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黑暗造化 » 160 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暗造化 - 160 大結局字體大小: A+
     

    160大結局

    “碎碎碎!”

    血釋心眼神妖異,鮮紅的手臂上面彷彿纏繞着一層層的符文,蘊含着詭異的力量。

    那一直在郭狩冥身體之內糾纏的血色能量也開始變得難纏了起來,居然已經將心臟的周圍完全包裹,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心臟壓迫了過去。

    “給我鎮壓!”

    郭狩冥大吼,全身的靈氣朝着心臟涌去,連他的皮膚之下都閃耀着銀白色的光芒,和血色的能量對抗着。

    “碰!”

    在血釋心的獰笑之中,心臟破裂的聲音從體內傳出,郭狩冥捂住了胸口朝着後方退去,但是眼中出現了一絲嘲弄之意。

    災厄之面一直懸掛在臉上,此時卻開始冒出了絲絲灰氣,讓血釋心的臉色猛然一變。

    “這股氣息……災厄氣?怎麼可能?”

    就在血釋心腦海中出現了這種猜想的時候,原本冒出來絲絲縷縷的灰氣像是噴泉一樣地爆發,將郭狩冥的身體完全籠罩。

    “呼~!”

    被強烈灰氣包裹着的郭狩冥像是穿了一層灰色的鎧甲一樣,連眼睛都泛着灰,臉上的災厄之面就像是氣化了一般,像是煙霧一樣籠罩在郭狩冥的臉上。

    “原來是這樣……災厄的真正力量……就是災厄氣而已……”

    “區區一個背叛者,居然都可以欺凌災厄了嗎?”

    腦海中充斥着的複雜信息,讓郭狩冥突然明悟了很多很多,看着眼前的血釋心,眼中充滿着不屑。

    是的,現在的郭狩冥看着血釋心的眼睛,猶如高高在上的人類觀察底下的螻蟻一般。在郭狩冥的注視之下,血釋心頭上的鮮血之河居然開始顫抖了起來。

    “不管是七殺,怒恚,怨恨還是貪婪……都是災厄的一部分而已,你們……全都是我的食物!”

    灰色的災厄氣在天空爆發,血釋心面具之下的臉孔變得扭曲而又恐懼了起來。這是記憶的傳承,在古老的面具之下的血釋心居然感覺到七殺之面的顫抖。

    “不,你不能殺我……只有我才……啊……”

    被灰氣淹沒的血釋心發出了一聲慘叫,他身上七殺的力量遇到了災厄氣之後居然像是冰雪消融一般全部融入了災厄氣之中。

    “該死的無限光……你們居然騙我……”

    在災厄氣之下的血釋心開始不甘地掙扎了起來,朝着天空大吼着,身軀在不斷地扭動,血氣翻騰。

    “嗯?”

    聽到血釋心的大吼,郭狩冥卻心念一動,原本籠罩在血釋心身上的灰氣像是水流一般朝着他的身上匯聚。剩下地上還在有略微掙扎的血釋心。

    “告訴我……你知道的真相!”

    彎腰蹲了下來,郭狩冥看着血釋心,他的心裡隱隱有着一股感覺,血釋心知道部分的真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躺在地上掙扎的血釋心突然苦澀地大笑了起來,臉上的七殺之面早已經被災厄之面吸收,只剩下溝壑縱橫,慘不忍睹的面孔。

    “你知道……我是誰嗎?”

    看着疑惑不解的郭狩冥,血釋心突然問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我們之前可是見過的啊……那個時候的我。叫江鵬雲……”

    “你是……江鵬雲?”

    看着那傷痕遍佈,根本看不出來原來面容的血釋心。郭狩冥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就是之前在學校之中見到過的男人,江鵬雲!

    “我來自破滅的未來……那個時候的世界,人類仍然在系統的掙扎下,和漫天的怪物爭奪着天下……”

    血釋心,也就是之前的江鵬雲臉上出現了一絲異樣的光彩,原本斷斷續續的話語突然變得流暢了起來。

    迴光返照!

    此時的江鵬雲運用他生命的最後力量。像郭狩冥訴說了那塵封在未來,現在的真相。

    “那個時候的我也是一名戰士,在系統的幫助下進行了專職,但是在漫天的怪物之中,單單隻有四十多級的我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我一直以爲人類沒有了任何的希望……直到,我遇見了……無限光!”

    “那是一個神秘的組織,在未來也只有他們的冰山一角,爲了生存,毫無疑問我加入了進去,可是不久之後,像我們這些外圍的人員全部都漸漸消失了。”

    “無限光起源於古老的宗教,沒有人直到裡面到底有多少個宗教混雜,但是上層人物卻始終信奉着一種神,那就是光明自在無量法王,簡稱:光明王!”

    血釋心的語速越來越快,臉上的生氣也逐漸暗淡,一股股黑色的死氣在他的臉上孕育,不久之後就要在他的身體之內爆發。

    “從來沒有人知道世間是否真的存在光明王,但是無限光的內部居然掌握了一種神奇的力量,上層對內宣稱是光明王的神力,但是沒有多少人相信。”

    “這股力量十分詭異,似乎有着穿透時間和空間的力量,無限光的掌控者們一直利用這個能量進行着一項古老的實驗:將人類送到過去,扭轉未來的局面,將世界變成無限光的天下!”

    “沒想到無限光……居然有着這麼大的野心嗎?”

    聽到了這塵封的秘密之後,郭狩冥也是心中一驚,沒想到無限光內部居然有着這麼大的打算。

    將未來的人送到現在,然後扭轉歷史,將未來變成無限光的天下,這羣宗教人員的確不能小看……

    “那七殺……也是無限光……?”

