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六章 陌兒,爲什麼你胸部鼓起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六章 陌兒,爲什麼你胸部鼓起來了字體大小: A+
     

    “說,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剛下朝的錦陌就跑到御書房,抓着當朝帝君的已經氣沖沖的問道,生氣的她,就如一朵盛開的小花朵,豔麗,又吸引眼球。

    南宮邪聽出她語氣裡的怒氣,暗暗好笑,很委屈地道:“陌兒,這個時候你難道不應該感謝我嗎?爲了你,我可是一人對百官。”

    這樣就好了,人還是放在自己的眼前比較放心,時時侯侯看着,心裡都平靜些,平日見面的時間就不是很多,這孩子如今大了,就喜歡亂跳,一點都不黏糊他了。

    錦陌白玉般的耳垂紅了紅,但仍然抓着他衣襟大聲地道:“裝、裝、南宮邪,你果然卑鄙。”

    “卑鄙如何,如今你可是聖熙的戶部尚書,以後乖乖早點起牀,遲到是要被罰的。”南宮邪伸手捏了捏揪住自己衣襟上的小嫩手,放在手心裡面扭了扭,心情很好的提醒到,那俊臉上怎麼看都是春風得意。

    見着身邊的孩子還在生氣,手臂攬過她的腰身,鼻息輕輕地噴在她的臉上,“陌兒?”

    心裡有些抵抗,彆扭的錦陌掙扎着,大手摟緊小軟腰,往懷裡帶,再怎麼掙扎也就是在自己懷裡折騰,南宮邪挑眉一笑,手臂緊了緊。

    錦陌小手抓着自己的頭髮,扯了扯,到了最後她一副頹廢的樣子,“你一定是上輩子跟我有仇。”

    “不願意?”南宮邪的心慢慢沉下。

    她回頭見着身後的俊臉有了失望的神情,心裡也添堵了起來,淡漠不甘不願的說道:“沒有~”他果然是上輩跟自己有仇,不然怎麼一個表情她就受不了。

    “陌兒,往後你就會喜歡現在的決定的。”魅惑情動的迷人聲線在她耳邊暗啞着響起。

    迷情的聲線,俊美的面容,那麼引人沉迷的危險氣質,明知道是危險,也甘願走進去,就是想看看,那危險背後是什麼,若有幸得知,是不是最火熱的情感。

    邪帝即位,安內,再治外,支持左相謀朝篡位的官員均是處死,不容二話,先皇留下的妃子,願意留下的,就留下呆在那個深宮後院裡面,榮升爲太妃,不願意留下的,就送出宮門,永世不得入皇門,不得說出自己身世,如有違令者,斬!

    因爲聖熙內亂,周邊國都有點兵的跡象,有的甚至已經靠近了聖熙,他們還沒有動作的時候,聖熙已經派兵站在了兩國邊境線過千里之處,煞氣騰騰。

    無奈,國君休書致歉:本國無意與聖熙交戰,兵動,檢練而已,往邪帝三思。

    這樣的雷厲風行的手段,聖熙先皇沒有幾人比得上,臣子們又是高興,又是害怕到心悸,這邪帝陛下是出了名的心性不穩之人,前一刻還在談論,說不定下一刻就得死人。

    錦陌個子嬌笑,她要是站在戶部尚書的那個位置上,看起來就很小,邪帝陛下金口玉言,戶部尚書年紀稍小,靠前站着,這朝廷上,還是第一次一個管理財務的尚書竟然跟當朝右相站在第一位。

    以前睡慣了懶覺,突然每日都要起來的很早,不難免上朝的時候精神不濟,跟着一羣老頭站在一起,她還真是沒有什麼心情,低頭,偷偷打了一個哈欠,心道:“到底還要多久才結束。”

    “陛下,如今朝廷官職空缺太多,臣建議,今年的皇家武選,何不加上文試,一來省事,二來爲選拔人才而定。”右相低頭恭敬的說着自己的建議,他年紀大了,不適合什麼官官相鬥,到了他這個位置,已經是百官之首了。

    “臣認爲右相大人說法可採取。”

    “臣附議。”

    “如此,今年就加上文試。”南宮邪隨意的映襯道,他眼角瞧着站在右邊首位上一臉睡意未醒的人,心情好上了幾分。

    “陛下,即加上了文采部分,這財政就需要戶部尚書大人去核實。”

    南宮邪眸子一轉,視線就放在了那位說話的文臣身上,冷冽的視線讓那人抖了抖,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意思,這聖熙關係到財政問題,理所當然是戶部尚書去處理。

    一邊的錦陌早在別人說起她的時候,就猛然的清醒過來,在細細一聽那人的話,她就知道了,刁難她的事情終於開始了,個子小的她撇了撇嘴角。

    南宮邪當初把自己的養大的孩子放在這個位置上,就是想讓她陪着自己,不要他站在巔峰的時候,回頭,或者是低頭的時候都沒有一個人陪着。

    他本想說話答道,竟不想有人比他更早,“陛下,錦陌不及倌發之年,勝任尚書之位,卻是讓人頗有微意,臣覺得大人說的對,事關聖熙財務之事,都應是戶部尚書管理。”

