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三章 力挽狂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三章 力挽狂瀾字體大小: A+
     

    有時候想過,那些已經離去的人,會不會覺得很孤獨,會不會覺得害怕。

    他曾經想過,如果他從那個位置上面下來,他能幹嗎?去後宮走走,讓那羣女人在爭風吃醋,亦或者因爲自己的一句話。地位一步高上。

    南宮熙抓住流蘇的手握緊,他擡頭癡癡一笑,“曲家有女,溫婉賢惠,入宮爲妃,當年朕的聖旨這麼寫着,心裡也是這麼想着,如今朕不怪她,我與她,了了上輩子沒有盡的緣分吧。”

    曲夢瑤緊緊抓着他的手,頭一直在搖擺,一頭凌亂的髮絲散在她的肩頭,她紅着眼眶,淚珠緩緩而下,“熙,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我沒有想過會這樣。”她神情都是懊悔之意,當初妖豔的模樣,早已經不復存在。

    她沒有想過會這樣,她只是想,不要呆着這深宮大院,不想他日復一日看着那些永遠批改不完的摺子,更加不想她去抱後宮中其她妃子。

    曲千承不管這兩人在這邊訴說着什麼,他拿着玉璽就蓋上那張聖旨,隨後神色癲狂的看着聖旨上面的字樣,癡迷的看着一遍又一遍。

    “這南宮家的江山,如今是我曲家的啦。”他口裡喃喃低語,一手拿着聖旨,一手拿着玉璽,怎麼看他精神都有些失常。

    南宮熙神色平靜的看着一邊大笑的曲千承,他抓着流蘇站了起來,諷刺的說道:“你以爲一個玉璽,一張聖旨,你就能坐穩這江山嗎?”

    曲千承臉色一沉,收住了臉上的笑意,他轉身看着南宮熙,問道:“你這是何意。”

    “呵呵……左相,在朝中,你計謀是最多的,也是最爲讓朕採納的,爲何?今日就想不通朕的意思呢?”

    曲千承陰沉着臉,他看了看手中的玉璽,在擡頭對南宮熙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手中的玉璽是假的?”

    這一國玉璽爲何就放在先皇畫像之後,單單兩個機關而已,如果這其中沒有什麼問題,他還真想不出其它的理由來,聖熙傳承幾百年,玉璽不可能這麼簡單放着。

    這御龍殿裡裡外外都是曲千承的人,皇城門口有人把守,京都御林軍已經被他控制住,只要今天一過,就算各方各地的駐軍過來,那也是無濟於事。

    南宮熙坐在那個皇位上面,不下三十年,跟着狐狸一樣的臣子們相互周旋,他自然是不會差到哪裡去,他就是抓住曲千承多疑的性格,拿着玉璽說事情。

    南宮熙並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響應他的是皇城門外有響起的喊殺聲音,曲千承走出御龍殿外,隨後有陰狠的走了進來,他扔掉手中的玉璽跟聖旨,一把抓住南宮熙衣襟說道“果然是南宮家的人,小計謀耍的真好。”

    他拉着南宮熙往大殿外面走去,疾步行走,踏着血跡,踩着屍體,一羣人就站在御龍殿外面的階梯之上,看着階梯下面那似螞蟻上樹的隊伍,密密麻麻,砰砰的腳步上,吶喊的憤殺聲音。

    右相其一干臣子走在士兵的中間順着階梯上來,漢玉石的圍廊,在一個相互都能看見對方的時候,雙方人馬都停住,層層青石板上面,放着一鼎,往後就是那衆臣之上的左相大人,手裡拿着劍,放在一國帝君的脖子上面,一邊還有人抓住那名曲貴妃,兩人明顯就是人質。

    “大膽左相,未得聖召,深夜私自進宮,劫持帝君,你可之罪。”一干文臣見着這樣的畫面都是紛紛怒叱,而武將這是拔劍見着一邊護着這些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人。

    曲千承冷哼了一聲,他看着階梯下方之人,如今的他還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明明自己的人已經把京都嚴嚴實實包裹住了,這些人又是從哪裡來的。

