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一章 寵你是不是過了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一章 寵你是不是過了頭字體大小: A+
     

    “給我拿衣服來。”錦陌走進東宮,精緻的小臉都是陰沉沉的,儘管看她心情在不好,但不難看她全身泛着瑰麗之色,她大力的推開寢室的門,一路走一路脫掉外袍跟頭上的髮帶。

    “是小公子。”宮人低首站在一側,沒有任何怨言把地上髒掉的衣服撿起,抱在懷裡。

    “王雅芝那個白癡,如今連我都騙了。”她一走往浴室走去,一邊低語,看她那兩腮紅若櫻桃,雙眼有着淡淡迷濛,分明就是動情之色啊。

    今日剛下學,她就被王雅芝拉着去外面酒樓,世人都說一醉解千愁,只是好奇,未想嘗試,本來自己就帶着秘密,平時都要小心謹慎,這酒自然是不敢去碰了。

    只是沒有想到,那小妮子拿出一個小巧的瓶子,從裡面飄出的香味還真是誘人啊,抵不過那小妮子纏繞,敷衍喝了幾杯,她就頭暈了起來。

    不敢回府上,最近爹爹可是火氣真旺,要是聞到她一身酒味,那還得了,那可不是跪祠堂就能解決的了得,撐着回到了這東宮,她就放心了。

    溫暖的池水洗去身上酒味,泉水自山壁內涌出,注入池中,蕩起一陣陣漣漪,水的表面有一層薄薄的雲霧。

    十四歲的身體已經是修長富有美感了,漸漸的凸顯了性別,兩邊胸口處只要稍微的按壓就能感受的痛,細小的手往胸前掃過,一點麻麻的痛感傳了出來。

    “唔……。”錦陌滿臉通紅。

    水聲潺潺,水花聲起,披着一頭如水般的長髮,裸着的上身佈滿水珠,如一尊水裡的雕像,完美而誘人! 這樣的錦陌沒有人能見着。

    鬆懈下來的身體,極度疲憊,點點睡意襲捲而來,她直接的從水池子站了起來,也不擦乾身子上面的水漬,拿過岸邊的白色衣袍穿了起來,滴水的長髮溼噠噠放在背後。

    她食指勾出一縷溫熱的髮絲,溼噠噠樣子讓她格外不滿意,舉步而下,隨着她的走動,那本該還在滴水的長髮,就變得乾燥起來。

    偌大的東宮有很多房間,唯獨讓她習慣的就是面前的這張大牀,不知爲何,她就是喜歡這張,掀開軟乎乎的錦被子,就那麼趟了上去,那種讓她安心的氣息撲鼻而來,睡意更加濃了。

    南宮邪回到東宮的時候已經是掌燈時分了,跟着他的一如是不語的無言,兩人腳步一起落地,不聞腳步聲音,他冷峻面孔,細細看去眼角處有不少的烏青,看來他最近也是沒有睡好。

    “殿下,少爺來了,在裡頭睡着呢。”寒霜見着正主來了,趕忙說道。

    “來了多久。”

    “少爺兩個時辰前來的,聽宮女說,少爺樣子有點醉酒。”寒霜不敢直視面前之人,回話之時都低垂着頭,表示恭敬,願意臣服的樣子。

    南宮邪點點頭,帶着無言就往內殿走去,只是這次他的腳步聲音明顯不同,有點亂,有點着急,還有些憤怒。

    無言當然是不會跟着南宮邪進入內室的,他一如既往抱着劍坐在內室外面的外廳。

    不管何時,這內殿的房內香籠裡都燃着特殊的安神香,那

    隔着青色紗帳背後的有人睡得正香。他擡手掀開紗帳,在牀邊坐了下來。

    睡着的人不知有人在目不轉睛的看她,只顧好睡,軟軟的被褥搭在胸前,留出一抹白皙優美的頸脖,屋子裡面火爐燒的正暖,可能是因爲酒後發熱的關係,搭在她身上的被子有一大半被她踢開,纖細優美的腰身在燭光裡暗暗生輝,淨白的衣衫半開半掩地露出半遮半掩的胸膛,在灩灩燭光裡面,從一側看去,那白衣下面的一側胸前的紅蕊像嬌豔的櫻桃一般,看得南宮邪下腹一熱。

    隨即,他猛然的驚醒,帶着一絲狼狽的移開視線,儘管不去看,方纔眼睛看見的一幕早已經映入了腦海,還不受控制的一遍遍在腦子裡晃盪。

    “嗯……好熱啊~”牀沿邊上的男人做着鬥爭,那面上隱隱能看出忍耐的樣子,還是被一聲軟糯的聲音打破了平衡。

    他轉過頭,把視線有放在牀上的人身上,好像好久都沒有認真看過她了,看那張臉,一個男孩子怎麼長的比女孩子還好看呢?腦子裡面就死閃現兩個字一一脫俗。

    這氣氛說不出的感覺,南宮邪坐在牀沿,斜長的眸子看着面前之人,緋色薄脣淺淺眯着,使人覺得分外耀眼,魅惑的笑容侵染yu念,指尖修長的緩緩劃過牀上之人的臉頰。

    “唔……。”一再被打擾的人,在也睡不好了,掙着一雙霧濛濛的眸子看向眼前的俊臉,“邪哥哥?”

