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六章 原來他還是不習慣自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六章 原來他還是不習慣自己字體大小: A+
     

    都說乞丐是不愛乾淨的,邋里邋遢,走到哪裡坐在哪裡,錦陌從小就沒有受過苦,那戶部尚書府上,雖然比不上那瓊樓玉瑩的皇宮,也比其他人家府上好了不少。

    錦陌那聲輕笑,其實並未笑話那位老人,她只是覺得這老人家性格活潑,爲人看的出很爽朗,眉宇之間也未見那種常年算計的模樣。

    “我並未笑話於您。”錦陌擺了擺頭,解釋道,在心裡她還是驚訝的,那些坐在屋裡暗處的人看來都是高手啊,她剛纔要是真的嘲笑,估計他們就要衝上來了。

    那老乞丐挑了挑眉,意義未明地斜眼。“哎,小公子穿着,一看就是大貴之人,要嘲笑我們那也是情有可原,畢竟我們只是一羣乞丐嘛。”

    南宮邪氣定神凝,毫不被老乞丐的言語所刺激。雙手抱拳,他道:“前輩,今日我們前來並未是專程笑話於你,既然前輩已經拒接,那我們就先離開了。”

    他擡手拿起一邊桌子上面放着的食盒,牽着錦陌的手就往外面走去,那溫和的笑容看不出一點不高興的樣子。

    被牽着,錦陌也跟着走了,在背對着那羣人的時候,她嘴角的弧度彎的很大,小狐狸的樣子跟前面走的南宮嫋一模一樣,都是那麼讓人恨得牙齒癢癢!

    這本來求人打聽消息,就是一件被動的事情,被這一大一小一弄,他們到是成了掌控全局的人了,兩人身影在牆角拐彎出消失不見,內堂的人員才漸漸的變得騷動起來。

    “二長老,那兩個小子有兩把刷子啊。”一年紀較輕的乞丐從陰影處走了出來,他大拇指跟食指摩擦着自己的下顎,眼神軲轆轉着,有點精明樣子。

    老人低着頭,看着自己剛剛吸在嘴裡的那一隻手指頭,神情滿是失望,眼神還時不時對着拐角處看去,不知道那兩個人走了沒有。

    心裡不由的暗罵,他媽的,老子身爲長老當然要擺下譜的,不然他以後還怎麼在丐幫立足,在說還是那麼多眼睛看着呢!在等一會兒走也不是不行啊,他也沒有說不幫忙啊。

    聽着耳邊嘰嘰喳喳的討論聲音,老人不由的大罵一聲,“都給老子住嘴,看看你們,看看你們,就你們現在這個樣子,老子什麼時候能當上大長老?恐怕老子死了,進土了都還是二,不是一,就不能學學剛纔那個男人,看看人家,什麼叫沉穩,什麼叫行不露於色。”

    衆人被訓,都委屈的低頭着,不敢看站在椅子上的老人,心裡泛着嘀咕,那個男人人家就是行不露色,所以您纔會被騙嘛。

    “他媽的,你們那個是什麼表情,覺得老子說的不對,老子告訴你們,老子經歷過的任何事情,比你們尿尿次數都多,你們那……”老人站在椅子上媽的很來勁,他再一次擡頭就見着被自己訓的人眼神都不對了。

    等他反身想門口看去的時候,就見着那個年紀較小的少年站在門口,眼神帶着笑意看着這邊,老人不好意思的從椅子上面跳了下來,“咳咳,那個啥,小娃娃你回來還有何事情?”

