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五十八章 捷足先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五十八章 捷足先登了字體大小: A+
     

    這些天的朝堂有點冷,坐在上位的熙帝很多時候都是冷着臉,聽着腳下的臣子各種建議跟意見,但是他不發表看法,唯一上讓他上心的還是倒賣私鹽的進度。

    與其說他關心民間倒賣私鹽問題,到不如說他是關心跟私鹽團伙勾結在一起的朝中大臣!

    這個一直都是他心裡的疙瘩,他坐在高位,竟然看不見腳下臣子的動作,這如何讓他不生氣。

    爲此南宮嫋跟南宮邪兩人可是經常不見人影,要說的上神出鬼沒的就是太子南宮邪了,每天日頭高照帶着貼身侍衛走出宮門,夕陽西下,又回來,這期間的幾個小時沒有人知道他去幹嘛了。

    大皇子南宮嫋的動作還是能知道一清二楚,但,有一點可惜,被他接見的人都不願意透露其中談話目的,這兩兄弟倒是都很神秘呢。

    昨日被都府提醒,南宮嫋翌日真的是帶着南竹去了東城邊的孔家,當然,這消息沒有提前告訴任何人。

    孔耀是孔家當代的家主,他爲人謙和,在生意有些手段,鮮少與人交惡,這孔家在他手裡倒是一直相安無事。

    玄衣飄然,禁錮衣袍的腰帶今日換了一條素淨的,看起來沒有多貴氣比人,相反多了一點平和,南宮嫋站在孔家大門前。

    “來着何人。”站在門口護院見着兩人便粗聲問道,沒有任何動作,看來這孔府還是一個會調教下人的存在。

    南竹上前一步坦言道:“我家主子今日來拜訪孔家主,不知兩位可願意去通報一聲。”

    這平日在皇子身邊伺候的人,說話當然是不一樣,本該是疑問的話,被南竹這麼一說到成了通告一樣。

    護院身強體壯,但跟着孔家也見識了不少貴人,眼力勁兒還是有的,兩人對視了下,一人就快步往內院跑出。

    果不其然,不出多少時間,就有人出來迎接,他身後還跟着一大堆人,南宮嫋悶在心裡有些想笑,他這只是上忙拜訪,不是來搶孔家啊。

    來人正是孔耀,他聽着護院稟明就知道來人不簡單,在看見門外站在的人,他就知道這次是出來對了。

    孔家雖是商家,但是府上很是雅緻,飛檐青瓦,屋檐上邊角的形態各異的獸面,棟柱油漆彩畫,踏入院子,最吸引目光的還是東邊的那兩層樓閣,下層呈古銅色,上層呈淡綠色,色調典雅。

    穿着翠綠色的侍女在長廊上姿態優雅行走,腳邊的裙角翩然而動,有着動人的美感,這已經是入冬之際,孔府眼目可見都是很靜逸,適合養性之人所住。

    孔耀帶着南宮嫋進入大廳,一杯香茶端上,兩人都才正色,跟着出去迎接的不少人,見着兩人有要事談論的樣子,都紛紛離了去。

    “大殿下,不知今日前來,所謂和事情?,孔某經商多年沒有做過害民之事,實在想不出殿下今日爲何會來我這個小小孔府。”孔耀坐在主位的右邊,,猶豫了半晌才終於決定開口問,未得到明確答案之前,他總放不下心。

    “孔家主不必自謙,孔家經商多年,做的當然是推動聖熙經濟,這可是一大利民的事,當然今日來也不是欣賞孔府,本殿這麼說,想必孔家主也不會信,這孔家在家主手裡能再輝煌,看來家主消息也很靈通啊。”南宮嫋挑眉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的說道。

    孔耀面色一頓,在心裡暗自思索着南宮嫋方纔話中的意思,他這些年經手的生意都是中規中矩的,沒有暗地進行過任何交易,這個他是敢賭的。

    南宮嫋眼睛看了右手

    邊放着的茶,站在他身後的南竹立馬就端起來給他,他拿過茶杯,用擦茶蓋撥動下被子裡面的茶葉,放在嘴邊輕抿了下,:“家主不知何意?”

    再三思索,還是不領會其中意味,孔耀不免苦笑了下。

    “還請殿下指點一二!”

    南宮嫋聞言,嘴角的笑意深了許多,看的出他現在的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昨日天香樓的事情孔家主消息靈通想必也知道了,昨日本殿在樓中歇腳,眼觀着事情的經過,”

    “殿下太擡舉孔某了,這經商要的就是一個信息,昨日天香樓事情空某也是知道了一個大概。”孔耀放在衣袖中的手已經緊張握成了拳頭。

    南宮嫋端着茶抿了下,就給了身後的南竹,他面上帶了溫和的笑意:“在本殿要準備要起身離開的時候,一個身穿異服的男子說道:他在草原上都知道我聖熙販賣私鹽嚴重,挑了一個大的地方吃飯,想不到有人敢明目張膽的使用。”

    這話自然是真的,孔耀當然是不會懷疑,昨日他收到的消息就是這樣,其中他也知道了當朝大皇子在天香樓內,這也就是爲什麼他今日認識了南宮嫋。

    孔耀這下有點理清頭緒了,他面上帶了嚴肅,他心裡開始有點動盪起來。

    “本殿接到聖旨,徹查倒賣私鹽,孔家世代爲商,本殿想這其中孔家主應該知道些什麼,希望家主能告知。”

    年紀輕輕的皇子,想不到能有這麼厲害的心智,孔耀觀察着坐在左邊的男人,皇家之人,不管在如何掩飾,那種貴氣常人都不會擁有,俊逸的面容,溫和的笑意,沒有人敢看輕他,敢看輕他的下場都會很慘,就如現在的他。

