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零一章 夢境(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一百零一章 夢境(下)字體大小: A+
     

    “哦~如是……本王本肯呢?君上想從本王手裡搶過去?”他拿着手裡的光球,旋轉了幾下等光球停了下來,他順着圓球摸摸,神情是那麼的枉然。

    兩人都對面而立,一個身穿清雅白衣鄒着眉頭,一位身着紫色華貴衣袍,單手背後氣態狂妄,這讓後面跟上來的錦陌,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現在那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冷,不宜靠近。

    君上淡淡的說道:“何來搶,本該歸本君所有。”對着面前的人還是溫和有禮,不把那紫衣男子姿態放在心上。

    “說的也是,只不過你們佛家不是講究緣分二字是也不是,本王看來,這小花兒跟本王有緣。”

    “如何說起?”君上這下眉頭鄒的更緊,面上漸漸浮現出不愉的神情。

    那男人,發覺他的情緒變化,邪邪一笑,狂妄的說道:“千年前在極西之地見着這小東西時,就發覺不對,有了靈根東西,爲何千年不化身,今日見着君上可是知曉,口口說着它於你是伴生,那爲不放它離去,可見你……白幽君上只是個嘴頭說說的人。”

    “果然不愧是君王……只不過王上的一番言論,也只是你的言論而已,本君怎麼做,跟王上無任何關係,更何況,你是魔,它是佛。”他說着,眼神冰冷無情。

    男人淡淡打斷道:“想不到君上也是這麼迂腐之人,想想也是,歲數大了,看呆事情就越加不入眼了……”微不可查的殺氣散發了出來。

    錦陌本站在一邊圓柱旁邊,只是這淡淡的殺氣散發出來,讓她臉色一下就如紙色,抵抗不住的往後面倒去,她有些不甘心的閉緊眼睛,就在眼睛閉上的那一瞬間,那位清雅高貴的君上身影在她腦子一篇篇劃過。

    語氣寵溺的他,無奈看着小花兒的他,嘆氣有些憂傷的他,到如今氣定神閒仙姿飄然的他,最後一個念想從心尖尖上蹭過,她,不想離開那位君上!

    氣氛一觸即發,兩方的殺氣漸漸外露,周圍的事物因爲抵抗不住那蓬勃的殺氣,紛紛破滅,化成灰飄散在空中,錦陌倒在“嘭”的一聲倒在地上,隨着她面色一邊,嘴裡也吐出一口血來,猩紅的血跡然在類似白玉的地板上面,格外的顯眼。

    “佛於魔本就不同路,王上想帶它走,只會害了它。”

    “哼!不過是你的自私想法,你怎知道它不願意。”

    事實上,他們都沒有問過那散發着金色薄薄光色的圓球……

    錦陌捂住胸口撐着手從地面上站起來,腳步不穩的往兩人方向走去,她眼神有些空洞,只見她染着血跡的嘴脣開開合合,說着什麼,依稀能聽見她說道:“別打,別打,我願意,我……願意。”

    兩人根本就沒有聽見她在說話,隨着光球沒入紫色衣袍,兩人就開始動起手來,招招帶着術法,餘波從兩人爲中心,擴張出去,錦陌背後的大殿毀去了一半,留着錦陌捂住胸口,睜大眼睛看着前方。

    “看着吧,別上前去。”放下手,站在她身旁,淡淡的說道。

    隨着抵在背後的溫度撤去,她咳嗽了幾下,看着旁邊穿着青色衣服的男子,要不是方纔他突然出現在背後,這會兒,她肯定跟那些花花草草一樣,化爲灰燼了。

    “你是誰?爲什麼你能看得見我。”錦陌警覺的往後腿兩步,他是救了她,但也保不定他有其它的目的,奇怪的是,現在她竟然能看見他的樣子。

    青衣男子坲了坲額前的髮絲,他衝錦陌一笑,笑眯眯的說道:“我說,你這麼防備我做什麼,說起來我們可是很熟悉的啊,你忘記了麼?”