    錦陌擡手指了指老人隔壁椅子上的那一柄白色扇子,“我剛剛走的時候忘記了,回來的時候見着前輩在身傳言教,不敢打擾,只好在一邊等着,如是打擾了前輩,還望海涵。”

    “陌兒,扇子沒有拿到?”南宮嫋也提着食盒從錦陌背後走了出來,他見着場面的時候,習慣性的揉了揉錦陌頭髮。

    他繞過老人,把椅子上面的扇子拿了起來放在食盒上面,這才面含歉意說道:“前輩,不好意思,剛纔走的時候忘記了,既然扇子已經取了回來,那就不敢多加打擾,我們現在離去。”

    老人這次自然是不肯了,他髒兮兮的大手直接拉住錦陌的衣袖,他算是看明白了,那個男人是厲害,但是他對這個少年可是很疼愛的。

    “前輩,你這是何意。”南宮嫋把食盒放在一邊椅子上,他身手抓住老人手腕,精壯的身子擋在老人跟錦陌中間,他面色含着意思,看着老人的眼神,可是滴水成冰那樣的寒冷。

    兩人看不見的氣勢在空中相互碰擊,只是感受到,氣血不暢通,喉嚨裡面有腥田液體要吐出來,一時之間,這內堂,都發出了“噗、噗、噗、噗”的聲響。

    “長老,你就放過我們把。”窩在陰影出一羣人,不知是那位說出了求饒的話。

    南宮嫋率先撤銷了氣勢,他對着老人抱拳道;“前輩多有得罪了,我小弟身子骨弱,經不住前輩這樣折騰。”

    老人呸了一聲,他也跟撤銷了氣勢,驟然他身影一轉,放在一邊的食盒被他拿在了手裡,他把食盒方面的蓋子隨便一扔,就大大咧咧用手抓了吃了起來。

    “這菜老子也吃了,你們就說說找老子做何事情吧。”

    錦陌站在一邊他看着老乞丐的眼神有些不一樣,好像是透過他看另外一個人,

    那個老男人跟他說話的時候,也是一口一個老子,他對誰都愛理不理,唯獨怕他那位妻子。

    南宮嫋拉着錦陌座上一開始那兩張椅子上面,他道:“我們只是想跟長老打聽一件事情而已。”

    “何事。”

    “這天下的消息,丐幫虛虛實實也知道不少,那長老一定對戶部尚書勾結倒賣私鹽這一案有耳聞,倒賣私鹽是大罪,另一方面也是暴利,能跟他們勾結到一起,一定是爲了錢,但這戶部尚書沒有這個理由,所以,我們想知道這個倒黴私鹽團伙走的最近的人是誰。’”

    “你是想說這戶部尚書是被冤枉的,而跟倒賣私鹽來往最密切的人可能是罪魁禍首。”老人從食盒擡手看了看南宮嫋,發表了下自己看法,他又低頭跟食盒裡面的菜奮戰。

    “戶部尚書錦慕沒有理由去勾結那羣人。”錦陌也一邊開口。

    “怎麼沒有理由,聽說這戶部尚書大人,私自動用了國庫,他跟那羣人勾結就是想填補國庫漏洞啊。”

    一時之間,沒有人在打理老人這句話,他後知後覺的擡起頭,看了對面的兩人,他小孩子氣似的撇了撇嘴角,“福子,把我們知道的消息告訴他們。”

    “根據其它乞丐反映,在江南一帶,倒賣私鹽最爲嚴重,好像那個什麼倒賣私鹽組織就在那邊,具體的是在江南江北那一方,一個月前,有幾位身穿黑色袍子進入了那片地方,他們再出現的時候,也就是查出戶部尚書大人跟倒賣私鹽勾結查出是同一天。”那叫福子的低着頭,翻看手裡有些破爛不堪的本子。

    “那他們有沒有說他們有什麼特徵。”

    “哦~那個小乞丐說,他們鞋子都是用着金色視線繡着圖紋,其中一個是衣袖處有一個跟水裡草一樣的東西,彎彎曲曲的。”

    這也算是得道了一個消息了,就已經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爹爹,錦陌鄒着眉頭深思,他一路上都是被南宮嫋拉着手,自己個也沒有覺得什麼不對。

    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那些人把痕跡處理的在怎麼幹淨,這還是被人看見了。

    南宮嫋把人送在府外,他就不準備進去了,“先回家,今日走了一天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錦陌擡起頭下意識的問道:“那你呢,你不進去了麼?”

