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永恆美食樂園 » 第374章:一色慧的黑工經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永恆美食樂園 - 第374章:一色慧的黑工經歷字體大小: A+
     

    距離廣舟城幾里路的一處驛亭。

    噠噠的馬蹄聲。

    一匹快馬從廣舟方向的官道而來,塵土飛揚,馬背上的女騎士有着一頭與本地人迥異的金橘色微卷長髮,美麗精緻的五官,被夕陽映照着,線條柔和,由此襯托出一股女性神聖天使降臨凡世的味道了。

    驛亭裡,背手展望郊野景色的男子,卻對少女的美貌,熟悉和習慣到不行的樣子,輕飄飄轉身一句話:

    “繪里奈,腳程很快嘛,我打算要再等半個小時的。”

    “哼,收到消息,我即刻就趕來了!”

    www¤ тт kдn¤ C○

    薙切繪里奈雙手拉扯手中的皮革馬鞭,似乎要把心中莫名的火氣,撒到這條無辜的鞭子上。

    她被夕陽映照的天使容顏,在下馬時被驛亭屋檐的陰影罩住大半。

    有黑化的跡象,說話口吻也是陰森森的:

    “我早就知道,你也在這個世界,也見過你在異人館戰役上的廚藝對決。”

    “然後,爲什麼那麼久,才加我好友、約我見面?”

    夏言迎上少女漸暗的眼眸,硬着頭皮咳一聲,絕壁不能在這時慫掉,否則照繪里奈這妮子的性格,直接敢上房揭瓦了,一定要用強勢鎮壓她的強勢,把她的傲嬌屬性硬生生頂住。

    “我之前在跑一個很長很長的任務鏈,這兩天才回到廣舟,然後也有幸抓住了「神前刀工對決」盛事的尾巴,那位秦先生真是厲害啊。”

    早就籌備好理由,只管眼睛也不眨講出來,語氣一定要從容。

    果然。

    繪里奈起初是徑直投來滿含懷疑的視線,可找不到一絲不對的痕跡,還能怎麼辦,她只能接受夏言的理由唄:

    “放你一馬了。”少女突然展顏一笑,多走幾步上前,就在驛亭裡,手持馬鞭,圍繞夏言本尊轉了兩圈,“沒什麼變化,和在食戟世界相比,就是把年齡故意增大幾歲?”

    夏言不客氣的一巴掌糊在她頭頂上,阻止她繼續亂晃的騷擾行爲:

    “行了,我們都是強制綁定ID、外貌的一羣人。”

    繪里奈聽了,點點頭。

    她知道樂園世界,另一羣可隨意起奇怪ID、隨意修改外貌體型的“玩家”,才稱得上主流羣體。

    而自己這一羣人,屬於另類。

    繪里奈並不覺得夏言這句話,有什麼問題。

    可是,以夏言的想法,這句話就是給他的“身份”,再加上一層合理的掩護,讓繪里奈打消所有懷疑,從此以後,下意識地相信他的模板、遊戲面板,和她自己沒什麼兩樣。

    “準備好了嗎?此去蜀川,是一段相當漫長的旅行。”

    聞言。

    繪里奈皺着鼻子,不滿說道:“別弄得這麼隆重、有儀式感,沒必要。”

    “我們可以隨時下線,在遠月校區見面。”

    “另外,別小瞧我在樂園世界裡的磨礪啊!這一段時間,我接了好幾個到鄰近行省的大型任務,好歹也是有旅行經驗的!”

    “那就出發——”

    再啓程時,女郎從廣舟而來的單人單騎,變成了兩人、兩匹馬。

    目的地。

    蜀中,天府之國。

    ——

    “樂園世界嗎?”

    遠月後山,‘異常食材研究所’的辦公室裡,四宮小次郎拿着剛剛送達的快遞包裹,反手鎖上門,徑直到辦公桌前。

    快遞單,寄件人署名——夏言。

    四宮小次郎看着署名欄,深深的吸氣。

    他對類似的包裹,不是第一次簽收,作爲看着‘羣聊’從組建到壯大的元老,四宮小次郎手裡的羣積分,幾乎就沒枯竭過,一個月兌換好幾次食材禮包是常態。

    而從羣聊發來的包裹,往往不署名。

    但是,如今這個包裹,卻有寄件者的信息,四宮小次郎腦中掠過許多的想法:

    也許。

    這就是來自“上司”的肯定?

    認可他這段時間的工作,所以,以示嘉獎?

