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七章 南宮邪,那個可惡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七章 南宮邪,那個可惡的男人字體大小: A+
     

    “眼裡所見,如何?”南宮邪的聲音至朦朦朧朧帳幔中傳了出來,他眼睛半眯着,一隻手耷來在被子上面,把懷裡的人牢牢固定住,又不會因爲力道太緊而讓人不舒服。

    “南宮邪,果然,你是最卑鄙、自私的。”南宮嫋冷着臉站在紗帳外面,說着話都是帶着狠戾味道。

    說來也奇怪,南宮嫋不管在誰面前都是溫潤如玉,也是帶着笑臉,嘴角的笑意讓人覺得很親和,唯獨,跟南宮邪碰上的時候,他就放棄了那個自己,又是另外一個樣子。

    懷裡抱着軟軟的身板,南宮邪自然是心情好的,他沒有跟上次那樣來一句更厲害的話回擊過去,他道:“或許你說的沒錯,我南宮邪是卑鄙。”

    “哼!那你現在如何,是想試試自己的心?”

    “你說是,那就是吧。”這個不可否認的,他今天來就是想看看自己心裡怎麼想到,這些日子的轉變,倒是真的影響了他,他想知道這是爲什麼,如今好像快找到答案了。

    南宮嫋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站在原地不知作何想法,三人,一間屋子,唯而人清醒,這其中的氣氛自然是不會有多好。

    “接受不了,就不要來招惹他,你不是喜歡那個位置麼,那就去想怎麼得到吧。”

    “你是如何知道,我就想要那個位置,或許我現在有不想了呢,皇兄。”

    “唔……唔嗯。”本該好好睡着的人,眉頭不耐煩的鄒了起來,放在暖暖被窩裡面的手也拿了出來,在耳邊扇了扇,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乖了,好好睡覺。”

    抓住放在伸出外面的手,放進被子裡面,不管外面有沒有人,低頭在懷裡鬧騰孩子額頭親吻了下,輕拍着她的背脊。

    前不久被吻的通紅的脣瓣,現在也消腫了不少,在嘴角處還有少量的痕跡,南宮邪用着拇指摩擦了幾下,水嫩嫩的脣瓣又變得嫣紅起來。

    南宮嫋站在幔帳外面一直未離開,透過幔帳看着裡面朦朦朧朧的兩個相互交纏在一起的身影,他的心有些痛。

    說不上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少年的身影就佔據了心裡,等着發現的時候,少年已經佔據了他的心神,拔掉會很痛,不拔掉會覺得有些絕望,在回來徘徊時候,已經徹底的放棄不了了。

    那個孩子有些調皮,連着皇子都敢打,錯了的時候他會覺得有些心虛,跟人說話的時候有些吞吞吐吐,耳根也會邊紅,明明心思單純的小孩子偏偏有時候要裝着傷春悲秋。

    沉着腳步往外面走去,時間還很長,不是嗎?

    錦陌醒來的時候很累,她揉着後頸黑着臉色從牀上撐着坐了起來,南宮邪那個該死的男人下手還真是狠,對啊!南宮邪,她急忙往身邊地方看去,另一邊的已經沒有人了,用手感觸下溫度,還是有溫度,證明那個男人走了沒有多久。

    在低頭檢查自己衣物,面色在一次黑了起來,白色裡衣衣襟大大敞開着,自己鎖骨處,還有幾枚可疑的紅痕跡。

    幸好現在胸部的變化還不是很明顯,自己的咽喉發育也沒有出現突來,想着她面紅微微發熱了起來,以後一定要防着那個男人。

    翻開搭在身上的被子,她赤着叫腳站在地面上,雖然上面鋪着地毯,她還是勾了勾腳趾頭,瞧着內室已經燃起了燭火,她泄氣的一下坐在牀沿上,她竟然睡了這麼久。

    等着穿戴好衣服,走去大堂,還沒有走進,就聽見屋內有細細的說話聲音,她慢慢走進了幾步,聽出來裡面是何人在說話。

    “站在外面作甚麼,還不進來。”蘇玥眼尖,她在錦陌靠近門口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她來了,瞧着她站在外面不進來,便是覺得有些奇怪。