    右相年老,他只是站在被人扶着,見着他衣着凌亂的樣子,看來也是急匆匆的趕來,南宮嫋未在這裡,他是被人護着從大殿另一方走來,他袍子上面也有血跡,看來,他趕來這邊不是很輕鬆。

    衆位臣子見着一身血跡的太子殿下到來,都紛紛口問道,如何處理,雙方這麼牴觸着也不是長久之計,南宮嫋在人羣中看了一樣,在衆位臣子後面,見着他注視的人。

    “放他們離開。”他低聲吩咐道。

    衆位大臣紛紛表示不滿意,怎麼能要這個劫持帝君的人離去,這樣有損國威,武將生性激動,都不同意放着左相離去。

    “那你們想如何?上去打?誰能保證帝君安危?是你?還是你?還是你?”南宮嫋冷冰刺骨的眼神鎖定住那些方纔大大聲反駁之人,衆臣及時止住口,不敢再說,,一國帝君的性命他們還沒有那個本事保證。

    “左相,本殿放任你離去,放了帝君跟曲妃。”南宮嫋對上階梯上方的曲千承說道。

    “太子殿下,你當本官是傻子?放了帝君,本官還能走出聖熙。”曲千承大聲說道,他怒目圓瞪,拿着手裡的劍抖了抖,被他抓住的南宮熙脖子上面都劃出了一抹血跡。

    以聖熙的兵力,找一個人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也就是爲什麼曲千承不答應的

    了,兩隊人在大飄雪的深冬就這麼對立着。

    “那你想如何。”一文臣大聲問道。

    “本官想如何,本官想要這南宮家的江山,這盛世王朝,不應該僅此他南宮家,這聖熙,也是我曲家的一份心血,也該輪到去我曲家去主宰。”他大聲吼道,把擋在身前的帝君往一邊雪地上面扔去。

    “曲千承,你說這話你就是不怕晚上睡不着,聖熙有你曲家一份心血?我看是毒瘤吧,你曲家暗地裡害死多少忠誠,貪污多少官銀,你曲家的兒子禍害了多少好閨中女。”

    “江南的倒賣私鹽主謀就是你,指示杜卿去威脅錦慕的也是你,讓錦慕坐牢的也是你,你何來聖熙功臣只說。”

    反駁聲音此起彼伏,那些被左相勢力常年壓着的官臣,把自己知曉的都說了出來,一時間,左相的罪名可是一項項往上面疊加。

    曲千承掃視着那些反水的大臣,一張張面孔都記在了他腦子裡面,等着他座上皇位,第一批要死的人就是他們。

    南宮嫋看着被人抓在手裡的南宮熙跟他母妃,不住的勾了勾嘴角,他對着站在他身後的將軍說道“格殺勿論。”

    曲千承往後退了幾步,他看着階梯下方那些往上面奔來的人,也大聲的命令道:“給本官擋住他們,封王將相就是爾等。”

    權利的誘惑就是這樣,不管是非,只要能勾起自己的心裡的渴望,那就是上去,一面是對聖熙忠貞的人,一面的抵不住心底誘惑的人,都是有自己的追求,都不放棄。

    沒有氣息的士兵隨着階梯滾了下去,血跡也順着青石板往下面流去,這一方天地,好似添上下的不是雪,而是血,不然,爲何那血跡都掩蓋了青石板階梯。

    錦陌也是跟着錦慕來的,她不放心自家爹爹跟着那些臣子去,不會武功的他,萬一在受傷回來,那不是很吃虧,剛從天牢房回來,有遇叛臣時期,還受了傷,那他們慕家真的要去拜拜菩薩。

    錦慕拉着小祖宗的手,把人擋在身後,跟着軍隊往上面去移動,錦陌撿起一把沒血跡沾染的劍,拿在右手。

    兩方交戰,捉拿王者,當然南宮嫋跟曲千承就是目標了,守住南宮嫋前面的士兵最多,其它地方的就相當薄弱了些,錦陌一把拉住身前的爹爹,一腳就踢開迎面而來的人。

    這下“父子”兩人的位置就是相反的了,當爹爹的被“兒子”保護,錦慕看着小祖宗拿着刀子打暈奔上來的人,不由的鬆了一口氣,不殺人好!不殺人好1

    “爹爹走在我後面來。”錦陌把人放心身後,一邊把內力依附在刀柄上,砍暈迎上來之人。

    一邊的大臣們都紛紛往錦陌後面躲去,訕訕說道:“慕大人,你有一個好兒子。”

