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二章 只要紅顏,放棄江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七十二章 只要紅顏,放棄江山字體大小: A+
     

    曲夢瑤得到了極大滿足,她天天纏着南宮熙陪着她,兩人呆着後宮,行歡做樂,前朝的事情,南宮熙交給了南宮嫋,他漸漸的放手不去管了。

    帝王不上早朝,一次還好,二次也行,三次可以,四次、五次。這之後朝廷就出現了不少怨言,這太子剛上位不久,皇帝就把國事交給他,這樣朝中很多老臣都不滿意。

    南宮熙的意思就是,既然聖熙已經立了太子,就應該讓他鍛鍊,隨後每次上朝都只有南宮嫋一人站在高位,他身穿太子服飾,孤單一人再在上面,聽着下面之人奏稟國事。

    南宮嫋處理事情手段不如南宮邪乾脆,所以朝中不免出現了一些少量的狀況,雖然被他壓了下去,接二連三又出現,這樣的事情,讓南宮嫋學會了帝王該有的狠,如果是南宮邪,他一定會狠,不留情的去剷除!在這一點上,南宮嫋就趕不上南宮邪,

    後來,朝中大臣已經習慣了帝王不上早朝了,不知道從哪裡流傳開來,當今陛下被妖媚女子所惑,不上早朝,夜夜於那女子貪歡。

    再後來的時候,又有人說,當今陛下病重,估計是活不了多久。

    事實上確實是這樣,南宮熙在兩月多前偶感風寒,就再也沒有好起來過,隨着時間長,他咳嗽起來還會見血,御醫檢查不出毛病,也沒有發現什麼可以人物故意謀害。

    曲貴妃每日來陪伴說話,還親自服侍,期盼帝君身體快好,可是這帝君身體是越來越差,很多時候都出現了昏迷。

    朝中大局開始亂了,每日上早朝的時候,南宮嫋就會接到很多摺子說某某地方兵權異動,有往帝都靠近之意。

    南宮嫋派人去鎮壓,派人去談話,問清其中的緣由,奈何這樣更本就鎮壓不了,兵力還是往帝都方向靠近,兵力一動,聖熙周邊國也就察覺到了,稍稍一打聽,就知道聖熙如今國內有些混亂,有野心的帝君,開始有了試探之心。

    大量的摺子反映,周邊某國開始屯糧草,檢練兵甲,距離是靠近聖熙某某邊境。

    國內的朝廷內部開始渙散,皇城加緊了兵力,來往的都人都檢查清楚,南宮熙每日清醒的時間不對,那就那麼一兩個小時,或許他也知道自己是什麼狀況,他也開始莫名其妙的起來。

    有時候他睡着突然就流出了眼淚,眉宇之間帶上了一抹淒涼之感,最照料他的,還是他跟着他身邊幾十年的大總管了。

    曲夢瑤來看南宮熙的時候,都是坐在他身邊抓着他的手。摩擦她的臉頰,說話的時候,她會俯身在他耳邊輕語,不知說些什麼。

    這天夜裡,皇上突然病重,一直在吐血!

    夜裡傳召閒王進宮,閒王是當今陛下的長兄,當年太上皇是立他爲皇太子,可是不知何原因他不願意,最後纔是現在南宮熙。

    宣閒王進宮……

    一聲聲傳了下去。

    或許這就是一個信號,閒王還未進宮,京都內亂就開始了,一大羣士兵往皇宮奔去,拿着明晃晃的佩刀,見着保衛皇城的御林軍就砍上去,一時間之間兩股兵力相互抗衡。

    聽着皇城門外的喊殺聲音,身處在皇宮中皇宮中人心惶惶。

    皇城門外的大片廝殺,只要皇城大門不打開就行,然而,心裡想着,就是跟現在很不符合,皇宮大門不知是誰從裡面打開,一堆堆反派軍隊往裡面殺進去。

    那一條長長的宮道上面都是血啊,白色的積雪上面都是殘肢,溫熱、猩紅的液體,給積雪染了色,也融化了它。

    鮮血鋪染了的宮道,廝殺的聲音在這個積聚權利的地方響起,聽的人心悲哀,爲之落淚,用鮮血鋪成的道路,真的很殘忍~

    廝殺聲音越來越近,後宮的人,不管是太監還是宮女都亂成了一團,都在哭喊着,唯獨清淨的地方只有這個御龍殿了。

    明黃帳幔,檀香嫋嫋。

    一排跪在龍牀邊上的宮女、太監都“嗚嗚”的哭出聲音,坐在牀沿邊上的曲貴妃,唯獨她沒有落淚,拉着帝君的手還是摩擦她的臉頰。

    當帶着鮮血的士兵一腳踹開御龍殿的時候,裡面的人才反應過來,跪在地上的侍女跟太監都尖叫出聲,神情懼怕的抱着一團,

    “哈哈哈……哈哈哈。”有人在門外大笑,隨着聲音越近,腳步就是鉞清晰。

    當衆人看着那到聲音的主人從門後面進進來的時候,都忍不住變了變神色,左相!

