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盡君一日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盡君一日歡字體大小: A+
     

    酒宴已開,面前放着山珍海味,衆人也是沒有心情品嚐,均是不斷的的竊竊私語着,雲卿身邊的一位大臣也在跟身邊的人說着話,他好像沒有看見這奇怪的場景一般,目不斜視的看着他對面的人。

    端着手上的酒盞,他擡手舉杯,不給對方反應,就站起了身說道,“陛下生辰,雲卿沒有什麼珍貴之物送於陛下,陛下想要什麼東西都有,這樣如何,雲卿就送心頭之樂,如何?”這麼說着,他對南宮邪舉了舉杯,“雲卿就當陛下答應了。”

    南宮邪坐在高位,在下面的是什麼表情他怎麼會看不見,只是讓他一直注意的就是那個孩子竟然敢一直喝酒,手有些癢了,他來回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心,眼角瞥見有人偷偷摸摸擡頭看向這邊,他眯着眼睛直直的回了她一眼。

    可雲卿一番話讓他會了神思,他兩指併攏,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敲了敲,纔拿起座上的酒盞,遙遙示意,然後飲下了杯中的酒液,“世子用心了。”

    都在竊竊私語,雲卿站起身的動作自然在場人的人都看在眼裡,有不少人都豎起了耳朵,本意外那位北漠世子要說出傳聞中的事情,原來只是送禮而已,讓不少人都失望了不少。

    錦陌也是當中豎起耳朵聽,然後又忍不住擡頭,得到就是某帝王一記冷眼之後,她縮了縮腦袋,很老實的吃着面前的菜餚,爹親~你騙我,你說過當官有好吃的,可她吃的全部都是某帝王的冷眼。

    雲卿搖了搖頭,“用心這是必要的,不過雲卿來的時候,皇后就叮囑了雲卿,說是見了您,讓雲卿帶她問一聲好,當年遠嫁北漠,身爲長姐多年未回來看您,希望您能保重身體,這是皇后送於陛下的生辰禮物。”他從身後的侍從拿出手裡拿出一個錦盒,交給從高臺上走下來的大公公。

    所有來慶賀生辰的使臣,要說跟聖熙關係最好的,也就是這北漠了,先不說邪帝陛下的長姐,嫁於北漠王,就聖熙跟北漠兩個王朝的距離都是最接近的,這很是利於王朝的經濟發展。

    在加上這和親一事,

    自然這北漠很多時候跟聖熙都是一個出氣孔的,聖熙王朝在經濟上高過兵力上,北漠王朝就是在經濟上虧,但是他們善於騎馬,善於打仗,兩個王朝互補,如何不好。

    要說南宮邪現在爲什麼還能何雲卿談笑,他不恨雲卿嗎?他恨~

    可雲卿這個人聰明,他懂的時度,一來就是給他一件未知名的生辰賀禮,薄南宮邪一樂,再來就是打感情一招,南宮邪就是想給他臉色也得留幾分顏面,雲卿都把皇后給搬出來了。

    南宮邪側首瞄了一樣大公公打開的盒子,眼裡閃過一抹心思,他看了看低下埋頭苦吃的孩子,嘴角終於掛起了一抹笑意,皇姐有心了……

    “世子回去北漠之時,帶朕回皇后,謝她有心了。”南宮邪眼裡露出一抹深意,與雲卿對視一眼。

    “賀禮已送到,不知前些日子求親一事,陛下可是同意,”雲卿把酒杯遞給身邊站着的小廝,右手放在胸口,低頭恭敬的問着南宮邪。

    “求親?”低沉的語聲聽不出喜怒,南宮邪左手突然收緊,酒杯還在他手裡左右搖晃。

    “是,陛下,當年也是您生辰之時,父王向先帝陛下求親,當初戶部尚書錦慕獨子,父王看了十分喜歡,就讓先帝陛下賜了親事。”

    大殿突然都寂靜下來,原先暗處傳來的絲竹樂曲,都停了下來,紛紛都把眼神看向站在大殿中央的男子,又把眼神往向高處的年輕帝王,安靜的大殿幾乎只能聽見呼吸的聲音,還有燭火撲煽的響聲,安靜的可怕。

    南宮邪酒杯傾斜,半闔着眼,緩緩勾起了脣,“世子是不是記錯了,朕記得朕可沒有賜過這樣的親事至於先帝……已然是過去,現在的聖熙的主子是朕!如世子想念先帝,朕讓人帶世子去看看先帝,也是可行。”

    漫不經心的回答道,話中明顯帶着強烈的說明意味,他似乎只是跟雲卿閒聊而已,微闔的眼眸,輕揚的嘴角,但,大殿上的氣氛卻是越加冰冷,秋風而過,衆人都是一個激靈,沉沉的壓迫,讓衆人都是額角出現冷汗。

    他說的很清楚,他南宮邪是聖熙的主子,他沒有說過賜婚的話,就是沒有,先帝,那都是過去,你要是想要他當初說過話的話,來說服他,那就去跟先帝商量吧。

    “先帝乃是一位明君,他說過的話,百官自然是遵守。”雲卿好似沒有受到南宮邪的氣勢影響,他面上帶上了幾分冷淡。

    南宮邪輕笑出聲,他眼神掃過下位的百位官員,問道:“有那位愛卿遵守。”

    雲卿右手握成拳頭,看着聖熙的官員沒有一人動作,他面色變得陰沉起來,沉着聲問道:“聖熙是禮邦大國,如今卻是如此無禮!先帝遺令都不尊令。”

    “因爲他們懂得,誰纔是聖熙的主子,是誰掌握着他們的生死,掌握着他們的永華富貴,滿足他們那顆永遠都在躁動的心,想要權利、想法、美酒、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說纔是最真實的。”南宮邪聽沁雲卿這麼說,忽而有些覺得可笑,這世子還真是單純。

    “難道陛下不想在親上加親,促進跟北漠的友好的關係。”

    “友好的關係?朕相信的是實力纔是一切,世子口裡所謂用和親維持的友好關係,又有何用。”他放開左手拿着的酒杯,手掌放開,酒杯破碎,酒混雜着酒杯落在地面上,發出輕響。

    身邊站着的大公公立馬倒了一杯酒,遞給他,南宮邪嘴角帶着笑意接過。

    錦陌手裡拿着筷子,上面還有一塊肉在半空中,沒有吃進嘴裡,她睜大眼睛看着上方的南宮邪,真怕他嘴那麼一張,就把她給嫁了。

    南宮邪自然是感受到了,某孩子強烈的視線,他接着喝酒的姿勢擋住一些人的視線,纔看着孩子一眼,可就那麼一眼,差點讓他坐不住,到了嘴邊的酒,都險些灑了出去。

    本來是呆呆的表情,可忽然展露的笑容,波光瀲灩,眸子有些迷離,但又萬千光華融入其中,讓心看着都能心軟的眉,此時微微散開,帶着無盡的溫柔,她迷離眸子對他挑了挑,面上帶着紅暈,處子的羞怯,又有讓人心懸的媚色,這女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