    本想攔下的帝君,無奈一笑,就應了聲,好了,一年之後聖熙皇家武選就是她來做主了,一下朝,她就被大宮宮叫住了腳步,說是陛下有請。

    百官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有請”,均是三三兩兩的一同離去。

    檀香嫋嫋的御書房,帝君懶懶的躺在一邊軟榻上面,見着來人,他翻了一個身子,眸子眯起,裡面星光點點,烏黑的髮絲從脖頸出滑落下來,柔順依在他胸口處,黃袍衣襟大開,露出迷人的膚色。

    錦陌心裡暗自罵道,這個男人怎麼越來越是喜歡誘,惑,人了,都快變妖精了!

    “陛下,微臣已到,不知陛下找微臣何事。”錦陌遠遠的站在大殿外面,不進內室,這樣的稱呼,讓在御書房伺候的侍從們都發出了輕笑聲,小公子這是又跟陛下玩什麼把戲?

    屋子裡面的南宮邪也輕笑出聲,露出歡笑的他,可是越發的邪魅起來,宛如雕刻大師手中最完美作品的俊臉,如今一笑,真如三途河畔的彼岸花,即美,又是那麼的危險,讓人不知覺得沉淪下去。

    “朕略有不適,愛卿何不上前來答話。”他也一派的答應道,明明兩人都是熟悉到“同牀共枕”的地步了,還要這麼的“玩”

    “陛下,請恕微臣之罪,既陛下不適,微臣爲您去請御醫。”錦陌對着屋內的人彎了彎

    腰,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腳步都還微微加快了不少。

    屋裡的南宮邪利索的從軟椅上前站了起來,不顧自己的黃袍凌亂,他身形快步移動到內室門扉處,出聲喊道:“陌兒~你這是要去哪裡。”

    站在門口出的錦陌咬了咬牙齒,她轉身道:“陛下方纔說略有不適,微臣這是給陛下去請御醫。”

    一定要走出這個大門,不然又要被“欺負”了……

    不會讓他走出大門,做錯事情的孩子是要受罰的……

    錦陌纔不管後面之人如何想,她就是拿定了這個給陛下“請御醫”的名頭走出去,那步伐,可是把內力都用上了,南宮邪站在門口揹着手也不去追,帶着笑意看着穿着小號官服的孩子走出去。

    二、三……

    “你這個混蛋。”少年嬌俏的怒吼果不其然在門外響起,他臉上閃現過了奸詐的笑意,陌兒,你還是太單純了。

    錦陌踩着重重的步伐走了進來,她手裡拎着官帽,及腰的披肩而下,隨着她走動,青絲飛揚起來,小號的官服穿在他身上,看起來是那麼的順眼。

    “愛卿,御醫可有請到”南宮邪輕笑着問道。

    “南宮邪,你還是不是男人?”錦陌擡腳踹了他一腳。

    “不知好歹的小東西。”南宮邪俊臉一黑,幾步一跨就把人抱在懷裡往內室而起,邊走還用自己的薄脣輕觸嘴邊小耳垂,“我是不是,陌兒想試試。”薄脣輕啓,那在口氣不聽話的小舌頭要觸碰上一樣。

    被橫抱入寢宮,守在裡邊的奴才們都默默的退了下去,沒有一人這個時候敢擡頭看一眼,如今淡笑的帝君氣息溫和,那只是給某一人的,等着尚書不在身邊,那就是危險的邪帝。

    把手裡的人扔在軟榻上,自己也壓了下去,“不聽話的小東西,還敢鬧脾氣。”

    “你這個混蛋!”錦陌翻身將南宮邪壓在了身下。咬牙切齒的瞪着他,她到底上輩子做錯了什麼事,這輩子要被他禍害~

    “還不知錯。”南宮邪冷哼了一聲,“那就該罰的重一些。”

    接着,他微一使勁,輕易地就將錦陌的小身板壓在了身下,像調戲良家婦女的地痞無賴般得意地陰笑着:“知道錯了沒有。”

    他一手將錦陌的兩隻手壓在頭頂。

    錦陌輕喘着,沒有說話。南宮邪見他無力掙扎,這才放開她的手。

    大手色色的穿過官服,往裡面伸進去,脣邊挑起一抹邪魅笑,低頭張口就咬在了上次的位置。這次不是單純咬了就鬆口,期間色色的邪帝陛下還清淺的吸了一下,然後還伸出舌頭舔過。青絲柔柔掃過肌膚,帶着好聞的龍涎香味。

    錦陌眼裡有些迷茫,她放任某人大肆的“非禮。”

    “陌兒,爲什麼你胸口兩塊地方大了不少?”低沉的聲音伏在耳邊,大手色色的放在胸部上面,還疑惑的抓了抓,軟軟的,小小的一坨在手心,“嗯,還是軟的!”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