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五章 一人一心,同牀共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五章 一人一心,同牀共枕字體大小: A+
     

    南宮嫋最近都住在了錦慕府上,他很少回去,更何況他要是離開了,再突發一個什麼狀況那不是更加無奈!蘇玥把他的住房安排在錦陌的旁邊,兩人也就一個院子的距離。

    夜裡寒風遊蕩,不管屋裡面的門關閉在嚴實,還是有冷風跑了進來,屋裡燭火跳躍,沙曼隨着寒風清淺的盪漾開來,屋裡能聽見的聲響,只有火爐燃燒發出“噗噗”聲響,外加着書頁翻張的聲響。

    “少爺,都已經夜深了,休息了吧。”琉珠穿着素色衣袍,她手上拿了一盞小燭火走了過來,在走進之時,她把燭火放在了一邊的小桌子上,這內室一旁的小書房燈光亮堂了許多。

    錦陌擺了擺手,視線未從手上拿着的書本移開,“你要是累了,就去睡吧,我在座上一會兒。”

    琉珠自然是不會聽她家“少爺”的話,她把火爐從另一邊搬了過來,自己坐在一邊的小椅子上,雙手伸直,在胳膊上耷了一件素色白袍,她手裡拿着一個香囊,等着發熱了,她把香囊往白色衣袍上面擦拭,就這麼一遍一遍。

    一個坐在案桌之後,鄒着眉頭看書,不知疲累,另外一個面色擔憂,給主子薰衣,一臉擔憂之色。

    兩人住的地方只是一個院子,怎麼說,那也是能看見了,南宮邪靠在窗邊,眯着眼睛看着院子有那麼一塊光亮的地方,那個孩子這個時候都還未休息……

    想起前日南宮邪說的話,陌兒把他當大哥,而他是抱着目的去接近他,這樣的自己,南宮邪說的也是沒有錯,他何嘗不是乘人之危呢!如果那個孩子知道了,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結局?

    想過放棄,然而,不甘心,不甘心把那個孩子就那麼放在南宮邪身邊,而南宮邪那個人心思常常讓人看懂。

    “陌兒,還未休息嗎?”擡手敲門三下,裡面就有了腳步聲響,看來真的是沒有休息,他手腕上拿着一件白色狐裘,淡笑的站在門外。

    “殿下,快些進來,外面冷。”琉珠利索的打開門,見着外面站在的人,一點也沒有表現出驚訝的樣子,她恭敬的把人請了進來,往着錦陌在的地方指引。

    錦陌窩在一邊的小軟塌上面,身上蓋着一柔軟的小被子,琉珠怕她冷,就把年前已經特意制定好的暖壺放在她腳邊,冬天怕冷的她,如今還好。

    “怎麼賴在這裡了。”他走了過去,把手腕上的狐裘蓋在她身上,還用手壓了壓,不讓冷風跑進去,怕凍着這位天黑不知道睡覺的孩子。

    “我等會兒在去睡,看完這本書。”她揚了揚手裡拿着的書,神色有一點尷尬。

    “那也不能如今這樣,如今天冷正冷。”

    錦陌正在爲自己挽回面子努力中,那知道一邊的小侍女就是不幫她忙,還一個勁的戳破她的謊言。

    “大殿下不知道,少爺身子寒,這到了冬日一個人就睡不着,夜裡頭時候我們把被子烘熱了,她纔敢去睡,平時日子有太子殿……”琉珠說着最後,也沒有了聲音。

    房間裡面詭異的寂靜,三人在說話很意外的能聽見屋裡火爐發出的聲響,琉珠捧着衣服暗自咬牙,她怎麼就說起了那個人呢,轉回去想想,那個人對小姐很好,真的很好,用外面那些人的話更本就沒有誇大其詞,寵着小姐,不假思考答應那些事情,對着誰都是冷着臉他的,唯獨看着小姐時候眼神裡都是笑意跟濃濃的寵溺。

    但,最愛的人背叛起來,那是也是痛心的,她怎麼都想不到,那個人,他竟然背叛了小姐,誣陷老爺,讓老爺坐牢,如果說這一步纔是他的目的,那麼這些年的他對於小姐的寵愛算什麼呢?

