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永恆美食樂園 » 第296章:酒保科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永恆美食樂園 - 第296章:酒保科瑪字體大小: A+
     

    東京都。

    當載滿一行人的商務車,找到泊位停下,副駕駛位上一直在想事情的夏言,視線往車窗外探去,發現不遠處綠樹成蔭,竟是一座由枯山、泉水和小橋構成的經典日式園林。

    “到了。”

    擔當司機,也是一行人中,最爲年長的四宮小次郎,推開車門下去。

    四宮倒是專門打扮過,帽子、墨鏡和大衣的一套組合拳,似乎就怕路人知道他這個明星主廚參加了‘深夜廚師’的聚會。

    至於夏言,繪里奈,幸平創真和目前已經淪爲社團頭號舔狗的久我照紀,一共四名男女,則完全是應季的清涼打扮,活像是要去找風景名勝地開合宿活動的學生。

    地點,東京都圈內。

    江東區,清澄白河。

    實際上,在車內看見面前名爲「清澄庭園」的地標性名勝,夏言就知道自己來到了哪裡。

    他拿出手機,撥通才波朝陽的號碼,聽筒出傳出‘藥哥’詳細的指引語句:

    “你們到了?”

    “町番號是……對,看見一座外表是超大型倉庫的建築物了嗎?這就是聚會場所。”

    於是,當看見才波朝陽口中的建築物時,夏言錯愕不已。

    一看就有歲月痕跡的倉庫白色鐵皮牆上,到處是斑駁的鏽跡。

    門窗也是昔日的舊時代風格。

    不過,如果擡頭望望四周,對比周圍民宅、店鋪的畫風,並不會覺得突兀,反倒是覺得這座倉庫本就應該屹立於此。

    沒錯。

    這是一條充滿下町風情的街道。

    似乎名聲不顯,街上游客稀少,自然而然的,瀰漫着一種悠閒靜謐的氛圍。

    似倉庫的超大建築外,沒有任何招牌和廣告語。

    可四宮小次郎眉頭一皺:

    “「秋田莊」?”

    他顯然知道這個建築的故事。

    而常年在東京都內作爲知名品鑑師,四處活動的薙切繪里奈,錯愕不比夏言少,“怎麼會是這裡,「秋田莊」在東京都美食界,也算一處神秘的都市傳說了……”

    降臨在這世界,只曉得遠月故事線的夏言,也沒糾結「秋田莊」到底有什麼傳說,徑直上前拉開門,“進去不就知道了!”

    叮鈴。

    一個充滿木質元素的咖啡屋。

    但一座掛滿藤蔓的柵欄木板牆,將咖啡屋和更裡層的空間,間隔開來。

    前門的幽靜咖啡區,木桌木椅都沒坐人。

    夏言一行人到了裡屋,發現這裡是彩燈裝潢的酒館,而聽到腳步聲,吧檯前,喝着一杯彩虹雞尾酒的才波朝陽,回頭對他們揮揮手,面帶笑容。

    然而。

    才波朝陽表情轉瞬僵住。

    “幸平創真!”

    “薙切繪里奈!”

    瞪大眼睛。

    才波朝陽心中瘋狂吐槽夏言爲什麼,爲什麼偏偏要帶這兩個人來。

    一個原本是他的目標,如果攻略成功,那他就是活生生的‘神之舌救世主’。

    可是在不得不放棄目標後,才波朝陽見到薙切繪里奈,心情別提多複雜了,就是,就是那種夢中都在追逐的女神被別人帶來酒會,身子和身子幾乎挨靠在一起……

    恰巧,頭頂上,一束綠色刺眼的彩光打在了吧檯區域。

    才波朝陽忍不住了,噸噸噸喝乾雞尾巴。

    就這樣吧!

    而幸平創真麼……

    呵。

    如果說以前的自己,是心中有悶氣,不平和不忿,只想在廚藝上徹底擊敗這個真正的「修羅」之子,讓他那便宜養父再度正視自己……

    而現在,才波朝陽發現,他的視野,他的心態,從根本上發生了變化。

    敗了幸平創真又如何?

