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九十三章 如曇花一現的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九十三章 如曇花一現的少年字體大小: A+
     

    安怡宮外,腳步鏗鏘,一個模樣清秀的宮女在衆人前面帶路,她神色膽怯,只是無意中在大太監面前說今天白日裡見過戶部尚書就被捉了去問話,她說,錦大人被曲家小姐帶走了。於是一行人風風火火的帶上她去安怡殿,爲首的是當今皇上。

    南宮邪眯着眼,眸中怒氣滔天,錦陌昏迷後被曲婉兒帶走,又不知道曲婉兒要搞什麼名堂。一近安怡殿,他清退宮人,輕輕的靠在門外,屋中點點聲響都落了耳。

    屋中是女子的喘息嬌吟還有呢喃之聲,他聽了一會兒,一聲熟悉無比的叫聲讓他震驚異常,那是陌兒,曲婉兒和陌兒?

    他陰着臉用力的推開了門,這聲響讓還在牀上的尤娜錦陌都停了動作,南宮邪所看得的情景是如此,錦陌衣裳凌亂的半壓在幾近無衣物的尤娜身上,尤娜滿臉紅暈,錦陌雙眼迷濛正單着一條腿擠在尤娜雙腿之間。

    她急不可耐和其他女人行此事可是爲了氣他?可是出於真心?

    一時間,尤娜、錦陌神智都回復了大半。錦陌強忍着手上的痛意,示意尤娜穿好衣服,尤娜呆滯了半天才滿身通紅的躲到了錦陌身後穿衣服,錦陌當着南宮邪的面視若無睹的整理好衣衫,用極其優雅緩慢的動作扶起尤娜。

    她錦陌身上衣袍方纔被尤娜解開,顯得很是凌亂,一頭青絲披散而下,束着頭髮的玉冠也不知道如今丟在何處,額角有着薄汗,臉頰微紅,呼吸出來的氣息都帶着熱氣,脖頸出都是玫紅色的印跡,這還真是跟行了周公之禮沒有什麼兩樣。

    “錦陌、尤娜,你……你們。”曲婉兒睜大眼睛看着她面前衣衫不整的兩人,震驚說話都斷斷續續的。

    她小嘴張張合合幾下,這才緩過身來說道:“你們這可是yin亂後宮啊……”

    尤娜整理好衣服她從錦陌身後走了出來,她“嘭”的跪在了地上,面上喊着一些嬌羞的說道,“陛下,今日只是全都是尤娜做的,您要罰就發尤娜,戶部尚書他……他是被尤娜下藥了。”

    錦陌驚訝的側首,看了跪在她身邊的尤娜,心裡暗暗的冷笑,這深宮後院啊,真是悲哀,她撩開衣襬也跪了下去,聲音清亮的說道:“微臣有罪,請陛下責罰。”

    站在一邊的南宮邪雙目充血,他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一對壁人,涼涼一笑,“戶部尚書錦陌作爲朝廷命官,尤娜入我天朝本應充納後宮爲朕嬪妃,今日戶部尚書淫亂後宮,姦污嬪妃,當……打入天牢!”

    話音剛落,南宮嫋帶着南竹就趕了過來,南宮嫋在路上就問清了事情的原末,他沒有顧忌南宮邪是天子的身份,淡淡的說道:“你親眼所見他們做了有污臉面之事?還是說你聽了某些人的一派胡言”說着南宮嫋瞄了一眼躲着南宮邪身後的曲婉兒。

    曲婉兒咬着脣瓣,半天才開了口道,嬌柔聲音中含着痛心:“靈王殿下,尤娜跟婉兒是朋友。”

    風中送來了涼意,沒有人去爲她驗證這句話是否真實。是不是真的已經沒有了關係,這已經不重要了,房間金色香鼎裡面的薰香已經完全的隨風飄遠,聞不見一點方纔勾起人心底yu望的味道

    進來的侍衛牢牢銬緊錦陌的雙手,錦陌低着頭無聲無息的從南宮邪身邊走過,她察不可及的嘆了聲,就走了出去,穿着白色裡衣的人慢慢走遠,直到不見了身影。

    尤娜青絲飄散,她跑了過去,抓住錦陌的雙臂:“不要走!你們……陛下,尤娜被送來跟聖熙和親,可陛下無意尤娜,爲何不成全了我與他人。”

    南宮邪嘴角起了淡淡的殘忍:“你的他人就是指戶部尚書……錦陌?”