    “外面雪景如畫,陌兒或許是想多看幾眼。”那屋裡親和的聲音在一次想起。

    錦陌本想在外面多站一會兒的,她就是不想現在進去,換一個說法就是他有些心虛,明明屋裡面的人對她那麼好,可她心裡還在動搖,想着什麼辦法,能讓她跟那個人的關係緩和,她口上說着恨他,討厭他,然而心裡恨不起來……

    “這雪每天都下,有什麼好看的。”蘇玥幽幽嘆了氣,她眼裡滿是哀愁,看她樣子就知道她又擔心尚書大人了。

    不管南宮嫋跟她說多少次,天牢裡面有人在照看着,她還是不放心,沒能看着他好好站在面前,不管是誰說的話,她都是擔心站很大一半邊。

    錦陌走了進來,她對着轉桌子邊上兩人笑了笑,神色自然,沒有一點被影響了心情,可見她方纔在外面自我調整很好。

    “外面下着小雪,亮堂堂的,還是有些味道。”

    “既然來了,那我們就用膳,我跟大殿下可是等了你許久。”蘇玥瞥了錦陌一眼,帶着不贊同的意思。

    她看了看身邊的人,笑嘻嘻的說道:“孃親,大殿下都沒有抱怨,你能給我

    留點面子不。”

    “你還要什麼面子,你自己的面子早就你丟了,我現在怎麼給你留。”

    “……”

    錦陌一時間無話可說,她低頭吃飯,眼神時不時看着身邊的人,那個時候,嫋哥哥應該過來找她吧,就算來了,琉珠也會幫忙攔住的,如果是碰見了,他也不是這樣的神色了。

    就是這麼以爲,錦陌她估計錯了很大一部分,偏偏看見的是南宮嫋,不清楚事情的是琉珠。

    用完膳食,南宮嫋也沒有回去他在皇宮外面的府邸,他照常的住在這邊,也還是跟錦陌院子相鄰的那個房間。

    兩人坐在內室,都不說話,一人在一邊流雲流水的煮茶,一個坐在椅子上,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有不知怎麼開口。

    平時錦慕是罵着錦陌,小時候更加是沒有少打,但這親情是少不了的,錦慕對她的疼愛那不是假的,如今只有半個月的時候,她當然是着急。

    “我……”

    “要說什麼?”

    她眨眨眼,小聲地說:“我……想要去江南。”

    輕輕地一句話,讓正在煮茶的南宮嫋停下了動作,他什麼平靜的看着前面之人,並沒有因爲那他的一句話亂了方寸,他擡手揉了揉少年頭髮,“好。”

    錦陌坦然一笑,她再想說話的時候,就被人直接打斷,“我跟你一起去。”

    “爲什麼要跟我一起去,你走了我爹爹怎麼辦。”她有些疑惑,語氣表達也有些着急,如今爹爹正是被他的看保護着,他這一走出現了變故怎麼辦。

    “相信我”

    錦陌眼神注視着他,幾息之後,她才移開眼神,答應了下來,一起就一起把,多了一個人也沒有什麼壞處。

    昨天晚上兩人就是跟蘇玥商量好了,翌日,兩人就離開了京都,兩人都帶上自己的貼身侍衛,在城中買了一輛馬車,外加僱了一個趕馬車的人,四人才座上馬車一直南下,江南一帶氣候溫和,縱然是現在下雪的天氣,這邊也比京都好了很多。

    錦陌是四人當中最怕冷的一個,在路途中要下車用膳的時候,她都不出來的,寧願餓着,也不要吃飯,南宮嫋無奈,他只好讓掌櫃打包一份,帶上馬車。

    在馬車進入南方一帶地區時候,其它三人明顯感受到了溫差,紛紛都說道有些熱,這讓捂在軟榻上面的錦陌有些受不了,她就是感覺冷啊。

    他們要去的地方是上次那個小乞丐告訴的地址,江北。

    四人下了馬車投宿在了一家看起來還是蠻大的客棧,南竹對這一方面比較在行,就由他去辦理,四間上房都是相互連着的。

    錦陌沒有出過遠門,這還是她第一次遠離那個叫着皇城的地方,冬日夜裡,這裡也很鬧繞,從客棧二樓往下看去,那裡燈紅酒綠,曲舞風揚,黃色的暖光照在一邊的白雪上面有了泛着亮光,照亮了一邊玩笑的衆人。