    南宮邪聞言,眼角的笑意更加濃烈了,他低頭在“小少年”脣角輕輕一吻,然後轉身離開了,也不回答方纔的問題。

    她站在原地愣了半響,臉上帶着淡淡的粉色,這些天擔憂的眸子如今秋波盈盈,她素手放在剛剛被吻的脣角,好半響她才放了下來,輕笑出聲。

    然而,等她轉身之際,瞧見一邊牆角暗處之人的時候,她眼神立馬寒冷了起來,大手推開門,身影一閃就在大門之內,她拉着一邊的大門就準備狠狠關上,只要關閉了,外面的那個人就進不來了,抱着這樣的心裡,錦陌速度更快,可是她快,有人比她更快。

    就那麼一人大小的門縫時候,白衣一閃,也在了門內,“嘭”的一聲,大門關的緊閉嚴實,本該站在大門口的兩個人影,已經不在門邊。

    往着錦陌院子的那條路上,正在上演着一幕“小孩子撒嬌”的場面,錦陌黑着一張臉,看着抱住他的男人,在離她房門沒有多遠的時候,她就捏了男人手上的麻穴,這次速度比先前快很多閃進屋內,這一次一定要給他關在門外。

    最後的結果就是,小少年被男人壓在門扉上,男人下顎放在她肩膀上,溫熱的氣息時不時故意對着她噴下。

    “明明第一次已經失敗了,還來第二次,我的陌兒就是這麼的可愛。”南宮邪視若無睹被他壓在門扉上的少年生氣的模樣,脣邊含笑,就是把人放在自己的懷抱裡面。

    “你想怎麼樣。”錦陌擡起眸子,淡漠的看着面前男人,清亮的眼睛裡面倒影不出男人的身影。

    南宮邪把人抱在懷裡,他腦袋在“少年”的肩窩出磨蹭磨蹭,好像很懷念的樣子,神色裡面含着幾分滿足,呼吸平穩,好像要隨時都睡過去。

    錦陌被他太的態度弄的很怪異,難受的動了動身板,“你想如何讓,是來看看我有沒有難過的去死?”

    她想偏頭看看這人趴在他身上到底想幹什麼,她見不着他的表情,心裡就是沒有低,她想看看這個人,他到底是什麼心態。

    “沒能如君所願,有些不好意思,我還活着。”不知道爲什麼,心裡就是想說出這些話,說了出來,她心裡的感覺就輕了好多,縱然有些難聽。

    男人還是不動,不言,他伏在“少年”肩窩出,好像只是單純的想聞下“少年”獨特的氣息,他閉着的眼睛,看不見他神情,只能依稀從他身邊的氣勢所估計,他現在真的有些滿足。

    “我不會原諒你的,我這一輩子都不會

    原諒你,我的身邊以後會有人陪着我,取代你當初在的位置,我會徹底的把你在我世界你給摩擦掉,我會去喜……”

    她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眼裡都是怒火,最後抵不過已經到來的昏迷,他抱着已經沒有意識的孩子一步一步往大牀而去。

    “陌兒,我不喜歡你接下來說的話,避免我生氣,只好如此了。”他把人輕巧的放在大牀上面,自己也跟着睡了上去,一把看住小人抱在懷裡。

    還是這樣好,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睡容恬靜,呼出的氣息也帶着他身上那種說不出來的幽香,身邊的人一半身子趴在自己懷裡,軟軟的被子蓋着兩人的身子,能從自己這邊看去,露出雪白的頸圓潤的肩,伏在他耳邊輕輕喘息,這樣真是該死的好。

    少年睡的很安慰,常年養成習慣的她在熟悉懷抱中任性耍賴,一時覺得熱,嘟囔着不想要蓋被子,等過了一會兒,他又嚷嚷着冷,小臉往人家肩窩裡面轉,一雙色色的小手還伸進了別人裡衣裡面。

