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錦陌,你還記得我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錦陌,你還記得我嗎字體大小: A+
     

    錦陌聽着那句話,本來是想低頭昏睡的念頭都沒有了,她要是沒有聽錯的話,那位使臣說,北漠世子是來跟她求親的!

    驚訝的並不只有錦陌,還是南宮嫋跟南宮邪,這兩人被使臣的話可看的很重,一個從來都不希望自己寶貝離開視線的男人,一個希望在一邊看着孩子幸福的人,這要讓他們的寶貝離開,不在視線範圍之類,心情如何。

    “使臣大人,這是在污衊聖熙嗎?讓聖熙朝廷官員出嫁!這是合理。”不用南宮邪跟南宮嫋出手,朝中大臣就開始反擊到。

    “陛下,臣以爲,北漠求親這件事上,實爲不當,先不說戶部尚書是男兒生,就官員出嫁,這讓世人聽了豈不是貽笑大方。”

    諸如此類的意見不少,都是反對錦陌跟北漠世子的聯姻,這一番爭論下來,雙方都沒有什麼進展,南宮邪就宣佈退朝,求親一事,閉口不談。

    錦陌漫步走出金鑾殿,面上帶着一絲疲倦,還沒走出幾步遠,就被人叫住,她回頭看去,方纔站在大殿中央的男子正站在門邊笑看着自己。

    “錦陌。”很熟絡的打招呼。

    方纔沒有仔細看過這位世子,如今站在陽光低下的他,漆黑如緞的長髮僅用一根髮帶束在腦後,有些短短沒有冠上的髮絲垂落了下來。貼在他那張很英氣的臉龐,棱角分明的薄脣,目光冷峻,是一個很有氣概的男子,

    但她還是疑惑,這樣的男子他不認識,更加不認識北漠世子,他爲何喊她時候,語氣很熟絡?

    雲卿看着錦陌疑惑的樣子,就知道她不記得自己了,也對~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還在小呢,還是個喜歡撒嬌的孩子。

    “好些年不見,你長了,嗯~也鉞長鉞美了,一個男人長成你這個樣子,還真是煩惱。”他笑着說道,還邊走進錦陌的身邊。

    “啊?”錦陌疑惑了啊了一聲,眨了眨眼睛,她真的不知道面前這個男人憑什麼用很熟絡的口氣跟她說話。

    “呵呵~但糊塗的樣子還是一點也沒有變啊。”雲卿眯着眼睛笑着,大手不客氣揉着錦陌頭頂,這樣的氣氛真的跟南宮嫋對錦陌沒有什麼區別。

    “可我不認識您。”錦陌想了想,還是別惱火,縱然是他把自己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的,她忍了。

    說起來雲卿見到錦陌的時候,那個時候錦陌才三歲不到的樣子,剛剛說話能說表達很清楚的時候,三歲的孩子,對一個人的記憶肯定是沒有多少。

    雲卿點了點頭,不意外的說道,“你不記得我了,但是我還記得你,而當時你還答應我父王了哦~說你成年之後,讓我來保護你,當時你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我說什麼了,我什麼時候說讓你保護我了!錦陌內心狂吼,突然跑出來一個世子,說是來娶她的,娶個屁~“男人”也娶,兩個男人子一起,也不怕別人說成死短袖,北陌風俗真她孃的可怕……

    被雲卿一句話嚇得目瞪口呆的錦陌,心裡連着髒話都冒出來了,可想她現在內心深處是如何發狂。

    “世子,您會不會誤會了,下官從來都不記得有說過這句話啊。”錦陌拿出錦帕擦了擦額角上的冷汗,語氣有些不穩的反駁道。

    淡淡的幽香被風帶着而過,雲卿鼻翼微不可查的動了動,眼裡閃過一抹幽光,他視線有那麼一瞬間放在錦陌那一抹藍色的錦怕帕上。

    “怎麼會,錦陌當時小,是記不得了,但我記得很清楚,這些年我可是一直等着你長大,而,長大後的錦陌也沒有讓我失望,果然很美,幽幽空谷。”他看着面前的人,堅定的說道,就青梅竹馬的一般,兒時一句戲言,陪

