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五章 十四歲的戶部尚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五章 十四歲的戶部尚書字體大小: A+
     

    南宮邪站在門外,黑眸子裡面閃現了笑意,他擡手禮貌的敲了敲門,“不開門?我就進來了,到時候可別怪我欺負你。”

    聽着裡面沒有響聲,他又敲了敲,這次嘴角的笑意更加大了,就像一個經過一場算計,將要得到心儀的寶貝一樣,有些奸詐,又有些寵溺。

    禮貌過了三下,屋子裡面的某人終是怕自己的門“犧牲”,房門就從裡頭被人打開了。他愣了一下,卻看見孩子穿着單薄的單衣,踩着光腳站在地上,含着星光的眸子瞪着他,

    白色的單衣有些絲質,緊貼着身形,單衣只在腰間繫了一根淺紫色的帶子,衣襟出敞開了一些,露出精緻的鎖骨,秀長的下身也露了出來,整個人纖瘦風流,眼角微微吊起來,瞧着他說:“你來做什麼?”

    南宮邪站在門前,不言不語,黑眸瞧着現在門扉邊上的人,錦陌見着他沒有說話,就瞪着她看,面色突然就不好了起來,雙手放在門面上,準備關上,說:“小民身體不適,不適合接駕,陛下請回吧!”

    南宮邪眸子轉動了兩下,他微微一笑:“可別,朕也就在這兒能放鬆下,你還讓朕走回去不成,讓其他人該如何想?”

    他這話也就這兒說說,這戶部尚書府從他還是太子時候就已經把他當做一家人了,對他來來去去都已經習慣了,要是下人說閒話,也不會輪到這個時候。

    錦陌當然不會相信他說的話,冷笑了一聲,問:“你想如何?是想應該進來再打我一頓?不好意思我不奉陪……”說着她就要關門。

    話還沒有說完,就大手捂在了口裡,發不出聲音來,腰身被人一樓,就摔進了一個讓人迷戀的懷抱裡,一個轉身被男人壓倒在了房門上。房門咣噹一聲,她伸手推來賴在他脖頸出的腦袋,錦陌惱羞成怒,低吼道:“南宮邪,你這個混蛋……”

    男人緊緊摟住她的腰身,鎖在自己的懷裡,貼着她的脖頸低喘說:“難道陌兒不想麼?”

    “誰!誰想了。”

    “嗯?不想的話……”男人突然攔腰將她抱了起來,問:“那爲什麼到處躲在假山後面不出來呢?見着我給別人倌發要哭的樣子,嗯?”

    錦陌張着小嘴,睜大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大聲對着男人說道:“南宮邪,你這個卑鄙,可惡的小人,原來你一直都知道,你、你、你,你這混蛋……”一連幾個你證明着讓這次真的是被男人踩着小尾巴了,面容微紅,有些羞褐。

    “原來還在生氣。”男人眯了眯眼睛,在她鎖骨上面咬了一口,留下一個淺褐色的印跡,宛如一朵盛開在冬日的臘梅花。

    “嘶~”錦陌低聲吸了一口氣,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鎖骨出,沒有見着任何痕跡,白了他一眼,“我沒有生氣,只是覺得某人有些過分。”她說着赤腳相互摩擦了下,呼~就算有內力護着,還是有點冷。

    這樣的反駁惹來南宮邪的低低一笑,這樣還說沒有生氣,如今還敢給他臉色看的,也只有這個從小養大的”小樹苗”了。

    栽下小樹苗的時候,只是想着,以後有個人能陪伴就是,就那麼看着她長大,後來,見着“下雨”、“下雪”、“乾旱”、“大水”,又怕她被傷着,在她旁邊撐着保護傘,不讓她受傷害,隨着時間長了“小樹苗”長大了,學會了不安分,又是該爲她操心,後來,聽人說,當年自己種下的那個小樹,竟然能開出小花朵……

    那怎麼能讓別人第一個去觸摸呢……

    “不氣,當時也就是給曲千承看,就做做樣子。”他安撫的摸摸她的髮絲,一把打橫抱起懷裡的人,往內室走去。

    “還騙我,你那麼溫柔對着她笑,難道不是喜歡她。”錦陌越想心裡越不舒服,推開南宮邪從他懷裡跳了地下,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南宮邪驚

