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三章 既然你不愛她,那就給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三章 既然你不愛她,那就給我字體大小: A+
     

    回到家中的時候,錦陌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脫掉披風,就懶懶倒在一邊軟榻上,右手搭在眼睛上面,看不見任何事物,只能聽見自己緩緩心跳聲音。

    看着曲婉兒嬌羞模樣時候,她竟然想到,她如果不在就好了,這樣的想法她還是第一次出現,搞不清楚如今煩躁是怎麼回事情。

    “少爺,老爺讓您去前廳用膳。”琉珠打開門走了進來,打亂了她的深思,錦陌手扶着軟榻一邊的沿坐了起身,她鄒了鄒眉頭。

    天階夜色涼如水,走廊四角全部掛上了燈籠,屋頂上面的積雪融化成水,水順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暈開一圈漣漪,似嘆息似挽留。

    錦慕最近勞累了,他近日看着面上消瘦了很多,也很少見着他在府上走動,下朝一回來就是往書房裡面走去,三餐也是美人孃親送進去,夜晚回到房中也是萬家燈火熄滅時候,這段時間,連錦陌也鮮少見着這爲尚書爹爹。

    “讓你過來吃飯,讓老子覺得請神都沒有這般費力。”錦慕一臉嚴肅,見着他叫祖宗懶洋洋出現時候,他就立馬錶達了自己的不滿。

    錦陌撇了撇嘴角,不答話,她做另外一邊的凳子上,離美人孃親近了許多。

    “你是還小?吃飯都要靠着你孃親,離老子近點,有不會吃了你。”錦陌冷着臉,看着一邊愛妻跟小祖宗的距離,他又有自己的不滿了。

    蘇玥在桌子下面握住錦陌的手,讓她不要激動,不要跟尚書大人吵起來,又對她眨巴了眼睛,示意,要她讓這着點尚書大人,不要跟他計較。

    錦陌好脾氣,她聽話的站了起來,把椅子往尚書爹爹方向靠了靠,流利的檢查了一邊,這次位置距離剛好,不會太近,夾菜不方便,也不遠,尚書爹爹不會囉嗦。

    如她所願,這個距離找茬的尚書爹爹沒有再開口了,挑着自己喜歡的菜多吃了幾口,身邊又有人不滿了。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情,老子讓人叫你吃飯難道錯了,你擺着臉色給老子看。”尚書大人最近內火旺盛啊,看着什麼都不對勁。

    “是你到底怎麼回事情,孩子吃飯你也說,你到底想怎麼樣!”一邊看着的美人孃親也發火了,她放下筷子,口氣不善的詢問尚書大人。

    他有些怯怯的,像個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說:“我沒有想怎麼樣,只是孩子有錯誤地方,我指出來而已……”

    這下可是安靜了不少,這剛用膳之後,錦陌就被錦慕抓在一邊椅子上坐下,不讓離開,錦慕臉色太臭,美人孃親怕等下兩人吵了起來沒有勸架,也在一邊坐下。

    “你最近是不是又跟王少傅家的女兒一起瘋了。”錦慕的語氣驀然變冷。

    錦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不緊不慢地說道,“我跟王雅芝是朋友,爹爹,您難道管着我朋友都不讓交?”

    錦慕沒有想到,自己前段時間交待的話,這個小祖宗竟然沒有聽進去,他苦口婆心的還給她分析了其中厲害之處,她竟然當成了耳邊風,吹吹就過去了。

    “老子上次是怎麼給你說的,你現在是什麼身份?你是戶部尚書家的小公子啊,你跟一少傅家的獨生女兒走近,你讓外人怎麼想,你毀人家清譽。”錦慕怒視着錦陌。

    錦陌拿起一邊琉珠剛放下的茶,悠悠地喝了一口,目光裡帶着煩躁,“那你想讓我怎麼樣,讓我跟那些公子哥一起,難道爹爹就沒有替我想過麼?我跟王雅芝是一樣的!”

    錦慕的嘴脣微微抖着,“好話你聽不進去,給我滾去祠堂反省,什麼時候知道錯了,就什麼時候起來,其它人等一掠不準看望,被我知道了,逐出家門。”

    錦陌一聽,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拿在手裡的茶杯被她故意摔了地上,還冷哼了一聲,自己就往祠堂地方走去。

    這樣的小祖宗氣的錦慕胸口劇烈起伏着,他轉身有對着身邊的妻子說道:“還有你,你也不準去看她,她就是被你給寵壞了,變了現在這個樣子,你看看她想個什麼樣子。”