    摸了摸臉上的面具,但是郭狩冥卻沒有感覺到金屬的觸感,有的只是籠罩在臉上的層層灰霧。

    “七殺?災厄之面原本就是沉倫教的至寶,沒想到卻選擇了我……”

    “你應該也知道了吧……七殺,貪婪,怒恚。怨恨……全部都屬於災厄的力量,只不過在穿越時間的洪流之中被分解成了原始的形態而已……真正的災厄之面,永遠超出了你的想象!”

    “穿梭時間的實驗一共用掉了將近百萬的實驗體,甚至達到了當時人類總量的百分之一,作爲無限光的老對頭,沉倫教早就察覺到了不對。在實驗完成的那一刻居然將鎮教之寶砸了進來,只是沒想到……七殺爲什麼會選擇我……?!”

    血釋心捂住了心臟,臉上痛苦地扭曲着,肌肉在不斷地翻騰,不久之後居然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這位意氣風發的未來者……就這樣死了!

    ……

    七個月之後……地球上的某片廢墟之上……

    一個消瘦的身影站在碎裂的地面之上,微風吹拂着他的頭髮,但是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站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已經保持這樣的姿勢三天三夜了……

    他的身上灰氣繚繞。不知名的氣息在他的身上不斷沉浮,一股股莫名的氣息在天地之間流淌,方圓之內沒有任何活物敢接近這裡。

    他的腳下,赫然躺着一具悽慘的屍體,只有半個頭顱還能看得清楚,一隻猩紅的大眼睛漏出不甘之色,但是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光澤。

    突然之間,原本矗立不動的男子眼皮突然跳動了兩下。逐漸恢復了意識,看了一眼身下的屍體。微微一嘆。

    “葛震宇……這是最後的一塊麪具了吧……”

    渾身灰氣即將要凝結成實質郭狩冥突然一動,身上的灰氣彷彿潮水一般突然迴流到了臉上,逐漸凝結成了一塊古樸的面具。

    災厄之面!

    如今的它早已恢復了當年原有的光彩,不再是黑漆漆一片,上面的鐵鏽也被去除,灰紅相間的環紋顯露了出來。上面卻有着四顆結晶微微凸起,一股邪惡的力量不斷滲透出來。

    “有了它……我應該可以探索這一切的起源了……”

    郭狩冥閉上了眼睛,心念一動之下身影居然消失在了天地之間,朝着天空飛去……

    如今以他的實力,整個地球之上已經沒有人能夠擋得住他。就算是沉倫教最新的教主——葛震宇,都已經倒在了他的腳下。

    在他和沉倫教決戰之前,卻早已經剷除了無限光在地球上的全部勢力,雖然無限光長時間盤踞在西方,但是修道大成的郭狩冥早就視距離爲無物,跨越萬水千山也只不過是一念間的事情。

    搗毀無限光之後,郭狩冥卻意外地發現了控制系統的核心,也就是傳說中的質元石……

    系統的突然出現,末世的詭異降臨,居然是無限光搞的鬼……

    在無限光教皇的筆記之中,記載着這樣的一段話語:

    “……w-32號成功穿越時光長河,來到了爲止的時間的地球……我們正在對隨行物品進行覈算……”

    “……質元石沒有損壞,內部信息完整,數據化信息電子流正在準備中……”

    “……我們居然發現了災厄之面的殘骸……哦,上神!我沒有看錯吧?那幫瀆神者的東西居然還沒有完全被毀滅嗎?”

    “……信息調試完成……目前正在進行封測中……”

    “……我們將地球上死亡的一部分人類的靈魂抽調過來,投入了封測之中……”

    “……這些人類在生死的環境之下居然能夠發出這麼強大的能量嗎?……”

    “……封測空間突然有爲止能量涌動……爲了安全起見只能永久封閉這個空間了,現在對世界進行銷燬……”

    “……成功銷燬了兩千九百九十九個世界,還有一個世界居然沒有被銷燬?是未知能量的原因嗎?算了,內測馬上就要開始了,先暫時封閉這個空間再說吧……”

    “……那些在封測的靈魂卻不能浪費了,只能構建虛擬環境模擬已經被銷燬的世界吧,其中強大的靈魂可以進入天使熔爐進行改造……”

    “……內測的信息已經調試完畢了,公測也已經在調試狀態中了……只有把邀請卡發射到宇宙之上,進行分配了……”

    “……公測終於開始了……爲了人類能夠發揮出強大的力量,我們從喪神界抽調來了喪屍……變異的能量已經開始改造這個世界了……”

    “……只是,系統畢竟只是我們仿造天道的試作品,按照歷史來說真正的天道應該甦醒,化作系統纔對,可是……爲什麼?天道沒有出現,那些怪物也沒有出現?是我們錯了嗎?……”

    “……如果我們不進行系統的投放……那這個世界究竟會不會毀滅呢……?”

    這是筆記中的最後一句話語,無限光的教皇和江鵬雲一樣,是未來世界投放過來的實驗體,但是到死之前他也沒有想通,到底是歷史改變了,還是他改變了歷史……

    腳下的景色在不斷的縮小,空氣也逐漸變得熾熱了起來,就像是一道流行劃過天際一般,郭狩冥卻朝着無盡的天空盡頭飛去。

    “宇宙……天道的起源……質元石的產地……蘊含着無窮無盡的神秘……如今的我……一定能找到所有的答案!”

    看着周圍的景色得逐漸變漆黑,郭狩冥漸漸脫離了地球,朝着宇宙的深處飛去……

    宇宙的深處,究竟是終結,還是起源?

    (全書完)



    上一頁 ←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