    愕之後,頓時哈哈大笑:“我的小寶貝吃醋都是這麼可愛,”他神秘的對她眨巴了眼睛說道:“想知道我那個時候爲什麼會那個樣子?也就是心裡想着,我是爲小寶貝倌發,帶釵。”

    “你讓別人爲你心動了”錦陌彆扭的反駁道,她就是覺得不痛快。

    “跟我何關係。”南宮邪邪魅一笑,亦無情,有多情。

    唔,因爲這麼一句話,這麼久心情都不好的某人,終於露出了一個笑臉。

    “準備原諒我?”俊逸十足的面容,扮了一副委屈樣子,十分不配。

    錦陌白了一眼,說道:“你年紀不小了,這個樣子不適合你,南宮邪大叔。”

    南宮邪俊臉一黑,神色十分不悅,這小寶貝平日裡面寵着過火了,如今都敢拿他年紀說事情了,難道她不知道,在兩人只見的差距,他爲之心悸的就是這個年紀了。

    見着男人面色不爽,她雙手抱着胸口,食指對着身邊的男人勾了勾,外加附送一個挑逗的眨眼。

    男人不顧自己尊貴,半俯身的蹲在她面前,迷人的丹鳳眼帶着寵溺的笑意,薄脣淺淺彎起,怎麼看都是一個性感十足的存在。

    “啵。”錦陌捧着男人的臉,水嫩嫩的小脣瓣就印了上去,事後她大氣的說道:“這是給你的獎勵,知道了錯了,也道歉,我就原諒你了。”

    南宮邪低聲一笑,自然是不會戳破某個臉皮薄的人,不管是與原諒不原諒,你還是會回到我身邊,決定的動手的時候就想過,不管以後你要走多遠,最後還是會讓你回到我身邊,不管有多遠,多遠。

    錦陌便是安心的享受着帝君服侍,什麼倒茶水啊,穿鞋子啊,暖被窩啊,都是十分滿意啊,都折騰夠了,她才抱着暖暖的被子說着正事。

    “大叔,你真的答應我爹爹辭官?”

    摟着懷裡的人緊了緊,無奈的說道:“叫邪哥哥。”他真的很老?

    錦陌嘴角一撇,在暖暖的懷抱裡面翻了一個身,嘟囔的說道:“愛說不說,哼!”

    “錦慕爲朝廷也是鞠躬盡瘁,按理說這樣的臣子,在這個年紀,帝君是不會批奏,然而,他又有了理由,而且,我也找到可代替他位置人選,就破例一次又如何。”南宮邪有條不紊地回答道。

    “是何人?”錦陌也沒有太大的反應,爹爹以後在家陪着她們,更好!

    “呵呵,現在可不能告訴你”南宮邪買了一個關子。

    這樣的場景見過很多次,南宮邪這些年也沒少在戶部尚書府上吃飯,很多時候,他就直接賴着不想直接的東宮,時間久了,也都習慣了。

    如今的飯桌上,還是南宮邪座上皇位,第一次留下來用膳,飯桌上面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僵硬了起來,束手束腳,跟帝君同桌用膳,真的有些不習慣。

    錦陌瞪着南宮邪,都是你,要不是你,我現在可以開吃了。

    南宮邪對她眨巴眼睛,不是我,是你們要這樣對待我。

    用完晚膳之後,南宮邪就帶着錦慕走入了書房,兩人在書房裡面待了一個時辰都纔出現,一個面帶笑意,一個面色有着說不出來的擔憂之色。

    錦陌站在大門外面,看着人已經不見,她才轉身離去,在路過大廳時候就被錦慕叫住,她疑惑的回頭,問道:“爹爹,有事嗎?”