    錦陌狐疑的搖了搖頭,她想不起來眼前這個好看的男子,她在哪裡見過。

    “你還是這般,哎~也可憐君上爲你操碎了心,好好的看着吧。”男子也擺了擺頭,看着錦陌眼裡他有些愁。

    見他不在說話,錦陌也被前方打得正熱鬧的兩人給吸引住了,他麼動作太大,這小小的一個宮殿還不足於抵抗他們一招的威力,兩人這打着倒是越來越遠。

    她本想跑着上前看去,腳步還沒有賣出去,就被身邊的人拽着手臂提了起來,速度快速的往前方兩人靠近,知道兩人身姿清晰。

    “下界有人說道,優曇伴佛生,這是真的,只是下界不知道的是,它是得道了,但也失去了意味最重要的東西。”青衣男子眼睛看着前方,輕輕的說道,像是怕打擾到前方正在動手的兩人。

    “是何物?”她疑惑的問道。

    男子轉過頭,看着她的眼睛,用着認真嚴肅的語氣道出一字:“心。”

    “心?爲何會失去心?它不是得道了嗎?”她還是不懂。

    “是啊~是得道了,但也是失去了,它只是一朵花兒而已,那日君上站在它身邊,君上見它在深夜獨自一人綻研開放,有心感觸,於是就在接引之前把它折了下來,接引之光照着它於君上,被“道”洗禮的時,它也脫胎換骨,呵呵~。”

    錦陌認真的聽着,突然男子發出兩聲輕笑,錦陌再也忍不住的翻了一個白眼,她問道:“你笑什麼。”

    “我笑什麼?我笑那時的君上傻啊,”說完他又

    大聲的笑了起來,等他笑夠了,他才慢慢的說道:“你說君上傻不傻,是人都知道,要移栽有根的物種,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根一起挖出來,但那時候的君上,他只是栽下了花朵兒連着將花枝花朵兒拿走了,花根卻沒有帶走,這在“道”洗禮時候,小花兒雖脫胎換骨,只是這沒有根基,它無法聚靈啊。”

    錦陌也忍不住輕笑出聲,她看着遠處還在不停過招的兩人,望着那上下游動的白衣,她嘴角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很是驚豔,“那君上爲何不下界去把那小花兒的根基挖上來?”

    “這個,說道也是天機~說與你聽也無妨,”他擺了擺手手,慢條斯理的說道:“那小花兒被君上看重,是它的機緣,但,劫數,可是它的事,所以外人是不可介入的。”

    “你的意思是,小花兒被君上選中是它的機緣,那根基沒有被君上挖走,也是它的劫數,可是?”

    “呵!是也,道也。”

    那現在是怎麼會事情,她這是在哪裡,記得在天鷹堡的時候,她突然暈了過去,然後就沒有了記憶,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到了這裡,隨着場景一下下變換,她真的有些摸不着頭腦,如今身邊有人能見着她,就不妨問問。

    “那我現在怎麼回事,我這是在哪裡,還有那一下下更換的場景又是怎麼事情,別人都看不見我,唯獨你能見着,這是爲什麼,我怎麼回去。”心急的她一咕嚕的問出一串問題。

    “你這個性還真是沒變,你問這麼多,我該回答你哪個。”男子護額,無奈的說道。

    “不管,回答哪個都行,快說!”

    “好好好好~小祖宗我怕了你,我說,我說。”男子對她擺了擺手,像是怕錦陌撲上去一樣。

    “回答你之前,你先看完這裡發生的事情。”他正色道。

    錦陌也不煩他,她也想看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情,君上跟那紫衣的男人還在打,動作快的她有些看不清,兩人動靜很大,在加上,這上上下下的過招,如今真不知道在哪裡,她只看見,本來天邊白色雲朵一片,到現在五彩祥雲從天邊而來,到最後這一方天地都站了不少身姿飄渺的人物。

    “這君上跟誰在過招,看那人手中泛着紫光,像是魔族.。”有人在後面討論道。

    “是魔族,還是瞧他手中的紫光濃郁度,還是在魔族中魔性有着尊位的人,就不知道是何許人。”

    “我倒是聽說,魔族千年更換了君主,聽那些說起,那位魔君面相好,功力也是高深莫測,酷愛紫衣,如今看那男人的,倒是像他。”

