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八章 我是很可靠的,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八章 我是很可靠的,少年字體大小: A+
     

    江北也是南方,它在的地方有些亂,所以在這個地方,很容易看見差距,就是那種人與人不同的差距,別人金羅綢緞,出門軟轎代步,而或許在面前不遠處就會有乞丐耐不住飢餓,偷了路邊店家的饅頭,遭到毆打。

    南下不僅氣候溫潤,連着地方的飲食差異也有很大的不一樣,比如這邊的人他們不吃辣,喜歡淡淡的甜味,他們很少吃蒜,喜歡把姜切成片,然後沖水喝。

    最讓錦陌感受到了就是這邊女子那種如水般的溫婉,淡淡的性子很溫和,哭起來梨花帶雨,愁起來,讓人爲之心上,笑起來,嬌豔如花,都是那麼美好。

    她們說話的有種軟儂的腔調,怪不得很多人多少,溫婉女子生江南,錦陌對雨江南有種偏執的喜歡,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她都能接收。

    南宮嫋他倒是不提什麼意見,這次來江南他同意了,有很大一部分是來這邊查線索,還有少數一部分,也是讓“少年”走一走。

    兩人兩天時間走了不少地方,冬季關係,這邊比較有名的地方如今都不怎麼好看,白茫茫的雪,看哪裡都是一樣的,儘管在出名的地方,那都是一樣的。

    錦陌還是比較着急的,她很多時候都是呆在客棧裡,撐着手肘看着窗子外面的街道上,就等着那兩個乞丐把人帶過來。

    “昨天時候,就該給那兩個人一顆藥,讓他們吃下去。”錦陌冷冷的說道。

    “少爺,我們這次出來沒有帶藥啊,怎麼給他們吃。”琉珠有點理解不了,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面色都是疑惑的神情。

    錦陌斜眼看了琉珠一眼,都是無奈的樣子,她怎麼有這麼個傻傻的貼身侍女,“騙。”惜字如金說了一字,有半睜着眼睛注視着外面的路。

    她從一邊的椅子上面站了起來,神色有些不耐煩,素手搭在窗邊上,這次她沒有嚷嚷着冷,手用上力氣,人就坐在了窗邊上,看她那樣子好像是準備從這客棧的二樓直接跳下去。

    “少爺,你加一件衣服吧。”琉珠從窗邊包裹裡面拿出一件冬季外袍,就準備給她主子披上。

    “不用。”錦陌淡淡回了一聲,大手一撐她就從二樓窗邊往路外面的街道掉落下去,琉珠見着這樣的場景,大聲喊了出來,“少爺!”她竟然忘記了,錦陌其實是會武功之人。

    鑲着水藍色邊的素白的袍子上,用銀絲勾勒出幾朵奪目而華貴的六角雪花,衣襬處神秘的圖案相互交縱。整件袍子華美而典雅,靈動的眼睛在白雪映襯下,如妖魅般攝人心魄,還沒到行冠禮的年紀,也沒有繫上髮帶沒有髮帶的束縛,青絲散漫肩頭,雪花落在他肩頭,融化在了那幾朵六角雪花之上。

    這樣的少年真的很美,如不是親眼所見,真如是下了瑤臺的仙人,月下相逢,南宮嫋聽見琉珠的叫聲,他趕了過來,就看見是這樣的畫面。

    “少爺,你要去哪裡。”琉珠見着平安落在地面上的人,心裡鬆了一口氣,見着主子又要走,她就趕忙

    問道,這江北地帶,人生地不熟還是有個招呼的好。

    錦陌擺了擺手,轉身就往前面而去,如果可以,她想,她誰也不要依靠,自己可以應付所有的潛在的麻煩。

    火炎抱着手站在街角一邊,他嘴角掛着一抹興味的笑容,那個少年長得真他媽的美啊,就剛剛那落地瞬間的變動,他還真沒有看出來是怎麼動的,等着在看的時候,他已經安穩站在地面上,漫步往前走去。

    那個性,看起來真的很符合他的口味,舌頭伸出,往脣瓣上面環繞了一圈,就跟鎖定了獵物一樣,一定要逮到手裡。

    “主子,你要去哪裡,我們還要趕時間。”見着男人要走,一直站在他身後的侍衛一把拉住人,不讓其離開。

    炎火蹬了身後的人一眼,口氣充滿了興奮,他道:“黑影,剛剛那個少年的身手你也看見了吧,你說你往那個就那麼點兒高度掉下來,你就幾分把握調整身體,並且站穩。”

    那名叫着黑影的男子,斂了眼角,不給於回答,他這個樣子在炎火的眼裡,當然就是默認了的意思,再也不管身後那個還在彆扭的人,追着前方快要消失的人而去。

    一步步跟隨,一個走在明處,看見路了就走,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裡,一個躲在暗處跟在前方之人身後,越來越納悶,那人到底要去幹嘛?

