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章 把情給了一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一十章 把情給了一人字體大小: A+
     

    一邊站着的甘引立馬就跪了下來,對着他身邊的錦瑟說道:“主子,奴才沒有。”跟別人欺負似的語氣,讓人看着覺得心裡挺會愧疚。

    “你跟了我身邊三年長久,我自然是相信,可方纔錦大人已經說是這玉佩是你送到他手裡的,這……”錦陌手裡拿着玉佩緊緊的抓着,他有些爲難的開口。

    “主子,奴才跟您身邊三年有餘,如是要拿您的玉佩,爲何早不拿,偏要等着今時,奴才……”甘引辯解到,他鼓起勇氣擡頭,看着一邊的南宮邪,眼角微紅的他,有一種想讓人欺負他的錯覺。

    “所以,你的意思是,就今天不見了,而且先前都沒有丟失,就碰見了我,才丟失的?”錦陌坐在南宮邪腿上動了動小身板疑惑的問道。

    甘引不知道錦陌這麼問她是什麼意思,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呵呵~”錦陌輕笑出聲,她拿着腰間的大手把玩着,笑嘻嘻的反問道甘引“可你憑什麼斷定是我拿的呢?當時榮貴妃也在,而且還有那麼多宮女在,你爲什麼就單獨去長樂宮找我呢~”

    甘引被錦陌的話堵着,不知道怎麼反駁的好,這個時候他更加不能說他們已經去過榮貴妃了,他咬着牙齒,瞪着眼睛看着錦陌,眼裡飄過一抹恨意。

    “奴才斗膽,既然奴才沒有證據,那大人有嗎?”他不甘心的看着那個孩子,被那位高高在上的男人抱着,可以在那個懷抱裡肆意的耍賴。

    錦陌眨了眨眼睛,看着甘引,不以爲然的說道:“我是沒有證人,但也沒有什麼理由讓我拿着那塊玉佩不是嗎,不過……這玉佩確實是你給我的。”

    “你胡說!”甘引神情激動,並跪在地下身子,都站了起來,神情顯得倨傲,對錦陌的厭恨更加肆無忌憚的散發出來。

    錦陌鄒了眉頭,不在看他一眼,自己拿起桌上方纔南宮邪放着的筷子,隨意的戳這那一盤清蒸魚,她只是想要看看,那人對她反應如何,沒想到他到時還坐得住……

    南宮邪跟寧芊在一

    邊坐着,他看着那本該是奴才樣,卻偏要把自己放在主子位置上的人,如今敢跟主子犟嘴,他眯了眯眸子,心裡的想法已經確定了。

    甘引本想在說什麼的,錦瑟已經喝住了他,並且自己跪下來請罪神色帶着懊悔,“陛下贖罪,是錦瑟未管教好,髒了大人跟娘娘的眼。”

    錦陌眨了眨眼睛,她看向對面的寧芊,寧芊回了個她一個笑意,錦陌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有了定局。

    “你說贖罪,如何~是你指使的。”南宮邪拍了下錦陌的手,不讓她弄那盤清蒸魚,連一點眼神都沒給跪着的少年。

    錦瑟猛地擡頭看着南宮邪,眼裡又是驚訝,又是苦澀的意味,他就是這麼看他的,難道在他心裡,那個孩子就是最好的嗎?

    他轉眼看着錦陌,那跟他同歲的孩子,可以賴在他身邊,還能耍這小脾氣,對着聖後面上,也是很靈氣,反倒他,到成了一個模子,不會動,不會笑,就是一個模子而已。

    “陛下,錦瑟不敢。”他昂着頭,堅定的回答道。

    “心懷二計的人,皇宮不需要,帶下去。”寧芊對着紫鳩說道,她知道陌兒回來,後宮有很多人,心眼小,容不下他,沒到到是,這第一天就開始上演。

    南宮邪想的跟寧芊差不了多少,就多了一個蠱毒,這些時日他也是在想,到底在什麼時候,蠱毒種進寶貝的體內,寶貝進宮來碰巧見了錦瑟,還有容妃那個女人,那麼後宮的人都清楚她回來了,他眼睛微眯,就從這後宮開始吧。

    “不要!不要!” 甘引立馬跪在地上,雙手緊緊的拉着錦瑟的衣角,不願意放開,聲聲求着錦瑟救他,救他~

    錦瑟不爲所動,在甘引要被紫鳩帶上來的人給拉走的時候,錦瑟轉了個身子,溫和的對他說道:“走吧~”

    錦陌看着眼前的一場鬧劇,對於錦瑟不願意求甘引她很理解,要是她出手了,就代表這玉佩是他指使甘引送的,如果不救,他還是邪帝陛下疼愛的公子。

    “你也退下

    。”南宮邪對錦瑟說道。

    那少年恭敬應道,頭微微底下就走出了東宮,好似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就他是受害人,自己的小廝揹着他,用他的名義來陷害錦陌,那個允許他進御書房的陛下,對他冷言相對。

    寧芊累了,她在錦瑟走後也帶着紫鳩回她的長樂宮去了,自從先帝去死,她就很少出來走動,除非事關他這個兒子,其它的就算看在眼裡,也很少出面。

    一個玉佩,一場鬧劇,看起來已經結尾,但隨後牽扯出來都事情,又有多少,現在沒有人知道。

    在寧芊走出大殿,錦陌嘆了一口氣,小眉頭輕輕的鄒氣,神情還哀怨,小眼珠子瞪着南宮邪看着,有些莫名其妙。

    “嘆什麼氣?”

    錦陌單手撐着下顎,透過一邊的窗戶,看着遠處的各色千秋的花兒,年年相同,歲歲相似,花兒也一樣,同根而生,看的確實是一樣,不同的是去年那盛開的花兒,今年不會在綻研而開。

    她嘆氣,是爲了錦瑟嘆氣,也是爲自己嘆氣,如果今日她是錦瑟,她是錦陌的替身,陪着一個人三年,三年裡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享受着他給的特殊,享受着他的溫柔。

    可,突然有個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告訴你!我回來了,你可以走了,我纔是他的寶貝,是他捧在手心裡的孩子,他以前所對你的好,那都是對我的……

    “南宮邪,你的心是狠的。”錦陌直直的看着他,慢慢的說出這一句話。

    南宮邪一愣,他以爲孩子要說出什麼,原來只是一句心狠,她說的對,他心是狠得,他如果心不狠,可是她又說的不對,他是有情的,他只不過把所有的感情都給了一人而已,

    把狠的一面對着所有人,一個站在身邊三年的孩子,視而不見,他記不住那少年的樣貌,記不住他的聲音,也記不住他走路的腳步聲。

    他讓他存在,只不過是因爲他有那麼一點像自己寶貝,一種讓人抓不住虛無縹緲的感受,這就是他存在的理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