    伴在身邊的人把它當做長大後的要完成的第一件事情,甚至是一輩子的誓言。

    這樣的雲卿讓錦陌震驚了,北漠的人都是性格上基本豪爽之輩,大多數一些敢愛敢恨之人,想這類的人承諾別人的事情,就一定會完成,雲卿那樣的不曾動搖的眼神,讓錦陌一度恍惚。

    突然有些羨慕這位北漠世子要找到的人……

    “您可能是真的記錯了,我小的就跟一個猴兒似的,那什麼幽幽空谷,你……”錦陌本想在說點什麼,就聽見背後有人叫她。

    這次不用她轉身,她也知道來人是誰,那個從小就管制她的男子,她就是閉着眼睛也知道是他,南宮邪~

    “陌兒,過來。”南宮邪換下了黃袍,穿着紫色錦袍就來了。

    雲卿也跟着錦陌向着南宮邪走了過去,想不到當年那位表現不俗的太子殿下,真是應了當年父王說的那句話,沉穩的個性,內斂的氣勢,還是那冷冽的眼神,只要他出現,就沒有敢忽略他存在的氣息,這樣的南宮邪不愧爲是邪帝陛下。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當年的太子殿下對現在長大的錦陌,還真的是一如往初,小時候怎麼疼他,長大了就照樣。

    南宮邪帶着兩人來到東宮院子裡,三人剛纔亭子裡面坐下,不一會兒就出現四位宮女端着早膳食過來,一邊陪着錦陌用早膳,還邊兒跟雲卿聊着,說道最後,南宮邪終於記起有那麼一個人存在了。

    記得有一年他生日,當時北漠派了使臣過來,記得當時好像是鷹王帶着一柄寶劍前來,如今想想,那個時候的鷹王身邊確實跟着他年紀相差不多的少年。

    哼!這是要把兒時的戲言當真了?南宮邪心裡冷哼了一聲。

    錦陌嘴裡嚼着梅乾菜,鼓起腦子想,她就是沒有什麼記憶,只是那個鷹王她倒是還記得那麼一丁點,他給過自己的金瘡藥,還答應帶她騎馬,就這麼兩件事情。

    那什麼長大之後來北漠住在鷹王府,讓雲卿哥哥保護你,這些之類的,她哪裡還記得,所以還是沒有說錯的,秋季出聲的孩子性格還是淡薄的,更何況錦陌這個出聲秋菊全部開放的存在。

    “當時錦陌才三四歲吧,胖嘟嘟的,抱她的時候感覺手裡都是肉,就是一個糰子,嘟着嘴說要送你生日禮物,父王問她:小胖子,你喜不喜歡雲卿哥哥,錦陌好了我幾眼,就對我笑了,她說:哥哥好看,我喜歡。”雲卿淡淡的在敘述。

    錦陌拿着筷子夾菜都在顫抖,她真的有這麼說過!

    南宮邪都開始變了臉色,當年的事情他是記起了個大概,孩子當時確實在鷹王腿上呆上了一會兒,他就沒往深處想,就以爲鷹王他是跟錦陌童言童語,卻沒想他是在拐騙孩子!

    “這次陛下您生辰到了,王上從父王哪裡知道小時候我來過聖熙,跟錦陌又有親事,所以就派遣我爲使臣來,”雲卿看着對面的埋頭苦吃的孩子,說明這求親之事如何來的。

    秋風送來一陣花香,其中還帶着那麼一丁點藥香味道,如果不是深懂藥理的人怕是不會發覺,呼吸着花香還是藥香時候很愜意,但,南宮邪就沒有這麼愜意了,他正在是怒火高漲。

    “童言童語當不得真,當初錦陌年幼,鷹王說的何事她尚未理解,如何當真。”平淡的語聲淡然,卻是無比的堅決與肯定,南宮邪給錦陌夾了菜,說道。

    錦陌心裡一陣拍掌,說的好!南宮邪,放在桌子地下的小腳,對着右邊桌子下面的小腿上一踢,表面上卻是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