    沒有人靠近天邊上的兩人,錦陌看着他們越來越靠近天邊一處地方,她不由往前一步,不知道爲什麼,她突然好像看看那個人,只是想看看他而已,想看看他那張臉~

    然而就在她走開青衣男子一步遠的時候,後面一股力道把她往前推去,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他看向青衣男子伸着手,淡笑的看着自己,他嘴開開合合,錦陌聽懂了他的話。

    他說:“回去吧,以後還會再見的。”

    風從耳邊劃過,發出很大的聲響,她看着一層層的白雲從眼前而過,然後距離白雲越來越遠,在最後意識到她是往下掉的時候,她偏着頭看向天邊。

    就那麼一下,她見着一顆金色的圓球,也快速的往下掉,圓球后面還跟着一紫一白兩道身影,她輕笑出聲,笑着笑着,不知道爲什麼就哭了起來,眼淚一顆顆的往下面掉~胸口的地方發痛,心裡煩躁,但又不知道爲什麼!只想在一個溫暖的地方,哭着發泄出來。

    最後意識消散的時候,她輕聲呢喃道:“我想你了。”

    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牀榻上,屋裡頭散發着熟悉的藥香,沒有聽見任何聲響,估計現在是深夜吧。

    “咳咳,咳咳。”喉嚨干涉,有些發癢,還有刺痛,她忍不住的咳嗽出來。

    一會兒時間,就感覺到有人把自己扶起來,茶杯放在脣邊,小口小口的喂着,她擺了擺頭,疑惑的問道:“是靈瓏嗎?”

    那人把她放下,有細心的蓋好被子,才拉起的她的手,在手心裡面寫到:“是的,小姐,是我,您才醒來,好好休息。”

    錦陌點了點頭,乖乖的閉上眼睛,她真的有些累了,靈瓏見着錦陌睡了過去,她才起身離開,悄悄的把門關上,一臉憂愁的樣子。

    藥已經吃過了,她走在街道上面,記得小姐說過,這條道上面買的烤餅很好吃的樣子,很多事情小姐不說她也不敢問,比如說,小姐爲什麼會知道這裡的烤餅好吃,還知道具體的位置,也知道京城那些地方好玩,又有那些人品德不好,她都知道。

    街道口一轉,那位烤餅攤出現在眼前,生意果然很好,不少人都站在一邊排隊,她走着最後站着,看着前方的人一個個少去,直到她。

    “姑娘,您是要加那些小菜,又有什麼忌口~您說說,小老二好按照要求給您烤。”那烤餅的老頭面上帶着笑意的說道。

    靈瓏想都沒想,果斷的說道:“餅稍微軟一點,不要梅乾菜,餅裡面放芝麻,外面用蛋清裹上,

    錢我加給你,可否。”

    那老頭聞言一愣,瞧了靈瓏幾眼,嘿嘿一笑,大聲的說道:“可以可以,姑娘稍等就好,稍等就好。”

    “你也這麼喜歡吃?”

    突然有道聲音在耳邊響起,靈瓏猛的回頭,就見着男子穿着白衣站在牆邊的樹下,落英繽紛,他面容溫和,氣質優雅,就是白色衣裳穿在他身上,也掩蓋不了他出塵光華。

    靈瓏突然意識到自己看那男人久久忘記轉眸了,便紅了面,羞怯的說道:“不……不是我,是我們家小姐。”

    “是這樣,呵呵,看來你家小姐是個愛玩笑的女子。”他從白色的梨花樹下走了出來,語氣比先前多了一分生氣。

    靈瓏想了想錦陌平日裡的個性,偏笑了笑說道:“公子說的是,我家小姐性子是比較愛鬧,平日想到什麼東西,就一定要,不給就生氣,有時候生氣了,能整天都不理人。”許是覺得這個公子氣質好,靈瓏也不是那麼拘謹。

    “還真是好性子。”

    兩人說着,一邊的烤這烤餅的老頭突然說了一句:“老頭子不知道有生之年還能否見到那位小公子,沒他從我這兒路過,生意都差了多少。”老子雖說這生意差,但面上並不是那麼回事情,靈瓏能感覺的到,他是想念他口裡的那位小公子。

