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尚書 » 第五十七章 帝王的柔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一品女尚書 - 第五十七章 帝王的柔情字體大小: A+
     

    如果當年寧芊沒有在月湖邊上見着那位貴氣逼人的年親俊朗的公子,小女兒家的心思被別人發現之時,急忙轉身,那條繡着海棠的手帕沒有落下,就沒有後面一系列問題。

    那麼現在的寧芊一定會是將軍夫人,一位叫做方頃男人的妻子,兩人一起同睡一個枕頭,蓋同一個被子,如今有一個跟南宮邪一樣大笑的孩子,該是如何美好。

    世上有了如果,就是婆娑,那麼也就是遺憾了。

    佛說:今生的種種,往日因果,有人今生榮華富貴,享受人間天樂,也有的人,今生受盡寒苦,不如人意,有的人今生就是來還前世欠下的債的。

    可惜那個時候的寧芊她不懂真心,她愛上的人,不喜歡她,而愛她的人,她不在意。

    帝王之愛,得到的女子是何等的貴氣,曲貴妃就是那個女人,她如願嫁給了南宮熙,也得到了帝王愛情。

    曲貴妃她享受了權利也享受了愛情,一舉兩得啊,她一個人霸佔了帝王一人,這些日子,因爲她受寒,熙帝可是一直陪在她身邊,下了朝堂,就立馬往風儀宮而去。

    “遙兒,今日如何,可還是覺得不舒服。”今日,也是如往常一樣,南宮熙剛下早朝就來了這邊,他跨進內室,就忍不住細聲的詢問,就怕聲音過大讓如今躺在牀上的人不耐。

    曲夢遙見着男人愛護她,她自然是高興的,心裡得到極大的滿足,感風寒的面容有點虛弱,現在的她就是一副誘見我憐的模樣。

    “今日好了不少,頭不覺得重,身體不似前幾日那樣無力。”曲夢遙說着就把搭在她身上的被子給揭開,準備給南宮熙染上寒風的外袍。

    南宮熙自然是不會讓她下牀,好聲安慰了幾聲才制止住她,他自己親手退去外袍,一點帝王的架子也部沒有擺譜。

    這個人可以狠心親手下圈套,讓兒子往裡面走,趕盡殺絕,但是他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很溫柔,也很貼心,帝王無情,亦有情。

    曲夢遙就看着男人親自動手樣子,她從牀上坐了起來,連鞋子都沒有穿上,就往男人身上撲去,單細的手臂牢牢抱住他腰部,柔嫩的小臉帶着一抹甜甜笑意磨蹭着男人胸口。

    “剛從外面回來,帶了一身冷氣,你風寒還未見好,就這麼抱了,不怕在加重嗎?”南宮熙面上不悅,說話的口氣有了指責,然,他的動作可是溫柔的能融化屋子外面的積雪。

    內室雖然鋪上了地毯,南宮熙還是大手打橫把人抱起,輕柔牀上,他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空閒的右手寵愛的颳了下懷裡人兒的鼻樑。

    “不怕,因爲有熙在,我知道的,熙不會讓我難受的,不是嗎?”曲夢遙眸光之中,滿是柔情與依賴。

    南宮熙低頭在她額頭一吻,兩人相互貼着額頭,安然入睡,這樣的事情看來似乎都是常有的,這鳳儀宮內外的侍從都見怪不怪了。

    南宮嫋已經成年了,他外宮自然也是有府邸的,也是因爲他生母曲貴妃風寒問題,他也最近常常來宮裡請安,今日也一樣,只是等着他踏入內室門口時候,就站着不動了,呼吸幾息他才舉步走了出來,面上竟然有了一抹嘲諷的笑意!

    一直跟着他的小廝南竹見着熟悉的人影出來,就立馬跟了上前去,兩人一前一後往鳳儀宮外面走去。

    “殿下,如今往何處去。”

    南宮嫋目光一頓,似乎又笑了,“當然是去找證據啊。”應了一聲,他便是舉步的往前而去,那背影給人信服的感覺。

    自古以來,消息流傳最快的方法,那就是傳聞了,而傳達最快的媒介就是人與人,民間就是消息來源最快的地方。

    這關於六年前那倒賣私鹽的組織又出來興風作浪,還是有不少消息的,這私鹽裡面有大量的有害物體沒有經過篩選,就那麼販賣給平民,經過入口,過不了半柱香的時間人會出現腹痛,嘔吐的現象,如果解救不及時就會丟掉性命。

    長秀美的背影慢步走進酒樓,一頭閃亮的烏髮如瀑布般在背上直瀉而下,長及腰際,那人撩起長袍,一個優雅地轉身,穩穩地坐下來,氣質如蓮,舉手投足之間有着世家公子沒有的貴氣。

    那人進來之時,本來喧譁的酒樓就鴉雀無聲了,很多人下意思的放慢動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就怕這人眨眼不見。

    “小二,上一壺好茶。”那人身後跟着的小廝對着愣神的小二吩咐了一聲,這才跑了過去,坐在一邊伺候着。

    “好嘞,客官您請稍等,馬上就給您送來。”

    這兩人就是出了皇門的南宮嫋跟他貼身侍衛南竹了,從皇宮小門出來,走過了一小半的護城河,這纔來了酒樓。

    兩人坐下不多時,那小二就恭敬的端着一壺茶過來,手腳麻利的放下,有殷勤的拿起搭在肩膀上的白色帕子給他們那桌子擦拭了幾遍。

    “公子,我們酒樓您是第一次來吧,我們這酒樓可是帝都數一數二的,酒樓的百味鴨也是一道美味啊,公子可要來一盤!”那小二擦拭好了桌子,就拿起桌上的茶杯準備給南宮嫋倒茶,只是這手還沒有拿起杯盞就被南竹一手拍掉,小二不在意的笑了笑,又繼續跟南宮嫋推薦酒樓裡的名菜。

