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七章 你又耍流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七章 你又耍流氓!字體大小: A+
     

    繩子被上面的人解開,縱然是有着絕世輕功,在這短短的一瞬間,能反應過來的有幾人呢?更何況,方纔的南宮邪已經花了多少力氣去避開紅蜈蚣。

    最後的結果,就是看着他掉了下去,沒有一個人出手援救。

    紫色的身影被湍急的河流吞沒,河水激起的波浪拍打着礁石,濺起了幾尺高的潔白晶瑩的水花,明明是那麼無辜的樣子,到了這裡就是吞沒生命的死神!

    “教主!”

    “主上!”

    蠻清跟無影大聲吼叫讓不少人緩過了神,在看着那被濃煙薰下來的紅蜈蚣,衆人顧及自己來不及,這個時候,哪裡還是心思去救那位鬼殿殿主。

    無影見着自己頭上的紅蜈蚣快速的爬了下來,他一手攀住山石,腳下借力,就往上面飛去,

    他,一定要那個男人,死的都不能在死!

    蠻清體力較差,但蠱是蟲類裡面最有靈性的東西,紅蜈蚣到了他身邊,也不敢接近,這給了蠻清很大的便利,沒有想到是,李銘清那個男人,竟然連南宮邪都暗算了。

    他有點不敢想象這算計之後的後果。

    李銘清自然是不會等着無影跟蠻清上來,等無影爬上來的時候,他已經帶着自己的人跑掉了,這樣後面爬上來的衆人都壓碎了牙齒,紛紛在心裡算計着。

    哼!你以爲你能跑到哪裡,無影一手握着劍,劍斷抵住地面,在他走動的時候,堅硬的岩石發出破碎的聲響,“咔咔咔”,讓人心底發涼。

    “施主,萬物皆有禮法,也講究緣分,何苦這般執着。”後面跟上來的圓空師傅,手裡撥動佛珠說道,佛袍凌亂的他,還是那麼淡然。

    “大師不必多說,方纔衆位也是看見的,他李銘清耍了手段,逼人到死,我主子掉下山壁,是死是活都不知曉,如果是你們!你們可會善罷甘休!”無影滿身戾氣,看他眼神都有些癲狂。

    其它人在這個時候也不好說什麼,各自心裡都有自己的打算,無影等着蠻清上來,兩人就跟着來時之路返回。

    李銘清自然是不好過的,他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把鬼殿殿主給算計了,那麼眼睛看着他拿了血珊瑚,他要是還想活,當然得有些動作。

    來南山的人,說沒有心機的人,沒有幾個,大多數人都知道,他不可能第一時間拿到血珊瑚,就算是運氣好,拿到可能也會被他人搶去,所以,不少人都在回去的路上放了自己的人。

    衆人在回去的路上,每個一段路程就見着斷肢殘壁,一行人都忍不住鄒起眉頭,其中還有不少人罵罵咧咧,誰讓他們沒有看見對方的人的屍體,見到的都是自己人。

    無影比其它人都要着急,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如果下面是水,他還沒有這麼擔心,就看哪地形,那下面就少不了礁石,這掉下,沒有第一時間救!失去……可能機會很大。

    在回到江南地界上,衆人都很默契的分散開來,紛紛給前輩打個招呼轉身就走,不少人嘆氣,這血珊瑚一出,江湖又是多風雨啊。

    無影氣都沒有喘一口,直奔天鷹堡去。

    錦陌這裡從南宮邪走了的早上,到現在可都是半天的時間了,無言那個從來都是秉承着少說話的存在,他跟錦陌兩人處在一個屋檐下,能說什麼話來?

    就這麼一個不說話,一個坐在不想說話,直到有人匆匆忙忙跑進來。

    無言瞧了來人,他把手裡的劍“啪”的一聲放在桌子上,冷眼看着眼前之人。

    李銘清都還在喘氣,無言連喝個水的時間都沒有給他,手伸出來,放在他面前,李銘清看着面前的那隻不是很漂亮的手。

    他把小盒子從懷裡拿了出來,放在一邊的桌子上,無言打開盒子,拿起來鄒着眉頭往裡面看了一眼,他瞄了李銘清一眼,冰冷的說道:“主上人呢。”

    李銘清喝了一杯水,他沉聲說道:“他掉下去了,讓我帶着紅珊瑚回來。”

    說道這裡

    ,他語氣還有些怨氣,他們知道他帶回血珊瑚花了多少力氣,那些都不說,就這態度,讓他心裡添堵,雖然說他們只是相互利用。

    但這鬼殿也利用太徹底了。

    無言把盒子關上,再把桌上的劍,壓在盒子上面,這樣的動作,讓李銘清徹底的爆發出來了,他大聲的吼道,絲毫沒有先前那樣溫文爾雅的樣子。

    “你們鬼殿這是什麼意思,當時商討的時候可沒有這般,現在是要反悔麼?”

