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二章 不要讓我見着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二章 不要讓我見着你字體大小: A+
     

    “嗯~我是不是寵你過了頭些。”微微變調的嗓音,有些威脅的意味在裡面。

    她下顎被他手捏着,痛感傳來,不適應的搖擺了頭,就算就這樣,也沒能拜託大手的牽制,星眸帶着不滿,錦陌也不亂動了,她擡眼看着眼前之人,那雙眸子裡面倒影不出她的人影。

    錦陌輕笑出聲,她平靜淡然道:“你不要把自己想的太好,你難道就沒有想到從我身上得道什麼。”。這樣的錦陌真的把秋菊那種薄涼的性格表達了出來。

    “你想說什麼。”男人強壓着怒氣道:“你就是這麼想我的!”

    錦陌冷笑一聲,道:“怎麼,難道你不是這樣想的。”

    男人把手裡捏住的下顎放開,沉聲道:“從這裡出去,不要讓我見着你。”

    她依言從位置上面站起,白色的衣襬從他膝上劃過,帶着冷風而去,留下特殊的幽香,“少年”站在大廳,光華照耀四方:“南宮邪,不要把我當傻子,我能爲自己負責”。少年不猶豫的離去。

    “……”

    他站在大殿外,一頭滑柔烏黑的青絲不羈地飄飛在身後,冷酷無情地臉上佈滿寒霜,一雙如冰魄的黑眸毫無溫度,一塵不染的黑袍無風自動,他的周身隱隱散發着寒冰之氣。

    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能聽懂我說的話,何時能懂、何時能懂。

    寒霜跟冬梅兩人站在大廳一點,她們倒是把事情都聽了全部,心裡多錦陌有點意見,這些年來太子殿下可是哪一樣都替他想到,想不到他竟是如此想太子殿下。

    錦陌離去當然是往學院而去,她現在要是敢缺學,回家準是不好過,那年邁的夫子年紀雖然大,但就是跟一小頑童似的,老是喜歡去告狀。

    在學院門口的時候就碰見了曲家小女,曲婉兒,她還是一臉高傲,見着誰都是用眼角去看人,錦陌懶得跟理會她,故意的加快了速度,想敢在她前面過去。

    對面的曲婉兒也是早早見着錦陌了,她想着,我走到哪裡都是人家給我讓路,你錦陌敢走到我前面!讓她大跌眼睛的是,那野孩子還真敢了,她也快走幾步走到門口。

    “你快給我讓開。”曲婉兒蹬了身邊的人一眼,嫌棄的表情掛着面上。

    “君子不同小人理論,曲小姐你請。”錦陌大方往右邊後退一步,淡淡笑意亮了出來,逼的曲婉兒面色通紅。

    “錦陌,你給我等着,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在我面前跪下求饒。”她大力的把披在肩上的披風往後面一揚,氣洶洶的就先入了學府大門。

    跟在後面的錦陌無奈的搖了搖頭,她真是搞不懂,爲什麼這曲婉兒就是討厭她。

    上次錦陌說要換位置,不想坐在南宮翎身邊了,這到最後兩人還是一個位置,改變不了,隨着年齡的增長,很多時間都在漸漸的變化。

    “喂。”

    “嗯。”

    人就這麼一聲一答,之後又不說話了,錦陌把視線從窗外收了回來,她再次爲南宮翎表達方式感到無可奈何。

    “叫我做什麼。”她拿着手裡的書戳了戳他,左手撐着下顎,懶懶的問道。

    被書本戳,雖然覺得不舒服,南宮翎身體是不動分毫,他一把拿過錦陌手中的書本,打開翻到臺上夫子講的頁數。

    “那個,母妃讓我告訴你,她後天讓廚房做了你喜歡的菜,問你去不去。”他爲說出去的話感到尷尬,不敢去看錦陌的眼神,然,他捏着毛筆的手可以有些異常抖動。

    “好啊,你先去,我後面就去。”她翻了桌面書頁一張,口氣就隨意答應了,一點也沒有要去皇貴妃宮裡去用膳那種緊張感。

    就在南宮翎以爲身邊的人不會答應之際,她竟然答應了,心裡頓時覺得驚訝異常,畢竟當年那件事情之後,錦陌在也沒有去他那邊,他也漸漸的疏遠了她一些。

    “你答應了?”南宮翎還是有一點不敢相信,他又問了一邊。

    可是,沒有等到錦陌的回答,到聽見了臺上面的夫子聲音,“八皇子殿下,你把放才那段話在讀一遍,方註解。”

    南宮翎愣了下,夫子讓他讀那一段?他瞄了身邊的人,就明悟了,“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錦陌手指送那一段文字上移開,心裡幽幽嘆了一口氣,覺得有些沒有意思,心理面也空空的,想着,早上南宮邪說的話就突然響起了腦海裡。