    “站在窗邊看什麼?”南宮嫋已經走到她面前,看着站在窗邊的錦陌他輕語問道。

    “在看下面的那羣人,他們很高興的樣子。”

    南宮嫋沒有答話,他們高興如何,這完全跟他沒有關係。他轉身走了走了幾步,去點了放在作息上面的燈盞。那些人高興,並不是證明他們心裡沒有憂傷跟痛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走,何必去羨慕他人。

    錦陌靠在窗前,眼前燈影亮起,柔和的暖黃落在那片青藍上,融合成一種獨特的顏色,她望着站在桌子邊上的男人,眼神很專注,那種形如實質的眼神令人無法不察覺,南宮嫋感覺那目光從他身上掠過,不禁也朝他望去。

    “這麼看着我作甚麼,”南宮嫋走到外面,叫來南竹吩咐了幾句。

    錦陌用手肘撐在窗邊,她輕笑出聲,’“只是覺得你比琉珠有用。”她方纔是聽見他讓人準備了晚膳。

    “那以後走到哪裡帶上我吧。”他也擡頭笑了笑,說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認真的話語。

    “你是堂堂皇子殿下,跟在一個官員之子身是何做法,我怕,以後我的生活不得安生。”錦陌擺了擺頭。錦陌對此只有無奈。

    “陌兒是怕麻煩啊,我不會給陌兒帶來麻煩的,這樣的保證如何。”南宮嫋坐到他身旁,目光灼灼。

    跟這孩子說話,用太嚴肅的語氣那就是沒有什麼感情,他是不會理解的,最好的方式是半開玩笑,說着認真的話,或許他會注意到了,他喜歡他,這是真的,但是他並不希望這份特殊的感情嚇到這個孩子。

    錦陌淡漠的看了一眼南宮嫋,又回頭去看下面那些開懷大笑的人,南宮嫋,南宮邪,都是姓南宮。這兩個人的性格是完全不一樣的,她在南宮邪身邊的時候,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有些開心,還有些安心,在南宮嫋身邊的身後,他能感受到的是舒服跟安逸。

    琉珠進來把晚膳擺在桌上,兩人對坐安靜的用飯,這一刻的寧靜無人打擾,錦陌卻聽到自己的心跳一

    聲聲的鼓動,有些焦躁。

    “瞧着我做什麼?”用完飯,他端起茶盞掩飾那幾分微妙的情緒。

    “陌兒不看我,怎知道我在看你。”南宮嫋情緒好的也端起茶杯,悠悠然然的喝了起來。

    差點被他這句嗆到,錦陌對這句完全說不通的話皺眉,卻又忍不住揚起嘴角,終於還是輕笑起來,“那你沒有看我,有怎麼知道我在看你了呢?”

    “我沒有說,我沒有不看陌兒啊。”南宮嫋旋轉着茶杯,一直抓住錦陌說話的小尾巴說話。

    輪廓分明的側臉在外面白雪映襯下流露幾分溫暖的氣息,他桌在椅子上面把玩着手裡的茶杯,側臉緩緩轉過來,南宮嫋的眼神裡似有什麼在閃動,“我一直在想用一件什麼事物來形容你。”

    “現在可想到了。”錦陌直言問道。

    “有,那就是優曇,這叫着優曇的花,他是伴隨着一位佛而生,那位佛在得道的那一刻,聽世人說,他身邊就開出了叫着優曇的花,乾淨,不沾染塵世間俗氣,伴佛而生。”

    “有這麼一種花麼?錦陌表情有些疑惑,這樣的花它還是第一次才知道的。

    “有。”