    無言難得理會他,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等人回來了自然是知道了。

    “你們當時說好……”

    “說好讓你引那些人注意力,把血珊瑚帶回天鷹堡,然後,被血珊瑚引起來一系列的事,鬼殿全權處理,並且血珊瑚你三分。”無言面無表情的敘述着。

    是的,這就是爲什麼他能帶着血珊瑚回來,如是他們鬼殿出面的話,其中有一些事情都不好說了,所以纔跟這個天鷹堡主聯手。

    李銘清一腔怒火就被無言這淡淡的敘述給澆滅了,是的,由他拿回來血珊瑚,要是有人找他麻煩,鬼殿能輕而易舉的給解決掉,但如果是鬼殿拿到,期間肯定有不要命的人去拿,這麼麻煩的事情,那個人肯定不想。

    所以他天鷹堡,就是被利用了這麼徹底,而且他還無話可說,除了鬼殿,其它勢力,根本不可能,只有鬼殿的勢力能讓他拿住血珊瑚並且活下來。

    在兩人都冷靜下來的時候,外面無影跟蠻清也到了,無影滿身戾氣衝了進來,他見着一邊坐着的李銘清身子都出現虛影般的速度衝了上去。

    他沒有一開始就拔劍,而是一拳揍了過去,力氣用了七成。

    “老子,一定讓你怎麼死都不知道。”他一手拎着李銘清的衣襟,把他從地上拎起來,惡狠狠的說道。

    而被打了一拳的李銘清只是淡定的抹掉嘴角的血跡,氣定神閒的說道:“是他自己願意的,也是他自己要這樣處理,我……只不過負責行事而已。”

    “老子弄死你信不信,你當老子是傻子,他能讓你把繩子都給解了!”無影把他拉近,又一拳揍在他嘴角。

    無言老神的坐在一邊,他問道:“什麼繩子都給解了。”

    蠻清跟着進屋,他口氣不好的回道:“他把教主先前綁在石頭上的繩子個解開了,關鍵的是,那繩子一頭是綁在教主身上的,他借不上力,就掉了下去。”

    “放開他吧。”無言看了一邊坐在位置上一直沒有說話的人,眼裡閃過一抹深思。

    “你說什麼!讓我放了他!”無影大聲反駁道。

    蠻清也搞不懂,他在一邊坐下。

    “是主上吩咐他那麼做的,他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在天鷹堡。”

    “……”無影。

    “……”蠻清。

    可憐一邊的李銘清被炎火揍了嘴角流血,面頰紅腫,樣子格外慘,無言示意他劍下面那盒子,蠻清手指發抖的拿過來看,他激動啊,這等聖藥如今在他手裡,被他近距離的看着。

    這就是帶着蠻清的好了處了,人家不僅對蠱有研究,還是一位醫術高明的人,血珊瑚屬於草本植物,不讓藥份流逝,基本上都是曬乾,然後磨成粉,可是現在來不及啊,所以用了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先是小陶缸把血珊瑚熬成藥汁。