    錦慕也不好說什麼,就笑笑點了點頭,眼觀變化,不由多時,太子一方人馬大大的減少,每次被劍劃傷,他們都直接昏了過去,在也沒有戰鬥力。

    “爹爹,他們劍上有毒。”錦陌一掌推開幾人,喘了幾口氣,便對着身後的人說道,她現在擔心就是那長壽殿的芊姨不知如何。

    “小祖宗,你可別碰上。”錦慕從衣袖裡面拿出錦帕遞給錦慕,擔憂的囑咐道。

    “爹爹,在這個時候,你應該不是說,讓我不要分心麼。”錦陌白了男人一眼。

    錦慕一點壓力都沒有說道:“那你加油,打完我們好回家。”

    父子兩人的對話,讓躲在他們後面的官臣都是很張口說不出話來,心裡說道:你們能先把面前的人打暈,再來討論這個問題行麼?

    曲千承站在高位勾着脣得意的笑着,一賠三,怎麼算都是賺的,他一副勝利者的樣子俯視着下方的人。

    “南宮熙,是不是覺得失望。”他走過去,扭住南宮熙的下顎左右搖晃,隨着他的手勁,南宮熙也擺了擺頭部。

    “看,那些人,就在下面,但是救不了你。”他指着階梯下方的人說道,神情都是得意的模樣。

    “本官突然覺得,你好像沒有什麼用了。”他送一邊的士兵腰間拔出一把撿來,在南宮熙面前晃了晃。

    錦陌一邊動手,還一邊看着上方的情況,她往南宮嫋那邊看了一眼,正巧,他也往這邊看來,錦陌帶着錦慕往那些大將軍的地方移動過去,在靠近士兵多的地方,把一行人放下,她假裝沒有聽見後面錦慕的大喊,往一邊跑去。

    順着白玉圍欄,錦陌把內力都基於了腳上面,腳尖輕點,在圓圓的石柱頭上面飛走着,今夜的她沒有跟往常一樣身穿白衣,聽着美人孃親的話,倒是穿了一身黑。

    跳過血跡多的地方,扎入人堆裡面,不一會兒,就能看見,人影翻飛,被踹出去的,被砍暈的,亦或者是被扔出去的,不是很高的“少年”在人堆裡面就是一個小黑點。

    隨着錦陌快速接近,曲千承讓身邊保護的人都趕往了錦陌那邊,瞧着這個舉動,身在人堆的錦陌勾起了嘴角。

    她從人堆中飛身而起

    ,踩着衆士兵的頭,就往帝君的方向而去,錦陌一腳踹開劫持住南概南宮熙的人,速度之快,都還沒有讓人反應過來。

    抓着曲夢瑤的士兵倒是猛然反應過來,他瞧着帝君被救,就把手中的人推開,往後面跑去,曲夢瑤被迫往前走了幾步,就在一剎那間,南宮熙抱着曲夢瑤轉了一個方向。

    “噗。”刀劍刺入的聲響在耳邊響起。

    “熙!”曲夢要大聲喊叫,他抱住南宮熙搖搖欲墜的身子,睜大眼睛看着拿着劍的人,他的父親竟然!竟然這樣狠心!

    “夢、夢瑤你有沒有事情。”南宮熙擡手撫摸了下面前之人的面頰,低聲斷斷續續說道。

    “嗚嗚……我沒有事情,有事的是你。”

    “咳咳、咳咳,你、你沒事就好。”南宮熙滿頭大汗,大手無力的抓着曲夢瑤的手,虛弱地張着口說道。

    錦陌急忙走了上去,點了他的穴位,不讓血在流,然後有扯了自己的衣襬,給南宮熙包紮傷口,她還沒有抱結頭打上,就聽見背後有風聲,她沒有形象的在地上一滾,躲過向她踢過來的腳。

    來人是也是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他眼神陰冷,看着別人的目光都是泛着寒意,就跟毒蛇瞪上一樣。

