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黑暗造化 » 014 強制任務啓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暗造化 - 014 強制任務啓動字體大小: A+
     

    014 強制任務!啓動

    等到孟輕天和韓凝筠離開後,系統好像是被延遲了一樣才反應過來。這個時候,包括郭狩冥和張天祥在內的l市所有內測玩家都接到了系統的強制提示。

    叮,警告!警告!發現偷渡者,強制任務自動發佈,請玩家查看!

    也不管玩家們都在幹什麼,所有的玩家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面板,上面出現的字體好像是鮮血染上去的一樣,讓人心中生寒。

    任務名稱:擊殺偷渡者

    任務要求:在公測開始前擊殺隱藏在l市的偷渡者,偷渡者座標已被標記在大地圖上,每10分鐘變化一次。

    任務獎勵:無

    失敗懲罰:l市所有內測玩家全部抹殺

    任務提示:你還想要獎勵?想得美!我會告訴你偷渡者本身就是大獎勵嗎?

    “這……這簡直就是白乾活啊!而且還是不幹不行的那種。”張天祥看着系統,對着郭狩冥無奈地說到。

    “不,系統給我的提示是偷渡者本身就是一個大獎勵,看來偷渡者的身上有着可以作爲本次任務獎勵的東西。”郭狩冥否定了張天祥的抱怨,緩緩分析道。

    “對啊!!!”張天祥一拍頭腦,好像什麼都明白的樣子。

    “我就知道,這個偷渡者肯定有什麼依仗,可以從什麼封閉的地方偷渡出來。”

    “恩。”郭狩冥點了點頭,對張天祥說到:“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前去看看有沒有其他的玩家,可以結盟最好,任務的懲罰可是要被抹殺的。順便可以看看其他的內側玩家的實力。”郭狩冥一邊說到,一邊點開了大地圖,一個紅點在大地圖上不斷閃起,位置卻是剛被炮彈轟擊郭的廢棄大樓。

    (看來這個就是偷渡者了,不過大地圖不能動態追蹤,只能每十分鐘更新一次,不能及時找到偷渡者的位置啊。)

    郭狩冥頭痛地分析了着,感覺這件事無比的棘手,系統給他們的強制任務難度太大了。

    (這件任務要求所有玩家全部參加,難度肯定不是一般的,而且偷渡者的位置是在那棟廢棄的大樓內,可能會有殘留的警方人員清理現場。再看看懲罰這麼嚴重,看來系統對偷渡這事情很敏感啊。還是……這個偷渡者身上有着什麼令系統想要的東西呢?)

    郭狩冥心中各種猜想雜亂無章的衝擊着腦海,弄得他一陣煩悶。

    (算了,不想了……到時候殺了偷渡者自然會知道的。)

    郭狩冥揉了揉眉心,顯然對突然出現的偷渡者毫無頭緒,包括他的實力,等級,目的,連位置都不怎麼精確。

    “冥兄弟,那我們現在要去哪啊?”張天祥聽了郭狩冥的分析後問道。

    “我的地方肯定是不能去了,警方已經盯上我了。而且我死不見屍,必定會有所懷疑。你沒有暴露,先去你的住所,晚上出來行動。”

    郭狩冥打定主意後讓張天祥帶路,自己在後面跟着向張天祥的家走去……

    ————————

    在張天祥的家中呆了一個下午,入夜後,郭狩冥和張天祥才從房屋裡走出來,開始了夜晚之後的行動。

    “還是在黑夜裡行動有安全感啊~”郭狩冥看着漆黑的夜空不禁感嘆了一聲。黑夜裡的繁華不低於白天,但卻又別有一番風味。郭狩冥踏着腳步,慢慢地向城外走去。

    城外,廢棄大樓處,此時這裡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只是地面上還有着點點殘血,似乎在述說着這裡剛剛發生的事情。

    望着眼前的廢墟,郭狩冥嘿嘿一笑,他可不認爲這裡還有警方來。今天下午的電視可是又報道了一些人員因爲“意外”死亡的事件,根據電視臺的尿性,死亡人數最少削減了60%,他可是看到了偷渡者降臨的位置就是這個廢棄的大樓,以系統給出的難度來說,偷渡者的實力完全可以造成一番腥風血雨。

    就在這裡等着吧,郭狩冥找了一塊大石頭蹲坐下來,同時臉上一片蠕動,一尊漆黑的面具浮現了出來,將自己的面孔籠罩住。

    “恩……不錯啊。”面具下面傳來一陣金鐵摩擦的聲音。郭狩冥點了點頭,對自己的這身行頭非常滿意。找到一個顯眼的地方蹲坐下來。然後對着天空使用了道具:低級喇叭

    不一會,l市的天空上就飄起了一行只有玩家才能看到的黃色大字:“想完成強制任務的到城外廢棄大樓來!!”

