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三章 我懷了你的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三章 我懷了你的孩子字體大小: A+
     

    宴會的舉辦地點還是當年錦陌出生的地方,就這麼一下,如今又是他十五歲的生辰,時間如流水,只能走,不能回,對這句話最有心得的還是當年上門來的閒王殿下。

    那時候邪帝六歲,錦陌才一歲,看現在一個二十有餘,一個弱冠之年。

    錦家不僅是官宦世家,關係的生意上面也有不少的涉及,跟着錦家合作不是人都是衝着那戶部尚書的靠山去的,雖然這錦家的靠山換了一個,但還是錦家不是。

    所以,府邸門前的來的可是什麼樣的都有,精緻的馬車從西街街口排起,到了最後還沒有地方停靠,這府邸幸好還算大,不然這地方都不夠。

    爲了表現出喜慶,甚至連街道都鋪上了一層紅色的毯子,入府之門,滿目都是紅色燈籠,,所有人的臉上都帶着掩不住的笑意,好像是他們自己生辰一樣。

    錦慕還是打頭陣,一個人應付所有的人,幸好後面閒王跟靈王兩位殿下來了,錦慕才得以脫身,他走進內堂,端起丫鬟送上來的溫茶喝了一大口,他對着兩位淡笑的皇族擺了擺手。

    錦慕苦笑道:“哎~幸好你們來了,不然我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閒王南宮寒搖了搖頭道:“就你一個老骨頭去應付,你家的小祖宗呢?。”

    什麼叫他一個老骨頭去應付,他很老嗎?如果他老了,那比他大二歲的閒王殿下是不是該準備下了?萬一那天撒手人寰可如何是好,錦慕端着溫茶,心裡暗自想道。

    “不要心裡想着本王比你大二歲,本王的子嗣可比你家小祖宗懂事的多。”南宮寒看着錦慕那表情都知道他想什麼了,在話還沒有出口,他就堵了回去。

    “也是,陌兒怎麼比的上世子,聽說世子不久前在賭場輸了十萬兩。”陌兒怎麼會比的上世子呢,那敗家的程度,真的是比不上。

    “哎~錢沒了可以再賺,不過本王聽說戶部尚書也是不久前在街道說拋起了一女子,錦慕你可不想光想着錢,兒子要管好。”

    南宮寒是先皇定下的皇太子,後先皇去世,不知爲何,登上皇位的確實南宮熙,他的才智能被立爲皇太子口才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南宮嫋氣定神閒的坐在一邊,手裡端着茶杯,淺淺的抿,眼神確實注意着外面的風景,不管一邊兩位都上着年紀的老男人。

    錦陌出現正是生辰宴會的衆人高興時分,她從出生到現在都是以男裝示人,身子單薄的她因爲那氣質讓人不是怎麼注意,只會舉得他很秀雅,衣服是上次聖後寧芊親手縫製的那件,上好的絲綢,用着銀色的絲線繡着碗口大小的優曇,迎着夜晚的火燭光暗暗生輝,本該是不俗的氣質,加上衣裳的襯托,飄飄欲飛,疑似天仙下凡?!

    少年風流,今晚也是高興,她嘴角帶着一抹笑意,下顎微微擡起,匯聚皓月光芒的眸子,注視着人時候,有了一抹說不清的意味,讓人忍不住的心跳,衣襟出的銀色鏤空的優曇鑲邊,一條紅色的腰帶,中間固定住一塊金鑲玉,勝雪的肌膚配着似火的衣袍,這少年果然得天獨厚。

    她的一出現讓宴會上面的閨中女子,紅了臉面,都紛紛地下頭,春心蕩漾,面含嬌羞。

    “兩位殿下安好。”錦陌從外面走廊走了進來,見着三人在內,她開口打了招呼,“爹爹。”

