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九十二章 曲家婉兒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九十二章 曲家婉兒番外字體大小: A+
     

    “你給我放開。”錦陌伸手推讓着,壓在他 身上的男人,她是不知道這個男人爲什麼突然現在就變得這個樣,但這個情形,她要是在不反抗,等到她的一定是她不願意 的。

    他那麼看着自己的是爲什麼?是爲了不去御龍殿,還是其它什麼原因,這些問題在她看來都不是讓他生這麼大氣的事情,那到底是爲什麼。

    “被我抱着不願意了?”

    不知道什麼錦陌的反映太過激烈,讓一直都情緒還算穩定的男人漸漸的呼吸加重了起來,他神情逐漸開始變得有些壓制不住,瘋狂的神情漸漸外露,“你想推開我, 轉去其它人懷裡,錦陌你問過我可會答應,現在摟着你也不願意了,難道他的懷裡就那麼讓你舒服,讓你這樣的留戀。”

    留戀如何,想要逃離如何,這天下都是他 的,錦陌自然也是他的。

    “你說,被他壓在桌子邊緣吻着,你就那麼享受?就那麼讓你捨不得推開?那你說, 我們兄弟兩人的哪個吻你,你覺得舒服? 嗯?”

    他伏在錦陌耳邊似瘋似癲的呢喃着,那些說出口讓面紅耳赤的話一再說出來,氣的他懷裡的錦陌紅了眼睛,小手用力的抓着他身上的衣服,狠狠的揪着,白皙精緻額小臉染上兩抹紅暈,有了嬌豔的味道。

    南宮邪習慣的捏着錦陌的下顎,擡起她的 下顎,骨節分明的手指附上錦陌的脣瓣, 又一遍遍的摩擦起來,就如擦掉不乾淨的 東西一樣。

    “陌兒,你爲什麼要讓他吻你?嗯?”

    他站在門外,看着屋裡兩人在暖色的燭火下擁吻的時候,就想毀了一卻,他們相互擁抱,投入的親吻,就是一對金鑲玉一 樣,好似世間難得的珍貴,那個被他精心 呵護大的孩子,竟然順從的擡起頭讓其它 男人去親吻,他憤怒,也是心痛……

    他心痛,那個孩子以後在也不會需要他,以後受了委屈也不會來找自己,牽着他的手,陪着他浪跡江湖的也不是自己,跟着他相守百年的也不是自己。

    他忍受不了身邊沒有那個孩子的存在,他不允許他就這麼從自己身邊走遠!絕不允許!

    心中的暴戾和擠壓在怒火都在他摟着少年青絲,他低下頭,大手固定住她的小腦袋,對着那張小嘴就狠狠的親吻了下去, 眼裡的暗涌終於是壓制不住,黑色的眼眶裡面,眸子隱隱發出紅色的暗芒。

    讓自己的着迷上的味道,他閉上了眼睛, 用力的吻着,心裡的暴戾之氣慢慢的降下來,南宮邪大手用力的把孩子的頭像自己這邊按壓,不顧她反對,雙手禁錮在自己 懷裡,長舌霸道的撬開緊閉的牙關,肆意的在有着果香味道的“寶庫”面尋找那條小寶貝,待找到之時,與它交纏一起。

    錦陌擡着頭,她後退不了,這麼激烈的情況下她受不住的,眼睛留下了眼淚,順着白皙的臉頰緩緩的掉落在地面上,霸道的吻,讓她喘氣都感到困難,口中所有的地方都被他強勢的佔有。

    不管是呼吸,還是感受,都是這個男人的味道。

    錦陌閉着眼睛,睫毛顫抖着,她不敢睜開眼睛,又怕自己下定的決心動搖,突然, 脣瓣上面一疼,錦陌睜開眼睛,眼裡閃現着她自己不知道的委屈神情,怎麼咬她啊?

    南宮邪放開嘴上的沒事,伸出舌頭,舔掉她脣瓣上面的血跡,邪魅的說道:“現在都 是我的味道,以後都是我的。”

    說完,他低頭在錦陌秀美的鎖骨出咬了一 口,然後又淺淺的吸食了下,一個嬌媚的花瓣就在那如玉的肌膚上面了,他神情顯得有些滿意。

    把那些不屬於自己的味道都給抹掉,這個孩子,本應該就是他的,除了自己,其它人沒有資格擁有。

    血腥的味道在嘴裡瀰漫,那帶着說不上來的味道讓錦陌不適的皺眉,她剛想把人推開,那隻色色的大手就開始曖昧的順着她腰線移動。

    她有所警覺,就他剛動的時候,就拉住他的手,固定住,不讓移動,“你放開,這算 個什麼樣子。”