    尤娜眼神堅定,她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是,是錦陌。”

    曲婉兒前來求情:“尤娜生性單純,況且她是異國公主,皇上看在這個份上,饒了她吧。”

    南宮邪並不發話,南宮嫋卻是一把拽過尤娜:“我們走!”他並不衝動,親眼看着錦陌被打入天牢,他的確很想救他,恨不得打入天牢的是自己,可如今摸清錦陌和尤娜到底是怎麼發生這等事纔是最爲重要,尤娜也是救錦陌的關鍵!

    錦陌身上是一件薄衣,這初春的夜冷的刺骨,等她熬到天牢一會兒就頭昏腦漲,臉色泛青,身體開始滾燙起來。她合上了眼,還是靈王府上的東廂房暖和。

    天牢陰溼寒冷,溼氣甚重,錦陌耐不住這股冷氣,只有把所有的乾草全部堆積在一起躺在上面,手頭上的紗布已經透紅,估摸上面的傷口都裂開了,送他進來的小獄卒聽說被送來的皮相甚

    好的年輕男子是當今戶部尚書錦陌,聽人嚼舌根,說錦陌爲人正直,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瞧她模樣也好看,於是心癢癢,背過衆人送了一團乾淨的毯子給錦陌。

    “錦大人,俺聽說你是好官,人也好看,這個東西可以蓋着禦寒。”那人憨憨的笑着,模樣忠實,

    錦陌道了聲謝,忍着痛爬過去接了毯子,她心中又冷又熱,錦家兩代家主都進了天牢,這樣的待遇,錦家是不是祖墳上面常青樹開了粉色的花朵?

    索性用毯子團住身子倒頭就睡,再也不聞不問,其實就那麼睡下去也未必不好。

    皇宮之外可是鬧翻了天,說是戶部尚書錦陌淫亂後宮,不相信的人大把大把的在,有人嘻笑說:“錦大人那副小孩子樣怕是毛還沒有長齊,怎麼可能和那個異國聖女勾搭不清。”

    “是啊,錦大人不是和皇上親的很,偏偏還是被皇上親口打入天牢,實在蹊蹺。”

    說完其他人也紛紛應合。

    南宮嫋帶着尤娜站在御書房一夜,滴水未進,大太監奉勸他:“皇上還在氣頭上,錦大人這會兒還在天牢,身上帶着傷,殿下您先別求皇上了,去天牢照應一下錦大人爲上策啊。”

    南宮嫋瞬間清明,他怎麼可以把錦陌受傷的事給忘記了,他看了看大門緊閉的御書房,就轉身的走下了御書房前面的階梯,人不懂情,心傷,如是懂了情……就如那御書房門內的人。

    錦陌當天就在天牢發了高燒,整個人迷迷糊糊的喊着爹孃,那獄卒一直在外面守着,聽到裡面動靜就連忙請示上級,那牢頭見多了這樣的,心已經化成了鐵,只是粗聲道:“這小子平時嬌貴慣了,難受叫叫也是正常,你且過一會,他就乖多了。”

    那人嘴上這樣說,可不知錦陌這一病是來勢洶洶,非劫既斃。

    天牢門被敲的咚咚響,有人剛把門上的鏈子卸了,就有一隻腳躥了進來,腳上蹬的是銀絲祥雲線針針繡在阜口的描金靴,襯以猜測來人不是君王就是重權大臣。南宮嫋把開門的人都踹飛老遠。

    牢頭抹了把汗,正了正衣冠,領了衆人匍匐道:“小臣拜見靈王殿下。”

