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黑暗造化 » 138 複雜的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暗造化 - 138 複雜的身份字體大小: A+
     

    138 複雜的身份

    一件是一柄黑黝黝的長刀,上面的血色骷髏頭還在不斷扭曲,掙扎,似乎十分痛苦的樣子。

    另一件卻是一塊紅色的令牌,上面血氣陣陣,拿到手上有一股滑膩之感,隔着一段距離都能聞到上面種種的血腥味,好像是在鮮血中浸泡過一樣。

    這柄黑色的長刀赫然就是趙廣拿出來要擊殺郭狩冥的陰尳刀,連修爲達到元嬰期的郭狩冥肉身都要感到危險的兇器。

    【陰尳刀】(b)以莫名的黑骨爲主體,經過鮮血的獻祭和陰氣的錘鍊鍛造而成的殺器,攻擊+4000,肉身穿刺傷害+500%,有100%機率造成【傷口流血】【陰毒】狀態,60%機率判定【殘值斷臂】狀態,5%概率判定【即死】狀態。

    系統提示:這是一把能夠傷害你的刀,如果你的運氣差到極點的話會被秒殺!

    “真是一件歹毒的兇器,沒想到這個趙廣的來歷還不小的樣子,看樣子來說應該是沉倫教的成員之一,就是不知道這個教派的目的是什麼……”

    看着這一件黑色的殺器,郭狩冥心中也是一驚,沒想到這柄刀居然有着這樣大的殺傷力,要不是陰陽盾的立場扭曲了刀的軌跡,刺到他的身上不死也要受到傷害。

    “可惜沒有能夠找到那壇玉花酒,居然能夠隔斷我的元嬰對靈氣的掌控,甚至能夠麻痹肉體,應該也是一件品質極高的藥材……”

    看着地上擺放的兩件物品。郭狩冥的眼中不由出現了一絲可惜的神色,那壇玉花酒的效力實在是太神秘了,也不知道趙廣是從哪裡搞來的。

    如此一來,想要研究那壇玉花酒的想法就暫時破滅了,但是郭狩冥卻掂量了一下手上的令牌。神識掃視之下卻沒有什麼異常。

    “看來暫時也用不到令牌了……”

    郭狩冥在手中把玩了一會令牌之後,將之收進了揹包之內,看了一眼在旁邊瞪着自己的張瑤,開始閉目調息了起來。

    剛纔在底下開闢這樣的洞府對於他來說還是有些消耗大了。

    在地下沒有太陽,自然分不清白天黑夜,郭狩冥就在這裡閉目打坐。直到兩個小蘿莉睡醒的聲音將他驚醒,在一旁打坐的他終於站了起來。

    在他的後面,張瑤卻是沒有閤眼,掙扎似得瞪着通紅的眼睛盯着他,好像防備十足的樣子。

    “哥哥。現在幾點了啊……”晴晴睡眼惺忪,從地上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之後朝着郭狩冥問道。

    “醒了麼……醒了那我們就先出去吧……”郭狩冥斜視了一眼晴晴,嘴中始終是淡淡的話語,隻身一人邁出了洞府之外,來到了成爲廢墟的大樓之前。

    (這兩個妹妹確實不適合再帶着往前走了……還是先回去安頓一下的好……)

    看着洶涌的河水,郭狩冥的衣衫被濺起的水珠打溼,白衣飄飄之下的他在河邊沉思了一會之後朝着張瑤走了過去。

    “現在的我們已經快深入羊城中心了。況且帶着這兩個小孩的我們已經不適合再前進了……”看了一眼張瑤,郭狩冥摸着兩個蘿莉的腦袋說道。

    “誰知道你是有什麼險惡的用意!”張瑤卻瞪了郭狩冥一眼,但是看了看郭狩冥手下的兩個孩子還是遲疑了一下。

    “先回去就先回去。把這兩個孩子送到我哥哥那裡保護總比在你那裡要強!”

    “那就好……走吧!”郭狩冥的臉上無喜無怒,跟着張瑤按照原來的路線朝着來的方向走了過去,身後跟着兩個蹦蹦跳跳的孩子。

    “對了,還記得趙廣說道有關沉倫教的事情麼?”

    在路上的郭狩冥突然想起了那個面目猙獰的男子,頓了頓之後朝着自己身後的兩個孩子問道。

    “趙廣叔叔他在我們面前一般不談起沉倫教的事情,就是在我們小的時候帶着我們參加了一個入教的儀式。然後就沒有提過了……”晴晴突然擡起了腦袋,對着郭狩冥甜甜的說道。

    (趙廣叔叔麼……看來關於趙廣的記憶也……)

    “入教儀式?”

    “嗯。就是有一些帶着骷髏面具的叔叔,帶着我們來到一個黑黑的地方。然後我就記不得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叔叔帶我回去的時候我手上就多出了那個東西!”

    蓉蓉指了指自己手背上殘缺的骷髏印記,原本被陰尳刀吸收的骷髏印記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次顯現了出來,但是卻像是死物一樣,沒有了任何動靜。

    “不過在末世來臨之前,趙廣叔叔好像出去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就拿回來了那把黑色的刀,一直是放在廚房的最上面的”走在路上的晴晴突然想到了什麼,對着郭狩冥說道。

    “那你們見過這個東西麼……”郭狩冥單手一翻,一個帶着血腥味的血色令牌就這樣出現在了手裡,朝着兩個小女孩搖晃了一下。

    “沒有!”小蘿莉們一致的回答讓郭狩冥的眉頭不由地皺了一下,不動聲色地收回了這枚血色的令牌,心中卻是細細盤算了起來。

    (居然連兩個女兒都沒見過……看來趙廣把這個令牌看的很重啊……還是有什麼重要的作用而藏得很深呢……)

    “對了,有一天家裡曾經來了一個白袍的老爺爺,然後交給了叔叔一個黑色的罈子,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還很香呢……”走在路上的蓉蓉卻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朝着郭狩冥大喊道。

    “玉花酒!!!”郭狩冥聽到了這個訊息之後心裡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趙廣笑眯眯地碰出的那個罈子,裡面散發着氤氳的酒香,甚至比起修真界的一些佳釀都誘人。

    “白袍的老人?看樣子不像是沉倫教的人……這個趙廣,究竟是什麼身份?”

    在一旁沉思的郭狩冥突然擡起了頭,望着頭頂上堅實的地表,目光灼灼……()

    ps:訂閱只有個位數……你們是要把我傷透心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