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九章 孩子不聽話,就得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九章 孩子不聽話,就得打字體大小: A+
     

    錦陌站在宮殿前的錦陌並未進去,而是轉身離去。

    南宮邪一早就下朝,他背後的傷還沒好,動作稍微大一點都會讓傷口裂開,在他回到東宮時,錦陌已經拿着筷子用着膳了。

    見他進來,伺候的人都紛紛見禮,就錦陌還嘴裡吸着筷子,睜着眼睛看着他,眸子清亮,顯得很無辜。

    奇怪的就是,南宮邪走到哪裡,錦陌的眼神就跟着哪裡,連着他去內室更換衣服,她也放下筷子,站起身跟着她後面。

    侍女們伺候他更衣,她就一手抱胸,一手摸着下顎,圍着他打圈,眼裡都是那種“你原來是這種的意思”,不時還點了點頭,好像是確認下自己的想法。

    侍女最後在繫上一塊似血色的翡翠吊墜之後,他就立馬伸出手臂,把一邊還在用奇怪眼神打量他的孩子給抱住,手腕稍微一用力,就把人打橫抱起,走去內室,整個動作聯合起來,迅速有帥氣~

    錦陌被抱起,直到她被放在方纔用膳的椅子上都才反應過來,她嘴角努努,一副嫌棄的樣子,更加離譜的是,她站起身把自己靠近南宮邪的椅子,距離拉遠。

    在男人疑惑的眼光看過來時候,她都是“哼”的表示,腦袋側首,不看自己對面的人。

    南宮邪突然覺得自己手養了,想念小時候揍孩子的屁屁的感覺了,這純熟就是三天不打,她這不是上方揭瓦,是準備翻天呀她。

    他一把拉過背對着自己的孩子,不讓她反抗的坐在自己的腿上,大手捏着她的下顎,固定住,無奈的問道:“這怎麼了又是?誰有招惹上你了。”

    錦陌特孩子氣的回答他兩聲:“哼哼。”把嘴巴嘟起來,我很生氣,別惹我。

    捨不得打,輕輕的拍了孩子的後背,柔聲訓道:“好好說話,哼什麼。”

    錦陌在他腿上轉了一個方向,看着他的眼睛,深邃的眸子裡面什麼都沒有,只倒影着她的身影,她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鄒了沒有,沒有說出來。

    南宮邪用來對付錦陌的那些伎倆,全部都是建立在,錦陌生氣發牢騷的時候,她這麼不聲不響的,自個皺眉還不跟他說話,讓南宮邪也跟着愁。

    南宮邪腦袋靠在錦陌小肩膀上面,聞着小丫頭淡淡的體香,低低的笑了笑:““乖,跟我說說,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更何況,你最大的秘密我都知道,不是?”

    欲有所指,錦陌想了想,又鄒了鄒眉頭,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我見了一個人……

    南宮邪捏了捏她的臉頰,等着她的下文,因爲他知道,她不會因爲見了一個人跑來跟他生氣,除非那人做了什麼讓她介意的事情,想到這裡,他眸子波光一閃而過。

    “是個少年,而且他……穿着白色的衣服,跟我有些相似,你……”說道最後,錦陌就開始掙扎起來,不願意坐在南宮邪的腿上。

    一開始南宮邪還在皺眉想?他的寶貝說的人是誰,到後來說道跟她相似的時候,他才記起是有那麼一個孩子,他無奈的笑了笑,把懷裡的人抱緊,又在她露出的脖子上親了親。

    想了想,對她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知道,你不見了之後……”說着錦陌覺得固定在她腰間的手更加用力了不少。

    “你不見了之後,我找了很多地方,很多以前你就嚷嚷着想要去的地方,可都沒有見着你,找了很久,很久,都沒有見到,慢慢的,就看着那些跟你某個部位長相一樣的人,那個孩子他是這三年來,我覺得最跟你相近的,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錦陌乖乖的聽着,等着南宮邪說完,問她明白沒有,她就哼了一聲,跳下他膝蓋,拿起自己的筷子就吃了起來。

    “陌兒?寶貝?”南宮邪瞧着對面那顆埋頭猛吃的孩子,真心的覺得他心累了,這養孩子不容易,養一個嬌氣的孩子更加不容易。

    錦陌低頭吃着,就是不看對面的人一眼,想找茶杯喝水的時候,骨節分明的大手端着一杯茶放在面前,眼裡瞧着他的樣子有些忐忑的意味,也不知怎麼着,錦陌就笑了出來。

    她一笑,南宮邪就知道這孩子不會跟他到見面到不說話的地步,只要她願意跟他說話,那就好,這哄孩子的學問,他從五歲就開始學會了。

    南宮邪特獻殷勤端着碗,給錦陌一口一口的餵飯。

    “來杯茶。”錦陌伸出手指敲了敲桌面。

    某帝王,一手夾菜,一手倒茶水,兩邊不誤。

    “來個清蒸鯉魚,一口蓮藕湯。”錦陌眼神往她點名的兩道茶一瞄。

    某帝王一手拿筷子挑魚刺,一手拿着湯勺去盛湯。

    “唔,湯有點鹹,要水。”錦陌一手撐着臉頰,得瑟的吩咐道。

    某帝王拿着筷子的手,握了握,這手心養的程度比方纔還厲害。

    “我說湯有點鹹,要水。”孩子還沒有發現哪裡不對,腳尖踢了下還在沒有動作的某帝王。

    某帝王盯着她,然後起身緩緩的朝她走了過來。

    “等等!”錦陌立馬坐直身子:“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南宮邪眯眼。

    某孩子狂點頭,她真的明白了,她不應該在他都解釋了,還認錯的情況下,還得瑟,不僅得瑟了還想更加的欺負他。

    南宮邪覺得,不能這麼簡單的就過去了,按照他對這孩子的理解,沒有受到實質性的懲罰他是記不住事情的,所以,在錦陌還沒有跑開,就被南宮邪抓住,按在自己的膝蓋上,屁屁一面朝上。

