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永恆美食樂園 » 第410章 臉黑的中村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永恆美食樂園 - 第410章 臉黑的中村薊字體大小: A+
     

    薙切家宅。

    夏言不是一次兩次到這做客了,可是這次,被老管家帶著走在庭園小徑上,總覺得屋前屋后的氣氛怪異得很,僕人走路小心翼翼的,大氣都不敢喘,路遇兩人時連忙停住低垂頭。

    「家宅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夏言隨口一問。

    一直服侍仙左衛門的老管家,低聲說了句:「是小姐回來了。」

    小姐?

    察覺到身後夏言腳步一頓。

    老管家忙解釋道:「是繪里奈大小姐的母親,真凪小姐。」

    哦,原來如此。

    那個名叫薙切真凪的伯母回來了啊。

    夏言可清楚她的身份。

    W.G.O國際機構唯一的特等執行官,盤踞在歐羅巴大陸版圖的美食女王。

    這個機構,相當於《中華一番》世界光明界的廚聯總部,匯聚所有行省精英人員那種,幾乎一手把持著最高話語權,有制定廚藝段位體系的資格。

    可以說。

    霓虹區域,有一位食之魔王,那就是仙左衛門。

    在霓虹以外。

    食戟世界唯二的「魔王」,只能是薙切真凪。

    父女共同組成BOSS二人組。

    至於鬼父、歪嘴贅婿戰神中村薊。

    那也得先壓過堂島銀、才波城一郎這昔日的雙子星,才有資格談BOSS地位的。

    「懂了。」夏言嘴角微微勾起。

    這次仙左衛門老爺子邀請他來家宅一趟,怕不是尋常家宴那麼簡單嘍。

    他這位所謂的『神之舌救世主』。

    將真正迎來一次大考的。

    關鍵是讓薙切真凪滿意了……母女……咳!

    主家人活動的內室,大客廳,老管家把夏言帶到這,自己悄悄退走了。

    夏言站在廳門,頓時察覺到一道審視、好奇的目光,直直打在他身上,接著有個悅耳磁性的成熟女性嗓音說:

    「哦呀。」

    「薙切家新一代的女婿……」

    「閉嘴!」一個冷肅的嗓音打斷。

    這是繪里奈的聲音。

    夏言饒有興趣看去,見繪里奈綳著臉,站在距離薙切真凪很遠的地方,冷冷瞥視坐在榻榻米上的母親,眼眸里找不到一絲孺慕和溫情。

    這,真是「母慈女孝」的一幕啊。

    想想也是正常的。

    薙切真凪在繪里奈很小時,就受不了神之舌的詛咒,背井離鄉,離開了霓虹。

    所以,對這位生了她,卻沒盡到教育義務的母親,繪里奈的冷硬態度實屬正常。

    不過。

    以夏言的外人立場。

    薙切真凪,也只是一個背負詛咒的可憐人罷了。

    擁有可能已經開發到極致的「神之舌」,可找遍整個《食戟之靈》世界也沒有能讓這個神級天賦,真正「物盡其用」的素材、美食。

    也難怪薙切真凪會煩躁,會寂寞,會覺得這個料理界過於無趣,這些年極少數進食,幾乎只靠注射營養液活了下來。

    某種意義上,她是被「貧瘠」的世界,死死束縛了,沒抑鬱和自殺已經稱得上毅力心志驚人。

    而夏言,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當那個……

    解開她身上鎖鏈的人?

    「你來了。」

    坐在女兒正對面,面色平靜的老人,認真地側過頭,向門口的夏言招呼一句,眼睛漸漸顯露出某種懇求。

    夏言揮揮手,也到榻榻米上這張案桌前坐下,「老爺子,不必多講,我都清楚。」

    說完。

    對另一側的薙切真凪,打量而去。

    這位伯母,美艷是美艷了,就是髮型有點怪,額頭沒有劉海垂下,眼睛和女兒繪里奈比,瞳孔色都一樣,但顯得狹長,有丹鳳眼的冷魅之感。

    五官么,不愧是母女,找不到可指摘的瑕疵。

    問題就在,薙切真凪常年吃不飽、食慾得不到滿足的原因,身姿沒蕾歐諾拉這位人妻那般豐腴。

    嗯,可能都沒她女兒繪里奈手感好。

    但好像說得仔細給繪里奈按摩治療過一樣?

    夏言心中輕輕一咳,突然正著臉色:

    「伯母。」

    「你愛吃什麼?又想吃什麼?」

    突然的發問,讓薙切真凪一愣。

    看似是主廚的日常禮貌提問,可似乎很久,沒廚師敢當著背負「神之舌」命運的她,這麼氣魄十足的說出來了。薙切真凪水潤的唇瓣,微微一勾,有一抹淡淡的興奮:

    「我並沒有特別喜歡的菜肴、菜式。」

    「只要是能讓我的舌頭,獲得『享受』、『滿足』的,都可以!」

    叮。

    夏言的視野,展開任務選項框:

    【選擇一:做符合食戟之靈世界觀的正常『下藥』版本的麟字菜品。獎勵10個技能點。】

    【選擇二:跳出世界框架,不局限在『下藥』特質,做一道『雙特質』或『三特質』的麟字菜品。獎勵20個技能點。】

    【選擇三:接選擇二,在此條件上,駕馭迦樓羅刀,運用「香料不等式」。】

    【獎勵「詭異級食材福袋」*1。】

    難度是一層層往上的。

    簡單普通困難?