    “明日,寅時起來……隨我一同上朝。”錦慕眸子深深看着面前之人,頓了一下說道。

    “爹爹,爲什麼?”她爲什麼要跟着去上朝。

    “聽話就是,現在去休息,明日早起。”錦慕面色一沉,轉身就往內屋去。

    留着錦陌在原地,暗自思索在爲何要跟着他去上早朝,最後在想不出結果的時候,敗北告終,走回自己的小院子休息。

    雖說有些疑問,錦陌第

    二日寅時坐在大廳中喝茶等着自己的爹爹了,錦慕出現之時,見着人已經坐在大廳了,他便欣慰的點了點頭,心裡暗自哀怨某人。

    路碰臣子太多,碰見大招呼的錦慕都微笑回覆了,錦陌站在一邊也淡笑着,這讓不少人都奇怪,爲何這戶部尚書大人上朝今日要帶着自己獨子。

    這是錦陌第一次跟着來着嚴肅的議事殿,硃紅地毯從門口直直的伸向高坐,圓柱硃紅大氣,上面描繪着金色的黃龍,張牙舞爪,尊貴之氣悠然而生,就跟映像中的某人一樣。

    臣子都規規矩矩站在兩邊,錦陌無奈,他只能站在錦慕一邊。

    “皇上駕到。”隨着大公公的尖細的嗓音提起,沉穩的腳步聲漸漸的走進,最後在高位落座。

    “陛下萬福。”衆臣跪地請安,錦陌無奈也跟着跪下,她跪地的時候都想着,這還是她出聲以來第一次跪地,讓某人感到興奮了吧。

    “給位愛卿請起。”

    “謝陛下。”

    “有事稟告,無事退朝。”大公公大聲說道,拿在手裡的靜鞭也揚了揚了。

    高位下面,沒有任何動靜,南宮邪手肘放在皇位椅子上面動了動,他挑眉說道:“既然給位愛卿無事要說,朕就說說。”

    “前些日子,戶部尚書遞上摺子,辭官養病,朕,批奏了。”他淡淡一說,就等着衆臣的反應,過不其然,反對的有,其它的也有。

    “陛下,戶部尚書正是給聖熙盡心盡力的時候,請陛下三思。”

    “陛下臣以爲,戶部尚書靜養,許可,至後,戶部尚書位置空缺,臣有一人推薦。”

    錦陌站在一邊,不知所謂的擺了擺頭,這朝廷大殿上,她還真的看盡了人世間的各種人,每個人嘴裡都是一套理由,聽着都是那麼合理,到底是爲誰合理呢?

    吵吵鬧鬧的大殿,讓她覺得頭有些脹痛,她不免看了看身邊的爹爹,然而,吵鬧的身影並沒有持續多久,耳邊的議論聲音,漸漸消失,直到沒有,她擡頭,果然見着高位上面的人,挑着眉眼,帶着笑意看着下面 ,很冷啊~

    “朕,不不知道,各位愛卿,竟有如此嗓子,何不去皇城外面臺子上面。”他笑得高深莫測。

    腳下衆人無人敢回話。

    “懂了嗎?”他問道。

    最後在衆臣子中幾道聲音答道:“微臣遵旨。”

    “戶部尚書家有一獨子,自小在朕身邊長大,朕,心有所屬。”他對着錦陌站的地方看了一眼,含笑的眼眸又轉向了眼前的景象。

    “陛下,戶部尚書獨子,今天不及倌發之年紀,不可勝任戶部尚書之位,縱然是自小在陛下身邊長大,這戶部尚書一職,還待考驗。”

    “朕,懂他的心性,也相信他,難道衆位愛卿,不相信朕。”

    衆人均是高聲道“不敢”,同時心語:陛下,您這是以權壓人啊!

    “嗯?”南宮邪本來端坐,忽然將身體前傾,危險地眯起黑眸。

    “即是陛下推薦,臣理然同意。”

    “臣同意。”

    錦陌站在原地,看着高位上面的人就這麼幫她給“賣了”,戶部尚書一職就是她的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轉頭看着身邊的爹爹,無聲詢問,得道的答案就是錦慕鼓勵的眼神。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戶部尚長子,錦陌,自幼鍾明靈秀,生性德明,故,朕勝任戶部尚書一職。”

    短短几句話,在貼出皇榜的時候,皇城又是一片譁然,那個隨着靈王查出倒賣私鹽的少年,如今被奉了尚書,有心之人,計算了一下,發現這個錦陌的少年,今年才十四歲的年紀!

    這樣的消息,又成了一道傳達萬里的人人口中都能清楚的故事,邪帝一年,戶部尚書獨子,年冠十四,奉尚書之職。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