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八章 邪帝的怒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八章 邪帝的怒火字體大小: A+
     

    皇家比試圓滿落幕,錦陌這個十五歲的戶部尚書能力可見,聖熙舉國都看重的皇家比試,被她安排的很好,次日上朝 再也聽不見那些年過半百的老狐狸在上報說,戶部大人未過倌發之年,不適合。

    隨着大殿上的公公宣佈退朝,錦陌跟着南宮嫋有說有笑的走了出去,自從錦慕跟美人孃親的離開,錦陌就很少回到府上去住,很多時候都是跟着南宮嫋回他的靈王府。

    “錦陌。”

    南宮嫋跟錦陌轉身,就見着兩女子從一邊假山後面走了出來,見着其中一個衣着不同,兩人都猜到了來人是誰,錦陌嘴角輕輕往右動了下,彎出一個弧度,清雅絕倫。

    曲婉兒挽着尤娜往錦陌這邊走,邊走她還笑意盈盈的給聖女介紹,“尤娜,這個就是我跟你說的錦陌。”

    “果然就跟冰雅花一樣美啊。”尤娜見着錦陌,幽幽的讚歎了一句,她右手交叉放在胸口,對着錦陌低下頭,問好了一句:“尤娜見過戶部尚書大人。”

    錦陌立馬扶起尤娜,笑意溢滿星眸說道:“聖女快快請起,錦陌受不住聖女這麼大禮。”

    尤娜見着錦陌對她笑,她藍色的瞳孔眨巴眨巴了下,隨後面上浮上了淡淡的羞紅,她一邊的曲婉兒見狀出來打圓和,“尤娜纔來聖熙,錦陌你就別欺負她了。”

    她又帶着尤娜走了兩步來到南宮嫋面前,跟尤娜說道:“他是靈王殿下。”

    尤娜跟方纔一樣對着南宮嫋醒了一個大禮,低下身子的她露出了雪白的肌膚,只要南宮嫋低眼看,就能見到誘,惑的畫面,他虛扶了下尤娜,然後走在錦陌身邊站定。

    “今日陛下說要奉尤娜爲貴人,她較爲羞澀,怕到時候認錯人,讓婉兒帶着熟悉下,恰好見着靈王殿下跟錦陌,就從二位開始識人吧。”曲婉兒捂着小嘴笑了笑,她眼裡都是取笑優雅的意思。

    錦陌對着尤娜淡笑道:“恭喜聖女,錦陌祝陛下跟聖女百年好合。”

    尤娜特嬌羞,低頭就攪動這手裡的錦帕,又羞怯的看看錦陌,又看看南宮嫋,在見着兩人都是對她展顏開笑模樣,她便是擡頭笑了出聲。

    尤娜是聖女國聖女不錯,但她還是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聖女國的公主,聖女從出生開始就被選定,然後呆在聖教裡面,終年不得外出,除非有大事情,聖女出面,代表上天的使臣傳達敬意。

    聖女的到來,讓朝中不少不少大臣都看見了希望,邪帝陛下終於是肯選妃了!這樣隱晦暗示,一頓在上朝中被提起,這位官員推薦跟他一黨的官員的女兒,這類的事情都被紛紛效仿。

    冬季寒冷,錦陌一直霸佔這靈王府上東廂房,倒是讓人家正牌的主子跑到一邊的偏房睡去,關於關於南宮邪寵幸尤娜的時候,她表現的很不以爲然,寵幸了就寵幸,那能怎麼樣?

    南宮嫋回頭,看着身邊的人心思又飄遠了,他搖了搖頭喊道:“陌兒?”

