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六章 情深傷傷,總有一天他會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六章 情深傷傷,總有一天他會懂字體大小: A+
     

    錦陌不敢動,只能摟着南宮邪脖子,等着他自己去平復,可是等着她手臂都酸了,那頂着人的某部位還不見平復,錦陌眼裡閃現着囧意,看着南宮邪,怎麼辦?

    這樣的求救信號剛好就是某人一直等待的,他邪魅一笑湊近錦陌耳邊低聲問道:“陌兒真是體貼。”

    體貼你,就是犧牲我啊,錦陌心底在流淚,順從的讓男人擺弄自己,脫掉鞋子、外衣,放在龍牀一邊的被子一拉,兩人就躲在了被子裡面。

    黑暗中,身體的觸感更加敏銳,男人一手固定住她的腰,一手攔着她手緩緩地往下湊,最後在握住男人的重點部位後,錦陌聽着頭上的男人悶哼了一聲,她掙扎着想要放開手,但被南宮邪輕輕一捏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男人不滿足的孩子的呆愣,他帶着手裡的那隻嫩滑的小手動了幾下,他低頭伏在錦陌耳邊說道:“就像剛纔那樣我帶着你手那樣動,陌兒~”低沉暗啞的嗓音,有了對某種事情的渴望,那麼迷人。

    錦陌捂在被子裡面,臉上都在發燒,看不見外面光線的她,只能趴在男人身上,一手小手被人命令的活動着,鼻翼裡面能聞見的都是身下男人散發出來的魅惑。

    被子裡面的響聲頻頻發出,聽在錦陌耳中異常的羞恥,她只能緊閉着雙眼,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快結束了。

    她再也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現在她做着什麼事情,自然是清楚的,一卻都是那麼的自然,她爲什麼就沒有反駁?

    男人摟着她吻,她耳邊能聽見他發出瑣碎的呻,吟聲,下一次,再也不理會這個人!

    最後的結束還是錦陌胳膊都擡不起來的下場,她倒在某人懷裡,小腳還不甘心的踢他,勢必想把人給踢下牀去,嘴裡還嘀嘀咕咕的說道:“南宮邪你這個混蛋,無賴,流氓。”

    在小腳再一次伸去踢人的時候,就被男人夾住,固定在男人兩腿只見不能有所動作,南宮邪給某孩子揉了揉小手,不介意的笑到,反正罵來道去,也就是流氓、無賴而已,聽了這麼久,他都已經習慣了,對待喜歡的人無賴一點又算了什麼呢?

    皇家比試正式開始,錦陌跟着南宮邪一起走到帝王旁邊坐下,金黃龍椅上面坐着男人一身紫色鑲着金色絲線的錦袍,腳踏祥雲龍鞋,頭戴玉冠,面上掛着邪氣的笑意,深邃的眸子,勝於天神的容貌,讓前來看比賽的女子都羞紅了臉面。

    錦陌坐在帝王右邊的一張小的椅子上面,她跟着今日帝王一樣,穿着紫色的衣袍,一頭青絲用着青色玉冠束髮,她今日所穿的衣服跟平時有有些不同,紫色的錦袍上面竟然好像有似龍非龍的動物相互纏繞戲耍。

    不用說了,這是南宮邪吩咐的,起牀之時,已經讓人準備好了衣袍,兩人穿着同款的衣袍,站在一起就是一副獨特的美景。

    “給陛下請安,陛下安好。”在場衆人均是跪地,大聲的請安。

    南宮邪淡淡的說道:“免禮。”

    錦陌坐下的位置有些尷尬,她坐在是帝王的右手下方,那位置通常都是一國王朝立皇太子才能站的,而且還不能坐下。

    羣臣眼神時不時看向這邊,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如今邪帝后宮無一妃子,子嗣就更加沒有,這戶部尚書自小是陛下帶大的,以陛下疼愛的程度,如果現在當真立了皇太子,這戶部尚書受寵的程度堪比這未來之主吧。