    南宮邪眯着眼睛,看着趴在她胸口的孩子,眼神直直看着那水嫩嫩的脣瓣,腦海中有浮現了不久前那個男人親吻他的場面。

    他握住他的下顎慢慢太高,自己的脣瓣也落在那個位置上面,脣瓣微微動幾下,又磨蹭了幾下,那些不乾淨的痕跡說都要把它們擦乾淨。

    放在少年脣角沒有移開,兩人臉頰相貼,溫馨的氣氛悄然流轉,少年睡的好,但是脣角的觸感讓他有些不舒服,就那麼輕輕移動了下面頰,一個性感薄脣,一個水嫩脣瓣,相互貼在了一起。

    兩脣親暱地相貼,一股別樣的情緒隨之而來,無比的舒暢,微眯着眼,享受着,他動了動脣,少年雙脣微啓,從脣縫裡跳了進去,那種讓他一直睡覺不安慰的味道,他在少年嘴裡面嘗試了了一遍。

    呼吸,開始急促,兩人從一開始輕輕接觸,後來變得慢慢熟悉。

    男人看着身下的“少年”面色慢慢變得紅潤,他輕嘆了一聲,微離開他,帶着銀絲的舌,從“少年”口中抽離。深邃的眸子看着被他吻得變得異常水嫩的脣瓣時候,行動又再一次開始。

    男人微微起身,把懷抱的少年,稍一使力,便將他從牀上抱起扯進懷中,手掌扣住他的後腦勺,使兩脣更貼近。

    激烈地渴切着,吸吮着,輕啃着,兩舌在彼此的口中,相纏相戲玩。屋外又開始下雪了,寒冷的空氣也讓現在兩個身體都火熱的人感受不到。

    晶瑩剔透的兩脣,分開又合上,合上又分開,彷彿永不滿足般,舌尖相觸,酥酥麻麻,這樣激烈的相吻,都沒有讓錦陌醒過來,可見當初南宮邪當時下手有多種。

    儘管這樣,她這個時候也只能乖乖任由着男人吻,反抗不了。

    男人放開懷裡的少年,他眯着眼睛看着被他吻得又腫又紅的脣,略爲不捨地用自己的脣細磨着,親暱的觸感讓他很是享受,腦海裡面又浮現了有一個對他說的話,或許不是他說的那樣。

    輕輕地吻着少年的眼,眉心,鼻,頰,脣,男人終於從親密中清醒過來,他抱着懷裡的人,有安穩的躺了下去,冷冽的眸子閉上,悄然的假寐起來。

    有些事情習慣了,慢慢就變得自然了,自然了那就是融入自己世界裡面了,錦陌這些日子都沒有睡過好覺了,他好像從東宮出來的時候,就沒有安然過。

    現在鼻翼裡面呼吸着熟悉的氣息,這樣她感覺到很安全,背後有人輕拍,哄着入睡,好像好久都沒有這麼對自己了,她迷戀上這樣的感覺,不願意清醒過來,又再一次沉睡了過去。

    南宮邪在的地方,無言這個面無表情的人一定會在,所以在南宮嫋來到錦陌院子的時候就見着一個男人腰間別着劍,站在門邊,雙眼直直的看向前方,好像在注視着什麼一樣。

    他好像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熟悉,在他看見無言衣袖上面東宮標示的時候,他想了起來,這個男人是南宮邪的護衛,他站在門口,那裡麪人就是一一南宮邪!

    他幾步走上臺階,在離大門還有幾步距離,就被護衛攔住了身影,“命令,不準進去”

    南宮嫋冷這臉說道:“爲什麼不讓我進去,他是不是在裡面。”

    無言不答,就伸着左手攔住南宮嫋的身子,一副我只是聽命令而已。

    在南宮嫋準備硬闖的時候,本該橫在他面前的手撤了下去,他不管這是爲什麼,就打開門走了進去,方向當然是錦陌的內室。

    他腦海中浮現過很多場景,唯一沒有讓他猜想起來的竟然是這樣,那個孩子毫無防備的睡在男人胸口上,小手抓着他的髮絲不放開,小身板還無賴的趴在人家身上。

    昨夜,他睡在他身邊的時候,他僵硬着身子,夜裡有好幾次都是嘟嘟囔囔,原來他還不是不習慣自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