    “我……。”錦陌開口,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他人打斷。

    “都這麼大了,還怕冷。”南宮嫋揉了揉一邊的小腦袋,他彎腰,一隻手放在她的腳彎處,一手穿過他的腋下,兩手一用力,錦陌身子就離開了軟榻,整個人都窩在了南宮嫋的懷裡。

    錦陌猛然離開溫暖的軟榻,她忍不住的往南宮嫋懷裡轉去,“我不要離開我的軟榻。”

    南宮嫋下顎在她頭頂磨蹭了幾下,輕笑出聲,“回牀上去睡,那邊冷。”

    琉珠早在一旁準備好了,被子翻開,露出裡面的被單,錦陌這兩天臉色不好,人看起來消瘦了很多,她被南宮嫋放在牀沿邊上,微微紅着臉,看着南宮嫋修長的手指解掉她的外衫。

    南宮嫋把人伺候好了,放在牀裡邊,他自己也脫掉外衣,睡在了外邊,琉珠不知何時已經退了出去,帳幔阻擋了外面暖色燭火,這一方小天地溫度微微讓人有些發熱,被子裡面獨特的幽香遊蕩在鼻翼,南宮嫋眯了眯眼睛。

    第一次跟南宮邪以外的人同牀共枕,她身體有些僵硬,不敢亂動,在翻身之際不小心碰着身邊的人某個部位,溫度傳來她會馬上移開。

    “怎麼,不習慣麼?”南宮嫋輕笑地道,身子往錦陌身上靠了靠。

    錦陌頓時身子

    就一愣,不敢再有其它動作,在南宮嫋看不見的地方,她咬了牙,怎麼覺得這個一直溫和如玉的大皇子殿下,現在有點流氓呢。

    “沒……沒有不習慣,我一個睡覺得冷,現在兩個人剛……剛好,呵呵。”她不着痕跡的把身子又往後面挪了挪,剛纔的那個樣子就跟窩在他懷裡一樣,感覺不怎麼對。

    南宮嫋好似沒有注意上錦陌的彆扭,他跟着挪了挪身板,就是要挨着她,兩人的距離有縮小了,錦陌真的有點欲哭無淚,她後面已經沒有空的地方了。

    一時之人兩人都無話可說,面對面,眼睛對着眼睛,呼吸着對方的呼吸。

    “陌兒。”

    “嗯?”

    “你沒有必要勉強自己。”南宮嫋擡起手,撫摸了下面前之人的小臉,他笑了笑,眼裡都是笑意,深深的深深的散發出來的溫柔氣息。

    “怎麼?”

    “既然不喜歡,那下次就說出來,我不太喜歡勉強自己的你。”說着他就從牀上起身,大手還壓着兩中間的被子,怕因爲他的動作讓冷風進去。

    錦陌見着南宮邪起身,就已經知道了他什麼意思了,原來他說的是,自己不習慣他睡在自己的身邊,那就說出來,沒有必要顧忌他。

    好了,現在已經暖和了,夜裡記着別蹬被子,免着涼。”他右腳放下牀邊沿,左腳也跟着放了下去,準備起身的時候,裡衣衣角被一股拉力給拉住了,不能站起來,他回頭看去,躺在裡面的孩子,紅着小臉,拉着他的衣服不讓放開。

    “怎麼了,不是已經暖和了嗎?可是捨不得我 了?”他嘴角故意掛着壞壞的笑,明明見着人家不好意思了,還逗弄。

    錦陌不說話,小腦袋捂在被子裡面,手抓着南宮嫋的衣角不放鬆。

    “我睡在你身邊,你不舒服,被子已經幫你捂暖了,還是什麼事情還需要我幫忙的。”他身穿單衣坐在牀邊也不覺得冷。

    “我有沒有說不舒服。”錦陌躲在被子裡面嘀咕了一聲,拽着南宮嫋的衣角往裡面拖。

    南宮嫋依着力道又回到牀上躺好,大手一攬,把躲在一邊的人抱在懷裡,雖然那小身板一開始愣了一下,不過,過了一會兒,就軟化了下來。

    “夜深了,乖點,睡覺。”