    “真好,真好、”他站在擡眼環繞御龍殿四周,神色都是得意。

    一直跟着南宮熙身邊的大總管第一個出聲斥喝:“大膽左相!竟敢深夜闖入皇宮,未有陛下召喚,按理應當死罪。”

    那大總管拿着白色的靜鞭都在輕微抖動,他不着面色鐵青,身體不着痕跡往龍牀邊上移動了下。

    “臣是來奉命來捉拿叛黨,何爲死罪。”曲千承挑眉問道。

    “這裡何來叛臣,左相大人莫是糊塗了。”大總管問道,但他看着曲千承的眼神可不是那樣意思。

    “當然是前任太子不滿陛下廢除太子之位,起兵謀反,本官危機時候趕到,皇上病重駕崩,委任本官宣讀遺詔。”一席話下來,他說的合情合理。

    “奴才侍奉陛下多年,從未聽見陛下說過遺詔。”

    “所以……”他從站在他身後的人手中拿出聖旨,裡面寫滿了字,就是左下角沒有玉璽印跡,“這才讓大總管把玉璽給拿出來。”

    大總管見着那聖旨,不敢置信的看着曲千承,這左相是從哪裡到來這空白聖旨!

    “總管想好了嗎?拿出來,還是死。”曲千承眼裡閃現出陰冷的光芒,他看着大總管都是帶笑的,瞧着那笑意就是太毒辣

    這個時候本該沒有清醒的南宮熙睜開了眼睛,他出聲道:“不能、不能交給他、”說話他呼吸有些急促起來。

    大總管聽見聲音,連忙回頭跪在牀邊上說道:“陛下,您放心,奴才誓死都不會說的。”他話剛落音沒有多久,一把劍就刺中他後背,最後一眼,他對南宮熙笑了笑,隨後就到了龍牀下邊。

    “陛下,那就由您告訴微臣吧,玉璽放在什麼地方。”曲千承拿出一塊白布擦拭了劍上的血跡,他擡眼問着瞪着他的南宮熙。

    “你、你休想。”南宮熙大聲吼出,然後就是劇烈的咳嗽起來。

    “熙、熙。”曲夢瑤見着他難受起來,就擡手撫摸他胸口,幫他順氣。

    “啊!”沒有幾下,她就被人從龍牀沿拖起來,拽着她的頭髮往後拉,髮簪什麼都斜斜歪歪跑了一邊。

    “那我用她做籌碼,陛下你還說不說呢?”

    南宮熙費力的從牀上坐起,他抓住明黃帳幔一邊的流蘇,不讓自己倒下去。

    “你放開她,我告訴你,玉璽在哪裡。”

    “哈哈哈,這纔是一國帝君,爲了紅顏,不要江山。哈哈哈、哈哈哈。”曲千承一把推開曲夢瑤。不顧自己使上力道推開會不會讓她受傷。

    曲夢瑤起身,搖搖欲墜走回龍牀邊上,她扶住南宮熙,看着曲千承的目光並不友好,如果在這個時候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就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了。

    “玉璽在、在先皇畫像後面。”

    曲千承不自己去取,他讓身後站着的一個士兵前去取來,那個士兵在按住先皇畫像的時候,立馬就無聲無息的倒下,接着第二個人上去把那已經露出來的玉璽拿給曲千承。

    可,他沒有接過,還是讓那手捧着玉璽的士兵打開,盒子打開猛然從裡面飛出不少細細的針,距離那個士兵近的人都遭殃了。

    曲千承黑着臉,從一邊柱子走了出來,撿起那摔在地上的玉璽,他興奮的撫摸起來,又低聲輕笑。

    “來人,封口。”

    “爹爹,您答應我了,只要您拿到玉璽就會讓我跟熙離去。”曲夢瑤站起身,質問背對她的曲千承。

    他轉身看着身後的人,輕聲說道:“是啊,我讓你跟陛下離去,爹爹這不是讓人在幫你們嗎?瑤兒要知足。”

    曲夢瑤倒退兩步跌坐在龍牀上面,原來送他們離開,就是送他們去死!

    “瑤兒,你可是我們曲家的功臣啊,以後着江山就是我們曲家,會是我們代代相傳下去,哈哈哈。”

    說道此處,曲千承大笑出聲,他眼睛發紅,看着坐在龍牀上面的一男一女,他說道:“南宮熙,你愛她,她愛你,但是她對你的愛就是在你喝的湯裡面下毒,在你喝的藥裡面放毒,你的愛,真是讓人可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