    “那其中也有你。”蘇玥反擊過去,把尚書大人還沒有說出來的話憋死在腹中。

    跪在祠堂中央的錦陌,第一次覺得這裡是個好地方,這裡寂靜無聲,可以讓她靜下心來,想想這段日子到底是那裡錯了,有足夠的時間讓她弄明白。

    寒風蕭瑟,風聲催吹動祠堂外面的樹木發出“嗚嗚”的聲響,雖然這祠堂常年都是香火不斷,但那燭光被風一吹,燭火搖曳不停,祠堂後面內屋,無燈火,左側的門望去一片漆黑,好像隨後有什麼東西從那個側門出現。

    可是這晚上,她一個人也怕啊。

    被琉珠叫去的時候,她可是未添加一件衣服,連着她那件狐裘她也沒有披上,這冬日就算不下雪,那也是乾冷乾冷,風吹過,就感覺有人在臉上動刀子,割肉一般痛。

    “想要我悔過,不用晚上跪祠堂啊。”她低聲嘟嘟囔囔,這個時候就算她再大的聲音也沒有人聽見,能知道的,只有那放在中央的牌位。

    上次跪祠堂,還有人大晚上陪着她,一日三餐有人拿過來,膝蓋跪了痛了,有人幫忙揉,她摳着膝下的蒲團,心裡想着,現在那人不會再過來,因爲……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心思入定,心裡念着當年圓空大師教的心法,暖暖的熱流傳遍全身,之身好像於外面的空氣隔絕,冷氣觸碰不到身子。

    出天花那年,要不是圓空大師趕來,估計就沒有現在戶部尚書家的少爺了,那時候朦朦朧朧看不清楚人事,只記得有個人伏在自己耳邊,一次又一次給自己讀這套心法,後來在美人孃親那裡得知,是圓空大師救命之恩。

    她盤坐在蒲團上,雙手放在膝蓋上,看上去是那麼清貴優雅,身上那種靈動的氣息越加的鮮活。

    所以在南宮嫋來到祠堂時候,就見着那個吸盡日月之光華的少年坦然坐在蒲團上面,白色衣袍未是冬衣,就秋季可以穿上身那種,眼睛瞧不見他身邊散發的白光,用心去看,那個少年就是一個發光的物體,耀眼的他,讓走在他身邊的人心裡會萌生自卑。

    錦陌是知道有人來了,那人的氣息她也是很熟悉的,但,她沒有睜開眼睛,靜心的把心法最後一段運轉完成。

    “少年”悠悠睜開眼睛,清澈的眼珠子,當看到身邊的人,她泛出一抹清蓮般的笑,“你怎麼來了。”

    “冬日寒冷,當時來之前爲何不加一件衣衫,感染了風寒,又是一羣人爲你操心,偏偏你對此一點都不自知,這次所謂何事,冬日讓你來跪祠堂”略微抱怨,冰冷的語調成了無奈,南宮嫋把一邊準備好的狐裘披風給她披上,

    她撇了撇嘴角,心裡還是有點不滿,嘟囔道:“跟王雅芝的關係。”

    聽錦陌這般說,南宮嫋當然也是清楚了,他淡淡的笑了出聲,揉了揉她頭髮,“那你爲何不聽話?”

    南宮嫋把身後的食盒跟爐子拿了出來,放在兩人中間,食盒散發出的香味讓錦陌鼻子嗅了幾下,她開心道:“唔,有我喜歡吃的雪蓮燉鴿肉,還有漂香樓獨家招牌菜,現在時候不早了,飄香樓早已經閉門,你是如何弄的。”

    南宮嫋不做聲,他端着碗,夾了一口菜送到她嘴邊,錦陌身子下意思往後揚了一下,她尷尬說道:“我自己來吧,你烘烘手。”

    兩人坐在蒲團上,一個努力的吃,一個看着她吃,氣氛不怪異,還意外的和諧,南宮嫋帶了兩雙筷子過來,他一邊給錦陌夾菜,還時不時的跟錦陌說着話,這冷清的祠堂,沒有先前那麼可怕。

    “昨日你未去皇貴妃殿上。”

    錦陌不知想到什麼事情,她扒拉着飯粒的動作一頓,“昨日未去,皇貴妃娘娘問起來了?”

