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九章 錦陌有什麼好,你們都喜歡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九章 錦陌有什麼好,你們都喜歡他字體大小: A+
     

    聖熙換了主子,連着氣質都一併改了去,好好的一個被書香薰陶的盛世王朝,漸漸的往軍事強國所發展了去,這個它的脾氣都染上了現這位帝君的性格,就像躲在雲霧裡面的巨龍,不露出爪牙,但已經感受到它的龍威了。

    南宮邪上位,其母寧芊當然是聖後了,關於她的傳奇一生,民間也是多少說話,熙帝廢除太子是因爲聖後的關係,傳承帝位,裡面寫着,早成大氣,其中的撫養、教育,自然是少不了這位聖後的。

    寧芊的一生沒有什麼傳奇色彩,她做的最正確的事情,就是給聖熙培養出了一位盛世的帝王,她的功績是不可淹沒的,跟先皇的愛戀,有苦,有甜,還有痛,一個女人她真的很堅強。

    先皇的後宮妃子們,走的已經走了,留下來的,都是已經心靜下了來了,沒有當初那麼期盼着想要出這個皇宮大院,邪帝兄弟、姊妹有不少,成年的都封了王侯,去了封地,皇妹加上還未成年的皇弟就留在皇城裡面。

    如今的後宮,沒有了美人陪伴,倒是靜寂了不少。

    如今早朝談論最多的事情就是關於邪帝選秀的事情,這身爲了帝王,子嗣是最不能缺少的存在,邪帝三番兩次的推脫,朝中不少大臣已經不滿了,想着權利,這聯姻就是最好的一個方式了。

    可是,不管朝中大臣如何勸說,帝君就是不首肯,無奈之下,不少人就把心裡放在了聖後這邊,她是帝君的母親,這孝爲先,她說的話,帝君不聽,也該考慮下的。

    寧芊還是跟你以前住在那長壽宮中,裡面的物件都沒有變,但,好像也什麼都變了,南宮邪不少時候都過來陪她說話,這個世界上,母子兩是最親的人了。

    “芊姨。”錦陌捧着手裡的衣服,眼睛閃亮的看着坐在椅子上面的女人,果然~芊姨的針線就是好啊。

    “陌兒喜歡?”寧芊眼角彎着,看樣子,她的心情很好,如今在她手裡還有衣袍,衣服正在繡着衣袖部位,雖然還沒有完工,但那樣式,就是尊貴之人才能用的圖案一一金色祥雲。

    “這個是芊姨送給我的生辰禮物?”她很大一部分的衣物都是白色的,芊姨送給她這件兒紅色衣袍,還是她爲數不多的兩件,小株花朵盤扣一一往着右邊拍立而下,小小的流雲紋蜿蜒舒捲,漫無定型,在衣襬出散開。

    “呵呵,你這個小鬼頭,好打發,一件衣服就好使了。”寧芊笑罵道,連跟在她身邊多年的紫鳩就忍不住笑出了聲,錦陌本想出聲反駁,到是被外面的傳話聲嚇着了,她忙跟寧芊、紫鳩兩人囑咐下了,就往一邊內室躲了進去,還把門給關的嚴實。

    “皇上駕到。”

    寧芊一聽,她放下手裡的針線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走進門口之人,又用眼角看了看一邊房門,瞭然一笑,好似知道了什麼。

    南宮邪走了進來,他眼角是帶着笑意,走進來之時,他就觀看了屋裡的人,信不了上前給母妃請安,這才入座,剛好他做的方向,面部就是朝着屋子門口的方

    向。

    “你怎麼今天過了?”寧芊又低頭縫手裡的衣物,細心的樣子真的很溫暖。

    “母后,兒臣每日都來看你,並無什麼不對!”南宮邪拿起一邊已經縫好的衣袖看了看,他道:“母后,想不想出宮走走。”

    寧芊擡起頭,有些驚訝的看着面前的已經長大的兒子,她笑了笑,當放下的那句話沒有聽見,:“少岔開話題,你今日來了早了些。”

    南宮邪眼角看了看一邊的房門,他正色道:“請安當然是早上好。”只是這個理由站不住腳啊。

    見着心思不在談話之上的兒子,寧芊倒是來了趣味,她撿着一些事情說起來,最後牽扯到了後宮妃位空缺的話題上來了,這剛說了沒有兩句,一邊面色不好的人就打斷了話題,“母后,這些事情兒臣會考慮好的。”

    南宮邪拿在杯子被他捏碎了,裡面的茶水都流了出來,他有回了一句:“母后,兒臣有自己的打算。”

    寧芊揉了揉額角,作爲一個母親,到當然想早一點看見自己的兒子成家立業,這放在帝王身上,當然也是,兒子早一天有子嗣出現,就安全多,她這才聽了那幫老狐狸的話,來勸解。

    “邪兒,母后、母后沒有其它要求,只要安心就好。”還是狠不下心,這個流着她血的人,讓他難受,她也會跟着痛心,這就是一個母親的責任。

    見着母后不逼他了,南宮邪眼角的笑意都掛上了,他咳嗽了一聲,聲音提高了一倍問道“母后,你可見過陌兒?。”