    都心底想着,羣臣都最後意見統一,不說吧,陛下也只是把戶部大人當做自己的孩子疼愛而已。

    錦陌跟南宮邪坐在上面,面容淡淡的,她本身長的就是絕美,很多時候衆人都是被她那出塵的氣質所傾倒,很少注意她的面容,今日聖熙國皇家比試,有的人不遠萬里前來觀看,有的人卻是爲了聖熙這爲好看的尚書。

    比試也簡單,就是看勝負而已,最主要的就是選拔人才,文官不僅要文采,還要的頭腦,武官不僅要武力,還要機智,這些都是考驗勝出者的標準。

    皇家比試不管你是何人,只要你能文,能武,有出彩的地方,都可以上來,英雄不問出處,這就是如今邪帝給出的條件,這一命令讓江湖不少人眼紅,但,邪帝還有一向命令,入了朝,做了官,就的學會聽從命令,違令者,斬!

    這一道命令也讓不少江湖衆人望而止步,都野管了,突然間要去聽從一個人的命令做事情,肯定是不習慣的,英雄好漢都是望洋興嘆了。

    錦陌這是第一次站在高臺上,以前他都是呆在某人懷裡,站在廣場一邊的包廂裡面看,看着那廣場上面對打的兩人,她眼裡精光閃閃,很興奮的樣子。

    南宮邪側首便看見自己的小寶貝眼睛發亮的模樣,他低聲笑道,“陌兒,你看這兩人那個會贏。”

    錦陌看的很起勁,聽着男人問道,她小手對着她這邊的那個男人指了指,“他,他動作很靈活。”

    南宮邪玩味地上下打量她,曖,昧地眯着

    眼,調笑道:“哦~,好一個能文能武的戶部尚書,看來朕當出的決策是沒有錯的。”

    “我還得感謝您?”錦陌下意識地坐得離他遠些,鄙視地斜瞅着他。

    南宮邪低聲一笑,伸出長臂將她的小手抓住,放在自己的手裡,低聲的說道:“陌兒老是會冤枉人,明明我什麼對先爲陌兒着想。”

    錦陌把手抽回,瞪了他一樣,你就是這麼爲我着想的,當着聖熙世人眼前兩人親暱的拉手。

    南宮邪突然面色正經了,他還是拉過錦陌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裡面,眼神看着前方,嘴邊卻是說道:“我想讓你知道,我不怕別人知曉我們的感情,僅此而已。”

    錦陌手顫抖了下,不多時她嘴角溢出一點笑意,不知所謂,就是笑意而已。

    下面的比賽進行着,錦陌的心思去不是往哪裡去,她微微側首,就撞着了一似水柔和的視線,她下意思的把手從男人手心裡抽了出來,眼神不知爲何有些心虛。

    手心裡面的細嫩的小手溜走,男人不高興的皺了皺眉頭,他轉眼想看下孩子的表情,卻是見着下方的靈王殿下看向這邊,男人看着一邊眼神注視遠方,小手握緊的孩子,頓然領悟了,他惡劣的一笑,再一次抓着孩子的手不放開,任憑孩子怎麼使勁,就是不放開。

    錦陌掙脫不了,她看了下南宮嫋,卻見着他轉頭去看不遠處的賽場,她突然心情哀傷了下,南宮邪雖然是看着前面,但是他也一株注視着身邊的人,見着她因爲南宮嫋的態度不高興了,他也黑了面孔。

    一時間,這高位上面的氣氛冷了不少。

    下午休息時候,錦陌跟着南宮嫋身後跑了出去,見着前面的走在,她喊了一聲:“靈王殿下。”

    南宮嫋當前就是站定腳步,他回過身去,就見着少年走了過來,眼裡含着笑意的看着他,“陌兒。”

    “嫋哥哥,我……”錦陌走了上前,輕聲稱呼到。

    一聲嫋哥哥讓南宮嫋面上的笑意增加了幾分,他擡手揉了揉錦陌的髮絲,“陌兒開心就好。”說完,他把錦陌往懷裡一帶,下顎放在她的肩膀上面,閉着眼睛,嘴角的帶着滿足的笑意。

    錦陌突然覺得喉嚨有些生痛,她擡起擡頭,雙手放在身側,就那麼的讓人抱着,最後等着抱着他的人已經離開,她還沒有恢復清醒。

    南宮嫋放開錦陌轉身就離開了,他今日穿着的是一件藍色的錦袍,跟着蕭瑟的冬日裡面平添了一副景象,走入轉角處,有人問話:“那麼喜歡他,又不敢告訴他,他會懂嗎?這樣值得嗎?”