    然後換大藥桶,把熬成藥汁血珊瑚跟溫水兌,這更換衣服什麼的,自然是由先前被無言抓住的那位秀麗的侍女來服侍。

    散發着熱氣的溫水倒藥汁之後,水立馬就就變成了血紅色,被放入藥桶錦陌立馬就痛的她shen吟出來。

    無言跟無影在門外守着,屋裡的蠻清跟那位侍女忙乎着。

    “派人去找他了麼。”無影沉着聲說道。

    “嗯。”無言還是一樣惜字如金,說了一個字在也沒有說話。

    從屋裡端起來一盆盆的黑色的水,這都兩天的時間都過去了,還沒有好!無影就是個性

    子着急的人,他都忍不住想衝進去看看了。

    可那位脾氣不好的小侍女拼命的攔在門前,一副你要進去看,就殺了我的模樣,氣的無影抱着自己的劍在院子裡面練氣劍來。

    直到下午的時候,蠻清才一臉疲倦的從屋內出來,那位小侍女也是弓着腰出來,一副快要死掉的錯覺,連無影問她錦陌怎麼樣了,她也只是擺了擺手,然後往自己的房間而去。

    無影以爲錦陌是有什麼問題了,他把一邊的無言推開,就往裡面走去,到看見在牀榻上睡的安穩的人時,他鬆了一口氣。

    錦陌在心裡煩躁快要發瘋的邊緣醒過來,坐在牀邊上的人柔聲問道:“醒了,身子哪裡還有不舒服的?”

    突然睜開眼睛的錦陌,有些反應不過來,眼睛直直的看着帳幔上方,她眨了眨眼睛,白色的光讓他眼睛很不適應,眼角還脹痛,她這是好了?

    牀邊上坐着一個絕不生陌生的人,墨色的長髮披肩而下,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異常,一雙劍眉下卻是狹長的桃花眼,裡面含着着急的意思,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

    這副模樣的,她好久都沒有看見了,眼角漸漸的熱了起來。

    南宮邪張開手臂把牀榻上的孩子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膝蓋上,親親她的眼角安撫道:“乖,不哭,是不是還是哪裡不舒服。”

    令人熟悉的低沉暗啞的嗓音之上方傾瀉下來,明明是安慰的話,卻是讓錦陌鼻頭一酸,匯聚在眼角處的眼淚,一下子都落了下來。

    “南宮邪……嗚嗚嗚嗚。”

    孩子突然張開手臂緊緊的抱着男人懷裡,他身子一震,隨後把懷裡的人摟在自己的懷裡,大手緊緊的圈緊自己懷裡的孩子,心裡頓時覺得,什麼都擁有了,以後什麼都不缺了。

    他養大的孩子,終於在他懷裡了……

    錦陌哭的很慘,似乎要把這三年所有的委屈何思念都給哭出來,男人緊緊的摟住他,大手扶在她背後,給她順氣,感覺到腰部的力量,他雙眼紅了起來,將懷裡的孩子再次給抱緊。

    陽光透過屋子一邊的窗戶,打在他們身上,美好如同一副永恆不變的畫卷一般,這樣的場景,如同當年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同樣他把她抱在懷裡,先如今只不過是長大了而已,卻一直都沒有改變當初把她抱在懷裡說出的話一一陌兒~我會保護你的。

    無言跟無影站在門外,聽着屋內響起的哭聲,他們都覺得喉嚨有些難以嚥下口水,那個孩子哭的很委屈,現在回來了就好。

    要知道,在那孩子不在的時候,主上可是比瘋了更加可怕,每次夜裡他都睡不着,白天也就睡上一會兒,過不了多久他就會突然醒來,然後一段時間就是陰沉的可怕。

    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嗯~”悶哼聲突然在房間裡面響起。

    錦陌哭的紅紅的眼睛看着南宮邪,詢問着怎麼了,男人低頭輕了輕他嘴角,寵溺的凝視着他,“沒事。”

    淡淡的一句話讓錦陌的淚水再次滑落,他騙人!她把眼淚跟鼻涕都往他衣襟上面擦拭,她都在他懷裡都聞到了血的味道。

    “你騙我。”

    男人深邃的眸子漸漸的柔和下來,勾起嘴角,那狡猾的笑容有出現在了他面上,大手撫摸着眼前這張梨花帶雨的臉頰,感覺到掌心下的溫度還有一點點溼意。

    “沒有騙你,只是等着你發現,然後讓你心痛,這樣你就不會不理我了。”

    錦陌起身,對着脖子狠狠的咬了一口,算是原諒他了。

    男人一把抱起她就往外面走去,既然已經醒來了,那就沒有必要呆在這裡了,錦陌見着男人就抱着她出去,立馬就掙扎了下。

    “我們回家,別動。”男人大手輕拍了下掌心下的屁屁,冷聲說道。

    錦陌臉頰突然紅了起來,還帶着哭腔的聲音沒有威脅力度的說道:“南宮邪你又耍流氓!你快放我下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