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章 你不知道!我回不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八十章 你不知道!我回不去了字體大小: A+
     

    被帶入了御龍殿,自然是免不了被吃“豆腐”,一個是色色的帝君乘着臣子虛心,加上時機就的了不少福利,一個人力量不足,還要保護秘密,處處忍讓,這樣的組合會不會太搞笑了一點。

    “小祖宗,你是被三鹿奶粉毒茶了麼,不然爲毛這麼精神衰敗。”

    錦陌一如既往的裹成了一顆球,這春季是快到了,但現在還在是冷啊,她白了一邊椅子上面的人,這些話她這些年都習慣了,雖然很多時候都不懂。

    “天冷,傷寒了。”她趴在軟榻上面,不想理會一邊情緒高漲的某人。

    “哎,辛苦你了。”王雅芝兩手握拳,相互貼着,放在下顎地方,睜大着眼睛顯現着同情,不過,再怎麼忽略看,她眼裡還是有幸災樂禍的情緒在裡面。

    錦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無趣閉上了眼睛,她真的不想跟她說話,這人這些年過去了,個性還是這麼鬧騰。

    “小祖宗你別不理我啊,我告訴你,這邊的藥真的難喝,想我哪裡,感冒就幾顆藥丸搞定了,哎,好漢不提當年勇,看如今,出門還得用馬,從東城到西城,靠!還得半小時,當年姐就騎車過去了。”王雅芝說的很氣憤,神情裡面有些懊惱,好像還有些隱藏很深的想念。

    “馬車不能騎。”錦陌在一邊冷冷的說了一句。

    “還用你說,我當然知道馬車不能騎,如果能騎那就是好了。”說完,她神情顯得失落,一屁屁就坐在軟榻上,霸佔了一大半的位置,雙手撐着下顎,眼神沒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跟王雅芝認識了這麼多年,她不是第一次看着她這個樣子了,每次一說古董、遊玩、馬車什麼的,她又會開始說一些讓她聽的不是很懂的話,就不如剛纔那句,喝三鹿奶粉,安靜下來的她,顯得有些脆弱,沒有平時那麼張揚。

    “不能騎,就算了,下次騎馬吧,不會我可以教你。”不習慣這個樣子的她,錦陌伸手碰了碰她的後腰。

    “騎馬啊,那就是一種自信,不過你現在這個身份能陪我騎馬去哪裡,十四歲的戶部尚書,看來你那位邪哥哥還是下定決心幫你捆綁在他身邊啊。”她挑眉打趣,眼裡的調侃的意味十足。

    “那你想去哪裡。”

    “現在去不了,我以後估計死了就是聖熙的鬼了。”

    不知道哪裡又觸碰到她哪裡反應點來了,那些莫名奇怪的話開始不停的說了,她就是奇怪,回不去了,回哪裡去,她的家不就聲息少傅府邸。

    王雅芝這個人,在第一眼看上去的時候,她就喜歡上來那個感覺,小時候兩人在皇家學院一起欺負弱小,長大了可以跟她說話可以無拘無束,說關於朝廷的事情,她能跟你扯出一堆“官場如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要是跟她說上一點後宮算計,她能給親出不下百個主意。

    “小祖宗,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你不會一輩子就帶着這個皇城吧,那多沒趣啊。”王雅芝傷春秋悲之後就開始打聽別人的隱私了。

    錦陌人不舒服,她懶懶的擡了下眸

    子,又閉上,“混跡江湖,算不算。”無奈的拋出自己所想。

    “那你準備帶上哪些人,幫我給帶上吧。”

    “誰都不帶,一個人。”她翻了一個身子,背對着一直在呱噪的人。

    “你還果然陌啊~怎麼生性這麼淡薄,我還以爲你至少會說帶上帝君呢,你就放任人家一個人在哪裡,你不怕被人把他給搶走啊,帝君現在可是很搶手的!”見着人背對她,王雅芝也跟着轉了一個面兒,繼續說道。

    愛要誰要,跟她有什麼關係,錦陌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角,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拉高一些。

    “小祖宗,你表不以爲然,等你的邪哥哥被人搶走了,你就哭吧,特別是曲婉兒那個發育邪惡的孩子,你要防着她,你看看她每次見着帝君的眼神,都恨不得粘了上去,跟着你一樣邪哥哥、邪哥哥的叫着,我估計她想替代你都快瘋了。”

    瘋了就瘋了,跟她有什麼關係,喜歡粘就去粘啊,你那個混蛋也不是她一個人的,再次翻身背對着人。

    王雅芝這次算是明白了,這個孩子現在還不知道危機啊,看看帝君,那麼俊美,特別是似笑非笑的時候,丹鳳眼微微眯起,兩片薄脣彎了一個弧度,有些危險,有那麼吸引人的眼球。

    “這樣的人,是小說中才能出現的,看了那麼多年的小說,終於找到一個人物能展現出什麼是邪魅了。”她有開始感慨了起來。

    “我說你到底來我這裡是幹嘛來的。”錦陌被煩了不行,揉着額角從軟椅上面起身,冷眼看着坐在軟榻尾部的女子,小說中才能出現,小說?外面攤子買的哪些人編的故事?