    錦陌離他很近,只覺得一股熱力傳了過來,臉上一熱,眼中霧水一聲,模模糊糊看不清眼前之人。

    南宮邪慢慢地俯下身子,埋首在她發間,吸取她幽淡的體香,被男人抱在懷中,整個人熏熏然,神智飄忽yu飛,陌生的感受讓錦陌有點排斥,她伸手推了推壓在身上的人,奈何就是不動。

    “邪哥哥……”胳膊無力抱住男人的脖頸,聲音顫抖得近乎虛無。

    南宮邪將她攬腰抱起,她無力掙扎,任由他抱起放在自己的懷裡,好聞的安神香在兩人呼吸之間遊蕩着,

    男人深邃的眸子泛着亮光,倒影出一人影,伏下身,低頭,薄脣如輕絮般地拂過她的眉心,她的眼,她的頰…… 唯獨沒有落在脣瓣上。

    錦陌不解的眨了眨眼,窒悶的心似乎緩上幾分,心裡有些急躁,但是有上不上來爲什麼急躁,只能抱着男人,頭往他懷裡靠去,鼻息間盡是男人成熟魅人的氣息,這樣的急躁才稍微能減輕一些。

    “很難受?”做在牀沿邊上這麼久,男人才出口說了一句話。

    煩躁理不清思緒,錦陌不想理會抱着她的男人。

    撫了撫他的髮絲,男人冰冷的眼中閃過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亮光。

    “今日跟王雅芝在皇城的酒樓裡面喝酒了?”他問。

    錦陌這個時候頭昏昏了,聽着有人問她,她就誠實點了點頭:“ 我喝了,但是……我沒有喝多少,就……就幾杯而已。”

    南宮邪揚揚嘴角,又問:“那嘗試過了所謂:一醉解千愁,現在如何?”

    “邪哥哥,頭痛。”她在南宮邪懷裡磨蹭了下,擡

    頭可憐兮兮的望着頭上之人。

    南宮邪輕柔的把懷裡之人的小腦袋扶正,雙手輕輕的給她按壓腫脹的太陽穴,頓時,舒適的感覺讓她輕唔了一聲,雙手依賴的抱着他腰,又沉沉睡去。

    就這樣一直陪着我吧,他低頭在一次親吻她額頭,說着請求的話,消失在他嘴邊,沒有人聽見,聖熙國的太子其實也有脆弱的時候,他的脆弱這在一個樣面前展現。

    經過一夜的休息,兩人都精神飽滿的從大牀上面起身,不過讓錦陌唯一感到不滿意的就是,太子殿下看她的視線太冷了,想跟他說一句話,還被回擊的想打冷顫。

    一高一矮。高大的男人一襲雪色長袍,單薄的春衫貼在他修長的身上極爲柔軟,徐徐春風,揚起了輕盈的袍擺,平日裡的玉冠不戴,墨黑如絲的直髮披散,在微風中輕輕舞動。男人一身冰冷,俊美的五官似冰雕般,立體而精緻,幽深的黑眸,深邃得無任何情緒。

    “我還要一碗。”錦陌把碗裡面的瘦肉粥喝了乾淨,一臉笑意的把碗遞給身邊的男人,笑嘻嘻的說道。

    男人撇了身邊的人一眼,不理會,自顧用着早膳食。

    託着小碗的手在男人面前晃晃了,可還不得迴應,這是怎麼了?這一夜的時間能改變一個的觀念,錦陌撇了撇嘴角。

    “都是睡在一張牀上的人了,怎麼說我們關係也不一般吧,怎麼連一晚粥也不幫盛下的。”

    這說話的聲音不大,可是也不小啊,反正站在飯廳裡面伺候的人都聽了個清楚的,不小沒有憋住的宮女都發出小小的笑聲。

    錦陌這才發覺自己好像說錯話了,她回頭見着男人視線含着其它笑意注視着她,錦陌臉頰微微紅了一下,她輕咳嗽了兩聲:“咳咳、咳咳,你到底幫不幫啊。”

    “你不是能耐麼,昨天跟人去“解千愁”去了,今日怎麼連個粥也不會盛。”男人不爲所動,拿着快遞夾菜放進嘴裡,優雅的嚼動。

    “我那是被人騙了。”錦陌放手裡的小碗放回桌面,那動作一點都不客氣,看着男人的視線都是帶着火花的,昨夜不是都已經拷問完了麼,怎麼今天還來!

    “如是你沒有動人,王雅芝她騙不了你。”

    在如何生氣,男人那一句什麼都瞭解的話語讓錦陌心虛的低下了頭,她眼角看了看右邊的人,又低頭不知做何想法。

    “我就是想嘗下,問着那味道挺香的,就多喝了幾杯…….”錦陌嘟嘟囔囔的解釋着,剛剛還生氣想要摔碗的好像不是她。

    飯廳裡面只聽見筷子碰見盤子發出輕微的聲音,衆人都不敢低頭,不敢亂看,就怕被首位上的男人遷怒。

    “我有分寸的,我現在好好的啊。”不甘心,有繼續爲自己辯解了下。

    “再說,外面還有跟着我們去的侍衛呢。”

    就在錦陌以爲南宮邪不會搭理他的時候,他放下筷子,右手捏住她的下顎,眼神冰冷的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寵着你,你就可以隨意的胡來,做什麼事情都不去想想後果,我是不是寵着你過了頭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