    他低聲回覆道:“情深傷傷,或許有一天他會懂的。”

    想他懂,迴應自己的心意,只怕教回了他,到時候他懂的不是自己的心罷了,自私也好,這麼着也好,他心裡如今還不是有我的嗎?

    南宮邪站在不遠處的閣樓上面,將方纔下面發生的那一慕看的很清楚,他被在身後的手漸漸握緊拳頭,心底好像決定了什麼一樣。

    下午接着比賽的時候,錦陌那個位置已經沒有人坐了,南宮邪看着空空的位置,眼裡風暴積聚,他銳利的視線看着下方的靈王,南宮嫋側首也回看,眼裡的神色都是那麼濃郁。

    去年因爲生辰那件鬧事,不好跟錦家合作的人都解約了,一年的時間錦家比以前更加有聲有色,錦陌現在不僅是錦家的家主,還是一家的支柱。

    她回到府上的時候,就接到了一個讓她皺眉的消息,“你說你們準備遠行。”她沉着聲問道。

    錦慕點了點,“還記得你小時得了天花那一次嗎?我跟佛祖請了願,只要你好,我可以走遍聖熙,一座座寺廟去還願,如今你長大了,這個承諾是該履行的時候了。”

    蘇玥憐愛的拉着錦陌的手,擡手撫摸了她的臉頰,慈愛的說道:“我的陌兒長大了,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我們操心了。”

    錦陌摟着蘇玥不放手,她捨不得,捂在蘇玥的懷抱裡面問道:“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走。”

    錦慕對着它額跡彈了下,惆悵的說道:“明天就走。”

    錦陌點了點頭,就往自己的院子裡面走去了,她不喜歡送人,也不喜歡流淚,他們還是要回來的,現在只是短暫而已,很多事情心裡想着,跟實際的完全不一樣,她不知道,這已分別就是很多年後才見着,那個時候已經是物是人非。

    蘇玥摟着錦慕的腰,捂在他懷裡嗚咽的哭出了聲音,她的陌兒真的是長大了,很多事情真的不需要他們再去出面處理。

    明日一早,錦陌起牀來到大廳,果然沒有見着那對夫妻了,她獨子坐在飯廳裡面用着早膳,了了的吃了幾口,就也在吃不下,不是說她是家裡的小祖宗麼?就真的這麼把她一個人放在府上啊。

    錦陌感到賽場的時候發現很多人都已經來了,她坐回帝王身邊的椅子,等着正主來,昨夜沒有睡好,她手肘撐着椅子扶手,閉樣假寐起來。

    “少年!我終於找到你了。”一聲驚喜的喊叫在她耳邊響起。

    錦陌睜開眼睛,看着面前熟悉的人,炎火,他怎麼也來了,隨後一想,這皇家比試江湖衆人也是可以參加的,就一卻都明白了。

    錦陌懶洋洋地道:“你也是來比賽?”

    炎火嘻嘻笑道,見着錦陌他很是興奮“我纔不要做官,我是陪着他人來的。”

    想來也是,你這個個性要死做官那也是被人欺負的樣子,錦陌心裡暗自想到。

    因爲只有一個位置,炎火不能坐下,錦陌也跟着他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面去,兩人見面相談甚歡,所以南宮邪來的時候,就見着本該坐在自己身邊的孩子,卻跑去跟另外一個男人坐在一起,看兩人那樣子,很明顯的不愁話題啊。

    炎火知道南宮邪是帝王,但是他不知道南宮邪跟錦陌認識,先前以爲錦陌做那個位置,只是休息下而已,所以在南宮邪眯着眼睛冷眼看他的時候,他就忍不住跟錦陌說道:“帝君長的很好看,就是很冷,你看他的眼神,比下雪都還冷。”他說着身子還抖了抖。