    錦陌筷子插在碗裡面,小口小口往口裡面送,低頭嚼動,小碗裡都是白飯,沒有一點菜色,在身邊坐着的南宮嫋喊她時候,都沒有反應過來,心思是嚴重不在這兒。

    “陌兒,你怎麼吃,有味道?”南宮嫋夾起面前一塊嫩色的豆腐,放在錦陌碗裡。

    等着嘴邊的味道變了,錦陌才反應過來,

    她擡頭看着一邊男人,見他看自己的眼神那麼深邃,她不由的心虛了,她怎麼又分心了。

    錦陌偏頭,對着南宮嫋問道:“最近看摺子有點累,嫋哥哥說何事。”

    南宮嫋淡笑搖了搖頭,夾起孩子喜歡的菜色放進她碗裡,眼神示意她快吃,不然就冷了,很多事情都是慢慢來,等着習慣了就會好了,他心底暗暗的說道。

    “我……對不起。”錦陌說了半句沒有說完,突然有些不自在。

    南宮嫋狐疑地看着她:“怎麼?是哪裡又闖禍了?”

    什麼叫‘又’?”錦陌白了他一眼,“我不該在用膳的時候讓分心,以後不會了,只是心裡有點亂而已。”

    這個如蓮的男人,她欠他的太多,在一些事情上,她不想他眼裡出現失望的神情,只希望他眼裡閃現都是笑意,那種能感染別人的深深笑意。

    錦陌是沒有說錯,她戶部尚書那邊卻是摺子很多,新上任的戶部侍郎不熟悉事務,很多事情都轉在她手裡了,錦陌用過晚膳就去霸佔了南宮嫋書房。

    兩人在書房,一個拿起摺子看,一個坐在一邊的椅子上面幫着研磨,還幫着處理摺子,看到一些別樣的,兩人還在一起討論。

    “你看這人說,他建議我從國庫中拿出一少部分的銀兩,在聖熙盤下土地,然後做生意,連着往後的經營都寫的很清楚,你覺得可行麼?”錦陌筆桿敲擊桌面,她問道身邊坐着的男人。

    “這樣的方法是可行,但是收益時間很長,如果你動用了國庫,這銀兩短時間收不回來,又遇見急需的事情,這樣不是很保險”南宮嫋站在椅子上偏頭看了一眼那摺子,淡淡的說道,他坦然一笑,算是安撫。

    錦陌挑了挑眉頭,她聽着南宮嫋的話側頭想在問話,可等着她的竟是兩個人面對面的親吻,帶着冬日果香味道的脣瓣貼着他,南宮嫋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

    他神情顯得有些呆瑟,見着孩子精緻的面孔放大在自己的面前,軟軟水嫩的脣瓣跟他相互貼的,他輕輕挪動了,孩子下脣瓣邊落入了自己的口中,雙脣接觸的美好讓南宮嫋迷離了雙眼,神情越發的想要更多一些,他突然出手扣住她的腦子,壓向自己,嘴脣狠狠的親了下去。

    那霸道的親吻讓錦陌有些措手不及,她掙扎着,但是都被如今着魔的男人給制止住,細長白嫩的胳膊給他壓在胸前,把人堵在自己跟書案只見親吻着。

    錦陌被南宮的嫋的動作也是驚嚇了下,這個……這個一直如蓮的嫋哥哥,他竟然、竟然在吻着自己,呼吸之間味道,想讓她怎麼否認都不可能,錦陌小手從他懷裡擠出來,伏在南宮嫋的肩膀上面,推讓着她,這樣的姿勢很容易讓人誤會。

    至少在門外的陰影處的男人是看見的一幕是,兩個男人神情的擁吻着,不依不捨,脣齒只見的糜,爛讓他嫉妒的發狂,錦陌被迫的揚起頭,從背面看去,她是閉着眼睛的,享受的任由她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吻着。