    她從地上站了起來,兩人對視,那人最先動手,他一出手就是望着錦陌死穴下手,硬拳擦過錦陌太陽穴邊上的髮絲,讓她倒退兩步在避開。

    最後又是下襬,他出腳就是目標就是膝蓋,精芒閃爍的雙眸爆射出猶如實質的光芒,像兩柄鋒利的利刃,黑色劃過清冷的軌跡,黑衣男人出招的招式就是痕、狠、刁鑽,每一招都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氣,直直的衝向錦陌。

    沒有過實質打鬥經驗的錦陌一直處在下風,她只能躲避,很難有出手的機會,那黑衣男人見着錦陌一直在躲,就沒有耐心了,他拔出腰側的劍。

    無奈兩人只能在高臺上面打鬥,也管不了下面的動靜了,南宮嫋這邊人馬都在消弱,看着雙方都是很激動。

    跟着黑衣男人交手沒有兩招,錦陌就深知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只好一邊把人引開,不讓靠近南宮熙那邊。

    長腿凌厲掃中望着黑衣男人手腕踢去,目標就是那他手中的長劍踢開,那黑衣人也識破了錦陌的詭計,右手往上面一揚,錦陌又壓低身體,借勢翻身又是一記千軍橫掃,狠狠的踢中黑衣男人的腰部。

    錦慕站在下面看着可是一直提心吊膽的樣子,老子可就這麼一個小祖宗啊!

    “啊!”

    聽着後面的尖叫,錦陌回頭,就見着其它士兵上前準備去抓南宮熙個曲夢瑤兩人,他反身拍了一掌過去,就往南宮熙的方向而去,這就把背後的空擋給了身後黑衣男人。

    錦陌聽見背後風聲的異響,她也沒有想過去回頭抵擋這一招,身上埃一劍,救聖熙的帝君怎麼看都是值當的!

    “鐺~”

    背後沒有被劍劃傷,一隻大手在千鈞一髮之際攬住她的纖腰,把她禁錮到一個溫熱的胸膛裡,熟悉的氣息撲天蓋地地籠罩了下來。

    錦陌身子一愣,連着要去救南宮熙的腳步都停住了。

    身後的人將她的身體緊緊地禁錮住,力道大得像要把他給揉進他的身體裡,胸膛的熱度讓她有些不自在,錦陌擡起頭想看看男人的臉,就被推開了,隨後耳邊就是一陣陣的兵器碰撞發出的聲音。

    她站在原地看着加入打鬥中的男人,他終於回來了啊!

    在往四周看看,一副場景讓她很是驚然,那麼多身穿着士兵哪裡來的?而且個個都還是武藝高強的樣子,勢力是一面倒啊。

    “爲何援兵還不到!”曲千承拉着他身邊的一個將軍大聲問道。

    看着階梯下方的士兵一個個都倒地不起,保護自己什麼那幾個武功不錯人的人,都被人抹了脖子,他神色着急起來,

    那將軍也是一邊用劍支撐着身體,看着他的手臂跟背後還有腿部都在流血,就知道他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南宮邪挑開黑衣男人的劍,劍劃過他的脖子,就倒地不起,沒有閉上的眼睛,神色有些滿足,也許是他在人生的最後一刻,遇見了自己對手緣故吧。

    南宮邪輕笑,道:“左相,如果你說的是京都城外的那三萬兵馬,你是等不到了。”

    曲千承跟那位將軍都紛紛神情呆瑟,好像是不懂南宮邪說的意思。

    南宮邪脣邊盪開一個溫柔的笑容“不懂嗎?本殿說的是,那三萬的兵馬來不了,因爲只要他們一動,就會被萬箭穿心而死。”

    南宮邪還在太子位置上面的時候,就是手段過硬,他說是,那就是,沒有什麼理由,這樣的一句話,曲千承沒有必要去懷疑。

    “南宮家的都果然都是狐狸,南宮邪,你早就知道會有這天,是不是!在江南的那一次是不是你提前派人去的,不然那個錦陌跟南宮嫋就的死在哪裡!”他滿眼的血絲,大聲的吼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