    “額,被關禁閉久了,想找個人說說話,隨便想帶你出去走走。”她嘿嘿一笑,有那麼些尷尬。

    錦陌被纏的受不了,無奈的點了點頭,隨後看着她那身水袖彩裙,更加的無奈了,這樣怎麼出去,她要是跟她在外面走 一圈,明日早朝又有話題說了,只能讓琉珠把自己的衣服取來一套讓她穿上,兩人身形差不多,衣服穿起來就沒有多大的問題了。

    王雅芝也不嫌棄,她拿過衣服就走路屏風後面更換起來,自己更換下來的衣服一件件的搭在屏風上面啊,不一會兒,方纔的溫婉小女子,就變成了一位謙謙少年郎。

    跟着上了皇城,兩人每次都要去的地方都是一家酒樓,這也是王雅芝出的注意,生活着不能只靠別人,什麼東西握在自己的手裡,纔是最踏實的,兩人都是不安分之人,想要去的地方太多,想要走的更遠,那就需要錢。

    所以兩人偷偷的湊足了錢,開了這個酒樓,住宿、吃飯樣樣俱全,這酒樓在皇城算不上最受歡迎的,但那清幽的居住環境,還是讓不少人喜歡上。

    兩人辦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進入包廂,然後翻看掌櫃的拿上來的賬本,然後算計下額度什麼的,這投入進去的銀子多如今都賺回來了不少,拿着賬本計算的兩人面上都有了笑意,有討論下今後的問題,這才走出酒樓。

    如今回暖了,大街上的人也就多了起

    來,街道兩邊的小攤也都滿上了。

    “公子、公子,您慢走,蓮玉還有句話想跟公子說!”熱鬧的街道行人慢步,享受着難得的溫暖,可是卻被一聲別樣的喊叫給打亂了,衆人都有興趣的往回看到。

    一女子衣着顯得有些凌亂,簪子挽住的青絲也披肩而下,腳步凌亂的往前奔去,衆人都是紛紛讓路,看着她到底往哪裡而去,女子長得清秀,身形也是不錯的,這樣的人哭起來,也是讓人不忍心啊。

    “公、公子。”

    女子在錦陌跟王雅芝兩人面前站定,她攪動的手裡的絲帕怯弱的看着兩人,錦陌拿着面前攤子上面的玉佩一直在查看,她沒有回頭,獨留着王雅芝獨自面度那個女子。

    “姑娘,你可是叫我?”王雅芝擡起手指了指自己,疑惑的問道。

    那女子搖了搖頭,視線一直看向一邊沒有回頭的錦陌,她低着頭,肩膀開始輕微的聳動起來,人羣裡面不免存在心底善良的,紛紛大聲的指責一邊還不動聲色的錦陌。

    王雅芝嘴角沒有形象的抽動了幾下,她還是無辜的問道:“姑娘你方纔是叫我?可……在下並不認識姑娘?”

    衆人看着王雅芝的神情都變了,這少年看起來挺清秀的,他怎麼交上一個沒有擔當的朋友,看那個女子,就是知道她是受過欺負的。

    “公、公子,玉兒,找不併未是您,玉兒方纔喊住的是您身邊的公子。”她小聲的說道,怕大聲了觸犯什麼一樣,眼角小心翼翼的看了一邊白衣少年,又低下頭。

    王雅芝這才呵呵的尷尬一笑,她用肩膀碰了碰身邊的人,“你這是哪裡欠下的感情債啊,人家都找上你了,快看看。”她說完,又憨憨的對着衆人一笑,乖巧的樣子讓她扮了徹底。

    “公子,玉兒知道讓您爲難了,玉兒不求什麼,只想跟在您身邊,伺候公子,還望公子成全。”女子說着就跪在了地上,還對着錦陌的地方磕了三個頭,眼淚無聲的流了出來。

    錦陌還在看着手裡的玉佩,沒有反應,這下引起了衆怒,王雅芝擋在錦陌身前,一直再說“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動手不是君子所爲。”

    在王雅芝快要發飆了,錦陌終於放下手裡的玉佩轉身過來了,她那張小臉,隨着年紀的增長,也是越發的精緻了,衆人都一愣,這個少年容貌可真比女子的嬌顏還美!

    “公、公子。”

    錦陌俯身,眼睛注視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姑娘,你這是叫我?”

    “玉兒方纔叫住的是公子。”她微微一笑,眼角的眼淚留出了眼眶,悽美又是那麼的美好。

    錦陌把玩着腰間的玉佩,她說道:“姑娘可是認錯人了,在下並不認識姑娘,而且……你認識我麼”

    “公子,玉兒知道你嫌棄玉兒的身份,玉兒也明知配不上您,玉兒不求別的,只是想陪在公子身邊,伺候公子。”

    “這個不說,你就回答我的問題,你認識我麼?”錦陌拿起她肩上的髮絲,看着它們從自己的手指縫隙中溜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