    夏言瞄一眼獎勵欄:「詭異級食材福袋?靠,那還用想嗎!」

    要知道目前他唯一解鎖的『詭異級』,也就幼體變幻海靈的完整眼球,但眼珠子食材,有其烹調局限性,簡單說就是不夠泛用。

    「迦樓羅刀的作用,是『凈化』。」

    「香料不等式的神髓,在於『調味』。」

    「二者並不衝突!」

    咦!有了!

    夏言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一種天然攜帶『黑暗』特質的食譜。

    他沒做過。

    但並不妨礙那是公認的黑暗料理。

    剛剛好,『眼球』也完美符合料理的黑暗外觀,甚至不需要多費功夫,用煮熟的雞蛋挖空,塞入葡萄或桂圓,充當虛假的黑暗眼球了,而今有真真正正的完整眼球素材。

    那麼,其中一種黑暗特質,相當於食譜天然攜帶。

    眼球素材又有不可抹除的魔幻特質。

    這已經雙特質打底。

    至於『三特質』,可以是發光,可以是下藥。

    但哪怕有「香料不等式」,發光也得靠玄學和概率,屬於拼人品看臉的操作。

    下藥的話。

    唯一能保證麟字指標的,本尊身上,只有「冰藍之冠」。

    這些條件,一樣樣的,看似嚴苛,超高難度。

    夏言行動上,卻是胸有成竹,輕鬆移步到薙切主家的后廚房。

    菜式並不複雜,所以不需要幫手,連繪里奈都堵在了緊鎖的廚房門之外。

    而在夏言進廚房不久。

    老管家步履匆忙,「那個男人,回來了!」

    聽到稟告。

    繪里奈、仙左衛門、薙切真凪,這一家子,齊齊皺眉露出了厭煩之色。

    「岳父大人,您身體可安康?」不多時,一名黑色系戴黑手套的英俊中年男子,臉上掛著虛假的笑容,對坐在榻榻米上閉眼的老爺子一句問好。

    仙左衛門:「……」

    薙切真凪:「……」

    繪里奈:「……」

    這個贅婿,簡直是家庭溫情的毀滅機器。

    中村薊卻毫無這種自覺,發現仙左衛門沒睜眼回應,便看向了多年未見面的妻子。

    薙切真凪乾脆就單手撐在案桌上,側頭枕著手,表情莫名,定睛看著自己的丈夫,半眯起的眸子里透出一絲嘲諷:

    「中村薊,你還敢回來?」

    「在我眼裡,你也是這平庸美食界的一員,不要自詡什麼超級精英了,起碼你就從未滿足我的舌頭,從沒填補我對絕妙味道的渴望……直白點說,我對你完全沒興趣了,不再幻想著你能成為我的救世主。」

    不愧是妻子,雖然早就分居多年,形同離異,但薙切真凪一番話,一語戳中了中村薊的痛腳。

    單一個「平庸」的標籤。

    中村薊就無法忍受!

    剛剛還彬彬有禮的他,笑容逐漸的陰沉。

    「繪里奈?」中村薊吸氣,看向寶貝女兒,企圖在女兒這,找到關於這個家的紐帶。

    但薙切繪里奈已不是原著中那個未經任何磨礪,在仙左衛門溺愛下長大的公主。

    她對『鬼父』,因為幼年時訓練神之舌經歷的懼怕。

    早就煙消雲散。

    繪里奈面無表情,張開了嘴,剛想說什麼的時候。

    通向主家廚房的走廊那頭,就傳來了一陣接近的腳步聲,與此同時,彷彿有一個無形卻實際存在的美味颱風場,呼嘯著,隨腳步聲向屋內這整整齊齊的一家人,籠罩而下。

    「撕拉——」

    僅僅是外泄的氣味,氣息。

    深受詛咒的薙切真凪,豁然察覺到一根沉寂多年快枯死的神經,劇烈驚顫了起來。

    人還坐在榻榻米上,不知為何,身體涼颼颼的,體表的衣物,禮服裙,似乎在氣味風暴圈罩下之時粉碎了乾淨。薙切真凪深深吸氣,跪坐著併攏的雙腿死死收緊,尤其是大腿根部內側夾緊了。

    眼神迷離,水汽漲起。

    本就狹長冷魅的眼眸,就只剩下了成熟女子的風情。

    「請享用!」

    夏言把餐盤放下,顯得遊刃有餘,做完一道數重特質的麟字絕妙美味,氣都不帶多喘兩口,汗水似乎都沒多流那麼一滴。

    他發現了極力在忍受什麼,坐姿已經臨近崩壞的薙切真凪,這位成熟的伯母,大號養成后的繪里奈,臉頰紅得驚人。

    至於中村薊……

    夏言瞟一眼過去,發現這個「贅婿戰神」,臉黑得和鍋底沒區別了。

    夏言則表示理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