    “怎麼放開,早已經放不開了。”南

    宮邪掙脫錦陌拉住他的手,低聲的吼道,方纔眼睛消失的血絲,又漸漸的佈滿了眼眶。

    他一手抓住錦陌的雙手,一手解開錦陌的 衣袍,黑色的官服衣襟被打卡,腰間的系 上的帶子也被打開,露出裡面的厚實的裡衣,錦陌睜大眼睛看着,不安的越加亂動起來,這個該死的男人,他竟然真的敢來。

    隨着外衣的剝離,純白的裡衣就完全的露了出來,秀氣的鎖骨也露出了它的全貌, 其中一個還是一點暗色的小桃花瓣,真是比那聖女還覺得可口。

    他低頭,眼神深沉泛着光亮,他有些迷戀看着展現在自己眼前的風光,“陌兒……”

    十五歲少年的身體,已經在發育了,以後地方該嚴實的自然是掩蓋了下,這幾日精神不濟,一些步驟自然都是省略了,本該纏繞在胸口的白色布料今日就未裹上。

    隨着南宮邪手指挑開裡衣,錦陌就顫顫抖 抖說道“邪哥哥,陌兒錯了,你放過陌兒。 ”

    帶着撒嬌軟糯的語氣讓南宮邪呼吸一 窒,“陌兒,想我怎麼放了你,嗯?”聲音帶着顯而易見的沙啞,南宮邪卻未擡頭, 他偏頭伏在錦陌的肩膀處,細細舔弄着。

    錦陌面色漸漸的紅潤了起來,她伸手抱着胸口的頭,不讓他移動,語氣不穩的說 道:“陌兒什麼都願意,快停下來……啊。”

    南宮邪低聲笑出聲,他擡起頭來孩子在他 眼睛就是一顆已經發散着濃厚香味的美食,比閨中女子都還嬌豔的容顏,如今染上羞意,清澈的雙眼也愈發的迷離,就跟喝醉了酒一般,因爲自己動作的關係,她不顧往自己懷裡縮。

    無名的火從腹部升起,南宮邪一把抱起懷裡的人,往御書房一邊的內室走去。

    錦陌第二天醒來看到眼前的環境,就賴在 牀上面不起身,她現在不僅腰痠,手痠, 還腿痠,南宮邪那個男人就是一隻貪得無厭的狼,爲了秘密不被發現,她昨天犧牲了好多。

    兩人在一次吵架,因爲錦陌“犧牲”的關係 告終,這樣的結果就是某帝王越發看人嚴 實,一會兒不見人,就派人去找,這粘人 的模樣,讓錦陌發火不止一次。

    這麼黏在一起,是非繆論就開始多了起 來,不知從哪裡說起,聖熙王朝的邪帝陛下喜歡當朝的戶部尚書,聽說兩人經常一去出入御龍殿、御書房等地方,基本上就是形影不離。

    又說那戶部尚書長得美,是罕見的美男子,年紀輕輕就如此絕色,帝王喜歡也不難怪,後來又說這位戶部尚書曾讓一個女子懷孕,可被邪帝當做衆人的面前活生生的劃開肚子,拿出那還是一灘血水的嬰兒。

    留言漸漸的多了起來,關於戶部尚書藍顏禍水,魅惑國君的消息傳的天下皆知,可 被人說着禍水的人,現在脾氣也不好。

    “都是你!你看外面怎麼說我,禍國,魅惑君主!”錦陌拿着摺子批改着,眼神涼涼的 看着賴在身邊的某人。

    “別人說就讓他們說,我知道就好。”某帝王耍賴皮,笑意盈盈安撫道。

    錦陌一聽這男人這麼不在意,她突然響起 今天早朝時分羣臣都贊成的提議,眼珠一轉,她側身,表情嚴肅的問道身邊的男人,“邪哥哥,你疼我的我知道,那現在我有一件事情要你答應。”

    見着孩子那眼珠流轉的樣子,就知道她打鬼注意,但還是順着她的話說道:“什麼事情?”