    他啊,可是非常憧憬來自養父「修羅」口中,那種“看不懂”,並被稱之爲恐怖的廚藝!

    “你好,鄙人……才波朝陽!”

    從吧檯椅子站起,他主動介紹自己,顯得風度翩翩。

    四宮小次郎眼睛微眯,就是他,上次假冒‘鈴木講師’,在遠月內掀起了一次校園傳說。

    薙切繪里奈也顯露出警惕之色。

    倒是幸平創真,樂呵呵道:“啊,才波這個姓,可不多見。”

    才波朝陽瞥看這笑容燦爛的小子。

    是心大呢。

    還是真不知道你那位名爲‘幸平城一郎’的老爹,原本是姓才波的?

    算了,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怎樣。

    才波朝陽早就認清新的目標,不打算在這一塊煞費心神了。

    “好奇嗎?”

    招呼一行人在吧檯坐下,“事實上,這座「秋田莊」,就是我們‘深夜料理人’在霓虹活動的中心。”

    這時。

    背對吧檯,在擦拭櫥櫃的酒保,徐徐地轉過身。

    白襯衫,黑馬甲。

    紅領結加上八字鬍,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個極富紳士氣質的中年男子。

    “他叫科瑪。”

    才波朝陽介紹。

    “這一次的集會,原因就是你們嗎?”科瑪把抹布放下,拿起吧檯上一個特製的金屬搖酒器。

    咔咔,咔咔咔。

    手腕和搖酒器,構成了鬼畜的抽動。

    一瓶又一瓶的基調酒,打開了瓶蓋,每種傾倒而出的量都不同。

    看了一陣,四宮小次郎指着某個瓶子,突然說:

    “DADA7!”

    薙切繪里奈迅速接上話:“一種氣泡酒,產自阿根廷,酒精度只有5.5,口感清爽,自帶沁人心脾的香味。”

    “正是特性比較適口,容易一杯一杯喝下去,所以被當成百搭的素材,經常用來調製雞尾酒。”

    才波朝陽只是在位置上,悠悠開口說:

    “其實啊,科瑪就有經常一家很特別的酒館,在那裡他統領着一羣僞娘,有着‘媽媽桑’的綽號。”

    “但是在我們‘深夜料理人’內部,我們習慣性稱呼他爲——”

    “‘搖動酒保’!”

    叮。

    很快,第一杯酒就調製完成。

    科瑪微微欠身,擡起頭時,看向吧檯前衆人的目光之中,帶着濃濃的審視和……冷厲!

    “深夜廚師中心總部的大門,可不是那麼容易邁入的!”科瑪將這第一杯酒,穩穩地端放在這吧檯上,並推出去,眼神倏然銳利:

    “你們誰要品嚐?”

    “這杯酒,我起的名字是‘彩虹泡泡酒’,也是我酒館之中的隱王,只用來招待最尊貴的客人!”

    “然後呢?”一個聲音很是破壞氣氛的問。

    科瑪詫異看一眼開口的夏言。

    他收到才波朝陽的集會通知,只知道今晚的‘深夜料理人’組織,或許會變天,但他並不知曉那位強力的新成員是一行人中的哪位。

    以科瑪的視角,最年長,派頭十足的四宮小次郎,纔是最有可能那個,也是唯一可能的對象。

    畢竟,夏言和旁邊的繪里奈、幸平創真和頭號舔狗久我照紀同學,歲數都擺在了明面上,高中生而已,毫無威脅。

    “這樣保留性質的節目,已經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了。”

    科瑪眼神鷹銳,只是在盯着四宮。

    “我的招待條件就是……”

    “品鑑這杯‘彩虹泡泡酒’!說出每一種基酒和它們的故事、秘密!”

    聞言。

    除了科瑪,在場所有人,包括統帥着‘深夜料理人’的才波朝陽,都齊唰唰看向了薙切繪里奈。

    論品鑑,只怕沒人敢說比這位「神之舌」少女強很多。

    然而,夏言此刻卻是差點笑出聲。

    這……

    當着咱的面,烹調所謂的“保留節目”,還讓人仔細品鑑的……

    真的好嘛?不會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