    “這倒賣私鹽,孔某是知道的,但是這收到消息,殿下還是擡舉了。”孔耀毫不猶豫地回道,臉上依然嚴肅的表情。

    在南宮嫋現在攤明瞭來意,孔耀說話就謹慎了很多,在回答南宮嫋的問題時候也心裡再三思索,不經意提到一些事情,他也不經意的調轉話題。

    “這倒賣私鹽可是暴利,這倒騰幾下,黃白之物可是翻一翻,足以讓平民百姓百年無憂。”

    “這是真的,但是這倒賣私鹽還是沒有多少人敢去參與的,被朝廷查出來那可是抄家之罪,能做的大多數都是不得已的。”

    南宮嫋在走出孔家的門,還在想孔耀這話是何意思,不得已,難懂他在指朝中與私鹽團伙合作之人有不得已之情。

    在孔家走了這麼一趟,還是得到了不少消息,南宮嫋沒有立刻回府,他則是帶着南竹往戶部尚書府上走去,走在西街路口也不忘記買一個烤餅。

    錦陌這些日子沒有人管,他可是在西街出了名,問問西街誰人不知道戶部尚書家的公子夜夜遊走“銷魂院”。

    不光他一個人,還帶着人家王少傅家的掌上明珠一起,王小姐女伴男裝,兩人一同進去,一同出來,這漫天流言蜚語可是很複雜的。

    南宮嫋對這些事情看的很開啊,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一些內情,還是他太盲目相信錦陌了,戶部尚書府最近氣氛可是有些冷,不單單是小祖宗太調皮,還有那就那個常年都性情好的戶部尚書最近心情不好。

    就這一個月的時間,他就發火了不下十次,一下朝他就進了書房,連着晚膳也不出來用,還是他愛妻給他端進去。

    在他踏進府的時候,侍從見了都小聲的見禮,不也阻止他往裡面院子走的腳步,反正這皇子來都是找他們家小祖宗的。

    “你家少爺呢?”琉珠在整理牀榻,突然響起一聲音嚇了她一跳,回頭纔看見是熟悉的人。

    琉珠面色含着擔憂,她快步的走了過來說道:“殿下,少爺不在這裡,前些日子少爺跟王小姐出去被老爺抓了個正着,先如今,少爺被罰跪在祠堂呢。”

    琉珠有那麼一瞬間看見面前的男人笑意有點崩潰,她看了眼他手裡拿着的熟悉之物,瞭然的小臉笑:“殿下要去看少爺麼,現在老爺估計還在書房,殿下要去麼?”

    這問的不是廢話,不去人家來這裡幹嘛,熱情的琉珠最後得了南竹一個白眼。

    錦家祠堂在後院正屋,哪裡常年有人打掃,沒有人去入住,顯得有些冷清,一排排牌位擺放在正屋,排位面前放着大大的長桌上面貢品一系列的擺放,香爐裡面的香常年不斷,那長桌面前放着幾個圓形的蒲團,其中一個蒲團上面正跪着一個人。

    他本來是準備上前去打招呼的,只是腳步還沒有踏出去,就聽見另一邊有了異響,順着望去,從排位後面走出來一人,他穿紫衣,炫目的陽光散在他身上,亦有看不清的感覺。

    但是南宮嫋還是看了個一清二楚,原來這些天不見人影他都在這裡。

    “我好餓……我好餓……我好餓。”見着人影出現,本來跪着安靜的人就開始嚷嚷喊着餓了,那有氣無力的樣子,有點搞笑。

    南宮邪右手拿着的食盒在錦陌面前晃了晃,面色帶着打趣的笑意,很惡劣的樣子,:“你很餓。”

    “很餓。”錦陌眼睛看着食盒,傻傻的點頭。

    “那知道錯了沒有。南宮邪壓低聲音,有些怒意與無可奈何。

    “什麼錯了沒有,我哪裡做錯了。”她露出疑惑的神情,不一會兒她就恍然大悟,便是冷眼看着他,。“我知道,你也是一樣的,你也認爲我做錯了,我就是沒錯!”她一把抓住食盒。

    南宮邪頓時覺得這些日子所有的苦心都白費了,他放開手中的食盒,背靠在柱子上看着少年從食盒裡拿出飯菜。

    他這樣子有些無奈,更多的是對某件事情不抱任何希望。

    錦陌拿出米飯準備吃,但是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她坐在蒲團上,回頭看了靠在柱子邊上的人,頓時她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她端着米飯,看着食盒裡面放着的菜也不覺得很餓了,她回頭又看了看靠在柱子邊上的人,抿着脣瓣,星眸暗淡,神情也有點不自然。

    “知道錯了。”他總是見不得她傷心地樣子,他也過不了自己那關,這纔多久的時間,就主動的去理會她。

    “知道了。”她低頭,無意思的用快遞波動碗裡的米飯。

    “那知道是哪裡錯了?”

    “我不該去那條花街,也不應該帶着王雅芝一起去,更不應該對你耍脾氣。”

    “你要知道,王雅芝她父親是少傅,她也是一個女孩子,萬一你們在裡面出了事情,誰來救你們。”南宮邪搖頭,拉過她的小手,將她拉起來,:“往後做什麼事情都要考慮清楚,可知道。”

    錦陌點了點頭,將手裡的飯碗放在他手裡,那意思如何,也不用南宮邪詢問了,自然的夾菜,然後喂她。

    南宮嫋就站在正屋門口不遠處的柱子後面,看着那個男人用了苦肉計、先入爲主,好幾個計謀讓那個孩子道歉。

    在看看手裡的烤餅他突然覺得,自己有點不瞭解那個孩子的一卻,他好像從來都沒有一次比那個男人出現在她身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