    錦陌左手撐着腦袋,回頭看了看,正巧看着南宮邪對着炎火看的視線,她忍不住的輕笑道,那個男人看來誰的醋都吃啊。

    南宮邪見着小寶貝對着他笑,視線立馬變暖,示意她別說的太久,快坐回自己的身邊來。

    “原來他們說的沒有錯,帝君真的是喜怒無常啊,剛剛還在陰沉着臉,現在還笑了起來,”炎火還在納悶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錦陌白了他一眼,你說話別人壞話的時候能小點聲麼,既然知道他喜怒無常你還大聲的說道,怕他聽不見麼。

    她跟炎火說了幾句話,就走回位置上面坐下,留着原地的炎火看着他一開始就準備拉攏的少年跟帝君咬耳朵。

    原來,少年跟帝君真的認識啊。

    到了這個時候,炎火這個少根筋的人還在沒有發現錦陌的身份,他面上突然掛起了一抹開心的笑意,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南宮邪看着炎火離去,他眸子的神色暗了暗。

    比賽競爭的很激烈,那本那些以爲可以排的上名次的人最後被刷了下去,留下的人是真正有着真材實料的人,錦陌作爲戶部尚書,她需要戶部侍郎,然後他們戶部尚書這個下面還缺不少人。

    她邊看比賽,還邊注意上自己所需要的人才,還不時的詢問下身邊男人的意見。

    這本該是很好的事情,沒想到第二天就有拿着其它國家的國書的使節前來,原來是聖女國的聖女前來聖熙,前去接引也是南宮邪的心腹鄭鉞。

    當天夜裡舉辦了歡迎儀式,那聖女也是美驕人,身上帶着一股魅惑的氣息,玉足踏在紅色的地毯上面,她腳踝處還幫着兩個細小的銅鈴,隨着她的走動,發出了悅耳的聲響。

    還真的是尤物,這樣的女人是男人都喜歡吧,錦陌下意思想看下男人是什麼神情,見着他眼裡清醒,未見迷戀,沒有跟大殿上其它男人一樣,眼珠子都掛在了這個聖女的身上似的,她滿意的笑了笑。

    那份國文裡面說的很清楚,聖女是聖女國的逸珍貴的寶物,邪帝登基正是聖女國內亂時分,沒有及時恭賀邪帝陛下登基,恕不敬之罪,現送上聖女恭賀帝君。

    聖女被安排在後宮住下,聖女國君也是好算計之人,他現在把聖女送上,邪帝后宮如今無一宮妃,要是被帝君看上,不做皇后,那也是一個貴妃位置。

    錦陌見着南宮邪把人安排在後宮,她心裡不由的堵得慌,在宴會散去之後,她沒有在往御龍殿的方向走去,人都已經留下了,今夜說不定侍寢,她住在御龍殿豈不是不方便。

    琉珠扶着腳步不穩的錦陌上了馬車,見着自家的小姐心裡不舒服,她也跟着難受,她方纔可是看的很明白,帝君已經把人收入了後宮,這不是明擺着要寵幸嗎!

    “琉珠……我心裡難受。”錦陌躺在琉珠的膝蓋上面,嘟嘟囔囔着說着不舒服。

    琉珠兩手放在錦陌的太陽穴,輕柔的給她按壓着“少爺,你喝多了,等回到府上洗個澡你就會舒服很多。”

    “我……要是不喝,我心裡堵得慌,難受、難受、心裡難受,我、不想回去,回去、也只有我一個人。”錦陌一直重複着難受這句話。

    琉珠低聲的問道:“那少爺想去哪裡。”

    “去、去靈王府上。”錦陌說完就睡了過去。

    睡着的她眉頭都緊鎖着,連着夢中也有人讓她不開心,琉珠跳下馬車去敲門,南宮嫋立馬就從府上出來,轉進馬車的他,不一會兒就抱着一人下了馬車。

    喝了不少酒的錦陌就開始折騰人,一會兒說渴了,喂她喝了點水,沒過多久她又說餓了,等着南宮嫋把熱氣騰騰的飯菜端來的時候,她已經睡着了,醒了之後又喊餓,就這麼反反覆覆,那飯菜熱了不下五次,脾氣好的靈王殿下另是沒有發火。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