    “小錦陌,長大了,當年本王見你的時候,你可是連坐都不是很穩啊。”南宮寒點了點頭,大笑的打趣今日的小壽星。

    “可閒王殿下還是如當年

    一樣,俊逸神琅啊。”錦陌對着南宮寒眨了眨眼睛,不以爲然了。

    許是錦陌的話真的讓這爲寒王高興,他大笑道:“哈哈哈,小錦陌嘴甜,本王甚是喜歡啊,可惜啊!小錦陌不是閨中秀,不然做本王兒媳那是最好。”

    “你休想,南宮寒,我錦家的人絕不讓你南宮家欺負。”錦慕反映最大,他對着南宮寒蹬眼。

    一邊的南宮嫋聽了這話,眼神波動了幾下,他出聲的說道:“外面的人都來了,快出去吧。”

    錦陌對他笑了笑,美眸裡面隱約閃着一絲妖媚之氣,淡淡地,又被身上的出塵之氣壓着,不是那麼明顯,就這麼矛盾的感覺,讓南宮嫋身子一下緊繃了起來,站在門口他被陰影籠罩着,看不出他面上的淡淡地紅暈。

    四人一同走出內堂,往外面走去,今日戶部尚書府門大開,迎接各路賓客,見着今日小壽星出現,不少人都圍上來紛紛拱手祝福。

    “恭喜啊,錦老爺子。”

    “錦老爺,恭喜啊。”

    “……”

    錦陌看着一個個上來祝福的人,心裡不由的嘀咕,今日不是他生辰麼?那怎麼所以的祝福都送給了她爹爹,是不是弄錯了?

    今日雖是錦陌的生辰,但她還未是青絲官正不是,那些別開生面的話就是說給她聽,這是沒有什麼大作用,這還不如給一邊的錦老爺子恭喜。

    該來的人都已經來了,真正來上演的就是送禮來了,蘇玥帶着貼身小婢過來,見着錦陌跟着錦慕一起拿着酒杯一桌桌敬酒,父女兩人喝的面色有紅潤了不少,還傻兮兮喝着。

    她走過去帶了笑意對那座人說了抱歉,就把錦陌拖了出來,牽着她的手那一邊空地拉去,錦陌顯然也是喝了不少,腳步還有那麼不穩。

    “孃親,拉我做甚。”錦陌揉了揉額角,輕聲的問道。

    蘇玥抿着嘴角,擡手整理了下衣襟,她才說道:“你可要適量,你的後戲還沒有玩呢!”

    錦陌猛然的擡頭,她看着美人孃親的眼神,心裡恍然大悟,他的後戲卻是還在後面呢!這不是還有一位沒有出現麼?

    “史部尚書送,金鑲玉腰佩一對。”

    “工部尚書送,紅血珊瑚一枝。”

    “方老爺子送翠玉扳指一副。”

    “……”

    來的人都紛紛送上隨着帶來的恭賀禮物,看着一件件比一件貴重,錦陌靠在一邊的柱子上面笑意更濃重,王雅芝說的對,她這次好像真的是有錢人了。

    “蓮玉小姐到!”府外響起有人大聲稟明來客。

    衆人均是回頭去瞧,他們對這蓮玉小姐可是抱着有很大的好奇心,能在皇城街頭哭着讓新上任的戶部尚書別拋起她,到底是何模樣呢。

    蓮玉扶着丫鬟的手從軟轎裡面走了出來,她穿着紅色衣袍,一頭青絲別上一枚翡玉簪子,笑盈盈的走了上來,蓮玉其實不美,難得是她那份靜,就跟夏日的清水一樣,看起來很舒服的樣子。

    她蓮步輕移,得體的微笑得了不少人的好感,這女子溫婉可人,不像是會撒謊的主啊,不少人把眼光都放在錦陌身上,在看着她身邊的兩位殿下的時候,都低下頭,不敢在直視。

    “蓮玉給兩位殿下請安,殿下安好。”她柔柔的一拜,不在意她身後衆人的視線。

    “免禮。”南宮寒對着她虛扶了。

    蓮玉起身又對着錦慕那邊走去,她這次是直接就跪了下去,“玉兒給伯父問好。”