    “我已經在睡了,是你在跟我說話。”錦陌腰部動了動,順着一個滿意的姿勢閉上了眸子。

    “好,我不吵你。”

    “嗯。”

    在錦陌看不見的角度,南宮嫋嘴角勾了一個心滿意足了笑意,現在的他終於知道那個人爲什麼喜歡用苦肉計了,原來這個孩子這麼好“騙”

    一夜時間就是在溫暖的懷抱中度過的,雖然氣息不對,但是那溫暖的感覺是不會錯的,她依賴的抱着不撒手,又迷迷糊糊又睡了一會兒,醒過來的時候那個物體還被自己抱着。

    睜開眼睛就對上了似笑非笑的眸子,“咳咳,睡過頭了。”

    “還想抱着不放手,我倒是不介意,就怕琉珠進來笑話你。”南宮嫋眼裡帶着笑意,那笑容比外面的暖陽還要溫暖。

    她把左手從人家腰腹上面拿來下來,眼裡留下一抹失落的情緒,還沒有等着她說什麼,耳邊就有一道溫熱的呼吸貼了上來,“陌兒好像有些遺憾,那今天晚上,我還要繼續來……”南宮嫋凌近她的耳畔,看着她如玉的小巧的耳垂好像染上了一層胭脂,眼裡的神色不了幾變。

    錦陌的臉色,紅得越發的厲害。她都不敢大聲喘氣,那溫熱的氣息就在耳邊,她怕動一下,耳垂就會落入那溫熱的發源之地。

    兩人在內室有說了一會兒話,再雙雙走出屋子,往着外屋走去,蘇玥比兩人都起來的早,她坐在圓桌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兩人走到他身邊的時候她她猛然發現。

    “用早飯吧。”

    安靜的飯廳只聽見筷子碰了瓷器發出的聲響,蘇玥低着頭,嘴角慢慢嚼動,她面前的那一碗白粥一點也沒有動,能外一雙筷子夾了菜放在她面前的盤子裡,蘇玥順着筷子方向看去。也是皇族的人,南宮嫋,他好像一直都是淡笑着,身邊溫和的氣息讓人生不出氣。

    “您不用擔心,哪裡我已經派人去照料了,您現在要注意下自己的身體。”

    蘇玥突然覺得眼睛涉涉的,這個也姓南宮的,她到底還要不要相信,她相信那個孩子,她甚至想把陌兒都交到他手裡,可是現在,事實就是如此啊。

    錦陌轉身摟着蘇玥,在她耳邊一聲聲的安慰她,最後蘇玥說累了,一旁的伺候的侍女就扶着她離開了。

    “爹爹一直都很愛我們。”她看着離去的孃親背景,喃喃說了一句。

    “我不會讓你傷心的,相信我。”錦陌沒有回答。

    前不久也有人說讓我相信他,我也相信,而我相信的結果就是現在這個下場,我不是不相信任何人,而是你現在沒有讓我相信的

    理由。

    南宮嫋沒有不高興,他知道這件事情在錦陌心裡影響挺大的,他親眼見證着,這個孩子那麼一瞬間就長大了。

    兩人只有半個月的時間,現在所有的線索全部都指向錦慕,一時之間兩人也沒有什麼其它的辦法,皇城街道上面,如今的話題就是戶部尚書私自動用國庫。

    她靠在柱子上面,聽着酒樓裡面的說書先生,口裡念着那一段如何盜用國庫庫銀,又是如何躲過朝廷查賬,最後又是怎麼被發現的,都是戶部尚書的算計,她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意味。

    爹爹,你看看,這個就是你當初救得人,他如今站在臺子上面,口裡說着可是你的“盜國庫記”,有的人就不應該救,因爲救了他們害了自己。

    “知不知道,還有些人消息是也最靈通的。”一個男人從柱子後面走了出來,用手裡的紙扇這遮擋住她視線,耳邊響起他輕柔的聲音。

    “什麼人。”她回頭疑惑的問道。

    “在這裡等着我,不要亂跑。”南宮嫋用扇子敲了敲“少年”頭,起步就往酒樓裡面而去,只見他站在櫃檯前面跟掌櫃說了幾句,那個掌櫃恭敬的點頭,起身往裡面而去。

    那個人在玩什麼把戲,她對着他背影白了一眼,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轉身過來,對着她笑了笑,他手裡拿着的扇子,對着櫃檯敲了敲,好像示意什麼一樣。