    他沒有進入,反而之按照原路反悔,在衣襬劃過小院子的枯枝時候,如願的看着他的衣袍上面繡着一條黃金巨龍。

    南宮嫋放開錦陌的時候,她紅着臉伏在他胸口大力的呼吸,星眸怒瞪,到底是那麼做錯了……

    “陌兒,不要恨我,我只是喜歡你而已。

    ”他摟着懷裡的少年,伏在他耳邊輕聲的說道。

    錦陌呼吸平復了之後,她推開南宮嫋往外面的院子走去,腳步堅定不易,沒有回頭看後面的人一眼,寒風蕭瑟,吹動她披肩的滿頭青絲。

    翌日下朝的時候,錦陌剛要離去,就被追上來的大公公喊住,說是陛下有請戶部尚書商量皇家比試之後的問題,她原地站了片刻邊跟着大公公去了。

    “大人請稍等片刻。”大公公帶着錦陌進了御史房,勞煩他等下,他自己就上門御書房的門退下了。

    錦陌站在窗邊上,看着御書房一邊的院子裡面,宮女穿着粉色衣裙拿着掃把在清掃被風掛下來的落葉,突然,御書房一邊的小門悄然無息的被打開,那輕微的腳步聲響起,錦陌轉頭,就對上了一雙佈滿血絲的雙眼,眸子轉動,扯動眼裡的血絲,如地獄裡面的鬼魅那般懾人。

    錦陌被嚇的倒退了一步,呼吸都加重了下,“不知陛下駕臨,請陛下恕罪。”

    南宮邪穿着龍袍站在錦陌面前,他帶着皇冠都沒有被取下來,御書房內溫度好,他沒有穿上那保暖的披風,屋內的燭火還沒有被宮女熄滅,橘黃的燈光被他擋在身後,沒有感受到溫暖,隨着站在的位置,周邊的環繞的都是一股讓人感到汗毛豎起的戾氣。

    他的目光落在錦陌那微微張開的脣瓣上面,不滿血絲的瞳孔動了動,沉着嗓子問道:“陌兒,爲何這些日子都不來御龍殿。”

    錦陌平復了方纔的驚訝,她淡淡的笑了笑,這個問題她不是已經回答過了麼,你找人侍寢我在不方便啊,看着他那雙有血絲的眼神看着自己,錦陌想着還是換一個方式回答好了。

    “微臣這幾日身體不適,有些傷寒,怕給陛下染上,所以未來御龍殿。”

    南宮邪眯着眼睛看了看她,顯然是不相信她的話。

    突然一聲冷笑從他薄脣裡溢出,眼神有些嘲諷,還有對着某種事物感到不屑,他暖暖的靠近錦陌,大手自然的摟過她的腰身,往自己懷裡帶,大拇指一遍遍摩擦她的脣瓣。

    “陛下這是做什麼?請陛下放開微臣,這樣有爲聖熙皇族傳下來的祖制。”她皺眉說道。

    “我做什麼?”南宮邪低沉笑了笑,笑聲冰冷有充滿了危險的氣息,那雙一開始就讓錦陌感到不安的眼神裡面暗涌着什麼,讓人壓抑,又是不安。

    這個樣子的南宮邪,錦陌是沒有見過的,他神情是以往那般對她的柔和,眼裡卻滿是冷意,真如他自己說的,他是要瘋,是要着魔。

    危險中的南宮邪,錦陌自動選擇迴避,她推開神情有些癲瘋的男人,舉步往門口走去,哪知道還沒有走到門口,就被身後的一股大力拽了回去,在一個錯位,他就被人壓在鏤空雕花屏風上面,堅硬的木雕戳中她的背後,讓她痛的鄒起來眉頭。

    “你到底想幹什麼!”

    長年累月的習慣,不是一兩天就能改變的,被男人壓在屏風上面痛了知覺,她就衝着他大聲吼了出來,他這是真的要瘋了麼。

    南宮邪從而不聞她的怒吼,大手死死的把人禁錮在懷裡,許是怒火中燒,他身體異常的火熱,透過那冬日的衣服,都能把火熱的溫度傳遞給對方,眸子淺淺的眯起,危險的意思盡在裡面。

    “陌兒……。”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