    “你給我走,不要讓我見着你。”口氣那麼堅決,她以後估計也見不着他了吧!那個人他有自己的驕傲,既然話也說出口了,那麼就一定會辦到的。

    那樣不是更好麼?往後做什麼事情,沒有人會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也是一個有秘密的人,那爲何高興不起來,心裡那麼一大塊名爲失落的心情是怎麼會事情。

    錦陌跟王雅芝一直就是朋友,說起來,錦陌也真的就王雅芝這麼一個朋友,小時候還有南宮翎陪着,然後他突然間就疏遠了錦陌。

    王雅芝爲人爽快,雖是閨閣女,那性情可是決然相反啊,平日裡穿着粉色衣衫,梳着溫婉的頭髮,頭上彆着精緻的小釵子,她不說話的時候,就是一個如江南水鄉那樣清幽,可被人刺激了時候,絕對是摟袖子,從上次打架的存在。

    “錦陌,你能不要擺着一張死人臉麼?你家死人了?我沒有聽說啊。”皇城酒樓窗戶靠邊的位置爲一少年、一少女霸佔了,那丫頭說話特毒,一開口就咒人家府上死人。

    見那少年穿着白衣,一手撐着下顎,右手拿着懷裡撥弄着盤子裡面的菜,“你看不出來我心情不好麼。”

    “你能不要在我面前顯擺麼,這聖熙誰人不知道,那太子殿下疼愛戶部尚書家的小公子啊,從小不捨得讓他受一點委屈,你怎麼會心情不好,哪個敢讓你心請不好!那麼好的太子

    殿下啊,怎麼就單單對你好呢?”那少女臉上表情激動,坐在椅子上就反擊少年的話,她手裡拿着的筷子就差戳那麼半個手掌戳中少年額頭。

    錦陌拿着筷子撥弄菜色動作一頓,白淨的小臉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它煩躁的把筷子往桌子上面一扔,“你喜歡他,你去跟他說啊。”

    王雅芝把手伸了回來,她小心翼翼的看了錦陌幾眼,“你跟太子殿下鬧脾氣了?”

    錦陌回頭蹬了她一樣,問道:“誰跟他鬧脾氣了,你怎麼不說是他先不對呢。”

    “爲什麼?你竟然還問我爲什麼?太子殿下那麼好,那麼好,一定是你惹他生氣了,這個是不用懷疑的,太子殿下雖然臉色冷,但是他一定是內心火熱的人,太子殿下雖然會時不時的用冷眼看人,我相信他眼裡一定能表達出愛意的時候,他對你那麼好,你竟然還跟他鬧脾氣……你就是被太子殿下寵愛過頭了,你都敢站在他頭上了。”王雅芝一副心痛欲絕的樣子,那被她吃進嘴裡的東西狠狠的嚼咬,放佛就是在咬對面之人一樣。

    三天時間,那個人真的沒有出現在他面前,這樣的時候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那一次他出徵了城,這第二次竟然是這樣。

    錦陌披着白色狐裘慢慢的往南宮翎住的地方而去,這皇宮她都是很熟悉了,只是第一次她走的路口是另外一邊。

    青石板上面的積雪已經被宮人掃開,這幾日未下雪,這路面倒是乾爽了不少,她往前走了幾步,只要這個轉下路口,就是那個人的宮殿了,依稀聽見有人說話,她下意思就躲進了右邊那層層疊疊的假山石後面,透過假山的石縫看了過去。

    身子嬌小的少女坐在亭子圍欄上,未挽起的烏髮散落下來,如流光迤邐,十三、四的年紀如花兒一樣嬌嫩,清豔嫵媚。

    有一男子站在她身後,他修長的手指拿起少女耳邊的髮絲,面上帶着一抹溫和笑意,從一側給她倌發,熟練的動作,看起來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那男子從少女手裡接過一發釵,有給她別在發中,兩人只見的氣氛是那麼和諧。

    “邪哥哥,你覺得我這樣好看嗎?”少女從圍欄上面站起身子,她在男人面前轉了一個圈,眼睛透着希冀問道。

    男人視線在她身上停了一段時間,之聽見他低沉着嗓子帶着暗啞,透着無限性感,“嗯。”

    “如是這樣,那我以後都這般穿。”少女羞紅了面頰,她小聲的又說了一句話,站的距離又貼近男人不少。

    兩人又在亭子裡面說了一會兒話,才紛紛往後面的東宮而去,錦陌手放在落在假山上面的積雪,那她因爲溫度融化成了水,低落在她狐裘披風上面她都不知道。

    怎麼會是這樣呢?邪哥哥怎麼會給曲婉兒去倌發,他還對他笑,這一幕給了錦陌很大的衝擊力,她轉身往回走去,那般冷傲孤絕,不見了往日那般靈氣,倒顯得有些孤單迷茫。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