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章 我不會讓你一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六十章 我不會讓你一人字體大小: A+
     

    這長壽殿因爲那位天子到來,今夜亂了一遍,南宮邪走進大殿的時候就能感覺到了淒涼的氣氛,那種冰冷死亡,有着哀怨、不甘、還有爲自己不值的嗚嗚哀鳴。

    走進內室沒有了炭火的焚燒,屋內滿是冰冷的空氣,踏踏的腳步聲迴響在耳邊,從內室的殿內,依稀能聽見有着細小的說話聲音。

    “咯吱~”被打開的門,發出聲響。

    淡淡的橙色幔帳包住圓形大牀,細細的流蘇從牀定垂落下來,有了一點朦朧感,內室邊緣處暖黃色的燈光,照亮了這內殿,本該是很溫馨的場景,奈何生出了一抹薄涼之感。

    “殿下……您來了,您快來勸勸娘娘,她……”紫鳩紅着眼睛趴在窗邊上,一手拿着白色的絲帕給牀上的人擦拭流出來的眼淚,她見着門口來人,頓時忍不住的流了眼淚。

    南宮邪慢步走了過去,隨着他走動,衣襬也淺淺飛揚,在空中劃出一個冷冽的弧度,他坐在牀沿上,把放在被子上的手擡起,握在手心,隨後往自己的臉上貼去,暖暖的溫度在肌膚之間來回流轉。

    就這麼一個動作,被躺在牀上眼神空洞的人,頭慢慢的轉向他,她咬着下脣瓣,無聲哭了出來。

    “小姐,你振作起來,殿下還在你身邊,紫鳩也還在你身邊。”紫鳩拿出絲帕給她擦拭一直不斷的眼淚,她的小姐苦啊!

    “我錯了,我錯了,悔不該當初啊!我……悔不該當初啊。” 寧芊口中喃喃自語,如一譚死水般無神的雙眼,她看着眼前的人,但是眸子裡倒影不出人影,就跟一個失掉靈魂的木偶一樣。

    “小姐沒錯,錯的是這別有用心的人,是他們使計,他們讓小姐愛上那個人,又讓小姐跟老爺不和,都是那一羣人!”

    紫鳩神情突然有些崩潰,她大聲的喊道,爲眼前之人平冤,小姐那麼好~爲什麼要遭受這樣的對待,該死的應該是那些人、是那些人。

    從進來之後,南宮邪就坐在牀邊沒有動作,他用自己的臉頰磨蹭着那隻手,不管她人怎麼大聲喊叫。

    細細的抽噎,無力的心情有涌上了心頭,寧芊擺了擺頭。

    “我真的累了,想……休息了,我累了,想休息了……”一直重複,一直重複這這一句話,她的真的是傷透了心。

    紫鳩聞言,她從地上坐起撲在牀前,拉着寧芊另外一隻手緊緊的握着,“小姐你還有少爺,你還有太子殿下,你走了他怎麼辦,那就他一個人了,你要放着殿下一個人在這裡嗎?少爺被人欺負了怎麼辦,沒有人幫他,其它殿下都有母妃,就少爺一個人沒有,小姐、小姐。”

    因爲太着急了,紫鳩的話就連着一大篇,句句觸動寧芊的那顆已經準備要放棄的心,如果她不在了,那邪兒一個人就孤單了,被那羣人欺負了怎麼辦?

    “我還有邪兒,對啊!我還有我的邪兒,我走了,他怎麼辦

    ,就他一個人了~那他在這個深宮大院裡多孤單~我的邪兒,邪兒、邪兒、邪兒。”寧芊突然情緒失控起來,她在牀上掙扎着要起身,口裡一直念着“邪兒”兩個字。

    紫鳩幫她扶起,留着眼淚就坐在幔帳後面嗚嗚的哭了出來,她也心痛,她是爲小姐心痛啊,她也恨自己沒有用,如果她可以,她想那羣人都去死,都死個精光,圓潤的指甲深深的買入手掌心之內,流出了猩紅的液體。

    “母后,我在,我在的,不用找邪兒,邪兒在的。”他抱住她,已經能握住長大的手掌在她背後拍拍安撫着,摸着她背後的髮絲,一邊邊低語述說。

    寧芊眼神有點焦距,但是很迷糊,她捧着南宮邪的臉用手摩擦着,“邪兒,不要生母后的氣,母后沒有想拋起你,母后會一直陪着你的,”

