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八章 錦陌的狡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八章 錦陌的狡猾字體大小: A+
     

    庭院多落葉,無心感慨十分知曉如秋,幽靜的院子,院子地上落葉有些地方沒有掃除,秋風而過,捲起無數枯黃。

    錦陌站在大門前,看着熟悉的場景,她突然有些迷茫,這麼安靜的府邸,讓她有些害怕,突然,手心穿來溫度,她側首看了站在身邊的人,笑了笑,沒有什麼好怕的。

    “這麼變的安靜了,以前還是很熱鬧的啊。”

    “恩,去看看他們吧。”

    轉角過去,更大的院子出現在眼前,院子中心有一湖泊,清涼的水,站在這邊她還能見着裡面養的魚,變好奇的問道:“那些魚……”

    “恩,是你三年前養的。”.他揉了揉她頭頂,淡淡的說道。

    錦陌眼角微紅,一路走來,不少地方都顯得有些荒涼,唯獨這個湖泊很清涼,圍着湖泊四周的還有那綻放的秋菊。

    “你們是什麼人。”兩人背後有人疑惑的問道。

    錦陌轉身,看了一邊轉角處的老人,她帶着鼻音的回答道:“慕伯。”

    那老人背弓着,瞧着轉過身的兩人,他覺得有些熟悉,只是說不上來,這熟悉在哪裡見過,又聽着眼前有人叫他慕伯,便好生的望着。

    錦陌眨了眨眼睛,有些調皮的問道:“慕伯,你不認識我了?”

    老人家看着錦陌的那張臉,臉上表情一變再變,突然的流出了眼淚,跟他年紀不成比的速度跑過來,歷經滄桑手緊緊抓住錦陌,語不成聲的說道:“少……少爺?”

    錦陌被他抓的有些痛,也沒有睜開他的手,點了點頭,“慕伯,是我。”

    錦慕永遠都會記得這一天,他家那位失蹤了三年都不見的小祖宗,在他走出內室門口到茶水時,他帶着笑意的站定在門邊,笑嘻嘻的喊道:“爹親~。”

    那一下,他覺得,這輩子,有了他家的小祖宗在,有了睡在內室的嬌美小妻子,就算讓他剜心,他都不會猶豫。

    他家小祖宗終於回來了。

    三年時間,美人孃親每晚都是夢轉千回看見她的寶貝孩子,夢着的時候,抱着好久不見的孩子哭的眼睛通紅,醒着的時候,憂上心頭,還老是說,我方纔見着陌兒,她還對我張開手說:“孃親,要抱抱。”

    每當這個時候的,錦慕都是很耐心的哄着她說:“她回來累了,去休息了。”

    世人都說入秋生下的孩子,生性淡涼,但,錦陌見到美人孃親的時候,她眼底有着痛苦,還是淡化不去的悲傷,以前想着死了就死了,反正就她一個人。

    當看見美人孃親時,那些以前想法全部拋棄,她如果死了,孃親跟爹親會死最難受的人,白髮送黑髮,對他們來說,太殘酷了~

    本以爲,曇花一現,夢入三生,走了就是走了,卻沒有想到,她的存在,對眼前父母還說,是幸福的開頭,她手指掐住掌心,心裡默默的說道:“對不起……”

    美人孃親看見錦陌就哭暈了過去,他們不問她這三年來是去了哪裡,爲什麼不回來,只是懂得回來就好。

    錦陌回來了,知情的人之有錦慕府上的,在加上一個散發着冷氣的邪帝陛下,這時,一早進宮的她正煩躁的站在青石板鋪成的道路一角,望着面前那紅的似乎染血的紅楓。

    她本是進宮探望聖後的,這道路複雜的皇宮,連個路都是九曲十八彎,站在這兒連個問路的丫頭都沒有,當年,她明明記得寧芊姨住的地方是往這裡,怎麼到了最後越走越是沒人了呢?

    “娘娘,你別生氣,那些骨子裡賤的人,不能入了您眼。”一道諂媚的女生從一邊修剪整齊的紅楓中傳了來出來,還伴隨這一行人的腳步聲。

    “哼~都是一些賤浪蹄子,本宮聖寵之時,她們不都是黏上來,如今本宮下馬了,就一個個耍起威風來了,本宮到時要看看,她們跟着那錦瑟走,能威風到幾時。”聽着語氣,都覺得說話的女人是怒火中燒的狀態。

    “娘娘您說的是沒錯,養不熟的狗,不如捨棄,更何況娘娘你還有其它棋子不是,錦瑟那被男人壓的賤貨,生不出來一個蛋,他威風不了多久。”

    “好了,說話注意寫,這裡不是宜歡殿,被別人聽了去。”

    錦陌聽着那腳步聲,就在修剪整齊的秋菊的轉角處,出現了幾道身影。

    走在人前的是一位衣着華貴的女子,她穿着絳紫色的宮裝,大朵牡丹秀在衣襬,身披綠煙紗罩在其上,低垂的鬢髮斜插着鑲嵌珍珠的碧玉步搖,鵝蛋大小的臉頰上,有兩朵暈紅,眉山描着青黛,抹着脣紅,很華貴的一位婦人。

    另外一位是穿着宮中侍人衣裝,不同的是她多了一件褂子,想來也是一殿女官職位。

    錦陌見着來人,她仔細的想了想,這人是南宮邪那一宮的妃子?

