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四章 南宮邪,你這個流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零四章 南宮邪,你這個流氓字體大小: A+
     

    錦陌身體稍微好了一點時候,她就沒跟南宮邪說過話,每次都讓蠻清陪着她,變得蠻清好像

    他貼身宮女似的。

    南宮邪心裡着急,面上是看不出,但對錦陌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錦陌是他失而復得的寶,他當初許諾過了的,錦陌不喜歡的事情,他一絲一毫也不敢做。

    只是看着那個孩子還在就好,如今她乖乖的呆在自己身邊,他怎麼能坐得住呢,非但坐不住,連飯也吃不進去,時時刻刻只想着能看見他的寶貝兒。

    大公公跟着南宮邪身邊最久了,是南宮邪當年登基的時候就伺候在他身邊,雖說平日帝王心思不好猜測,但他怎麼會不知道現在主子現在的心思。

    小主子前日剛回啦,主子跟她沒有說上兩句話,這幾天都是小主子睡着了,他纔去看,還怕打攪小主子,不敢同牀睡,就坐在牀邊就是一夜,還日上朝,這夜裡不睡,白日裡卻不能睡,身體怎麼受到了呢。

    所以蠻請就成了叛徒,每個一段時間,就說陛下拿着什麼過來了,又有什麼地方已經處理好了,或者是陛下怕你無聊,讓人拿了什麼東西過來讓你看看。

    錦陌聽了卻每次都不說話,也不說喜歡,也不說拒絕,反正面子上就是淡淡的,看不出一點悲喜。

    涼涼的說道:“他是愧疚,覺得對不起我,才讓人送來的。”

    或者是:“我眼睛看不見,那東西過來是諷刺我麼?”

    蠻清家夾在中間尤爲難受,他真的想拍桌子站起身子大聲吼道:“老子不幹了,都是祖宗,怎麼伺候都不順暢。”

    但是他不敢啊,他要是在錦陌面前敢拍一下,守在暗處的暗位會讓他知道,忘川河變的彼岸花是有多麼的紅。

    轉眼半個月都過去了,錦陌還是呆在東宮裡,就沒有出去過,也沒跟南宮邪說過一句話,更加沒讓南宮邪進過內室。

    以前都是她睡着了,南宮邪偷偷進來,先在是,她睡着了,自己關窗戶,自己關門

    ,在加上鎖定死死的,她相信南宮邪不敢闖進來,後來甚至東宮大門都不讓他進去,半月東宮大門緊閉。

    南宮邪平日裡進不到東宮去,這天屋外天氣好,有轉涼了,錦陌想出去走走,蠻清都感動的都差點流淚了,祖宗啊~您終於願意出去走走了,您要是在不挪動尊駕,那位都想把東宮給拆了的動作啊。

    這個樣的季節,吊蘭開的正好,她眼睛看不見,所有走路都要侍女扶着,南清怕她眼睛有意外,還是把天蠶絲織成的布條給她裹上。

    這邊慢吞吞的走着享受着陽光,另外一邊收到消息,小主子終於肯出來了,都有些激動起來,行動最快的當然是,邪帝陛下了。

    “吩咐下去,無論何人今日都不準靠近風樓閣。”他說完,就大步往前走去。

    大公公,笑嘻嘻的找人吩咐去了,小主子跟主子關係會一天天好起來的。

    南宮邪趕到風樓閣的時候,錦陌正靠在椅子背用着午膳,被白色天蠶絲錦帕裹住眼睛的她,顯得有些弱不禁風,就是眼睛看不見,她也沒讓一邊站着的侍女伺候她,自己拿着筷子,慢慢的吃着。

    他放在心尖上的孩子,還是如以前一般,沒有變,真好,真好。

    一邊的侍女早就發現他來了,準備請安,他擺了擺手,倒是其中有一個位長相併不出衆的侍女遞給了他一雙筷子。

    “陛下,小主子不讓我們服侍。”她低聲有些心虛的說道。

    南宮邪把筷子拿了過來,夾了孩子喜歡吃的,放在她脣邊,等着她張嘴吃進去。

    錦陌嚼動的嘴,停了下,隨後慢慢張開把放在嘴邊的菜給吃進去,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誰。

    南宮邪見着她吃了之後,拿過她手裡的小碗,就細心的伺候起來,這給寶貝餵飯的時候,他也沒少過,小時候,都是他喂,現在從新撿起來,沒有任何不順手。

    一邊兒站在的蠻清,他算是明白了,原來這個世人說的並沒有誇張啊,他倒是覺得

    他們好像說的不夠誇張,看看現在這個、這個邪帝,都熟練的給錦陌那孩子餵飯了,在看看那熟練的程度,這沒有多年的時間,還真是沒有那麼好的技術。

    一小碗飯快吃完的時候,錦陌幽幽地問了一句:“你怎麼跟過來了?”

    南宮邪的心加快的跳了跳,這道聲音他好久都沒有聽見了,一時間沒有搭上話,就讓被寵壞的孩子不高興了。

    “哼,吃飽了,蠻清我們走。”說着就站起身子,不等蠻輕過來扶她,就往一邊走去,也不管有沒有階梯。

    事實上,她走的那邊還真是有階梯的,要撲倒在地的時候,就被人攔腰抱了起來,溫熱的呼吸噴灑在脖子出,她不適應的把南宮邪的腦袋推開。

    可是別人不懂她的拒接,還衝上去吻吻她的臉頰。

    錦陌便火了,大聲的吼道:“南宮邪,你這個流氓!”

    這樣被寵壞了的性子比以往更勝,有一點不順心就衝着大吼,可錦陌她自己也搞不明白,爲什麼她能毫無間隙的衝着南宮邪發火,相信他不會對他動手,就像現在,她能心安理得躺在他懷裡,也不會覺得有任何彆扭。

    這樣的炸毛的個性,在南宮邪看來,就是哪裡都好,自己寵出來的孩子,看哪裡都是比別人家的孩子好,他能說她不好,但是別人不能說。

    這樣個性彆扭,看待事物高人一等的戶部尚書小公子,原來是有這麼一個人給貫出來的,蠻清跟在後面心裡想到。

    其實南宮邪這一招用的很狡猾,他就這麼慣着錦陌,讓她習慣他的懷抱,習慣他給於的一卻,所以在離開三年,再次回來,她有如何不會覺得熟悉呢。

    南宮邪抓起錦陌的小手,在他手心寫到:“寶貝兒,不許說髒話。”

    錦陌被他抱着,慢慢的在風樓閣四處走着,就不想跟他吵,這個時候處在弱勢的是她,每次想到這兒,她都忍不住的皺眉,

    只不過這次不同是,有溫熱的脣瓣落在他眉心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