襬──力道不大,但確實是力道的,南宮邪冷着面色的蹙緊雙眉,他這是 ……死了麼?爲何小鬼能抓住他的衣襬?

    其中一個帶着面具的小鬼,小手抓住衣襬,聲音顫抖的說道:“尊、

    尊上,前方、前方不可去,去了就不能回……”

    神鬼一類的戲言,他不是沒有聽別人說起過,只是他不信而已,如今這抓住他衣襬的小鬼,跟他說話,這般,他在小鬼跟光源出站定,不知爲何,這個時候他能在水中立足,不受水流的影響了。

    他衣袖動了動,兩個小鬼立馬剛開,他眯着眼睛淡淡說道:“爲何不可去,哪裡有人等着朕。”

    三個小鬼聽他的言語,立馬着急,濃罩他們身上的紫光更加鮮豔,異口同聲的說道:“尊上,那是虛幻,虛幻即是無,您進去了無法出來,那道聲音不過是你所想而已,尊上您快快想起裡,想起來……”

    南宮邪轉身,看着方纔他背後的那團光源,它漸漸的失去了光華,變得暗淡起來,耳邊傳來的那道熟悉的聲音,也是越來越遠,他疾步上前,不去理會小鬼說的一一讓他想起來,到底想起什麼來?

    小鬼見他往前跑去,他們也跟着往後而來,到底還是慢了一步,尊上的一隻手已經伸進了虛無,他們着急的大叫,讓意識不清的尊上歸來。

    就在這時,一柄黑色的劍破開河水,直直射向虛無,接着黑劍破碎,南宮邪倒退,抱着一柄黑劍,穿着黑色長袍,面無表情的男子立在虛無跟南宮邪的身前。

    他單膝跪地道:“您不能過去,”他從背後拿出一個紫色的盒子,上面帖着黑色的符紙,雙手捧着放在頭頂,獻給面前的男人。

    河道水流湍急,應該是發出很大的聲響,可在這裡,他卻是站在水裡,能呼吸,能走,好像時間就停在了這裡,一切都是這麼的安靜,就像能一方世界,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拿過那個盒子,輕輕拿開黑色的符紙。

    腦海裡轟的響了一聲,眼前出現一片純粹的紫色,突然就能感到河水的流動,耳邊聽見河水拍打礁石發出的聲響,本該溼漉漉的衣服,在水中揚起。一切都變得異常的緩慢,有些東西回來了……

    無盡的紫色

    火海從他身邊擴張出去,那已經暗下的虛無一觸碰到紫色的火苗,立馬就破碎,跪在他身前的黑衣男子,頭低的更加底下。

    後面的三個小鬼看見這樣的場景,個個都高興的轉圈,嘴裡喊道:“尊上歸位了!尊上歸位了!”

    隨着他們的呼喊,紫火慢慢的停了下來,他琉光金甲與身,集萬里邪雲飛流直濺,蘊千軍萬馬之勢,似踏城破垣而來~,長髮飛揚,河水隔着紫色的火苗在他一尺之外,不得近身,沉寂、殺意、無光,然那身紫袍確實朦朧的可見。

    “三十三天,離恨天最高,十三層地獄,忘川水最苦,本尊天過了,水也喝了,如今,該是她圓滿的時候了。”低沉的聲音傳來,穿過的歲月,透過了光年。

    紫色火海消失不見,徒留幾人站在原地。

    三個小鬼帶着面具走了過來,單膝跪下,恭敬的問道:“魔尊陛下,可否啓程。”

    抓住髮帶,把落在背後的髮絲給束起,淡淡的說道:“你們歸去。”

    簡單的四個字落下,他站在的那地方已經沒有人影,這兒停頓的時間,立馬流動起來,他還是南宮邪,不是魔尊,他陪着她走過這一趟,過了她的圓滿,渡了她的劫。

    邪帝六年,昭告天下,戶部尚書錦陌身爲女子,入朝爲官,均是爲了聖熙傳承,出生時,是鳳臨,萬物有靈,故秋菊綻研,圓空大師曾手撥佛珠說道:此女,命數祥瑞,必是鳳臨天下,但命格貴重,星君不定,小時病災不斷,故作男兒養。

    圓空和尚是少林掌門,江湖中人,亦或者皇族對他的話都是信,他這話一說,錦陌身爲女子入朝爲官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但是他又說道,鳳臨天下,這不是說戶部尚書是身爲國後的之相,

    後來之時,當南宮邪在見到圓空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圓空是何人,也知道了他皇兄南宮嫋是又是何人。

    一位是幽曇君上,優曇伴他而生,一個是北極君星。

    (本章完)



    上一頁 ←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