    東宮伺候的人均是低頭咬着脣,憋着笑意,小主子又惹陛下了,屋外的清風從大門而入,帶進來一陣苦澀的花香,屋內懸掛在玄關出的壁簾發出聲響,清脆悅耳,好似爲它面前的一大一小感到羞人的歡樂。

    wωw. Tтka n. c o

    “乖乖躺好。”

    “這麼看着,丟臉。”

    “躺好。”某帝王態度很是堅硬。

    “別打,別打,我明白了。”錦陌顧不得別他人笑話,小手捂住屁屁,不讓大手落下。

    這讓從外面走進來的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驚訝的看着不遠處一大一小兩人,寧芊被紫鳩扶着跨進門來,滿臉的笑意,也不責怪他們這樣沒有規矩的動作。

    後面跟來的人表情有些不自然,但還是一步一步跟着寧芊走了進來。

    “陌兒這是有犯了什麼錯,需要捱打了。”寧芊在一邊放着茶的椅子上坐下,她看着趴在兒子上的膝蓋上的孩子,忍着笑意問道。

    錦陌見救命的人來了,雙手往前伸開,可憐兮兮的說道:“芊姨,快救救我,是南宮邪他先不對。”

    “啪!”

    某帝王的大手毫不猶豫的落下,也聽見了某孩子慘兮兮的叫聲:“嗚嗚嗚嗚。”

    被當着這麼多人打了屁屁,錦陌還委屈的不敢啃聲,她在寧芊一邊坐下,離南宮邪遠遠的,這讓某帝王剛剛放下的手養到了心裡。

    寧芊拉着錦陌在一邊說着話,不是時還能聽見寧芊呵呵的笑出聲,她愛憐的揉着錦陌的頭頂,這些打從心眼裡喜歡的動作,讓跟着進來的人睜大眼睛看着。

    南宮邪教訓完了孩子之後,才端起錦陌的碗拿着她的筷子用膳。

    “陛下,這菜都涼了,讓人重新上吧。”自動拿起筷子給南宮邪夾菜的公子說道。

    南宮邪嘴裡嚼着那道被錦陌吃剩清蒸魚,他眯着眼睛看了身邊的人,這個孩子在寶貝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在他身邊充當替身呆了兩年。

    “你叫什麼名。”

    “回陛下的話,是叫錦瑟,陛下您說錦瑟開端,五十弦,所以就起了這個名兒。”錦瑟哭笑了下,乖巧的回答道。

    “原來您叫錦瑟啊,方纔聽芊姨說,你進宮之時帶着的貼身玉佩丟了,回去的路上剛好碰見我,想問我見到了沒有,剛好我有一件東西給你,這個是你那位小廝硬塞給我的,說是你謝謝我幫着出口幫你,以後若是有什麼困難拿着玉佩找你便好,我沒想要,想要還他,可他走的着急。”

    錦陌走了過來,她手裡拿着一枚通透的白玉,放在陽光下看,質地很好,沒有一絲雜質,她把玉佩放在錦瑟的面前的桌子上,說着玉佩的來源。

    錦瑟看了一眼面前的白玉,他抓起來放在手心,語氣顯得有些激動說道:“是……是我,謝小公子。”

    “不客氣,公子以後貴重的東西還是收好,掛在顯眼的地方招人惦記,如果有下次可不會這樣。”錦陌眼睛看着錦瑟,一句一句的說道。

    錦瑟別他看的有些背後發涼,纔開口道:“謝小公子提醒,錦瑟往後會注意。”

    “對了,我不叫小公子,我是錦陌,是戶部尚書哦~”錦陌雙手往他面前的桌子逸撐,靠近他面部,輕輕的說道。

    她知道,她這麼說,他會清楚她是誰。

    果然錦瑟聽了她的話,面色如紙色,溼漉漉惹人憐愛的眼睛,擡起眸子望着她,像是被她嚇着一樣說道:“原來是戶部大人,錦瑟三年前才隨陛下回宮,不知大人出宮習武,沒有見着您面,今日失禮了,大人海涵。”

    南宮邪在一邊鄒了眉頭,“還想捱打是不是。”淡淡的嗓音蘊含着一抹不可侵犯的氣勢,讓錦陌直起身子,走到他面前,在他腿上坐下。

    “還敢胡鬧。”

    “哼!早上來的時候,本想先去看望芊姨的,那知道迷了路,咳咳,然後就碰見了一個榮貴妃,還有這個叫錦瑟的人,哦~還是他好心讓他小廝帶我去了芊姨哪裡,到宮殿前那小廝拿出玉佩說是謝禮,我沒想要的。”

    說道這裡,南宮邪跟寧芊兩人都把視線放在了那位站在一邊臉色慘白的小廝身上,南宮邪輕瞟了他一眼,淡漠的問道:“你有什麼話說。”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