    一人靠在窗邊,一人坐在椅子上,時不時說上一句話,等着外面街道行人都已經散去,錦陌才把窗子穿上。

    南宮邪還坐在椅子上面不動,看他那個樣子是真的準備跟着錦陌一起睡覺啊,冬日裡,着實冷,錦陌對於南宮邪那跟他一起睡,也沒有多說什麼,她相信南宮嫋不會跟那個男人一樣,把她的衣服給脫下來。

    一夜的相安無事,翌日,四人分開,都前去打探消息,錦陌跟南宮嫋一起,南竹跟琉珠一起,四人分兩組,目標就是小乞丐書裡面提到的那個乞丐了。

    這江北乞丐少說下來也不下不下千位,這第一次出門找人當然是失敗而歸,錦陌更加心情不好了,她慵懶的靠在椅子背面,有些懊惱的樣子,

    “這不好找,這麼大的地方找小小一個人,記錯了不說,還浪費時間。”錦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放在一邊,他鄒着眉頭。

    “是這樣,確實有些麻煩。”南宮嫋也在一邊附言。

    “少爺,既然這個小乞丐能在這邊能活下來,說明他有些本事,可能認識的人也不少,要不我們去街上抓兩個乞丐過來問問,或者是讓他們幫我們找人也行啊”琉珠站在一邊把心裡想好的注意說出來。

    “這是個辦法。”錦陌拍了拍手,她活動了下腰身,也揉了揉手腕,一副要大伸拳腳的樣子。

    南竹這次還是被當做得力助手給派了出去,過了一會兒,他從一邊窗口跳了進來,他一隻手提着一個人,那被他拎着的人面色如金紙,一副搞不懂的神情。

    “公子人抓來了。”南竹說了一聲,就在一邊站好。

    那坐在地上的兩個乞丐見着這個場景足以讓兩人大驚失色,抓他們做什麼?等着他們看見面前之人的時候,有開始神遊了,四隻眼睛直直的看着白衣少年,都不帶眨眼睛的。

    南宮嫋釋放氣勢,其中還夾雜了幾分殺意,這才讓那兩個乞丐猛然醒悟過來。

    “我們也找兩位過來沒有什麼其它的意思,就是跟你們打聽一個人。”南宮嫋起身,俯下眼眸,看着這兩人臉上的表情。“只要你們說出來,我就給你們溫飽的生活,不用受冷捱餓,如何。”

    兩人一開始聽南宮嫋的話神情還有些倨傲,竟然想到知道他們打聽消息,看來他們還是有見識的,在聽後面一段話的時候,他們神色有些變樣。

    “怎麼樣,兩位想的如何。”南宮嫋手裡把玩着茶杯,他斜眼看了地上的兩人,故意把方纔的殺意又加重兩分。”

    “是是是,我們說。我們說。”二人嚇得臉色煞白,眼神看着南宮嫋有了懼怕的神情。

    錦陌把人給他們描述了下,又是因爲什麼事情過來,兩人一聽,看着他們的眼神也不一樣了,變得有些深意。

    但是兩人還是怕南宮嫋動手,還是將自己知道的消息說了出來,原來那個小乞丐是有的,他不經常出現,他是這邊江北一個乞丐頭頭,年紀不大,頭腦精明。

    “現在可知道他在何處?說清楚。”南宮嫋漫不經心的問道,對於這個什麼不經常出來乞丐頭頭他還是要了解清楚的。

    “那個青公好像這兩天都在江北外面。”

    南宮嫋跟錦陌對視了一眼,心裡暗中思量了一下這兩人說真話的有多少,畢竟有些人他們是不怕犧牲性命的。

    “這樣啊,那能麻煩兩位給這爲青公帶去一句話麼,請他兩日之後來這家客棧找我們可好。”錦陌淡笑,他禮貌的提議。

    那兩位連忙點頭,這是他們上來之後,少年第一次對着他們說話,着少年長得可真好看,比那個城主府的女兒更加好看,等着兩人暈暈乎乎走出客棧的時候,就欲哭無淚了,那個青公也不是省事的人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