    那掌櫃也是利索,不一會兒就拿着一個食盒出來,跟着南宮嫋的背後,恭敬的送兩人出了酒樓的大門。

    錦陌一直被南宮嫋拉着手往城北而去,等着越來越遠離熱鬧的地區,路邊的可以見着零零碎碎穿着破爛的人時候,錦陌終於知道了。

    “你就是說他們也是消息最靈通之人。”她回頭看了往他們身邊走過去的衣衫襤褸之人,有點興奮的問道。

    “你還不算笨,”南宮嫋衣袖下面捏了捏她的手,溫和的說道:“聖熙國強民富,這個是一定的,但在少數還是會存在這些以乞討爲生的人存在,他們走南闖北,消息交流很廣的。”

    她點了點頭,同意她說的觀點,“我以後也想多走走,不想就呆在這一個地方。”

    “那我陪着你。”他回頭,看進她眼裡,沒有別的什麼意思,有的就是堅定。

    “好啊……。”

    走了一段距離,他們在城北的一座破廟前面停下,兩人站定,錦陌擡腳就把腳邊的一個小石子往破廟大門踢去,不重的力道打在破廟大門上面發出厚重的聲音。

    過來一會兒從裡面有動靜響起,“誰啊,大白天還不讓人睡覺了啊,死了人,敲門不會輕一點,要這麼大力。”

    錦陌腳下踩着一顆小石頭,腳掌在上面摩來滾去,估計裡面那個小乞丐在說一句“死人了”,他就一定會不好過。

    門被打開,小乞丐瞧着外面站了兩位衣着不平凡之人,他有點心虛,小聲的問道:“二位是不是走錯了地方,看兩位穿着不像是來這邊的人。”

    南宮嫋把手裡的扇子交給一邊的錦陌,他開口道:“我們是來見裡面那位大人的,可否讓我們一見。”

    小乞丐一聽,眉頭鄒了起來,心裡想着那位大人昨日纔到這裡,爲何這個穿着不凡的男人如何知曉,在看他面色和煦,不想是什麼奸詐之人,便說道:“兩位稍等下。”

    說完他就關上了廟門,留着南宮嫋跟錦陌兩人站在門外,錦陌把腳下的石子往右邊的小樹踢去,眨眼睛,那顆樹苗攔腰而斷,站在她身邊的南宮嫋揉了揉她頭髮,不發表任何看法。

    “兩位,大人請兩位進去。”小乞丐打開門。

    破廟卻是是破廟,裡面金色大佛已經破爛不堪,他身下的蓮花都缺了一半的蓮花花瓣,頭上瓦塊已經掉落下來,擡頭就能看見外面天空,跟着小乞丐往裡面走去,裡面倒是乾淨,不像是個乞丐窩。

    “就是你們要見我。”錦陌向着發出聲音的地方望去,那裡正有個白髮老人蹲在一椅子上,一隻手往嘴裡摳着什麼,舌頭還順着黃黃的牙齒順了一圈,隨後吐了一口水在地上。

    南宮嫋就跟沒有看見一樣,他把手裡提着的食盒放在一邊有灰層的桌子上面,微微一笑,掃視房間衆人一圈,緩聲道:“前輩莫要欺負晚輩,這見面禮可是帶上了。”

    那老人聞言立馬從椅子上面跳了下來,急忙的就去打開一邊放着的食盒,在看見裡面的菜色時候,他眼睛亮了亮,擡手就去抓,也不拿一邊準備好的筷子。

    “前輩可喜歡。”

    “哈哈哈哈,你小子這個踩狗屎運買對了我喜歡的東西,老子喜歡。”

    錦陌在一邊低低一笑,拿着南宮邪的扇子把玩起來。

    “奶娃娃,你笑什麼,可是覺得我邋遢。”老人抓了一條青椒放近嘴裡吧砸吧砸吃着,等着嘴裡面的東西已經嚥了下去,他把方纔抓菜的那兩隻手放進嘴又吸了吸。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