    “爲何他在你的生意就好呢?”靈瓏不解的問道。

    “呵呵~因爲小公子長得好看啊,小公子出生的那一天,秋菊全部開了啊,他是戶部尚書家的獨子,當今陛下還是太子的時候,就很寵他,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小公子就跟當今陛下養大一樣,除了陛下,還有靈王殿下也十分寵她,哦~這條路就是通往小公子家”老子伸手指了指他面前的石板路說道。

    靈瓏順着老頭指的方向看而去,只見那條路上有了不少花在兩邊開放,幾顆大樹下,有屋檐翹角而出,真是幽靜啊,看來那位小公子也是一個性情好的人。

    “小公子是有福之人。”靈瓏笑呵呵的說道。

    “姑娘方纔說把餅烤軟一些,裡面放芝麻,還需要裹上蛋清,老頭子記得,當年小小的小公子就這麼喜歡吃,呵呵,”

    “呵呵,是嗎?”靈瓏有些尷尬的說道。

    等從老伯手裡拿到餅,那位男子都在沒有跟她說上一句話,只是把眼神看向那形狀圓圓的烤餅,不知道在想寫什麼。

    等靈瓏再次回到屋裡時,炎火跟蠻清都已經回來了,兩人先前進屋沒有見着人,就問了她去了哪裡,在得知去幫錦陌買烤餅,炎火陰沉的臉色才漸漸收起,語氣不好的說了一句,下次出門之前,一定要等他跟蠻請或者玄木等人回來。

    靈瓏也覺得自己錯了,恭敬的答道:“是,主子。”

    “我們今夜就夜探皇宮,靈瓏你跟玄木好好保護着小姐,還是那句話,別等到藥拿回來了,人不見了,到時候別怪我不念及舊情。”炎火沉重聲說道。

    兩人一聽,立馬就單膝跪地,左手放在身側,右手握拳觸及地面,堅定的回答道:“是,教主。”

    蠻清給錦陌在身上紮了針,又泡了藥浴,才放心的跟炎火離去。

    皇宮戒備森嚴,大內高手比比皆是,特別是這現任邪帝是一個有手段的君主,他怎麼會容忍自己的地盤讓他人來去自如呢。

    這皇室的倉庫具體的位置,炎火早已打探清楚,只待他跟蠻清兩人偷偷的進入,就他們從所謂的冷宮一步步小心的走到有生氣的地方,明顯就覺得暗處的人,越來越多,而卻功力也是越來越高,

    兩人從冷宮外頭翻牆進來的時候,恰好落在一大片修剪漂亮的盆栽後面,一大片盆栽剛好替他們遮擋住皇宮暗哨的視線。

    躲在一棵盆栽後,兩人聽着巡邏的士兵腳步聲過去,然後有靜靜呆上一會兒,等着暗處的人員離開,然後乘着這交替的時間,猛的躥出去,打昏背對着他們的暗哨,在離去。

    炎火還好,氣息正常,就是眉頭緊緊的鄒着,蠻清就沒有那麼好過,他跟着炎火跑,氣息早就不穩當了,等着炎火停下來的時候,就從胸口拿出一個玉瓶,拿出一顆黑漆漆的藥丸,就往嘴裡塞。

    “你在這兒等着我,我進去。”炎火伏在蠻清耳邊說道,溫熱的氣息讓蠻清紅了耳際,他點了點頭,眼神看着他,示意,你小心點!

    炎火點了點頭,伸手把捂住口的黑布巾往上拉拉,就躥了出去,這國庫的位置也設置的靠山,準確的來說是把一座山挖空,裡面放東西。

    看着國庫上面那大大的銅鎖,炎火一陣無奈,他媽的!這邪帝有毛病啊,國庫這暗處沒有人守着,放這麼一把大鎖有什麼意思呢!難道他沒有想到,來盜國庫的人都是有兩把刷子的麼。

    拉起那成人手臂大小的鐵鏈子,一手放在銅鎖上面,把內力都集中在兩隻手掌的地方,準備震斷開來就聽見……

    “看來,那些老不死的也沒有說錯,南疆蠱教真的如同盜賊一般,要這般養活一衆手下……”說話的人,慢慢從暗處走了出來。

    炎火看清來人,他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鐵鏈,跟他視線相對。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