    “天黑了,靜悄悄,小寶寶睡覺覺,月牙兒彎,小河裡面轉,小寶寶……”她輕聲哼唱着小時候哄着南宮邪睡覺的童謠,斷斷續續的嗓音,那麼哀涼。

    南宮邪把頭放在她脖頸出,看不出他的神情,但他現在散發着的氣息,能感受他心裡那股被他可以壓制的憤怒。

    寧芊鬧了很久,最後在南宮邪安撫下睡了過去,在睡夢中,她也無意思的叫着一個人名字,那麼神情,那麼不捨,那麼的渴望。

    不要對別人太好,那樣只會讓別人覺得你的好很廉價,可以隨意的踐踏,你在乎,人家不在乎,傷心的只會是自己,寧芊她就是對南宮熙太好。

    亂了一夜的宮殿如今恢復了持續,一排排侍衛、宮女、太監頂着大雪站在院子裡,低着頭不敢看那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都是這宮裡的老人了,這深宮大院的風俗,我也不多講了,無非就是那幾種,算計、身價、還有天子的寵愛,牆頭草兩邊倒,大家都體會過的,當初是誰收留了你們,是誰讓你們衣食無憂,不用時時刻刻看主子臉色,我沒有什麼要求,只要求各位能給娘娘留一個清淨的地兒就行。”紫鳩慢聲細語,一段話情意威脅並在,讓人不敢看清,更不要說她身邊還坐着一個太子。

    “是,紫鳩姑姑。”衆人行禮,沒有什麼怨言。

    這後宮的事情不是隨便兩句話就說清楚的,你不說,我不說,衆是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還是說了出來。

    都說後宮跟前朝是生生相關的,後宮的妃子有絕大一部分都是前朝官員的女兒,所以很多事情帝君都太難去下一個什麼決定。

    皇上對皇后的事情鬧得前朝紛紛皆知,兩派人物最近活動又頻繁了起來,說話暗中藏着刀子,笑容的有着算計。

    “好女兒,做得好!……哈哈哈哈。”左相曲千承坐在鳳儀宮首位上,開懷大笑,他眼裡含着精光,看着站在他首位下方的曲夢瑤都是滿意的神情。

    “父親,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曲夢瑤臉上也帶着笑意,她撫摸着

    自己精心修剪的指甲,脣角,是勝者志在必得的微笑。

    “這往下還得看夢瑤你了,南宮熙是對你死心塌地的,你就儘管往他哪裡突破。”曲千承撫摸着自己的下巴的那一抹鬍子,語氣狂妄的吩咐道,在這皇宮裡他竟然開口就稱呼當今陛下的名諱,實乃大膽。

    “那是有就是你自己的兒子要管教好,雖說南宮熙交給了他任務,但是也別讓他一門心思往上面撲,多跟朝中那些重位大臣走走,跟那些不成氣候的公子們擺擺皇族身份,爲官之道,他可是一點都不懂。”

    曲夢瑤撫摸着手指右手放下,她低頭應了一聲,“是,父親。”

    曲千承不愧爲人精,他見着曲夢瑤的動作,就猜出了她一小半的心思,他笑呵呵的道:“瑤兒,爹爹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想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麼,不想理會這些事情,爹爹答應你,只要你讓我孫子登上皇位,爹爹就成全你,但是在這之前,你可給我穩住性子。”

    “是,父親。”

    在曲千承走了以後,曲夢瑤就在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她神情也有些疲憊,風寒還未見好的面色,到還是不見往日紅潤。

    她對南宮熙是愛的,如今她要利用這份愛達到目的,因爲南宮熙愛她,她不管怎麼傷害他,都沒有問題,因爲他愛她,這樣的做法讓她很不贊同,父親的意思是讓他用南宮熙去扳倒右相一派的勢力,只有這樣她才能跟熙自由,現在想想利用下又有什麼關係呢?以後還有更加美好的日子等着他們不是嗎?

    坐了半會兒,先前遣散的宮女們又回到了原位上,一位穿着不一樣的宮女上前在來,在她耳邊輕語,“娘娘,聽說長壽宮的那位昨夜病重,今日好像有點迷糊,娘娘要不要也跟着去探探。”

    “心裡惦記着心愛之人,但是那人愛的人,卻是她人,幾十年的深宮,鮮少受到心愛之人的關懷,難免心裡不怨恨,更何況,這心愛之人爲了別的女子去傷害她,不氣的生病,那還有別的什麼,過去看看,也就是領會下那宮殿的嫉妒氣氛,還是不去了好。”

    曲夢瑤擡手順了順肩膀處的青絲,如墨濃黑,泛着亮麗光澤,一看就是保養的極好。

    “娘娘不去也好,這萬一陛下看見了,也得心痛了,說不定,娘娘還免不了陛下的一頓教訓哦~”那位宮女淺笑,這說出來的話,就是那麼順人意啊。

    “他啊,就是太過緊張了,本宮好好的,他就是喜歡折騰,只怕本宮故意說一聲身子不爽快,他就會下令讓太醫院隨時候命,其實本宮,沒有那麼較弱。”曲夢瑤說這話的時候,都是一臉幸福的笑容。

    “是啊,因爲陛下愛娘娘您啊,如果沒有那位,後宮之主的位置,就是娘娘的。”

    這句話沒有回答人回到,不知道這曲貴妃是何意思,按照現在的,這後宮之位估計早已經在她算計之內了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