    “那邊是不是站着一人?”貴婦人站定,她伸出手指向錦陌站站的方向。

    錦陌站的遠,聽不見她們一行人說什麼,她指見着走在人前的那位宮妃,停下腳步,伸手指向自己的位置,想着,找不到人問路,那問問她們也行啊~

    “那個,我想問……”錦陌走主動的走上前,在準備橫穿她身前,一大排齊她肩頭的紅楓,哪知道衣襬被枝椏勾住,讓她不得前行,只能丟臉的彎下腰,去解開,但又怕好不容易見着的人離開,便急忙開口問道,只是話還沒有問完就被尖銳的女生給打斷了。

    “大膽公子,見了容貴妃還不見禮。”宮妃身邊的女官大聲說道,面上表情有着嚴肅,還有一些得意存在。

    “我……”錦陌想說明下,又被那女官打斷。

    “大膽,敢當着貴妃面,自稱我,你是那個殿的公子,如此無規矩。”她看着那位低着頭在紅楓樹叢中行動古怪的公子,女官盛氣凌人的說道。

    錦陌本想再說,可又被另外一道聲音打斷了,來人斯條慢理的說道:“貴妃今日火氣大了些,可是吃壞了什麼東西,衝着公子就發火。”

    容貴妃聽見來人聲音,就變了臉色,手裡捏住的粉色錦帕都變了一個形兒,但轉過身去說話的時,還面帶笑容“本宮謝公子多心,

    只不過早上喝了一碗白粥罷了,本宮向來都不會喜歡這白粥,如今可是觸物生情,有點噁心而已。”

    錦陌彎腰解開纏腰衣襬,也在一邊聽着,都忍不住爲這容貴妃指桑罵槐功力感到佩服,那清雅的少年穿的是白衣,這觸物生情……是讓她噁心了。

    只不過,她今兒也是穿了白色,這看了噁心,是不是也對着她說?

    “這可能是娘娘,昨日未用膳緣故,故而今日清早空腹喝白粥,有噁心反應。”錦陌在一點不鹹不淡的說道,見了白色就噁心,這什麼怪毛病。

    她這一說,給爭鋒相對的兩人氣氛都破壞了,這時,纔有人關注下她。

    只見一少年從紅楓樹叢中走了出來,他站在齊肩頭紅楓樹後,月牙色的衣服,衣裝上用這青絲繡着優雅的藤蔓,青絲都被青色玉冠束起,色如春曉之花,眉如秋山墨畫,面似桃花,眸中波光流轉,剎那光華。

    一行人都忘記了開口,呆呆的看着眼前之人,這個少年,生的真是得天獨厚。

    榮貴妃第一先反應過來,她美眸看着右側的少年,又含着一種意味的轉身,看了她左側的公子,呵呵~輕笑從她嘴裡發出,不明所以。

    “公子說的未錯,昨夜本宮是累了,未食用晚膳,公子如此懂調理,不知可否願意來宜歡殿?本宮想與公子討教一番,如何?。”榮貴妃說完就嘴角含笑,帶着她的一行人走了。

    留着錦陌站在原地,她還沒問這聖後孃娘殿裡怎麼走~

    “你是那個殿的公子。”

    錦陌聞言轉身,她眯着眼睛看了下前方的少年,他,好像一個人~

    “公子誤會了,我這是要去聖後孃娘宮裡,哪知道記錯了路,鬧了笑話,可麻煩公子指指路?”錦陌坦然的回答道,表情上面有些不自然。

    “這有什麼難的,甘引,你帶這位小公子過去。”錦瑟對着身後的人吩咐了一聲,隨後有看了錦陌一眼,他走到錦陌面前,從自己腰身取下一塊白玉,交到錦陌手裡,帶着感謝的意味說道:“方纔多謝小公子,這是一點謝禮,如是以後有我幫的上忙的,還請小公子不要客氣。”

    錦陌試着推脫,一邊站着的小廝說道:“小公子就收下吧,以後有什麼難處拿着這枚玉佩來,我家主子會給小公子添上一把力氣的。”

    見了錦陌收下,錦瑟才帶着人往另外一條路走了。

    “小公子請這邊走。”錦陌點了點頭,跟着甘引身後走去。

    大約半盞茶的時間,錦陌如願帶了聖後宮殿前,甘引離去之前還對她說道:“小公子,那枚玉佩你要好好收着,說不定哪天你就用的上呢。”

    錦陌點了點頭,甘引見狀才離去,只是他想不到的是,那一枚被他好好囑咐收好的玉佩,被他口裡的小公子拿出來一拋再一拋的,哪有什麼好好收着。

    “別怪我狠,是你眼裡容不得人,非要算計我。”

    把玩這手裡的凝白玉佩,錦陌眼睛微微眯起,對着面前的宮殿露出一抹奸猾笑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