    “今日下朝時候,我在御花園碰見了她,皇貴妃說你已經到了她殿外的路上,爲何不進去。”南宮嫋擡眼直視着錦陌,眸子泛着寒光。

    她臉色變了變,最終還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她不想把昨日所見告訴面前之人。

    “我告訴皇貴妃,是我差人請了你過去,事情着急,未來的及稟明一聲,下次去了她宮裡記得要乖一點。”

    她注視着面前氣勢冷肅的男人,墨黑的絲絲髮縷在祠堂外面的寒風扶動下不住飛揚着,時而貼着他白皙晶瑩

    的肌膚,時而又扶過他薄薄的微微揚起的脣。窄窄的鼻樑,如山上雪般襯着幽光,拔卓挺立。而那雙細長劍眉下的眼睛,深邃而孤寂。

    錦陌禁不住的眼睛泛酸,蠕動脣角,“爹爹說我戶部尚書家的小公子,王雅芝是王少傅的掌上明珠,我倆常常一起進出,有心之人說了,會害了王雅芝的清譽,前日跟王雅芝一起在飄香樓喝了一杯酒,頭有點混脹,便在東宮休息了,邪哥哥……他知道了,讓我出去,說以後再也不要見着我。”

    “昨日我是已經走在皇貴妃外面了,我……看見邪哥哥給曲家小女兒,曲婉兒倌發,叉釵珠,心裡頭難過,便回來了……”

    南宮嫋幽暗了眼,他拿出一根手指,在錦陌左臉摩擦了一下,一顆飯粒掉在了他手上。“十四歲了吃飯還沾飯粒。”

    “嫋哥哥……”她眼眶更加熱了。

    “往後要乖一點。”

    “嗯!”她用力的點了點頭。

    錦陌拉着狐裘蹲坐在火爐邊,眼睛看着火爐裡面的火一點點熄滅,睏意襲來,她緩緩地閉上眼,只感到額上有輕絮撫過,也跌進了一個溫暖的地方,便失去意識了。

    錦陌在醒過來的時候只有她一人了,身上搭着黑色的袍子,一邊的食盒還是火爐都沒有了蹤影,連着牌位前面的香火也有人點了香插在米上面。

    “少爺、少爺、快、快……”

    錦陌盤腿,準備在運功的是時候,就聽見有人琉珠焦急的喊聲,她趕忙起身迎了上去,“怎麼了琉珠,這麼着急。”

    “老爺,老爺出事了。”此時的琉珠已經是滿臉的淚水。

    錦陌聞言整個人都震住了,怎麼會?昨天晚上還在好好用膳的人,還有那個精力讓她來跪祠堂,到底怎麼回事情。

    “我爹爹出什麼事了,出什麼事情了……”錦陌聲音有點發顫,她捏住琉珠肩膀的手,漸漸收緊。

    “他們說老爺跟倒賣私鹽勾結,原因就是老爺爲了填國庫的漏洞,說老爺動了國庫的銀兩。”琉珠痛的蒼白,錦陌也是習武的,她那麼沒有意識下手去捏,肯定是痛。

    “琉珠我們去找邪哥哥。”錦陌說完就擡步往大門跑去,她才起步,手就被後面的琉珠使勁拉着。

    “少爺,太子殿下也是這件事情之內的人,說老爺跟私鹽勾結的是左相一黨,藍淺大人傳來消息說,這裡面太子殿下也參與了,是跟左相一派。”

    錦陌睜大着眼睛看着琉珠,她面色有着很大的不敢置信,琉珠說什麼她竟然說邪哥哥也參與了這件事情,跟左相一派,邪哥哥也是害爹爹的人!

    蘇玥比錦陌先聽見這個消息,她跑到祠堂的時候,就見着錦陌跌做在地上,雙眼無聲,她上前抱住她,失聲的痛哭出來,那個孩子,到底是爲什麼要怎麼做!

    剛下早朝,這次的早朝是聖熙最晚的一次,因爲牽扯出了戶部尚書大人跟倒賣私鹽勾結,這是其一,其二就是戶部尚書私自動用庫銀,這兩項加起來那都是大罪啊。

    南宮邪疾步往外面走去,還沒有出儀事殿就被站在門外的南宮嫋攔住,兩人均是冷着臉,視線對上,不對盤的氣息早已經在兩人之前流轉。

    “南宮邪,你可以不在乎,轉頭就能毀掉自己看不順眼的人,既然不喜歡她,那就交給我,你沒有必要這麼去報復他們,這樣很卑鄙。”南宮嫋犀利如箭的目光卻往他身上看去,眼裡都是冷光。

    “本殿不知道大皇兄你在說什麼,如果沒有其它的事情,請皇兄讓開,本殿還有其它要事。”南宮邪雙目綻射寒光,撇了身邊的人,神色不爲所動。

    “你真是霸道,你不喜歡他,應該說,你既然不愛他,那麼就不要去約束他,他跟你是沒有關係的,他不需要你的因爲一天時間都跟着他,他是人,不是你的東西,南宮邪,你對他的感覺只是霸佔跟佔有,你真自私。”

    “那麼你愛他嗎?”

    “愛,就算他有一天拿着劍刺中我心口,我也會相信她是迫不得已。”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堅定,好像是,那他心裡念着的人傷害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