    起碼沒付出什麼,就得到通往異域樂園的資格,四宮小次郎只能如此理清思緒了,從畢業後就開餐廳,自己當老闆的曾經首席,尚是第一次體驗被“上司”、“老闆”肯定的感覺,他嘴角掀起了顯而易見的笑容:

    “這感覺,還不賴?”

    拆開包裹。

    翻弄一部智能手機,點開唯一的APP軟件後。

    【歡迎您,編號XX109用戶。】

    【您的通行ID已綁定爲:四宮小次郎(食戟之靈)。】

    ——

    新的一天。

    極星寮,宿管文緒太太,從自己房間出來,發現宿舍大堂門處於反鎖狀態,這說明清晨沒人早起外出:

    “奇怪,一色君這時間,早應該起牀並在後山照料他的蔬菜園了。”

    又過大概半個小時,極星寮衆人,陸續起牀,下樓。

    除了要爲秋選半決賽備戰的田所惠、幸平創真,其他人挺悠閒的,很快,衆人發現那個只穿兜襠布或是果體圍裙的變態前輩,今天竟沒洋溢着晨間勞作的汗水,向他們燦爛微笑打招呼。

    “啊,我第一次見一色前輩睡懶覺。”

    “或許是來了大姨媽?”

    “拜託,一色前輩雖然異於常人,但生理結構很正常好不好!”

    大家討論着,田所惠去敲門,過一會,她臉色奇怪回來了:“一色前輩不在房間,可能昨晚沒回宿舍,在校外?”

    “真是的誒,十傑成員,一個個的都接近社會人了,校外工商和應酬多得可怕!”

    “夏言學長,一色學長都這樣。”

    田所惠沒參與討論,心情異樣的很,眼下的情況,怎麼和她初次進樂園世界,玩的太興奮,上頭了,忘記了時間……

    呃,越想越是既視感滿滿啊!

    ——

    事實上,正如田所惠猜想的那樣。

    一色慧確確實實,在名爲《中華一番》的樂園世界內奮鬥着。

    他很幸運。

    剛出生,就在錦官城區域找到了工作,不至於像其他新生“玩家”那樣滿街頭亂跑,把什麼瑣屑的任務都接下,賺點可憐的銅板錢,否則前期的前幾天很容易餓死。

    但是。

    一色慧開始工作這兩天,他實在開心不起來。

    這家店,開在距離主城兩個小時腳程外的郊區不說,依鄰的還不是官道,而是非常偏僻的入蜀小徑。

    或許方圓百里,能打尖住店並吃飽熱飯的,就這一家客棧了。

    它的全名,是「鳳棲客棧」。

    櫃檯前,算賬的是老闆娘,後廚掌勺的則是男主人。

    有跑堂小哥兒一名,聾啞人。

    至於幫廚同事麼,月前有一人,但一色慧在跑堂小哥那旁敲側聽了情報,根據複雜的手語,一色慧是這麼腦補的——自己的前任離奇失蹤在大山之中,死是肯定死了,還是找不着全屍那種。

    “嗷嗚——”

    傍晚,天還沒黑下來,客棧周圍的大山、原始森林,就傳出了幽遠蒼涼的狼叫。

    一色慧盼望着儘快下班,好下線回去極星寮,冷靜一下,想想該怎麼從“黑店”脫身了。

    沒錯,就是野外黑店。

    觀察了兩天,一色慧越發肯定。

    老闆娘以及後廚的掌勺男主人,經常鬼鬼祟祟的。

    突然。

    一整天下來,可能都沒幾道人影的僻靜小道,傳來了清脆的馬蹄聲。

    客棧的跑堂小哥兒聞聲,已經快速跑出屋,手腳麻利的,給停靠在驛站外的旅隊牽住馬匹,嗚嗚啊啊指向了馬廄和草料。

    這是一支人數不低於10人的隊伍,且不像是客商,每人都騎馬,個個披着紫邊黑袍。

    有的還攜帶巨大隨身兵器,比如一把巨斧,一雙大鑌鐵錘。

    一色慧蹲在屋角觀望,腦子活絡了起來:

    “可能這就是夏言君經常說的‘江湖人士’吧,惹不起!”

    “黑店要坑他們,並不容易。”

    “咦,或許我可以在他們大打出手時,偷一匹馬溜回主城,反正以後絕壁不會被忽悠到這荒山野嶺幹活了。”

    正想着,一色慧笑容僵住。

    這一支人馬,剛進店,屋內搬凳子椅子的聲音還沒消失呢,山中僻靜小道那頭,又影影綽綽的。

    有幾騎從密林的婆娑樹影中逐漸行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