    錦慕也是見識過大風浪的人,他沒有直接板起臉色來,倒是笑呵呵的從地上把蓮玉扶了起來,說道:“好孩子,好孩子。”

    蘇玥也在一邊站着的,她也淡笑的看着蓮玉一個個長輩請安過來,當着蓮玉再次想跪下給她請安的時候,蘇玥直接了當的上前扶起來,意義不明的說道:“好孩子,你的心意我們都收到了,你要這再跪下去,其它長輩可是要誤會了。”

    錦陌在一邊看着面色不變,就那麼看着這個女人到底想幹嘛,她生辰都是派人去上門送了請帖,現在她想知道的是,這女人的請帖是哪裡來的。

    蓮玉怯弱的一笑,她聽話的點了點頭,跟着往錦陌坐着的椅子背面站着,那姿態就是一賢內助的樣子,她聽不懂拒接?

    不少人都往這邊注意看,錦慕笑呵呵的說道,“家中犬子在外的朋友,各位隨心、隨意。”

    然,就是有人喜歡打聽一些事情,在宴會上面,就有一年輕的男人大聲的問道:“錦老爺,在下記得這蓮玉小姐好像是跟尚書大人有一段露水姻緣,今日蓮玉小姐上門,可是準備喜上加喜啊!”

    聽着男子的話,不少人都開始紛紛比表示祝賀了,那樣子就是不給錦慕留說話的後路啊。

    錦慕臉上浮起一個若有若無的笑,他轉身看着大聲說話的地方,“這個小兄弟,錦某人獨子雖說從小甚少在身邊長大,但他的一些問題,我這個做父親的還是很清楚,露水姻緣,真不知從何說起。”

    那姓蓮的女子方纔給他請安的時候,他還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這個時候卻是說話帶了不客氣的味道了,不在他身邊長大,那就是如今的帝王身邊了,他這做父親的不知道,那那位帝君是肯定知道了。

    錦陌靠在椅子背面上,看着那男子,他怎麼說是那麼熟悉呢?原來還是上次出門沒有帶眼睛的人啊,這人又是從哪裡找來的請帖呢?來這府上的人還真是一羣莫名其妙的人。

    “陌兒。”南宮嫋側首喊了一聲,讓沉思中的錦陌反應了過來。

    錦陌疑惑的應了一聲,她也偏頭示意,叫她做甚。

    “我相信陌兒的眼光不會那麼差。”南宮嫋輕笑打趣,此刻的神情看來又與先前不同。那是一種悠然自若的放鬆,他很少與人談笑,此時的笑比原先又多了幾分輕快。

    錦陌看着注視她的眼中神采,見着他隱藏在眼裡的信任,錦陌對他眨巴了下眼睛,讓他放心。

    蓮玉其實就站在錦陌身後,她自然也是聽見了南宮嫋跟錦陌的對話,她眼裡的神色一閃一閃,不知又是作何想法。

    那邊的錦慕一直在淡笑回答那些沒事找事的人,蘇玥見着自己的相公撐不下去了,也上前的幫襯着,夫妻兩人可是把父母的責任都給挑了起來。

    “都說空穴不來風,蓮玉小姐看起來也不像是不貞潔女子,戶部尚書大人這麼做未免有些不人意了吧。”

    錦陌又回頭拿着那個上次的男子,看來上次對他的打擊還是不夠啊,她從椅子上面站了起來,輕聲的笑道:“突然覺得有些奇怪了,今日不是本官生辰?怎麼變成爲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申討了,空穴不來風,不是還有三人成虎,憐香惜玉之人很多,衆位喜歡,有的是機會。”

    她這話本你該就是諷刺那男子,哪知道本該站在椅子背後的蓮玉卻走了上前來,她跟上次一樣,直接的跪在地上,眼淚連連的看着錦陌說道:“公、公子,您不能這麼對我,玉兒肚子裡面有您的骨肉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