    下雪時候,天空看起來都顯得矮了不少,前方路口有着淡淡的香味飄了出來,錦陌又跟前幾次一樣,轉身進了拐角處。

    炎火站在一根柱子後面,低頭深思了一會兒,這次起步往那邊路口而去,在身子露出去的時候他尷尬的笑了笑,腳步慢慢的往後退了幾步。

    爲什麼要退?因爲他面前有一隻手伸了出來,攔住他的去路,那隻手上還拿着一個烤餅,直直的放在他面前。

    “你跟着我也累了,吃點東西吧。”錦陌揚了揚手裡拿着的烤餅,示意麪前的人拿着,她手這麼伸着也挺累的。

    她咬着烤餅,淡漠的打量着眼神的男子,漆黑如緞的長髮僅用一根髮帶束在腦後,零亂的髮絲俏皮地從他的脖子兩旁垂下來。瘦削卻剛毅的臉龐,挺直的鼻樑如雕刻師傅最爲得意的物品。棱角分明的薄脣,粗黑挺撥的濃眉,無一不比例勻稱精緻,這個年紀不大的男人,其實長得挺好看的,錦陌心裡如此想着。

    “呵呵,我不餓。”炎火摸了摸自己的鼻樑,說着自己的意思。

    錦陌不冷不熱的問道“那你跟做我爲何。”

    她在落地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旁邊不遠處有人站站着,也注視着他們這邊,見着來人也沒有什麼惡意,她也沒有故意去挑明,只是讓她想不到,那人竟然跟着她身後,跟着她走了不少時間,本以爲他有什麼問題,到了現在還是隻見他尾隨其後。

    炎火見着面前之人沒有一上來就開始動拳腳,他面上的笑容就大了起來,笑嘻嘻的樣子說道,“我沒有惡意的,就是看着少年你手腳不錯,想結交下。”

    錦陌把伸在他前面的手慢慢放下,不鹹不淡的看了他一樣,淡定的往他身邊饒了過去,那樣子就不準備理會這個少了一根筋的男人。

    “少年,你意思如何,跟我交個朋友吧,對你沒有壞處的。”炎火不依不饒,這次他不在跟在錦陌身後了,而是光明正大的走在她身邊,還一個不停的自賣自誇。

    兩人走在人數不多的街道上面,成了其他人眼中一抹畫卷,一個清冷如雪,一個如六月驕陽,還真是互補啊。

    “少年,看我這一表人才,也不是會騙人的樣子,你說是吧,在看看我的氣質,也不是隻會說好話,不會行動的人,少年,意思如何。”

    錦陌邊走,邊咬着手裡的烤餅,她在原地站住,眼睛注視着那個一直說話都不嫌棄累的人,“你問我的意思如何。”

    “對啊,對啊。”炎火眼睛猛然間亮了不少。

    “我覺得……這邊的烤餅味道不是很正,不是很好吃。”錦陌鄙視地用眼角瞄了瞄他。

    炎火本該興奮的神情一下子嫣兒了不少,他哀怨的看着錦陌,有些可憐的到;“少年,難道你也喜歡我這張臉?”

    錦陌被他那哀怨的語氣嚇的吃進嘴裡的烤餅直接進了器官,扶着牆角一直在咳嗽,說實話,這人的容貌還是可以的,但是跟那兩位比起來,可是有些差距的,她要是喜歡一張麪皮,估計排號第一個也輪不到他。

    “你真的喜歡我這張臉啊,可是我已經很久都不犧牲色相了,今天就例外吧,只要少年你跟我回去。”

    錦陌咳嗽稍好了一些,她拿出錦帕擦了擦嘴角,“不要在跟着我。”

    這個時候,估計那個乞丐也快要到了吧,交錯的街道點上了蠟燭,人影也漸漸的多了起來,兩人一前一後的走着,錦陌讓炎火不準跟她,炎火還真沒有跟啊,他不過之後走在他左下角出,又沒有跟在他後面。

    炎火這人就想他的名字一樣,炎,就是火,他話很多,幾句話下來就能讓人看的出他很健談,爲人也爽朗,就像他自己說的一樣,跟他結交其實很不錯的。

    “我跟着你走了這麼久,你好像是要找人樣子哈。”他雙手抱在腦後,把心裡先前注意上的說了出來。

    “少年,要不要我幫忙,我很靠得住的。”說了一句,他又開始自賣自誇起來。

    “一看你就是初入江湖,不懂這裡面的勢力,行走江湖,怎麼這個都不注意呢?”

    “那你是哪個勢力的人。”錦陌淡淡的問道,對這個問題她不是很上心。

    “少年,你應該這麼問我,哪個勢力屬於你。”

    錦陌挑眉一笑,淡淡道:“哦~想不到你還是一個有身份的人。”

    炎火立馬就挑高了眉頭,他說道:“小看我。”

    錦陌小手摩擦了下顎,心裡想着,這個人手裡有勢力,想必會更加火辦事情些,他跟着自己,必然有什麼目的,何不在這之前“借用”下他的勢力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