    “嗯?沒有見過。”寧芊包庇某人,她擺了擺頭。

    南宮邪咬了咬牙齒,好!都包庇那個死孩子,他帶着有些不相信的口氣再次說道:“母后沒有見着那就算了,萬一見着了,勞煩母后給陌兒帶句話。”

    屋子裡面的錦陌趴在門上面聽着外面的談話,在聽着那個男人問芊姨的時候,她就心跳都加速了,不過幸好,沒有被供出來,再聽見有話要說,她就更加豎起耳朵努力的聽着了。

    “什麼話?”寧芊問出了錦陌心裡想的話。

    “哼!告訴他,要是今天之內沒有出現在御書房,別怪朕下狠手,這麼說給她,她會懂得。”說完,他就邪邪的看着離他沒有十步遠的小門,那視線,讓門後面的錦陌很沒有出息的打了一個冷顫。

    她就是發表了下意見,要這麼追殺她麼,這新帝上位,第一件事情當然是蔥盈後宮啊,她也是這麼覺得,這沒有錯!而且她沒有單獨的發表意見,在羣臣都同意,她一個不同意,未免太奇怪了不是,這樣對她會不會有些遷怒的嫌疑。

    “今日陌兒來請安,我會代爲傳告的。“寧芊不動聲的還在包庇某個孩子。

    南宮邪回頭,低聲說道:“母后,爲何你現在不告訴她呢?”那一卻我都知道的模樣,讓寧芊在也沒有什麼好說了的了,她給了一個你隨便的眼神,就再也不管已經往門口走去的兒子了。

    錦陌本來是趴在門邊聽着的,可是後來都沒有說

    話聲音了,她就覺得奇怪了,在附耳傾聽的時候,就聽着那再也熟悉不過的腳步聲往這邊走了過來,她回頭忙往四周看看,哪裡有沒有躲人的地方。

    門外的南宮邪故意的把腳步聲放重,嘴角惡劣的笑意掛着,那就是貓捉小老鼠,穩拿的模樣啊,他能想象裡面的那隻小老鼠是怎麼上串下跳了。

    “嘎吱、”房門被打開。

    他站在門口往四周看了看了,眉頭鄒了起來,牀上的被子沒有痕跡,一邊的窗子也安然的關上了,沒有打開的跡象,櫃子後面也沒有馬腳,這孩子躲了哪裡去了。他冷着聲音喊道:“錦陌。”

    無人應聲,他往裡面又走了幾步,看着一些地方都沒有發現的跡象,氣勢就徹底的釋放了出來,“錦陌,不出來,就不要怪我了。”說着他腳步就往外面走去。

    “我、我在這裡~”小小的嘟囔聲從身後傳來,南宮邪回頭看去。

    一邊被打開的門被推開,從門跟牆壁只見走出來一位白衣少年,他可憐兮兮的用手揉着額角,不服氣的用眼睛瞪着眸子,其中還有那麼一點心虛。

    見着人走了出來,南宮邪眼神深邃了很多,他緩步的走了過去,低頭,鼻子對鼻子,眼睛對着眼睛,面相互貼近,呼吸之處都是兩人的氣息,他眼角微挑,勾起錦陌的下顎,在她嫣紅的脣瓣上輕輕一吻,邪魅一笑:“愛卿,朕以爲,你是準備長翅膀飛出聖熙~”

    錦陌被他動作驚呆了,隨後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紅着臉頰,用眼睛看了門外的寧芊,見着她低頭縫製衣服的時候,她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有看見!

    “你這個混蛋,我就是長翅膀飛了怎麼了,你還能掰斷不成。”她氣憤,膽子也大了不少,立馬就衝着人家吼了起來,也忘記是剛剛誰躲在了門口。

    南宮邪擡眼就是注視着她,不回答話,就那麼看着她怒火都消失了,心虛又上來了,就那麼一下,他就把人打橫抱起,往外面走去,也不理會一邊坐着的人,走出長壽宮還聽見某個不乖的孩子在大喊大叫。

    “我要辭官!我要出走!我要離開聖熙!”

    一路上大喊大叫引來了不少宮女、侍衛、太監注視,在見到兩人時候,衆人沒有覺得有什麼意外,都一副在正常不過的樣子,這個樣子他們見得多了,十幾年前,他們還見過那時候的帝君跟小公子玩親親呢,現在這個抱抱已經是讓大家興奮不起來了。

    “小姐,你看他,身爲戶部尚書,絲毫沒有規矩,竟然在皇宮之內大喊大叫。”

    曲婉兒站在一邊的長廊上,看着那兩人從自己的身邊走過,那個男人抱着少年,一眼都沒有看她,或者說根本就沒有看見她吧,他抱着少年走過,一訣翻飛,雖然面色不好,但是那雙眼含寵溺的眸子是騙不了人的。

    爲什麼呢?他聰慧,但是他從小闖禍,他喜歡穿白色的衣服,那我也穿!爲什麼你眼裡就是看不見我呢?他有什麼好!他到底有什麼好!讓你們一個個都喜歡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