    “今日羣臣舉義,邪帝地下後宮宮妃很少, 爲了證明我的清白,你就犧牲下,答應了吧,說不定那羣貌美如花的閨閣女子中, 有你喜歡的也說不定。”她對着他挑了挑眉 頭,隨後偏頭看着一邊的冊子。

    “喔?”南宮邪笑得愉悅至極,捧起她躲避的腦袋,逼着錦陌直視着他,“答應是可以,就怕到時候陌兒泡在醋裡面。”

    錦陌撇了撇嘴角說道:“你想多了。”

    翌日上朝,衆臣在提起這個建議的時候, 那平時都拒絕的邪帝地下居然答應了,這一消失,讓不少人都心情激動起來,後宮 選秀都是從大臣家裡挑送,帝君看的

    上的,留待宮中伺候,看不上的也是留在宮中伺候留下的伺候邪帝陛下的主子。

    這浩大的選秀,正是在一日好天氣中選, 帝君高高在上坐着帝位,離他不遠處,一排排待選的秀女站着,個個都是花一般的年紀,對着書本里面美好的感情嚮往中,卻被放入那深宮之中。

    錦陌跟着上次一樣,坐在南宮邪一邊,不過這她身邊還座上了聖後寧芊,至於曲太妃,還有其它的太妃都是坐在下方。

    南宮邪手肘撐在皇椅把手上面,慵懶的樣 子就根本不在意那些女子會不會是他今後 的妃子,見着看的順眼的擺了擺手,不順 眼的不做聲。

    邪帝年紀不大,正是書本里面的男主腳那樣,有着相貌,有着權,還有錢,這樣的好相公讓不少人都是春心萌動。

    來選秀的女子都知道,邪帝陛下疼愛戶部尚書,今日見着那個比他們年紀稍小的尚書跟帝君同坐一併就知道了,有心機的都 是心底暗暗打着自己的小算盤。

    “陌兒,這下可滿意了。”南宮邪悅耳的笑 聲低低響起。

    錦陌撇了他一眼,什麼叫她可滿意了,滿 意的應該是他,後宮佳麗三千這次可是不 爭的事實了。

    “跟我有什麼關係。”錦陌看着地下走上來的女子,不看身邊的男人,隨意的說道。

    南宮邪在她頭上拍了拍:“真是狠心,我這麼做可是爲了給陌兒洗清冤屈,現在目的到了,就不認人了。”

    錦陌冷哼了一聲,就徹底的不理會他了,偏頭跟身邊坐着的聖後寧芊說起悄悄話 來,討論那一家的小姐是最好看,最後兩人都表示她們長得真一般。

    一個天天面對的絕世容顏,怎麼看那些人都是平凡,那些秀女中,還是有不少人容貌絕色的,只是放着跟錦陌、南宮邪、南宮嫋這些人相互比較,可能遜色了不少。

    後宮之中一下熱鬧了不少,連着一向安靜的長壽店也有一一撥撥秀女前去請安,最後邪帝陛下下旨,無需打擾聖後安寧,請 安可勉。

    這樣的下場,就是每次錦陌碰見人,低頭彎腰的次數多了起來,後來隨意的抱怨了下,某帝王又下一道聖旨說道:戶部尚書 宮中禮儀可免,無需行禮。

    這樣的恩賜讓後宮之中不少女子都紅了 眼,陛下真的跟外面那些人說的一樣,真 是疼愛戶部尚書啊。

    時間一天天過,不知不覺中初春的頭終於露了出來,屋外枯枝發芽太陽也是格外的溫暖。 “錦陌大人,您就幫我們說下吧,讓陛下出來走走。”

    “是啊,是啊,錦陌大人,您就幫幫我們 吧。”

    “您是陛下身邊受寵的人,陛下一定聽您 的。”

    “……”

    唧唧咋咋的說話聲,讓錦陌頭很痛,他就是從那個悶人的御書房出來走走,然後就 碰見了這一羣出來曬太陽的宮妃,今天的事情就是讓南宮邪那個男人出來走走,然 後看看她們,呆在深宮大院是寂寞了。

    她要去見南宮邪不是很簡單的,跟着那些其它女子一樣,手裡拿着一個食盒,就說給南宮邪送吃食就好,那些女子不就是進來了麼。

    這也是唯一讓錦陌痛苦的,她揉了揉額角,想出聲開口說話,確被這羣女人唧唧咋咋的掩蓋掉了。

    “在這裡做什麼。”一道冷漠的聲音自一邊宮道旁響起。

    冰冷聲音讓整個場面都安靜了下來,衆人都把視線紛紛投向說話的地方,那是一個男子,他身穿藍色衣袍,用着貴重的絲線繡着精美的圖案,衣襬巨龍腳踏祥雲,其氣勢跟穿着衣服主人相得益彰。

    “給陛下請安,陛下安好。”

    南宮邪皺眉,向來不喜歡下朝以後還會有那麼多人環繞,而且還是衆多宮嬪,大手一揮:“全部退下,戶部尚書留下來。”

    錦陌眨巴眨巴雙眼:“這些新晉的秀女個個花容月貌,可不討陛下歡喜?”

    “陌兒可是想讓我寵幸這些女子,”他雙目如炬,有隱隱的怒氣。突然手一伸牢牢扣住錦陌將他逼至屏風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