    南宮邪自然是感覺到有人蹭了他小腿一下,不用說當然是身邊的孩子,他動了動,把腿靠近

    錦陌,也色色的蹭了蹭她,面上實在震驚。

    錦陌腿抖了抖,好癢,可是身邊的男子沒有感覺似的,還在若有若無的碰她,沒有辦法,錦陌小腿一伸,把南宮邪一隻腳夾住,不讓他亂動。

    兩人面上都正經,可桌下可是針鋒相對。

    “我聽說聖熙不少地方都有娃娃親一說,這不正是映襯了,記得當時先帝都答應了父王提議,只不過當時錦陌很小,沒有同他說過而已。”雲卿在次放出一個爆炸消息,炸的錦陌面色一白。

    這件事情如果是先帝答應了的,那麼就是不同而論了,錦陌想着當年那個愛着曲妃,把寧芊姨傷的體無完膚的先帝陛下,他竟然答應、答應讓他下嫁北漠。

    而是一一個男子的身份,好一個心狠的先帝。

    南宮邪身邊的氣勢也一變,變得更加冰冷、帶着內斂的讓人膽怯的殺氣,他眼睛微微眯起,語氣卻是淡淡的說道:“世子這是在威脅朕?”

    雲卿在南宮邪散發着殺意的時候,全身就開始緊繃起來,肌膚下面的肌肉都鼓鼓的冒出來,腳像是綁着千斤的是石頭,動也動不了。

    “陛下,您殺了我,不怕跟北漠決裂嗎?讓皇后在北漠難生活下去。”雲卿咬着牙齒說道,額角都開始冒出冷汗了。

    “怕?朕就是現在掐死你,眼睛都不會眨下,至於決裂跟北漠皇后,那都不幹朕的事。”南宮邪感受到放在桌下的手被軟軟的小手抓起,也收起了自己的散發出去的殺意。

    就這一次談話,錦陌的心算是亂了起來,現在走到哪裡都能聽見,戶部尚書要下嫁於北漠世子,如是反悔的話,就是挑戰了聖熙先帝的威嚴,這類的事情,又讓錦陌回到了當年南宮邪不選秀女一樣,戶部尚書禍國。

    南宮邪每天陰沉着臉,那天在東宮談話,就他們三人在場,這關於先帝同意的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南宮邪手裡拿奏摺都被他捏的變了形狀。

    這幾天宮裡都是忙着準備着他這個陛下的生辰,現在再有動作,前來恭賀的人都會察覺,但,這不代表他就能容忍有些人在自己眼睛地下耍手段。

    “無言。”他把手裡的奏摺給扔到書案面前的空地上,突然出聲喊道。

    御書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進來的人帶着面無表情的一張臉,腰間別着一把通體漆黑的劍,他來到書案前,一腳踩在方纔那本奏摺上,站定。

    “去給朕查,是那些人,活的太久了。”他拿着手裡的摺子看了一眼,又隨便的讓在書案前面的空地上。

    來人沒有說一句話,又一腳踩在那本剛扔出來的摺子上,走了出去。

    燈火通明,身穿着粉色紗裙,面貌清秀的宮女,腳步輕快的在各個宮殿裡面穿行,邪帝陛下生辰,各國使臣,文武百官,這是邪帝即位五年來,第二次慶祝生辰,前來的人,都是各國大臣王爺、皇子,是南宮邪心腹的人,都知道今年的生辰是不同,絕不可有絲毫的怠慢。

    忙活了幾天的生辰終於在各國使臣落在之後,正時開始。雲卿的位置自然是靠前的,環顧四周,頗有感嘆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比當年還要濃重,倒是多了一些溫情。”

    發現雲卿的人,都前開客套,也紛紛祝福他能捧着美人歸,這聖熙的戶部尚書可是一位難得再一見的美人兒,縱然是男人,就算是放在家裡心情都會好。

    衆人沒有聊多久,南宮邪帶着聖後,還有南宮嫋出現在大殿上。

    錦陌沒有跟着南宮邪,他站在百官裡面,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但從四面射過來的視線,讓她很是不快,不由的苦笑,她真的跟聖熙犯衝。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