    南宮嫋看都不看他,直直往裡頭有去,旁人得了眼色,知道靈王和戶部尚書要好,這光臨牢獄不爲錦大人又是爲誰?不用吩咐就有人引路。

    想這年來哪裡有貴人屈尊降貴來這個破地方啊,一來就是個大人物,牢頭豈敢得罪,親自退了引路的人走在前頭,腆着笑臉:“靈王殿下,錦大人的牢房在這邊。”

    這不說不打緊,南宮嫋一看到錦陌的境地,就心痛,對南宮邪的怒氣更是一層樓,踹過牢頭:

    “給我滾下去……”

    “是是是……”牢頭忍痛笑着,手抖着把牢門開了。

    衆人紛紛退下。

    南宮嫋一進就連忙脫下身上錦衣蓋在錦陌身上,他坐在草堆上,將錦陌抱起,隔着衣衫,發覺錦陌身上滾燙滾燙,一摸額頭,她發了高燒?

    他沉着臉,鄒着眉頭,撐着錦陌的背後的手給她輸送內力,奇怪的是,內力被吸收,陌兒的體溫還是漸漸的降低。他昨晚他細細的問尤娜,卻沒有問出個所以然來,錦陌的性情他再清楚不過了,她定不會隨意招惹女子,怕是着了曲婉兒的道。

    他遣人偷偷入了安怡殿,卻什麼都沒有發現,今早求了南宮邪也不見他心軟。

    再看看錦陌,他捏緊了拳頭,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吩咐道:“來人。”

    那個牢頭便滾了進來,南宮嫋道:“快去請太醫。”

    牢頭一聽臉色就變了,跪在地上道:“殿下,天牢這個地方可是不允許請太醫的陛下如是知曉,小的腦袋不保啊。”

    南宮嫋氣在心頭,平時柔和的脾氣早就蕩然無存,又踹了牢頭一腳:“滾去請,現在不去不用南宮邪砍了你的頭,本殿現在就能讓你死!“

    牢頭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叫苦不迭,靈王今天連連踹了他們三下,當真腳力無限啊,他連忙應着聲,就跑了出去。

    他抱着人坐在草垛上面,把自己的衣服披在懷裡的人身上,護着她背後的手,繼續輸送這內力,儘管沒有什麼療效,他還是堅持不懈。

    錦陌高燒不退,依舊昏迷不醒,她臥在南宮嫋的懷中,輕輕嚷着:“痛……嗚嗚,難受。”

    “陌兒不痛,乖~”他骨節分明的手撫摸了下懷裡人的側臉,低頭在在耳邊輕聲說道。

    他靠着背後的木樁,不勝餘力的把自己內力都

    傳送給了錦陌,被他踹出去找御醫的人,始終沒有回來,果然是,做了帝王心也變冷了~

    南宮嫋守了錦陌一夜,也是一夜未睡,錦陌一直說着胡話,天色矇矇亮,渺渺光華從鐵窗射入,南宮嫋睜着眼,小心翼翼的拂過錦陌的額頭,已經不再那麼滾燙了,這燒可終是退了啊。

    剛剛高興起來,可下一秒就跌入地獄。

    錦陌睜開惺忪的雙眼細細的看着他,喊了一聲嫋哥哥,轉而就噴出一口黑血,又昏沉過去了。

    南宮嫋吃驚的看着手中的血,這是如何了!

    “來人啊!快……快傳太醫。”他抱緊了錦陌清瘦的軀體,起腳踹開沒有關緊閉的牢門,往外衝去,奈何昨夜一直曲着腿,現在麻木,移動不了。

    幸好這個時候南竹手裡拎着一個太醫走了進來,他扶起南宮邪,伸手想把他懷裡的錦陌給抱起來,南宮邪不肯,他顫顫巍巍站起來,把人放在離他幾步遠的放茶水桌子上面,這太醫手腳麻利的診斷,折騰一把老骨頭才顫抖着說出,“靈王殿下,錦大人可是中了蠱毒!臣早些年遊走在南疆一代,今日才診斷的出。”老御醫眼角都是凝重。

    他問:“蠱毒!如何治!”