    南宮嫋本來就是來酒樓聽這些江湖人士的消息的,酒樓本是吃飯的地方,總不能點了一壺茶坐在這邊,人家又不是茶樓,就隨意點了點頭,小二頓時面露喜色,恭敬的退了下去,小跑就往酒樓後堂跑去,看那樣子他是親自去把關了啊。

    酒樓人多啊,來了一批又一批,唯一醒目的就是南宮嫋他們那桌了,本來因爲他們到來的關係酒樓安靜了一下,現在有恢復了熱鬧,吵雜的聲音便波濤洶涌的傳進耳朵裡,不少人紮成堆在大聲地說話,唾沫星子胡亂飛濺。

    當然啦,找茬的人也有不少。

    “掌櫃的,你家是不是給我用的是粗鹽,老子吃了一嘴苦味。”一位坐在靠窗位置的大漢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把手裡的筷子往桌面上一扔,打翻了盤子,那些湯湯水水流了滿地。

    他這一吼,吵雜的聲音就沒有了,站在櫃檯後面的掌櫃趕忙跑了過來,給大漢道歉,:“這位公子,今日這餐我們不收取公子的銀子了,我們後廚的人今日可能是情緒欠佳,才失誤了,至於公子說的粗鹽,我們是不敢添加的,還請公子慎言。”

    在用餐的不少人都往這邊看了過來,瞧着那個穿着怪異服侍的青年大漢對着掌櫃吼着,大家都面上露出不悅的神色,只是,那些聽見大漢一開始說話的人,就紛紛放下筷子,鄒着眉頭看着事情發展。

    “媽的,以爲老子長在草原上,就嘗不出粗鹽的味道,你這菜裡放的鹽根本就是沒有經過帥選,老子今兒要是全部吃完,就得在

    街上面滾了。”

    那年輕的男人雙眼滿是憤怒的樣子,看來也不是故意找茬了,酒樓裡不少人拿起筷子夾起桌子上面的菜,放進嘴裡嘗試,不多時大廳紛紛響起來類似於吐口水的聲音,連着咒罵聲也出來了。

    “這天香樓是怎麼回事情,竟然給我們吃粗鹽。”

    “報官,一定要報官,把他們都給抓起來。”

    年過半百的掌櫃臉色慘白起來,他拿起桌上面的筷子夾菜也試了試,嚼動幾下,他手中的筷子啪啦的掉了地上。

    “媽的,老子還沒有來聖熙就聽見聖熙盜賣私鹽很嚴重,想着去一個大一點的地方吃飯,總不敢用吧,他媽的,哪知道,這地方越大,膽子就越大。”年輕男子一臉懊惱,看着掌櫃的眼神都不帶客氣的。

    大廳都很亂,不多時外面就來了一隊官兵,帶隊的人把這個天香樓查封了起來,掌櫃收押,店小二也一併帶走,那後院的廚子也人單獨的帶了出去。

    酒樓很亂,就南宮嫋他們這桌還是很安靜,南竹沒有主子命令他多管閒事,南宮嫋看見當做沒有見着。

    本來是出來聽小道消息的,卻不然見着這個事情,真是無奈了。

    這天香樓的小二沒有撒謊,這天香樓確實是京城數一數二,這裡剛出現用私鹽,朝廷就立馬收到了消息,匆匆趕來的都府大人來了現場。

    南宮嫋站起身準備離去,可是那剛到來的都府大人眼尖,他立馬就認出了這個外出的大皇子,他低聲對着身邊的人說了幾句話,就快步來到了南宮嫋面前。

    “微臣給殿下請安,殿下安好。”

    南宮嫋擺了擺了手,他道;“大人無須多禮,請起來吧。”

    “謝殿下。”

    站在屋外的衆人都好奇的睜大着眼睛,那個身穿官服的人,竟然要給一個年紀輕輕的男子下跪,細細推想,也知道那個男子身份不簡單,再看他的穿着,衣着華麗高貴,看起來就像個高高在上的大貴人。

    那都府站在南宮嫋身邊神色有些緊張,他一直都是陪着笑臉,時時刻刻注意南宮嫋的舉動,就怕出現個什麼萬一惹了這位皇子不高興。

    “大人不必緊張,本殿今日只是出來走走,想歇歇腳就遇見了這麼一會兒事情,前前後後的事情本殿也看見了全部”

    都府立刻露出欣喜的表情,“那殿下覺得可有那麼不對”

    南宮嫋回頭看了身邊的臣子一樣,視線掃過,有說不出的沉重感。

    “殿……殿下,微臣、微臣不是那個意思,微臣的意思是、是……。”那都府半天數不出所以然來,急的他額頭冒出了虛汗。

    “有個身穿異服的男子先開口說,菜裡面有粗鹽,大人可以從這個方便查一下。”南宮嫋看了一眼他斜上方的大漢,有淡淡的移開視線。

    “多謝殿下提醒,微臣一定盡力,看來下官要去官商孔家走上一走了。”

    “爲何?”南宮嫋疑惑,他轉身面對着都府。

    “殿下有所不知,這孔家是世代都上商家,不少關於合作的人他們都是有底細,本官想可以從他們這些人手裡探聽下。”

    南竹站在南宮嫋身後,他聽着都府話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南宮嫋也不管後面之人如何,他只管往前走去,不過,看他那腳步輕盈的樣子,看來心情也了不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