    大約一根菸的功夫,已經有一個人影在夜幕中快速逼近。不一會郭狩冥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練功服青年。這個青年眉清目秀,甚是俊雅,但是腰間卻掛着一把長劍,似乎有點武者的味道。

    青年上來卻不說話,手中的劍立刻出竅,對着郭狩冥就攻了過來。劍光如水一般灑落,青年的劍法也如月光一樣輕柔,浩淼。

    “嘿嘿,來的好啊。”郭狩冥大笑一聲,手中白光一閃,一柄唐刀突然顯現,朝着青年攻了上去。

    由於學過基礎刀法,郭狩冥手中沒有一點生澀,手中唐刀大開大合,卻是走着剛猛凌厲的路線,任你劍法變化多端,我以力破之。在青年的攻勢下竟然沒有一點頹勢。

    “好了。”在攻了數十招沒有拿下之後,青年也停止了攻擊,身體也朝後退了一步。

    “看來你有資格和我商量任務的問題了。”年輕人在郭狩冥眼前站立,緩緩說道:“我叫葛震宇,玄級初期武者,編號009,你好像也有玄級的實力,戴着面具的傢伙,報出你的名字吧。”

    “你可以叫我冥,編號麼,比你高就是了。”郭狩冥在面具下發出了一陣詭異的聲音,似乎有一種鋼鐵摩擦般的聲音。

    (這個叫葛震宇看起來走的是純粹的武者路線啊。武功雖然十分強悍,但是……我發動天降祥瑞還是有一定把握將其斬殺。雖然以我的幸運不足以召喚出異界生物,但是光憑藉屬性加成,還有無敵時間完全可以將之擊殺,但是…前提是他沒有什麼強大的底牌)

    郭狩冥隱藏在面具下的眼睛露出智慧的光芒,對年輕武者葛震宇的實力有了一定的瞭解。

    “哼,藏頭露尾之輩。”葛震宇冷哼一聲,找了一塊大石站在上面。

    在此之後,廢棄大樓外分別來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一位穿學生制服的少年,還有一位中年美婦。郭狩冥看了看時間,起身站起來說到:“好了,差不多也沒有多少人了。在這裡的各位應該就是l市的所有內測玩家了,現在我們該說一說有關這次的強制任務的事情了。”

    在場的一些人剛剛可是看到了郭狩冥和葛震宇的比試,所以當郭狩冥站出來的時候,沒有人多說話。

    現在的郭狩冥隱隱有了一些成爲這些人首領,帶頭大哥的味道。

    郭狩冥雙眼環顧四周,掃視一眼衆人說到:“大家應該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吧,今天偷渡者在這裡至少擊殺了10名帶着槍的警察,你們說,靠單打獨鬥能搞定偷渡者嗎?”

    “那……我們不是應該該聯合起來?”這時候,葛震宇在說道,滿面的嘲諷之色。

    “恩,沒錯。我們必須配合起來,這關係到我們的身家性命,現在我們各自報一下基本的屬性吧”郭狩冥好像沒有聽到葛震宇的嘲諷,在面具下的臉讓人看不見喜怒。

    “首先,你們可以叫我冥,編號麼……看實力就知道你們這羣人沒有一個比我高。我的實力是d級,也就是玄級武者。”

    郭狩冥現在的打算就是造勢,讓別人認爲自己很神秘,同時也容易在這羣人裡面獲得好處,要不然以一個軟弱的形象出現的話容易被欺負,壓榨收穫。

    “張天祥,編號073,大約有e+的實力”

    “葛震宇,編號009,玄級武者”

    “我叫沙濤,編號018,我是f+。我沒有什麼特殊能力,你們不要丟下我……”那個少年學生緊張的說到。

    “老漢我叫周奇省,編號119,沒有啥實力啊,年輕人,你們要尊老啊……”那個白髮老人恐懼地望了一眼郭狩冥,害怕的說到,彷彿真的是一個瘦弱的老頭。

    “人家叫黃豔豔~,編號267~,小帥哥要保護我啊。”說完竟然朝郭狩冥拋出了一個媚眼,居然想要色誘郭狩冥。

    “好了。”郭狩冥似乎沒有看到黃豔豔的表情,淡淡說到:“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來商議一下怎麼去擊殺偷渡者,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有沒有隱藏的實力,但是看到了偷渡者,必須全部給我上,要知道這次任務完不成的話……嘿嘿,你們也知道了吧。”

    郭狩冥的話語十分的兇狠,配合着災厄之面的詭異的花紋讓人感覺十分恐怖。在威脅了一陣,達到效果之後,就打開了大地圖,查看偷渡者的位置。

    在地圖上面偷渡者屬於一個紅點,郭狩冥從紅點的移動路徑看,卻發現屬於偷渡者的紅點正在以一個詭異的路線前進,而且離廢棄大樓越來越近……

    (他前進的路線……怎麼感覺這麼熟悉啊……)

    突然間,郭狩冥好像想到了什麼,對身後的人大喊道:“大家小心,偷渡者正在向我們這邊趕來。“

    聽到這個消息後,周圍衆人皆是一陣雞飛狗跳,張天祥拿出了兩架機皇兵,學生沙濤十分驚慌,但是愣愣地站在地上不動,似乎是被嚇傻了。

    那位老者卻一改頹廢之面貌,手中的柺棍上真真魔力裡波動着,好像有點魔法師的味道。那個黃豔豔卻臉色發白,找了一塊大石頭後面躲藏了起來,看上去真的什麼實力都沒有的樣子。

    “不用準備了,他……已經來了。“郭狩冥旁邊的葛震宇看着遠方,如臨大敵一般地舉起了劍。

    詭異的黑夜之中,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忽隱忽現……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