    “回殿下,蠱術傳於苗疆,老臣遊走於哪裡,但未學過蠱術,老臣……解蠱根本無力下手,這蠱老臣如是沒有記錯,應當是蠻族手裡養出來蠱,至於什麼蠱老臣看不出。”

    南宮嫋抓着錦陌的手猛然用力,捏着錦陌軟軟的小手都變了一個形狀,他眼裡冒着寒意,聲聲的問道:“時間多久。”

    那老御醫擺了擺頭,他不知道,蠻族養蠱是出了名的,各種各樣的都有,他當年爲了一味藥草前去,也鮮少跟這蠻族人交手。

    昏迷不醒的錦陌此時咳嗽了幾下,黑色的血跡順着他的嘴角慢慢的留了下來,不同於正常血的顏色,讓站在旁邊的四人心跳都加速了起來,而這個時候的錦陌卻是眼裡有着波光,閃閃發亮,面上有飄來兩朵紅暈,她此時的模樣就如盛開在忘川河畔的彼岸花,美好、誘人、又能讓人心生悲涼。

    如此一個靈秀的少年,會如曇花一現般消逝……

    不,他們無法相信!

    “我想孃親跟爹爹。”她抓着南宮邪的手,用着平時的語氣說了一句話,沒有因爲蠱毒變得斷斷續續,撇去他身上的蠱毒,他如痊癒了一般。

    南宮嫋一貫淡雅的眼裡摻了沉重的悲痛,他用力的握着手裡溫度漸漸降下去的小手,拉着嘴邊親吻着,他點了點頭,喉嚨有點生硬的說道:“好,我去找,找他們回來陪着你。”

    “可是我也想吃西街街頭那烤餅,好像……許久都沒有吃了。”錦陌眨巴眨巴眼睛,她嘴角的黑色的血液漸漸的流了出來,宛如盛開的花朵,失去了生機,漸漸的枯萎。

    “好……我買給你,買給你。”南宮邪用衣角擦掉她嘴角的血液,點了點頭,被他衣袖擦拭過了血跡,順着錦陌的嘴角又流了出來。

    “我都答應你,答應你,不要在流了……不要在流血了,陌兒~”他一向到帶笑的眸子,有着厭恨。

    見着了南宮嫋眼裡流露出來的悲傷,錦陌眨了眨眼,她淡雅的一笑,那年第一次見着南宮嫋一樣,“嫋哥哥……我有些怕。”

    南宮嫋悶哼了一聲,眼角逼得紅通了起來,他蹲下身子,拍了拍她的頭說道:“不怕,我陪着你。”

    靈氣的眼睛,漸漸流逝掉靈動,暗淡了起來的眸子漾着光波,含笑。她張口說了一句話,無聲……

    南宮嫋湊耳上前去聽,依稀之聽見這樣的幾個字“我……見……曇……”

    那一夜,那出生於秋季,爲了迎接她的到來,秋菊全部綻研而開,幽幽的淡香,又有苦澀的味道,戶部尚書之子順利降生。

    仙人之姿的人,沒有了耀眼的未來,竟然是在這個不見天日的牢房裡面閉上了眼睛,被靈王殿下的寵愛,被邪帝捧在手心,被戶部尚書當成小祖宗,這樣的人,就這麼走了……

    就如那秋菊一樣,不在春夏之際而開,反而在了百花凋零綻研,雖然是花枝俏,但寒冬無情,冬霜也不憐惜,故,不長久,那人性情跟這秋菊一樣,單薄,秋涼。

    邪帝五年,天牢突起大火,一代能臣戶部尚書錦陌少身喪命其中,推及此人功過,淫亂後宮之事被邪帝兄長靈王翻案,陳爲子虛烏有。邪帝莫不痛心毀過,並命全國稿素三年,舉朝震驚。

    人已經死了,後面做的,死去的人如何看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